有 78 筆資料符合您搜尋的條件

懸壺子
2019-12-09 , 6:10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77講_3B舊版第1冊P84-L7 ~ P84-LL5

【全廣 II】177講_3B舊版第1冊P84-L7 ~ P84-LL5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77 (2019/12/09 ~ 12/11)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3B 07:41 ~ 08:24
廣論段落 P2-L1 故離智者歡喜道……故我心意遍勇喜
手抄頁/行 第1冊 P84-L7 ~ P84-LL5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84-L7 ~ P84-LL5 )
【全廣 II】177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現在我們要聽下一段。在聽聞之前,大家還是要策勵一下自己的動機,這件事要常常提醒自己,不要沒有特別策勵發心就聽。養成習慣,當我們開始要聽聞佛法的時候,一定要一個大乘的發心——為利益無窮無盡的如母有情,我必須去證得正等覺的佛果,因為只有那樣我才會有能力去饒益一切如母有情。 [00′36″]

  當這樣造作的大乘發心發下去之後,成為一個強烈的牽引力,也是一個習氣,有一天我們就會對這個目標產生真實的渴仰,會覺得那是我一定要得到、一定要那樣做的一件事,變成自己的生命計畫本身,非常地親切、務實。就好像我們每天做的行程規劃一樣,幾點到幾點做什麼、幾點到幾點做什麼;我未來的生命一定要走大乘、一定要去證得佛果,用這樣的修心的方式,去得到正遍知這樣的一個果位,來幫助對我有恩的所有如母有情。 [01′24″]

  好!那我們就接著聽舊版的師父講的《廣論》。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聽聞這東西的話,還要一個條件,要怎麼辦?「專、勵」,要專心、要努力。平常的時候我們聽哪,浮浮泛泛的話,這個聽沒有用,種一個善根。就種善根來說,有用的,用在什麼時候呢?等到無量阿僧祇劫以後,轉了一個大圈子,最後還是要等到這個種子起現行的時候成就。所以真正地聽到了,馬上緊跟著一步上去的話,這個浮浮泛泛不行,要專心!專心聽完了以後,還要什麼?努力!一定要這兩個條件。
[02′17″]
  這一小段很短,師父強調了聽聞要有一個條件,就是那兩個字叫「專、勵」,說:「具善者專勵聽」,「要專心、要努力。」師父說平常我們的聽聞狀態浮浮泛泛,請問浮浮泛泛是一種什麼狀態呢?要自己想一下。應該是沒有全神貫注吧!沒有用自己全部的心去傾聽,也沒有投入情感、投入全部的力量。浮浮泛泛的,應該印象不深刻吧?師父說:「這個聽沒有用,種一個善根。」他的沒有用是就某個角度說的,種善根是有用的,種善根什麼時候有用呢?就是等到特別特別漫長的時間之後,譬如無量阿僧祇劫以後,不知道多久多久的時間,轉了一個大圈子,最後種這個善根的種子起現行的時候就成就了。這是浮浮泛泛聽的一個狀況——他從種下善根的種子,到有一天發芽、開花、結果,中間經歷的時間實在是太過漫長!那麼在下一段,師父會分析這漫長的時間我們都在哪裡、都在做什麼,能不能承受?所以這麼漫長的時間才有收穫,就是浮浮泛泛地聽聞感得的結果嗎?大家要思考一下。 [04′06″]

  為什麼不能浮浮泛泛地聽呢?浮浮泛泛就那麼長、那麼長的時間才有收穫嗎?那麼不是浮浮泛泛的狀態是什麼樣呢?師父說:「真正地聽到了,馬上緊跟著一步上去的話,這個浮浮泛泛不行,要專心!」專心聽完了之後,還要努力!一定要這兩個條件。說真正聽到了之後,我們的心力就要跟上去,就是馬上要向內調伏。然後我們的內心會有一種渴望,渴望我的心成為我所聽聞的法,變成那個樣子。所以當自己用全神貫注的注意力在聽聞的時候,有的時候感覺不到時光的流逝,你感覺不到有什麼東西打擾自己,彷彿只有師父的法音,好像自己都不存在了!其實那樣的時光是很澄澈的,有深度的寧靜和投入,然後我們心裡的諸多牽掛也都放下了。 [05′18″]

  在全神貫注的時候,其實是會有一種愉悅。這種愉悅感只要專心致志聽法就能得到,是非常容易得到的,如果我們真正地按照師父提出的這個要求去做的話——永不停息地訓練自己要專心聞法,在聽法的時候要斷除那種不在意的、散亂的,覺得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珍貴的那些需要被對治的心態;每一次聽聞的時候,要產生極其稀有的、難可值遇的,就像於正法聽聞作五想:光明想、無罪想,還有眼目想......,所以內心裡會產生一個非常非常大的珍惜的感覺;每一秒鐘都不想讓它空過,都不想讓法音空過,都不想讓自己的注意力流散在其它地方,想全部地注意傾聽師父在講什麼、《廣論》在講什麼? [06′24″]

  記得《略論釋》總是有一個譬喻,說全神貫注地聽法的狀態是什麼呢?「猶如野獸乍聞聲」,就是走在曠野裡的一個小動物,突然聽到一個霹靂,牠整個都全神貫注在聽,什麼其他的注意都沒有,只有聽到那個聲音。所以「專勵」,專心勵力這樣的一個聽聞狀態,就是我們要達到的一個狀態。那麼現在對比那樣的狀態,可能很多時候我們是有參差的,甚至有很大的參差、很大的一個距離。怎麼辦呢?就是不要讓這種不專心的狀態一天比一天嚴重,要去對治! [07′11″]
懸壺子
2019-12-05 , 6:42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76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54-L5 ~ P54-LL4

【全廣 II】176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54-L5 ~ P54-LL4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76 (2019/12/05 ~ 12/08)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新版 02 46:40 ~ 47:41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鳳山寺版:第1冊 P54-L5 ~ P54-LL4
手抄段落 那現在的欲是什麼呢......來聽聞這個教法。
【全廣 II】176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好!那我們來聽下一段。今天想要聽一下師父在新版《廣論》裡講的「欲令暇身」的這一小段。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那現在的欲是什麼呢?「欲令暇身」,我們得到這個難得的有暇之身,這暇身是專門指如法修行必須的條件。所以我們現在坐在這裡,人家很多在家人,儘管他有很優越的條件,他羨慕我們,因為他無暇,他沒有時間、沒有機會來修行。這是非常值得珍貴的!那白白地浪費,不讓它白白地浪費,這些「具諸善者」,這些真正具足善根的人。不具足善根的人不一樣,不具足善根的人看我們:哪,你們這些人!坐在這地方,我不會跑出去玩一下的?我不會去做這件事情的!我們絕對不會願意坐在那裡聽、寫、讀、背,所以這個需要的很多條件。那麼專心、努力地「專勵」來聽聞這個教法。 [01′14″]
  在新版的這個手抄裡邊,師父又一次提到了:「欲令暇身」。說:「我們得到這個難得的有暇之身,這暇身是專門指如法修行必須的條件。」注意!為什麼要如法修行呢?為了究竟地離苦得樂。那麼就觀察一下我們現在,說:「我們現在坐在這裡」,師父就針對僧團在講,很多在家人有很多優越的條件,但是他羡慕我們,因為他沒有時間、沒有機會。譬如說學十五年、二十年的五大論,詳細地聽聞每一部論的解釋,把該背的都背了——五大論的根本頌,還有很多要背;還有需要辯論的,都拿時間來辯論,生命的主軸和所有的時間都是來聞思修的。師父說:「這是非常值得珍貴的!」然後讚美這些具足善根的人,不讓它白白地浪費掉這個暇滿。 [02′31″]

  那麼,反觀一下我們自己的現行,譬如說我們在寺院裡面,每天好像都做一樣的事情——聽聞佛法、早晚課、背書、辯論......,似乎日子是重複的,但是什麼是不重複的呢?我們每一次對佛法的聽聞,在我們心續上產生的信仰的力量;每一次思惟,拿所聽聞的道理來對治煩惱、結合心續,內心中收穫的那一分感動;那一分覺得值遇了大寶的教法,在這樣一個大寶的僧團中修行是多麼地來之不易!在整個從過去到現在的輪迴裡,我到底有幾次能夠得到這樣的機會,穿上袈裟、值遇宗大師教法,又對宗大師教法具有信心,可以經年累月地聽聞、思惟、修行?這樣的時光對我們來說,從過去、到現在我重複幾次了?是隨處都可以見到這樣的時光嗎?可能早晨起來我們就會到大殿,就會看到佛陀,但是看到佛陀、看到佛像,經典就在自己的書櫃裡面,在書房裡馬上去就可以拿到經典,真的這一切那麼容易嗎?觸手可及、抬眼就能看到,同行都是跟我一樣穿著袈裟的出家人,真的是生來如此,就像從天上隨便掉下來、被大風隨便吹來那麼容易的嗎? [04′17″]

  上一講師父講了那麼多次的難得,這麼多難得的條件而今得到了,那些難得是怎麼得到了?都是過去拼命地修行持戒、布施、忍辱等等,那些苦行換來這一輩子修學佛法的條件。當我們得到了這個條件之後,是否會覺得這似乎是千篇一律的?在寺院裡的時光,對我們的生命到底具有怎樣非凡的意義? [04′51″]

  所以,正在聞思的路上拼命地戰勝自己,我們寺院所有的法師們、小沙彌在努力地背書;沒進僧團的時候可能沒有這樣的一個習慣,但進入僧團之後,就要大量地背誦。那麼背誦這些教典,對我們的生命到底具有怎樣的意義?在我感覺苦的時候、樂的時候、心情不好的時候,甚至吃飯不太合胃口的時候,我是否都能夠堅持那一節背書課,把這些經典上佛陀的教言裝入我的心續裡?到底它會對我的心續產生一個什麼樣的力量? [05′26″]

  背書是修行嗎?聽聞佛法是修行嗎?辯論是修行嗎?乃至從寮房走到大殿,每一步路是去朝聖嗎?我們都想千辛萬苦地到聖地去朝聖,那麼佛陀就坐在大殿裡,經典就在經櫃裡面,甚至在我們的書桌上。離苦得樂之道在經典裡寫得清清楚楚,而且有善知識不厭其煩地為我們講一行、一個字、每一部論怎麼解釋、諸家的解釋、那匯歸的解釋是什麼。這個傳承從未間斷,而且如此清晰,就在我們這個僧團,如果稍加思考,考慮、考慮這一切所有的聚合,是否不可思議呢? [06′21″]

  是不是像有的時候感受的那樣,好像很容易的樣子?因為這一輩子就是沒費吹灰之力,可能是父母就送我來出家了,或者我小時候就想出家了,好像永遠是個出家人、本來就是出家人一樣,是這樣嗎?還是在六道輪迴裡,我們經歷了那麼多次的重新選擇、重新的選擇,然後好不容易具足了聽聞離苦得樂之道的這個必要條件?那麼當這個條件聚合的時候,師父說:「要趕快呀!」趕快呀,要去掉痛苦、得到快樂呀!這個時光要再再地去思考、去抉擇。因為我們的心會有一種惰性,對到境的時候它不習慣去觀察,好像境那邊方面出生的就是我的感受。實際上我們的心,要主動地對現在的境進行抉擇、觀察,去思惟這一切是為什麼,是怎麼得來的?凡事都有因。 [07′24″]

  所以師父接下來又舉了不具足善根的人什麼樣啊?說看我們——啊,這些人就坐在這個地方!他是不會來做這些事情的,因為他想要到處跑吧!坐不住啊!因為心無量劫來已經散慣了,沒法收攝,不可能收攝在教典上。無法專注於聽、說、讀誦經典、背誦經典、辯論這些事情;也無法對於聽聞、讀寫教典、辯論教典產生殊勝的勝解,認為這就是淬鍊我們內心離開痛苦、得到快樂的唯一方式,也是最佳方式。他不會見解成這樣子,總認為有一些其他的方式可以達到快樂、可以離開痛苦的。一直讓自己的心留戀、拖延在那些其他方法上,甚至滯留在那些上面,以為那就是離苦得樂之道,因為他的見解是沒有轉過來的。 [08′27″]

  那麼我們比如說學辯論的第一課——顏色,討論那些辯論題,我們會覺得:討論白法螺是不是白色,對我心續的煩惱有沒有作用呢?那麼在磨刀的時候,對割麥子有作用嗎?麥田是都沒割的,很多很多麥子成熟了沒有割,但是他在磨刀,那你說磨刀的這件事重不重要?還是就拿一把鈍刀去割好了?這是在磨練我們內心的抉擇力量,讓我們看到我們因不成啊、因不周遍,我們就匆匆忙忙得出那個立宗,實際上是經不起正理的觀察,也經不起智者的一句回答的。所以如何讓我們心裡拿出來的定義,具足周遍的正因,完全沒有什麼過失,在內心要經過一番理路辛苦的訓練。這種訓練的過程就像教一個小孩寫一二三四五,請問你學會了「一」之後可以去除痛苦嗎?你寫了幾個漢字之後可以去除痛苦嗎?那為什麼所有的小孩都要從那兒開始學?學著、學著就可以學高深的道理了,一定要循序漸進。 [09′32″]

  所以師父禮讚這些能夠如理地聞思修的人,認為是具有善根的人。那我們是否把師父這樣的看法放在心上,自己抉擇一下自己的生命?哪怕是看一行、哪怕是背誦幾個字,我們能否用師父那樣的一個觀點,來看待此時此刻我們這樣度過生命的這種態度、度過生命時光的這種運用方式呢?如果沒有的話,可否改變呢?如果思惟了也轉變不了的話,是否可以持續地思惟,直到它轉變呢?因為那是事實嘛!看不到、感覺不到,事實就不存在嗎?努力去看啊、努力去感覺呀,終究烏雲遮不住太陽,一切會水落石出的,因為那是真實嘛! [10′33″]

【全廣 II】第 176 講 討論題綱(一)/如英法師

1. [00′00″]~[01′14″]
(1) 我們得到難得的有暇之身,這個暇身是做什麼用的?
(2) 為什麼很多在家人儘管有優越的條件,還是很羨慕出家人?
(3) 不具足善根的人是怎麼看待出家人的呢?
(4) 具足這樣的條件後,要做什麼呢?

2. [01′14″]~[04′17″]
(1) 為什麼要如法修行呢?要如法修行需要工具,這工具是什麼?
(2) 真正要解脫生死的人身條件,老師舉了什麼例子來解釋?
(3) 反觀我們自己的現行,老師舉了僧團法師的例子,似乎日子是重複的,但是什麼是不重複的呢?

3. 思考題:師父說有暇之身是非常珍貴的。請問我們現在應該如何運用這隨順的暇身,才不會白白浪費?

【全廣 II】第 176 講 討論題綱(二)/緣亦法師

1. 這一段開示師父、老師的開示似乎都是對出家人講的?諸位聽的時候是怎麼理解的?

2. 你有沒有想過:倘若自己此生來世有一天成為了出家人,會不會回頭去羨慕那些條件優越的在家人?怎麼辦?

3. 這裏所說的「諸具善者」的標準到底在哪裏?
懸壺子
2019-12-02 , 6:06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75講_3B舊版第1冊 P83-L7 ~ P84-L6

175講 176講 177講

【全廣 II】175講_3B舊版第1冊 P83-L7 ~ P84-L6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75 (2019/12/02 ~ 12/04)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3B 05:42 ~ 07:41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第1冊 P83-L7 ~ P84-L6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83-L7 ~ P84-L6 )
手抄段落 所以,普通人之所以不了解......最殊勝圓滿的教授啊!

【全廣 II】175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所以真正具足上面這種善根的人哪,你要想修行吧!」下面又有一個:「又能夠辨別是非、又沒有障礙」,又多一個。「那麼那個時候要好好地,這地方聽聞這個最殊勝圓滿的教授!」想一想,此時此刻的你、我,就在用我們生命中珍貴的時間聽聞,聽聞這個殊勝、圓滿、清淨的教授。所以此刻對我們來說彌足珍貴、千載難逢、萬劫難遇!我們就在聽哦!有沒有具足辨別是非?有具足一點吧!有沒有障礙?是有一些障礙,但是我們穿越,我們都在聽啊!此刻就在聽。 [00′45″]

  所以師父說:那麼這個時候要好好地,這地方聽聞這個最殊勝圓滿的教授!此時此刻我們即是正在做這些事情,所以真的要好好地隨喜。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一定是令師父非常歡喜和欣慰的。他那麼想把《廣論》講給我們,費了那麼多心力,希望我們能夠對這樣殊勝圓滿的離苦得樂之道生起信心、依之而修。費了那麼多的辛苦,就是希望我們達成我們自身的目的——令自他都離苦得樂。 [01′24″]

  想一想,此時此刻我們有多少弟子都在聽,希望我們如理聽聞能夠令師父歡喜,生生世世得到他的攝受。也上供十方佛,令所有的佛陀、祖師、菩薩都能夠歡喜,加持我們,讓我們的聽聞沒有障礙、思惟沒有障礙,乃至修習都沒有障礙,一切都如法如量地能夠生起。 [01′50″]

  想一想,儘管生命中有數不清的煩惱,有那麼多的求不得苦,或者我們現在損失錢財、學業不利、感情不順,甚至是生了大病,但是我們還有信心啊!我們還具足這些能夠聽聞的條件。因為我們知道這是最清淨的離苦得樂之道,我依靠它能夠成辦究竟離苦、究竟得樂這樣的一個目標,而且現在我具有這個條件。所以師父又說:「趕快!」就是不要耽擱啊,不要耽擱!用一切可能運用的時間,要來聽聞離苦得樂之道,並且思惟、修行。 [02′34″]

  所以在這裡,會不會想到在度母救八難那裡邊,她都有說:「趕快呀、趕快呀!要趣向解脫呀!要趣向解脫呀!」很多的咒語裡也有這樣的善知識的催促。所以善知識有一個非常不共的功德,就是鞭策我們、催促我們的心能夠入道。他一直要鞭策我們、一直要催促我們,不然我們走到哪裡就會黏到哪裡,無論是苦、無論是樂,苦也會像進入沼澤一樣出不來,樂也是就黏在那兒走不開。但是三界無安,猶如火宅啊!我們必須利用得到修行條件的這個暇滿人身的機會——遇到殊勝圓滿的教法、又能夠聽聞、又具足辨別善惡、又沒有什麼障礙,或者有遇到障礙但是可以穿越——利用這個時間要趕快、趕快地修行,千萬不要耽擱啊!要把修行排在前面,就比如說每天聽聞你為什麼能堅持?哪怕是幾分鐘,哪怕是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小時,它將對我們的生命產生不可思議的影響力!所以這時間對我們來說,真的是非常非常地珍貴,真的是很莊嚴、很難得的時光——會遇教法,而且我們有信心。 [03′50″]

  想一想,儘管生命中發生了很多很多的痛苦,但是我們遇到教法了,我們有善知識攝受,而且有信心,這件事應該永久地、永遠地讓我們想起來就高興吧!就歡喜吧!比如說從一開始全廣講到現在,你都在聽,都沒有間斷,無論家裡有什麼事、工作、學習......,都在聽。還有在學習五大論的過程中,有很多出家人無論遇到多少困難都在堅持,堅持十五年都沒有間斷地學習,這將累積多大的善根,累積多大的善行!所以一定不要去追悔,說:「好像我學這麼多我沒修行、我沒用,那沒用還不如享樂。」是這樣嗎?無量劫來難可值遇的佛法我們聽聞到了,怎麼可能沒用? [04′42″]

  那麼我們的心續有沒有顯現它磅礡的,比如空性那樣,像一把鋒利的寶劍,碰到煩惱立刻斬斷煩惱,有沒有修鍊出那樣俐落地斬斷煩惱的力量?還沒有。但是有種下種子嗎?有在培植我們的信根嗎?儘管遇到多少困難,我們都不願意放棄、都捨不得放棄,因為宗大師教法實在是太珍貴了,師父這樣善巧的講說,將佛法送進我們的內心,我們就賴以存活。很多人都是這樣,不學《廣論》,不知道怎麼面對一天大大小小內心的波折和煩惱;離開善知識,我們也不知道如何在佛法上發心、集資糧,都不知道怎麼做。 [05′29″]

  所以遇到了教法,有善知識講說,我又能夠具足善根,千萬不要追悔自己,認為聽聞沒用。大家都知道,如果一座如法的聽聞,會在我們的心續上造成一種饒益,這個力量能夠切斷正在進行的惡行,會變成一個很強的勢力趣向於正法、趣向於三主要道;就像陰天陰了很久突然太陽出現,那世界都是光亮和燦爛的。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地隨喜自己在正法上所做的努力,不要因為現在生了一個煩惱,我還切斷不了,就認為佛法沒有切斷煩惱的力量。No!不是這樣的!一旦我們一直練、一直練,一直磨那個抉擇的寶劍,劍鋒就會慢慢地鋒利,有一天它就會劍起劍落,煩惱就斷掉了,抖掉煩惱的速度就像抖落灰塵那麼輕鬆,不會像把一個巨石搬開那麼沉重,因為這個心已經慢慢地熟練了。 [06′35″]

  不要因為現在不得力,就認為未來也不會得力,不要認為過去和現在我都沒有得力,就推斷說未來也不會得力,就看我們怎麼做。因為這個教法能夠對我們的痛苦有悲憫,能夠轉化內心、救拔我們的苦,這是它的作用,法的力量就是這樣。那麼法的力量為什麼沒有在我們的相續中顯現它強而有力的力量?就是修力不足,不是佛法不靈。這個概念的承許要有邊界,不是它不靈,而是一把寶劍你給一個小孩他舉不起來,它根本沒有什麼作用;可是你把寶劍給了一個勇士,他就能做太多了——要斷煩惱的勇士砍斷煩惱貪瞋癡,要一個有力的手拿起這個寶劍。那麼這個有力的手,就要天天練、天天練。在對境的時候不要讓心念空過,天天練我們的抉擇慧去抉擇、斷除煩惱,因為煩惱就痛苦的因啊! [07′35″]

  然後不要有事沒事就習慣攪煩惱,一個煩惱攪得非常非常長,像藤蔓一樣沒完沒了的,要知道這對自己並沒有任何好處。還有遇到煩惱,無休止地去跟別人理論,讓別人認錯、讓別人道歉。當然別人道歉我們會覺得心裡會舒服一點,但是也並不能解決真正痛苦的根本,痛苦的根本還必須要修學佛法來把它去掉。別人幾句道歉、幾句服軟,不可能解決我們生命中最深重的痛苦,因為那個太深了,要用那麼深邃的理路去把那個根挖掉才會快樂。大家覺得呢? [08′21″]

【全廣 II】第 175 講 討論題綱(一)/性賢法師

1. [00′00″]~[01′50″] 我在聽聞殊勝圓滿的教授時,要隨喜什麼呢?

2. [01′50″]~[02′34″] 在數不清的煩惱中,「信心」、「聽聞」有用嗎?

3. [02′34″]~[03′50″] 為什麼聞思修離苦得樂之道要「趕快」呢?


【全廣 II】第 175 講 討論題綱(二)/性傳法師

1. 此講可分成哪幾個重點?

2. 此講中老師提到很多次「不要……一定要……」,請問這些叮囑是要破除我們內心哪些錯誤見解,反之是希望我們建立哪些正確見解?請至少舉出一個來說明。

3. 最後老師叮囑我們「不要有事沒事就習慣攪煩惱」,我有發現此現行嗎?發現後如何調整?
懸壺子
2019-11-27 , 21:05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74講_3B舊版第1冊 P83-L7 ~ P84-L6

【全廣 II】174講_3B舊版第1冊 P83-L7 ~ P84-L6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74 (2019/11/28 ~ 12/01)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3B 05:42 ~ 07:41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第1冊 P83-L7 ~ P84-L6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83-L7 ~ P84-L6 )
手抄段落 所以,普通人之所以不了解......最殊勝圓滿的教授啊!


【全廣 II】174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好!現在我們來聽下一段。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所以,普通人之所以真的不了解,也不想修,是不了解佛法,你究實了解了佛法,可以說沒有一個人例外的。不但是人哪,乃至於三界的一切有情,比如隨便一個小蟲,哦,你跑過去牠馬上躲掉了。為什麼?怕受傷害呀!牠也怕苦的,換句話說,牠也要去掉苦。隨便一個小蟲,有好吃的東西,牠馬上來了,哪怕冒生命的危險,像蚊蟲,明明叮著你啊,一巴掌打死了,牠還要吃你,牠要求快樂嘛!沒有一個例外的。 [00′40″]
  在這一小段裡,師父說:「普通人之所以真的不了解,也不想修,是不了解佛法,你究實了解了佛法,可以說沒有一個人例外的。」不但是人,所有的有情,三界的一切有情都會想修行。為什麼呢?前面那一段講,因為佛法的目的就是離開痛苦、得到快樂,那麼所有的生命都是想要這個目標;但是不了解佛法的時候,不知道學佛法要做什麽。 [01′15″]

  這裡邊師父又舉了一個例子:從另一個角度說,真的是所有的有情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爲了離苦得樂嗎?沒有盲無目的的時候嗎?不管是什麽都沒有目標,沒有那種時候嗎?師父就舉了:「隨便一個小蟲」,我們跑過去看有小蟲,牠就趕快逃跑了。然後師父會探究小蟲爲什麽會逃跑?從小到大我們應該都經歷過吧?一個小生命你突然靠近牠,牠會逃跑。爲什麽牠會逃跑呢?答案是:「怕受傷害。」因為牠那麽小,我們那麽大,以强淩弱,怕被傷害。說:「牠也怕苦的」,包括那麽小一個生命也是怕苦的。「換句話說,牠也要去掉苦。」牠去掉痛苦就是從這個這麽大的一個龐然大物面前逃開啊!所以牠要去掉苦。 [02′23″]

  「隨便一個小蟲」,比如說果蠅,那麽小,牠有分辨出水果香氣的能力,說:「有好吃的東西,牠馬上來了,哪怕冒生命的危險」,師父這裡面就舉了蚊蟲,就叮人啊!普通人不了解佛法的時候,就一巴掌下去把牠打死了,牠只是爲了吸我們一小滴血,就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爲什麽?要快樂!所以師父結論:「沒有一個例外的。」所有的有情做所有的事情,都是爲了離苦得樂,哪怕是這麽小的生命,隨便一個小蟲都是爲了這個。 [03′20″]

  好!那麼我們再聽下一段。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 但是儘管沒有一個人例外的都想修行,但是啊想修行是修,能修行的條件不具足,畜生不可能!只有人。就算得到的人哪,他還是不行,還要種種條件,所以得到了人身而能修行的這一個,叫作暇滿的人身。這個好難得、好難得啊!非常難得!所以我們平常常常說,佛法裡面叫人身難得,這是講這個暇滿的人身。現在我們得到了以後啊,哎呀,趕快呀!要想趁這個機會得到真正快樂,去掉真正痛苦的,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這個!所以具足上面這種條件的人哪,他那個時候要想修行,而又有圓滿的修行的教授,那麼那個時候怎麼辦呢?應該要好好地聽。像上面這種人,這是具足善根的人,這好不容易哦!所以真正具足上面這種善根的人哪,你要想修行吧,你又能夠辨別是非、又沒有障礙,那麼那個時候要好好地,這地方聽聞這個最殊勝圓滿的教授啊! [04′53″]
  前面講到佛法的目的,就是要離開痛苦、得到快樂,儘管三藏十二部的教典浩如煙海,但它的目的極爲單純,就是離開痛苦、得到快樂。那麽所有衆生做所有的事情,也是爲了自己能够離開痛苦、得到快樂。如果是這樣的話,佛法的目的和我們所有有情做所有事情的目的,都是完全吻合的。那麽就變成沒有一個人不想修行的——如果了解了佛法。如果能够深入、仔細地探究了佛法的目的是這個,沒有人不想修行! [05′34″]

  接著這一段探討到:「儘管沒有一個人例外的都想修行,但是啊想修行是修,能修的條件不具足」,說我們都想要得到快樂、去掉痛苦,但是這是要有條件的。首先,「畜生不可能!」海裡的、空中飛的、土裡的那些有情沒有辦法。師父說:「只有人。就算得到的人哪,他還是不行,還要種種條件,所以得到了人身而能修行的」,要能得到一個能修行的人身,就叫暇滿的人身,所以這個人身的前面是有條件的,這個條件叫「暇滿」。那麽這個暇滿,師父說:「好難得、好難得啊!非常難得!」連著三個。看哦!這個「好難得、好難得啊!」一個感嘆。又接著說:「非常難得!」然後接著:「所以我們平常常常說,佛法裡面叫人身難得」,這四個了。四個「難得」哦!「這個好難得、好難得啊!非常難得!」然後,「佛法裡面叫人身難得。」說這是講暇滿人身。 [07′08″]

  能得到一個人身就很困難了,還要得到一個暇滿的人身才能夠修學佛法,能夠具足在得到暇滿的時候離開痛苦、得到快樂的——注意——這個條件。那麼這麼難得的得到了以後,師父就說:「哎呀,趕快呀!」接著是這三個字:「趕快呀!」要趁這個機會得到真正的什麼呀?快樂。因為你現在就是非常不容易地具足了離開痛苦、得到快樂的那個條件了,那麼這個時候要趕快哦!去得到真正的快樂、去掉真正的痛苦。因為「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這個!」就是修學佛法呀! [07′56″]

  所以具足上面的條件的人,他這個時候想要修行,注意!還得要有圓滿的修行的教授。那麼具足了能夠修行的暇滿人身,要想修行,還要有圓滿修行的教授,那個時候怎麼辦呢?又下一步,「應該要好好地聽。」說像上面列舉這麼具足這些條件的人,就是什麼呀?「具足善根的人,這好不容易哦!」又來一個,「好不容易哦!」四個難得,接著師父又說:好不容易啊! [08′38″]

【全廣 II】第 174 講 討論題綱(一) / 如英法師

1. [00′00″]~[00′40″] 這段師父開示中,師父說:「沒有一個例外的。」真的沒有例外嗎?會不會覺得自己某些狀態下是有例外的?

2. 對我們來講,「得到圓滿的修行的教授」這個行相是什麼?我要怎麼樣得到圓滿的教授?只習慣做自己相應的,是有得到圓滿的修行的教授嗎?

【全廣 II】第 174 講 討論題綱(二)/緣亦法師

1. 小蟲這種離苦得樂之道有什麼問題?

2. 我的離苦得樂之道跟小蟲有什麼相似之處?

3. 173 講 [07′53″]~[08′18″]:「如果捫心自問個千百回、上萬回,都會得到:其實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想要得到快樂、去掉痛苦,也想讓我關愛的那些人、那些生命都去掉痛苦、得到快樂,這個目標是跟佛法討論的目標完全一致的話,那麼接下來就會引生下面的問題。那就是下一段。」聽完這一段,你所理解老師所說的下面的問題是什麼?
懸壺子
2019-11-27 , 21:05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74講_3B舊版第1冊 P83-L7 ~ P84-L6

【全廣 II】174講_3B舊版第1冊 P83-L7 ~ P84-L6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74 (2019/11/28 ~ 12/01)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3B 05:42 ~ 07:41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第1冊 P83-L7 ~ P84-L6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83-L7 ~ P84-L6 )
手抄段落 所以,普通人之所以不了解......最殊勝圓滿的教授啊!
【全廣 II】174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好!現在我們來聽下一段。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所以,普通人之所以真的不了解,也不想修,是不了解佛法,你究實了解了佛法,可以說沒有一個人例外的。不但是人哪,乃至於三界的一切有情,比如隨便一個小蟲,哦,你跑過去牠馬上躲掉了。為什麼?怕受傷害呀!牠也怕苦的,換句話說,牠也要去掉苦。隨便一個小蟲,有好吃的東西,牠馬上來了,哪怕冒生命的危險,像蚊蟲,明明叮著你啊,一巴掌打死了,牠還要吃你,牠要求快樂嘛!沒有一個例外的。 [00′40″]
  在這一小段裡,師父說:「普通人之所以真的不了解,也不想修,是不了解佛法,你究實了解了佛法,可以說沒有一個人例外的。」不但是人,所有的有情,三界的一切有情都會想修行。為什麼呢?前面那一段講,因為佛法的目的就是離開痛苦、得到快樂,那麼所有的生命都是想要這個目標;但是不了解佛法的時候,不知道學佛法要做什麽。 [01′15″]

  這裡邊師父又舉了一個例子:從另一個角度說,真的是所有的有情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爲了離苦得樂嗎?沒有盲無目的的時候嗎?不管是什麽都沒有目標,沒有那種時候嗎?師父就舉了:「隨便一個小蟲」,我們跑過去看有小蟲,牠就趕快逃跑了。然後師父會探究小蟲爲什麽會逃跑?從小到大我們應該都經歷過吧?一個小生命你突然靠近牠,牠會逃跑。爲什麽牠會逃跑呢?答案是:「怕受傷害。」因為牠那麽小,我們那麽大,以强淩弱,怕被傷害。說:「牠也怕苦的」,包括那麽小一個生命也是怕苦的。「換句話說,牠也要去掉苦。」牠去掉痛苦就是從這個這麽大的一個龐然大物面前逃開啊!所以牠要去掉苦。 [02′23″]

  「隨便一個小蟲」,比如說果蠅,那麽小,牠有分辨出水果香氣的能力,說:「有好吃的東西,牠馬上來了,哪怕冒生命的危險」,師父這裡面就舉了蚊蟲,就叮人啊!普通人不了解佛法的時候,就一巴掌下去把牠打死了,牠只是爲了吸我們一小滴血,就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爲什麽?要快樂!所以師父結論:「沒有一個例外的。」所有的有情做所有的事情,都是爲了離苦得樂,哪怕是這麽小的生命,隨便一個小蟲都是爲了這個。 [03′20″]

  好!那麼我們再聽下一段。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 但是儘管沒有一個人例外的都想修行,但是啊想修行是修,能修行的條件不具足,畜生不可能!只有人。就算得到的人哪,他還是不行,還要種種條件,所以得到了人身而能修行的這一個,叫作暇滿的人身。這個好難得、好難得啊!非常難得!所以我們平常常常說,佛法裡面叫人身難得,這是講這個暇滿的人身。現在我們得到了以後啊,哎呀,趕快呀!要想趁這個機會得到真正快樂,去掉真正痛苦的,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這個!所以具足上面這種條件的人哪,他那個時候要想修行,而又有圓滿的修行的教授,那麼那個時候怎麼辦呢?應該要好好地聽。像上面這種人,這是具足善根的人,這好不容易哦!所以真正具足上面這種善根的人哪,你要想修行吧,你又能夠辨別是非、又沒有障礙,那麼那個時候要好好地,這地方聽聞這個最殊勝圓滿的教授啊! [04′53″]
  前面講到佛法的目的,就是要離開痛苦、得到快樂,儘管三藏十二部的教典浩如煙海,但它的目的極爲單純,就是離開痛苦、得到快樂。那麽所有衆生做所有的事情,也是爲了自己能够離開痛苦、得到快樂。如果是這樣的話,佛法的目的和我們所有有情做所有事情的目的,都是完全吻合的。那麽就變成沒有一個人不想修行的——如果了解了佛法。如果能够深入、仔細地探究了佛法的目的是這個,沒有人不想修行! [05′34″]

  接著這一段探討到:「儘管沒有一個人例外的都想修行,但是啊想修行是修,能修的條件不具足」,說我們都想要得到快樂、去掉痛苦,但是這是要有條件的。首先,「畜生不可能!」海裡的、空中飛的、土裡的那些有情沒有辦法。師父說:「只有人。就算得到的人哪,他還是不行,還要種種條件,所以得到了人身而能修行的」,要能得到一個能修行的人身,就叫暇滿的人身,所以這個人身的前面是有條件的,這個條件叫「暇滿」。那麽這個暇滿,師父說:「好難得、好難得啊!非常難得!」連著三個。看哦!這個「好難得、好難得啊!」一個感嘆。又接著說:「非常難得!」然後接著:「所以我們平常常常說,佛法裡面叫人身難得」,這四個了。四個「難得」哦!「這個好難得、好難得啊!非常難得!」然後,「佛法裡面叫人身難得。」說這是講暇滿人身。 [07′08″]

  能得到一個人身就很困難了,還要得到一個暇滿的人身才能夠修學佛法,能夠具足在得到暇滿的時候離開痛苦、得到快樂的——注意——這個條件。那麼這麼難得的得到了以後,師父就說:「哎呀,趕快呀!」接著是這三個字:「趕快呀!」要趁這個機會得到真正的什麼呀?快樂。因為你現在就是非常不容易地具足了離開痛苦、得到快樂的那個條件了,那麼這個時候要趕快哦!去得到真正的快樂、去掉真正的痛苦。因為「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這個!」就是修學佛法呀! [07′56″]

  所以具足上面的條件的人,他這個時候想要修行,注意!還得要有圓滿的修行的教授。那麼具足了能夠修行的暇滿人身,要想修行,還要有圓滿修行的教授,那個時候怎麼辦呢?又下一步,「應該要好好地聽。」說像上面列舉這麼具足這些條件的人,就是什麼呀?「具足善根的人,這好不容易哦!」又來一個,「好不容易哦!」四個難得,接著師父又說:好不容易啊! [08′38″]
懸壺子
2019-11-25 , 6:16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73講_3B舊版第1冊 P82-LL4 ~ P83-L6

【全廣 II】173講_3B舊版第1冊 P82-LL4 ~ P83-L6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73 (2019/11/25 ~ 11/27)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3B 04:05 ~ 05:42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第1冊 P82-LL4 ~ P83-L6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82-LL5 ~ P83-L6 )
手抄段落 佛法真正的目的是什麼......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全廣 II】173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單是討論一個佛法的目的是什麼這件事,如果沒有善知識引領我們,我們可能會列出一千個、一萬個目的。那麼在這所有的目的中,我們可能找不到一個非常切近我們內心的目的,也不能找到一個極為單純的目的。但是師父說如果你仔細地、深入地、很深入地去探究它的目的的話——那麼說這句話的一定是個過來人嘛!他仔細地、很深入地探究過了,所以他知道佛法的目的是極為單純的——就是苦樂,離開痛苦、得到快樂,離苦得樂,就是這樣! [00′43″]

  所以師父在講《廣論》的時候,在帶我們聽聞的時候,非常容易地把很多霧霾的狀態、我們思考的一些陰暗的地方,很快地就去除掉了。真的就像一道陽光照進來,你會非常清晰你在學什麼、你在思考什麼,不會越學越混亂,越學越不知道在幹什麼。 [01′06″]

  那麼佛法的目的如果是這麼單純,甚至是單純極了的話,師父說:「以這兩個標準來說,世間沒有一個人例外,所有的人他真正忙碌的目的無非為這個。」這句話是在講什麼?佛法的目標就是所有的世間人忙碌的目標——人忙碌就是為了離苦得樂,說:無非是為了這個。不管他是理智的、求什麼,就他深入的這個中心去問的話,問他幹什麼?還是為找這個。然後也提到:感情糊裡糊塗的,他雖然糊裡糊塗的,可是為什麼?如果去探索,還是為了這個。 [01′45″]

  但是現在問題就出現了:佛法的目的是去掉痛苦、得到快樂,所有人的目標,忙碌啊,都是為了離開痛苦、得到快樂,那為什麼我們這麼賣力氣地奔忙都沒有得到呢?師父說:「普通世間所以得不到,因為並不了解苦樂的真正的真相,以及苦樂的原因。」這兩句話其實非常非常地震撼!說:「之所以得不到,是因為並不了解苦樂真正的真相」,這已經涉及到什麼是苦、什麼是樂,它的定義發生了改變,因為真相嘛!真相和假相、和相似的東西,它是有一個很明顯,就像「涇渭分明」,像涇水和渭水一樣是很清楚的。 [02′47″]

  那麼苦和樂的定義到底是什麼?苦樂參半是不是樂?一會兒苦、一會兒樂,是不是樂?快樂、快樂、快樂到極限的時候就突然掉下來,那是不是樂?那是不是我們要得到的快樂呢?那是不是真正的快樂的真相呢?還有這個苦樂的真相背後的原因,以及之所以沒有達到離苦得樂的那個原因是什麼?師父說:「那個事情真正的真相都弄不清楚,所以呀怎麼弄就怎麼錯。」怎麼費力氣想要得到快樂、去掉痛苦都是不行的,因為不了解真相,以及導致那個真相的原因都不了解,所以平常我們是怎麼弄怎麼錯,因為真相弄不清楚。 [03′38″]

  接著師父講的那句話還記得嗎?如果你們有手抄可以看,是哪幾個字啊?師父用了一個「而」,轉折了,而只有誰呀?「只是佛才把那個內涵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師父做了對比,說我們不了解苦樂的真相,所以怎麼努力就是不能徹底地離開痛苦、得到快樂。譬如生死這件事,無論世間多圓滿,最後死亡一來,一切世間的圓滿都會被破壞掉;無論多健康、長得多莊嚴,都會被老死所毀滅。你怎麼樣去把老死毀滅掉呢?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只能萬分痛苦地接受。因為無可奈何,因為在任何一家醫院裡,沒有賣一個藥,說吃了這個藥可以不死的,沒有這樣的藥!也沒有醫生說:「我給你治了之後,你就可以永遠不死。」沒有這樣的東西。所以我們最終極、到了那個頂點,就會被死所摧壞,這個是遍及三界的痛苦,是沒有一個眾生可以躲開的痛苦,所以它是非常酷烈的。 [05′01″]

  那麼到底我們有沒有辦法可以解決?這個真相到底可不可以了解?這些痛苦有沒有原因?為什麼會受這些?如果說從來如此,從過去、到現在、到未來完全無法可想,就是永遠是這樣的,那我們得到的一切永遠會失去,聚合的一切永遠會散開,樂的最終會都變成苦的,因為到到死亡四大分散都是苦的,然後我們的身體也會隨之變成塵埃,和四大一樣就成那樣子了。 [05′34″]

  如果這一切事情無法可想,那真是太悲哀了!可是不是這樣的,是有辦法的!所以師父說:「而只是佛」,只有佛陀,「才把那個內涵說得清清楚楚。」什麼內涵?苦樂的標準,真正的苦樂的真相,以及苦樂的原因。把這個內涵說得——那八個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要想在生死輪迴中真正地離開痛苦、得到快樂的話,一定要找到佛陀——示道大師,因為他對一切事物有最正確的、完全周遍的了解。只要是所知,沒有佛陀的心續不了解的,他的心跟所知一樣大,他完全了解為什麼會痛苦,乃至為什麼會得到快樂、什麼是快樂、什麼是痛苦,以及它們的原因。所以這一點是完全沒有含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講過了。師父在這麼前邊的〈歸敬頌〉裡,再一次地在我們的痛苦、得不到快樂、怎麼也弄不清楚的這種迷悶的狀態下,好像突然一道光,讓我們看到佛陀。 [06′50″]

  這件事不是怎麼想都沒有辦法,也不是怎麼努力都是絕望的;痛苦不是無限地長,怎麼也切不斷,就像抽刀斷水水還流的憂愁,不是那樣的,它是可以被斬斷的。苦是可以被斷的,樂是可以像我們用手可以拿到一樣把它取來的,我們是有這樣的力量的。佛陀就是這樣的有力士夫,我們一旦皈依佛,跟隨佛為示道大師,我們在後面學,我們最終也將獲得這樣的力量。所以師父又把皈依的內涵再再地在我們面前呈現,讓我們在苦楚中考慮一下:佛法的目的——離苦得樂,到底可不可以達到?為什麼我們達不到?是不是佛陀把這些問題講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佛法的目的是不是這麼單純?我們所有的追求、所有的掙扎、所有的奮鬥,只是為了離開痛苦、得到快樂,是不是這樣?我們可以捫心自問。 [07′53″]

  如果捫心自問個千百回、上萬回,都會得到:其實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想要得到快樂、去掉痛苦,也想讓我關愛的那些人、那些生命都去掉痛苦、得到快樂,這個目標是跟佛法討論的目標完全一致的話,那麼接下來就會引生下面的問題。那就是下一段。 [08′18″]

【全廣 II】第 173 講 討論題綱(一)/性賢法師

1. [00′00″]~[01′06″] 就我所學過的佛法,揣摩「佛法的目的」是什麼?

2. [01′06″]~[01′45″] 請問所有世間人忙碌的目標都是為了「離苦得樂」嗎?在忙碌的事情中有得到快樂嗎?

3. [01′45″]~[02′47″] 我不了解「苦樂真正的真相」嗎?

4. [02′47″]~[03′38″] 真正的真相弄不清楚的話,就怎麼弄怎麼錯嗎?



【全廣 II】第 173 講 討論題綱(二)/性傳法師

1. 師父說:佛法的目的這麼單純,為什麼普通世間得不到?不僅得不到,反而產生什麼現象?

2. 「只是佛才把那個內涵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請問:這句話是跟哪些內涵做對比?

3. 依照老師的提策,請捫心自問:我做所有事情的目的跟佛法的目的是否完全一致?

4. 此講整體理路為何?
懸壺子
2019-11-21 , 6:10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72講_2015 第1冊 p82-LL4~ P83-L6

【全廣 II】172講_2015 第1冊 p82-LL4~ P83-L6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72 (2019/11/21 ~ 11/24)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3B 04:05 ~ 05:42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1) 2015 第1冊 p82-LL4~ P83-L6;(2) 2016 第1冊 p82-LL5~ P83-L6
手抄段落 佛法真正的目的是什麼......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全廣 II】172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大家好!又到了我們研討《廣論》的時間了!這段時間不知道你們修行有沒有進步?無論怎樣,都必須從現在的緣起點上開始努力,那麼當下的緣起點就是聽聞的前行。佛法特別側重動機的修鍊,就是我們做一件事是為什麼做的,現在我們來研討《廣論》是為什麼的?如果只是為了自己能夠離開痛苦、得到快樂,當然也是可以的;但是同樣的時間,如果我們發一個相似菩提心那樣的心念,就是希望為了令所有的如母有情能夠離開痛苦、得到快樂,我必須去希求佛果,得到一切遍智的果位。哪怕我們在內心用一秒鐘的時間這樣作意一下,這都是有不可思議的力量,能夠攝持我們的善根,再去回向的話,直到成佛都不乾涸。所以在每一次聽聞的時候,我都是希望大家和我——我們一起,要一遍一遍地策勵大乘的發心。 [01′26″]

  這對我們來說是很珍貴的時間,雖然每次研討時間都不長,但是如果用這麼短的時間我們能學習這麼美的教法,那麼它的意義更是不可估量!所以在每一次動機的策動,雖然你們可能全都會背我說那幾句話了,但是這件事到底在諸位的心中有沒有生根,有沒有成為自己的習慣這很重要!一旦成為習慣,不用策勵就自己出現了,在聽《廣論》之前就油然而生,會生起要發心這樣的一個作意。 [02′13″]

  在聽聞前是這樣作意,然後做一些事情,課誦呀、善行啊、供養三寶,甚至一日幾餐都是為了進趣無上菩提這樣一個目標來做這些事情的。這樣的話,我們對做很多事情動機的修鍊,就會從聽聞前行開始擴大、擴大、擴大,就好像原來是寸草不生的那樣一個土地,現在就開始被青草、被生機勃勃的綠意一點點地覆蓋。希望我們的動機,慢慢地由聽聞前行開始擴展、擴展、擴展,直到做什麼事情都不是為了一己之私,都是希望能夠令所有如母有情離苦得樂,我們去證得大覺佛位,為了這樣一個目標去做很多事情。 [03′12″]

  觀察一下自己:此時此刻能不能靜下心來,摒除其他的外緣、專心致志,在我們的心念上造就一個純淨的「為利有情願成佛」的動機?以這樣的動機來聽聞《菩提道次第廣論》,來思惟、研討,直到宗大師的教法能在我們的心續中真的生起如《廣論》上所說的那樣的證量。 [03′46″]

  好!如果大家準備好了的話,我們就可以聽師父的《菩提道次第廣論》舊版的帶子。現在就開始囉! [04′00″]

  
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佛法真正的目的是什麼?這個我們這地方要來找一找。平常我們說佛法,什麼是佛法?三藏十二部教典。一看哪,一看就頭痛,哇!這麼多的書。然後看起來是一竅不通,講起來是大小、性相、顯密,又教你莫衷一是,這是事實。但是如果說你能夠很深入、仔細地去探索它的目的,它的目的就是單純極了,什麼目的啊?兩個字:苦樂——去掉苦,圓滿得到樂,就是這樣。以這兩個標準來說,世間沒有一個人例外,所有的人他真正忙碌的目的無非為這個。不管他是理智的,啊,求什麼,你就他的最深入的這個中心,你去問,幹什麼?他還是找這個。或者有很多的感情的糊裡糊塗的,他雖然糊裡糊塗,可是他為什麼呀?如果說你仔細地讓他探索一下的話,還是這個。所以,普通世間所以得不到,因為並不了解苦樂的真正的真相,以及苦樂的原因。那個事情真正的真相都弄不清楚,所以呀怎麼弄就怎麼錯,而只是佛才把那個內涵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05′39″]
  好!我提一個問題:師父最先提出的問題是什麼?說要我們找一找、討論一下的。對!佛法真正的目的。「佛法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師父接著說:「平常我們說佛法,什麼是佛法?」當我們捫心自問,或者我們研討的時候互相問說:「什麼是佛法?」大家心裡會有什麼樣的概念呢?這裡邊師父舉了一個例子,說:「三藏十二部教典」就是佛法。三藏十二部的教典──我們都知道佛教的教典浩如煙海,非常地深邃、非常地博大精深,但是「一看就頭痛」,這麼多的書一看呢看不懂,不懂到什麼程度呢?「是一竅不通。」我不知道大家看經典,會不會有人覺得自己看懂了?這是看喔!「講起來是大小、性相、顯密,又教你莫衷一是」,不知道怎麼樣貫通,甚至是大、小、性、相一個也不懂。接著師父說了幾個字:「這是事實。」說如果你感覺到這樣的話,那麼是事實。 [07′12″]

  當我們看不懂、也說不明白的時候會很苦惱。大家一開始遇到《廣論》的時候,都覺得《廣論》很難讀,包括很多很多學歷很好的人,他們都覺得《廣論》不是很好讀。那麼這是顯而易見的一個事實,但是有沒有什麼非常簡單的方式,可以說佛法的目的是什麼?因為做什麼事都要有一個目的,那麼「目的是什麼」這件事會不會非常簡單地就了解到呢?那用什麼方式了解呢? [07′46″]

  師父接著說:雖然這樣是事實,「但是如果說你能夠很深入、仔細地去探索它的目的」,注意!這裡邊「能夠很深入、仔細地」,後面那兩個字叫「探索」。就是在佛陀的三藏十二部的教典裡,仔細地、不要很慌亂地,而且不要很膚淺地深入去探索它的目的的話,它的目的就是單純的。而且師父說:「單純極了!」是吧?是單純極了吧?很難想像三藏十二部的教典,那麼博大精深的教法,它的目的居然是「單純極了」這四個字。一開始聽到這裡的時候,應該大家和我一樣都是非常地驚訝、驚愕:這麼深邃的智慧,平常的狀態難以企及的這些教典,它的目的難道這麼單純? [09′03″]

  那麼什麼目的呀?居然還有更簡單的,「兩個字——苦樂!」接著師父馬上說:「去掉苦、圓滿得到樂,就是這樣。」非常肯定!沒有什麼迷惑的、迷霧的、幽暗的,沒有什麼!就這麼簡單——苦樂!去掉苦、圓滿得到樂。師父又講一遍,說:「就是這樣!」 [09′32″]

  當我們看到此處的時候,再回頭去想一下佛法的目的:單純極了,就兩個字——苦樂,苦是要被去除的,樂是要被我們得到的。就這麼簡單嗎?用了那麼多的教典,佛陀四十九年說法,祖師大德生生世世擎舉著正法的火炬;佛陀因地不惜捨頭目腦髓,歷代的祖師把它傳承、維繫下來,所受的那些艱辛、憂悲苦惱,就為了眾生能得到快樂、去掉痛苦。就這麼單純的、單純的、極為單純的目的——離苦得樂! [10′15″]

【全廣 II】第 172 講 討論題綱(一)/如英法師

1. 老師說:「這段時間不知道你們修行有沒有進步?」想一想自己有沒有進步?有在緣起點上努力,這樣算不算進步?

2. 老師說:「佛法特別側重動機的修鍊,就是我們做一件事是為什麼做的?」
佛法為什麼要特別側重這個?動機的修鍊有這麼重要嗎?老師這樣講的意義是什麼?你的看法、體會又是如何?


【全廣 II】第 172 講 討論題綱(二)/如得法師

1. [00′00″]~[03′46″]
(1) 這段時間我們的修行有沒有進步?

(2) 每次聽聞前,「好好安立我們的動機」這件事情到底有沒有生根?理由為何?

(3) 在這段當中,老師希望我們怎麼樣在緣起點上努力?

2. [03′46″]~[10′15″]
(1) 觀察從早上到現在每個動作,認真探索一下:是否我們都是在「離苦得樂」當中?

(2) 再放大到今天、這個月、這年、這一生、每一生,如果都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我沒有真正離苦得樂?

(3) 佛法對我們真正「離苦得樂」的意義是什麼?師父在為我們介紹佛法時用這種角度來介紹,到底意謂著什麼?
懸壺子
2019-11-15 , 23:23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71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53-L9 ~ P54-L4

【全廣 II】171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53-L9 ~ P54-L4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71 (2019/11/18 ~ 11/20)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新版 02 45:21 ~ 46:40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鳳山寺版:第1冊 P53-L9 ~ P54-L4
手抄段落 譬如說我們在座的......我在這裡簡單地說一下。
【全廣 II】171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師父說:「我覺得必須要做集聚資糧,我就很認真地去做。那個都是善法欲,而且也是必不可少的!同樣的,將來越深入,這種越是需要。」越深入想要獲得佛法的證悟的時候,就越需要資糧。「所以眼前很多事情是鍛鍊我們意志的。」意志真的是要刻意去鍛鍊,如果不鍛鍊的話,我們遇到難的事情就退在後面,就不想前進了;養成習慣的話,遇難就退。這件事我可能心力不夠,或者我的能力不夠,但是能否就這件事因為心力不夠、因為能力不夠我就鍛鍊一下?這樣鍛鍊久了之後,碰到挑戰的我們就敢向前一步。 [00′55″]

  所以師父說:「當我們了解了這一點,我們就絕對不願意出去的時候拖拖拉拉的。」師父是一個守時非常非常嚴的人。在僧團裡守時也很重要,如果大眾集會的時候總是遲到,時間久了也會有壓力,所以還是要守時,這也是體現一個精進的例子。 [01′21″]

  養成好習慣是可以的,但是如果養成了傷害自己、尤其是養成偷懶的習慣,將來要想真正修行的時候,絕對不可能走得上去的。所以別看這些小的事情我們好像不是很在意,今天拖一點,然後明天覺得困難就不去了,後天心情不好就不去了,就給自己放水,會養成功偷懶——這裡邊師父說了一個「偷懶」。 [01′53″]

  我記得我也曾問一個小朋友,說:「你堅持背書,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他當時想了想,跟我說:「最大的問題應該是給我自己找理由——找不背書的理由,因為只要找到那個理由我就可以不背書了。」其實就是此處所說的「偷懶」。我發現那個小朋友那麼小,他就知道要對治偷懶的習慣。他認為:如果他一直給自己找理由不背書,那他就永遠不會按進度背書,他就不可能一年一本書、一本書那樣背完。在他那麼小的時候,就知道偷懶這個習慣是非常可怕的!那麼用師父的教誨來看呢,說:「將來要想真正修行的時候」,偷懶——「絕對不可能走得上去!」所以又跟精進那個涵義是一樣的。又跟師父講的:在可上可下的時候,請向上一步,而不要向下一步是一樣的。偷懶就一定是向下一步。 [03′04″]

  所以師父接著說:「要嘛不做,要做我就全部精神去做。那現在這種小的是簡單的事情。」別看那個小的簡單的事情,「有了這個能力了,將來越深入,你才能夠有這種強盛的意志力量。然後呢,不但呢內心當中有這種意志力量,而且你這個精力、體力都夠,你才能夠做這種最了不起的偉大的事情。」師父把修行一向看為是最了不起的偉大的事情,它需要強盛的意志力、體力、精力等等。在這裡非常強調這個「意志力」,也強調了善法欲在推動我們修行的這個重要性,就是——歡喜心、精進的力量。 [04′02″]

  所以「欲令暇身不唐捐」的「欲」字,我們可以多處結合自己的現行看一看:譬如偷懶——當自己沒心力,意志力不夠的時候就選擇下滑,而沒有選擇迎上去戰勝困難、把困難踩在腳下,久了之後就自然地會屈服於任何逆境,有逆境來就不幹了,心情不好也不幹了,總之找很多理由偷懶。師父說:修行絕對上不去的!如果絕對上不去的話,就只有一條路——退!所以師父說:就要打起全部的精神去做。培養我們對於善法的歡喜心這件事,就變得非常地重要,因為它會推動我們願意去做。 [04′58″]

  我在想那小朋友為什麼那麼小就知道對治背書的時候偷懶?他就覺得背書是他的一個事業,他一定要把它背完;也可能在背書的時候,他感受到快樂、愉悅和成功感;或者他覺得就應該背誦佛陀的教典......,當然有很多很多他可能自己也講不清楚的理由,他覺得這事非常非常重要。但是他長大了之後,他一定會受益於他自己的那個見解——「不要給自己找理由,我就能把書背完;一旦我找到不背書的理由,我就背不完。」其實就用這麼簡單的方式,他就堅持背了一本又一本的書。 [05′41″]

【全廣 II】第 171 講 討論題綱(一)/如華法師

1. 在 170 講當中,師父開示的內容為何?

2. 在此講次中,提到善法欲的「欲」和「意志力」,師父和老師闡釋其關係為何?

3. 師父提到「欲」是強烈希望、願望,而我們談的「苦熬」則是苦受,這是否有所矛盾?

4. 走大乘增上生道的淨罪集資,遇難不退的意志力,到底是一種「苦受」還是一種「希望」?

5. 老師借由小孩子背書的公案,希望我們去觀察認識到什麼行相?


【全廣 II】第 171 講 討論題綱(二)/性賢法師

1. [00′00″]~[01′53″] 為什麼養成偷懶的習慣,將來要想真正修行的時候,絕對不可能走得上去?

2. [01′53″]~[04′02″] 我堅持學廣論,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3. [04′02″]~[05′41″] 為什麼那麼小就知道對治背書時候的偷懶呢?我怎麼對治我學廣論時候的偷懶?
懸壺子
2019-11-14 , 10:25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70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53-L9 ~ P54-L4

【全廣 II】170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53-L9 ~ P54-L4
來源:全球廣論II

【全廣 II】170講-廣海明月{光明版}
講次 0170 (2019/11/14 ~ 11/17)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新版 02 45:21 ~ 46:40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鳳山寺版:第1冊 P53-L9 ~ P54-L4
手抄段落 譬如說我們在座的......我在這裡簡單地說一下。
【全廣 II】170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大家可以再聽新版的下一段。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譬如說我們在座的,譬如說預科班的同學,大家去背書、寫字,它雖然滿辛苦,可是我有我的善法欲,我有我的理念,所以我願意去做。我們後面去拔草,乃至於去打掃廁所,我覺得必須要做積聚資糧,我就很認真地去做。那個都是善法欲,而且也是必不可少的!同樣的,將來越深入,這種越是需要,所以眼前很多事情是鍛鍊我們意志的。當我們了解了這一點,我們就絕對不願意出去的時候拖拖拉拉的;反正時間到了以後,我就不管、不去管它了,那個完全是傷害自己。你養成功偷懶的習慣,你將來要想真正修行的時候,你絕對不可能走得上去!這一點我順便在這個地方一談。所以要嘛不做,要做我就全部精神去做。那現在這種小的是簡單的事情,你有了這個能力了,將來越深入,你才能夠有這種強盛的意志力量。然後呢,不但呢內心當中有這種意志力量,而且你這個精力、體力都夠,你才能夠做這種最了不起的偉大的事情。所以這個「欲」,我在這裡簡單地說一下。 [01′26″]
  在這一段裡師父講到預科班的同學,像背書、寫字,滿辛苦的,「可是我有我的善法欲、我有我的理念,所以我願意去做」。比如說背書這件事,大家都知道我們寺院有一百多個同學背完了《辨了義不了義》,背完了之後他們可以去寺院參訪朝禮。當時有一個小朋友,到了朝禮的時間他沒有背完。很多同學朝禮完寺院回來之後,有一次他見到我,就跟我說雖然朝禮寺院已經過了,但是他想把它背完。其實他當時也是可以去的,但是他的父母要幫他出路費,因為你要是背完了寺院就可以幫你出路費,如果沒背完父母要出路費,他說他不想讓他父母有負擔。我聽了是滿感動,我說:「那你就把它背完吧!」結果過了幾個月,有一天他就來跟我說:「《辨了義不了義》全部都背完了!」我真的是非常非常隨喜他!那麼厚的一本書就背完了。背完了我就把寺院參訪的一袋禮物送給他,他真的是特別特別開心,露出了非常燦爛的微笑!這件事給我的印象是滿深的,他就是用一個很強的心把《辨了義不了義》背完了。 [02′54″]

  像我們寺院有很多同學《廣論》背完了,因為開始有人背完了,所以後面的班的同學就都有人要去背。所以一開始有高班的同學在背《辨了義不了義》,後來我們寺院背《辨了義不了義》也是一種習慣,就是會往下傳。然後善知識們也說:「背完了之後要複習,不要忘記了!」這一部論據說背一千遍就可以證悟空性,現在我們寺院有出家人已經背到快兩百遍了,他在累積遍數。 [03′27″]

  大家都知道背一遍就是串一遍,是要花很多時間的。背書就是要砸下時間,到那個時間不管你心情好還是壞、今天的健康狀況怎麼樣,到了背書課的時間你就要去背,不然就沒有進度。還有學《攝類學》的時候,有很多同學是《攝類學》整本背的,所以它是一個非常挑戰的、持之以恆的堅持,這也是出家人對教正法能夠納入心續的一個努力,它需要很多很多毅力和堅持,還有歡喜心。所以師父在這裡邊說:「我有我的善法欲,我有我的理念,所以我願意去做。」絕對不可以缺少的,就是善法欲! [04′12″]

  接著師父又舉了一個去拔草、打掃廁所的例子。其實打掃衛生這件事,我們寺院有很多很多出家人在參與。像是掃洗手間這件事,很多同學是默默地掃、偷偷地掃的,因為當作懺悔,或者當作集資糧。有的時候一個人掃好多洗手間,但是他都不講,他會偷偷地累積這個資糧,還不讓人看見。還有同學發心護生啊、撿蚯蚓啊,保護那些小生命,不管是颳風、下雨,他都是風雨無阻一直堅守在那條路上,把那些小生命移開,這都是一個了不起的堅持! [05′00″]

【全廣 II】第 170 講 討論題綱(一)/如英法師

在第 168 ~ 170 講裡面,師父曾說:「不被上面這種偏執暗所覆蓋,又有辨別善惡殊勝智慧力量」,還不夠。因還要有好樂之心,才能求「欲令暇身不唐捐」。

請問,這個「欲」字,
1. 師父說是一種怎樣的心?
2. 這種善法欲,在修行上有什麼重要性?
3. 對我們的修行及佛法上的成就會有什麼樣的作用?
4. 師父說有「強盛的意志力」,才能做最了不起的偉大的事。請問跟「欲」字有什麼關係?
5. 師父為何要舉背書、拔草、打掃廁所的例子?
老師說同學們不論颱風、下雨都發心護生,這些都是了不起的善行。請問老師主要在詮釋什麼?



【全廣 II】第 170 講 討論題綱(二)/緣亦法師

1. 老師舉出僧團的例子,在這些例子裡面,所呈現的「善法欲」是什麼行相?從這些實際的行為當中推出背後的善法欲是什麼樣的心情或欲求。

2. 從自身或同行身上,能否舉出被「善法欲」推動的例子?
懸壺子
2019-11-09 , 16:53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69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52-LL1 ~ P53-L8

【全廣 II】169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52-LL1 ~ P53-L8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69 (2019/11/11 ~ 11/13)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新版 02 44:09 ~ 45:21
廣論段落 P2-L1 故離智者歡喜道……故我心意遍勇喜
手抄頁/行 鳳山寺版:第1冊 P52-LL1 ~ P53-L8
手抄段落 然後呢,不但具足......克服我們現在種種的難關。


【全廣 II】169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我想給大家再聽一下師父在新版《廣論》裡講的「欲令暇身不唐捐」的「欲」。 [00′09″]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然後呢,不但具足這種力量,而且還有一個強烈的希望——「欲」,欲。欲是共通的,善惡都通的。欲,就是我要這個、我要這個,一個強烈的願望。如果說普通一般世間人來,強烈的貪名、貪利、貪吃、貪睡,壞的。現在我們這個欲是什麼?善法欲,我要學佛,要力爭上游!佛法當中有一點非常重要,精進是絕端重要,沒有這精進力量的話,佛法是絕無可能。所以後面說「資糧善中進第一」,不管你腦筋多好,如果沒有精進的力量的話,你絕不可能有佛法上面成就的!那麼這個精進要靠什麼呢?要靠這種「欲」,它有這種很強盛的善法欲——我要,要得到這個東西!有了這種對善法的強盛的好樂之心,那自然這種好樂之心,願意去努力,克服我們現在種種的難關。 [01′24″]
  在這一段裡,師父說:要有一個強烈的希望——「欲」。請問什麼是「強烈的希望」?有感受過強烈的希望嗎?我們的內心?不是一個淡淡的、可有可無的,而是必定要達到的、很熾盛的,那叫強烈的希望吧!就是你全身心地都想要實現那個、想要得到那個。所以師父接著又解釋,欲是共通的,善的和惡的都是這樣,但是世間的心——貪名、貪利、貪吃、貪睡這些是壞的,這不是好的。此處的「欲」是善法欲,是要學佛,要力爭上游!它是一個強烈的希望、強烈的歡喜心。 [02′22″]

  師父講到這裡,接著說了一個事情:「佛法當中有一點非常重要,」還記得師父講什麼了吧?「精進是絕端重要,沒有這精進力量的話,佛法是絕無可能。」師父居然用了四個字——絕無可能!「所以後面說『資糧善中進第一』,不管你腦筋多好,如果沒有精進的力量的話,你絕對不可能有佛法上面成就的!」這句話挺震撼的! [02′59″]

  「那麼這個精進要靠什麼呢?」推動你精進的那個力量是什麼?大家還知道精進的定義嗎?勇於善嗎?就要靠這個善法欲,善法欲就是一個歡喜趣入的力量。說:「我要,要得到這個東西!有了這種對善法的強盛的好樂之心,那自然這種好樂之心」,我們就「願意去努力,克服我們現在種種的難關。」 [03′30″]

  師父解釋這個「欲」,非常地深透啊!現在我們可以用得上吧!比如說「強烈的希望」,我們就可以觀照一下:我對於學《廣論》有沒有強烈的希望?對於學五大論有沒有強烈的希望?說:「佛法當中有一點非常重要,精進是絕端重要!」出現了「非常重要」和「絕端重要」,都是形容精進的。如果沒有這個精進力量的話,師父就說:「佛法是絕無可能!」不管腦筋多好,如果不精進的話,都不可能有成就。而這個精進的推動力就是對善法的歡喜心,可見「欲令暇身不唐捐」的這個「欲」字,蘊含了一個很大的學問。我們要去探索:為什麼宗大師要把這個當作是一個具善者專勵聽的條件——欲令暇身不唐捐? [04′37″]

  我們可以想一想:如果師父不這樣把這個「欲」用重彩描繪出來,讓我們能夠強烈地注意到它的話,其實唸過去就唸過去了。這個「欲」字不會在我們的心中留下非常深刻、醒目的力量,也不會讓我們注意到:如果我沒有強烈地想要這一生不虛度的心趣入佛法、產生精進的話,有可能這一生會一事無成、會虛度此生。 [05′05″]

  所以師父用了很小的段落,把這個「欲」字描繪地非常非常清晰。我們可以把它當作目標,也可以把它當作一個尺子,觀察一下自己的現行:我們是否能有強烈清晰的願望趣入《廣論》、趣入五大論?因為只有趣入《廣論》、趣入五大論,用五大論的方式、用《廣論》的方式聞思修,才能夠「令暇身不唐捐」,因為這是一個開始。 [05′35″]

  「有了這種對善法的強盛的好樂之心」——師父又特別強調對善法的強盛的好樂之心。那我問一下:「欲令暇身不唐捐的心」是對善法的強烈的心嗎?請問怎樣令暇身不唐捐呢?就一定要精進於善吧!精進於善將來就會有快樂,有快樂是不是就令暇身沒有白白地浪費?因為我們用它去除了痛苦、得到了快樂。 [06′06″]

  所以宗大師說一定要「欲令暇身不唐捐」,是希望我們要為自他的生命爭取到快樂。一定要用這個得到暇身的機遇得到很多快樂,才能夠暇身不唐捐;如果用這個得到暇身的機會造了很多痛苦,那這個暇身就白白地浪費掉了!它還是建立在苦樂上的。所以到此處,可以感受到佛菩薩想讓我們快樂的那種心意。 [06′37″]

  接著說:「自然這種好樂之心」,注意!接下去那幾個字,還記得嗎?「願意去努力」,願意去努力!有了這個強盛的好樂之心之後,就願意去努力。努力什麼呀?「克服我們現在種種的難關」。請問「欲令暇身不唐捐」會遇到問題嗎?會呀!聞、思、修都會有困難的,種種難關,都是願意去努力的。那個願意的推動力到底是什麼?就是強盛的對善法的好樂之心,會推動我們克服種種困難。 [07′20″]

【全廣 II】第 169 講 討論題綱(一)/如華法師

1. 在 167 講的前行提示,老師引導哪些內涵?平時我們可以如何去串習?

2. 針對這個偈頌,老師讓我們對師父新舊版廣論交錯聽聞,針對這一偈提到哪些意涵?哪些是共同的?哪些是不共的?

3. 針對師父引導的內涵,老師特別指出了哪些我們要去重視的觀點?

【全廣 II】第 169 講 討論題綱(二)/盧克宙學長

1. 揣摩老師帶我們:整個段落的學習方式為何?我們可以依此榜樣自學或帶班。
(可以參考第 159~166 講「造論之因」;也可以參考第 167~169 講「敦囑勵聽」)

2. 在 169 講中,揣摩老師帶我們:
(1) 如何順着師父的原文學習?
(2) 如何結合自心相續?
(3) 如何做段落的總結?
懸壺子
2019-11-06 , 13:09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68講_廣論段落P2-L2

【全廣 II】168講_廣論段落P2-L2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68 (2019/11/07 ~ 11/10)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1) 新版 02 42:28 ~ 44:09;(2) 3B 02:39 ~ 04:05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1) 鳳山寺版:第1冊 P48-L8 ~ P49-L2;(2) 南普陀版:2015 第1冊 P82-L4 ~ P82-LL5 ( 2016 第1冊 P82-L4 ~ P82-LL6 )
手抄段落 (1) 所以如果說一切普通一般人......這個束縛。;(2) 所以不被上面這種......這個道理簡單地說一下。

【全廣 II】168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在新版的《廣論》,師父對這段有一個描述,大家可以再聽一下。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所以如果說一切普通一般人都為這個錯誤的無明所縛,現在呢,凡是不被這個所縛的,他需要什麼條件呢?能夠辨別善惡的妙慧力,這就是我們的資糧啊,這就比較不容易的一點。我們無始以來,現在我們不是沒有腦筋,也有很好腦筋的人,可是我們的好腦筋都用在壞的地方去了。啊!腦筋比誰都好,然後想歪事情想得個靈光,這不能說不好腦筋,但是不能算是智慧。現在我們要具的「妙慧力」,是要真正地辨別善跟惡。那麼這個善惡也有個特點喔!如果做了這件事情,將來果報好的叫作善,將來果報惡的叫作惡,這個是佛法當中,不是眼前看好壞,後面有它的深細的內涵。我眼前可以做得很好看,但是將來——這個所謂包括什麼?意樂,跟我實際上的行為,那就不細談了。要能夠具足這種的妙慧力量,這個妙慧就不容易了,妙慧通常就是對空性、緣起空有正確的認識,那才能夠離開上面這個偏執、這個束縛。 [01′53″]
  師父在新版的《廣論》裡還是在解釋這個「妙慧力」。但在「妙慧力」裡邊,師父提出了一個「好腦筋」,說:「我們不是沒有腦筋,也有很好腦筋的人,可是我們的好腦筋都用在壞的地方去了。」想歪的事情想得靈光,接著師父說了幾個字:「但是不能算是智慧。」他區分了一下琢磨事情琢磨得很靈光,和這個慧力是有差別的,不算是智慧。 [02′30″]

  那麼此處說要具的妙慧力,就是要真正地能夠辨別正確的和非正確的,就是善和惡。那麼這個善惡也有特點,師父在這善、惡裡面解釋了一下,說:「如果做了這件事情,將來果報好的叫作善,將來果報惡的叫作惡。」那麼將來的果報好是什麼?感生樂果。果報惡是什麼?感生苦果。這個是佛法當中——注意!鏡頭又拉遠了——「佛法當中,不是眼前看好壞,後面有它的深細的內涵。」我眼前可以做得很好看,但是將來如果不好的話,那還是不要做。師父又往下開演:那什麼事情能夠保證眼前也好、將來也好,要做這樣的事情呢?就是要從意樂上,還有自己的行為上開始注意。這是師父又講了具足辨別善惡的這個妙慧力。 [03′31″]

  這邊又提了一下:妙慧通常就是對空性、緣起有正確的認識,那才能夠徹底地離開上面的偏執、這個束縛。所以又把我們的心拉向一個目標——什麼能夠徹底地對治「偏執暗」,就去獲得清淨的空性智慧。 [03′56″]

  那我們現在再聽下一段。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  所以不被上面這種偏執暗所覆蓋,又有辨別善惡殊勝智慧力量的人,夠不夠?還不夠。他雖然有這個辨別的力量,但是呢他心裡沒有好樂之心,沒有用!還要有一種好樂、歡喜——啊!說我要求這個。他有什麼呢?「欲令暇身不唐捐」,真正一心想修行的那些人,一心想修行。他又想修行,又有辨別善惡的力量,而又沒有被種種愚癡黑暗所障礙這些人。那為什麼說欲令暇身不唐捐呢?要想修行,究實說來,人人想要,但是能修的條件就不是人人具足。這話怎麼講?我們也許會懷疑,怎麼會人人會想修行啊?對!以我們現在佛法來說,的的確確不是人人想修行。現在不要說修行,叫人家信佛法,都是難之又難,怎麼會說是人人要修行呢?這個道理簡單地說一下。 [05′28″]
  又重複那三個條件對吧!「不被上面這種偏執暗所覆蓋」,還要具有什麼力量了?「辨別善惡殊勝智慧力量」。夠不夠?不夠!說:「雖然有這個辨別的力量,但是呢他心裡沒有好樂之心,沒有用!」師父說:沒有用!還要有一種好樂、歡喜的心。說我要求這個。這段話,大家會覺得沒有好樂心就沒用嗎?在這裡邊師父特別強調了好樂心的重要性,我不知道諸位聽起來是怎樣的?好樂心有那麼重要嗎?只要有偏執暗未覆,辨別善惡妙慧的力量就可以了,為什麼還要有好樂之心?其實這好樂之心師父在解釋「欲」,「欲令暇身不唐捐」的欲,把它解釋成一種歡喜心,一種好樂和歡喜的感覺,想要這個暇身不唐捐。 [06′43″]

  大家會覺得沒有這個就沒用嗎?你們會不會覺得沒有這個好樂心也可以吧?如果沒有這個好樂心的話,那上面具足的那兩個力量——偏執暗未覆,又具足辨別善惡這樣的一個力量,這兩個力量到底要怎麼用來聽聞呢?因為它是勸大家聽聞的,如果我們對這個「欲令暇身不唐捐」,就是這一生不要讓它虛度,對這個沒有好樂心的話,就上面那兩個能力好像也沒有什麼用了。師父的立宗是這樣吧!如果現在還不能決定的話,你們也可以想一想。 [07′35″]

【全廣 II】第 168 講 討論題綱(一)/如英法師

1. 師父說「妙慧力」是指怎麼的智慧?跟我們平常的好腦筋,有什麼不同?

2. 「欲令暇身不唐捐」的「欲」字,師父說是「好樂之心」。請問是指對什麼好樂?為什麼師父在這裡這麼強調要有好樂心?沒有好樂心有這麼嚴重嗎?我的好樂心,很強盛嗎?

【全廣 II】第 168 講 討論題綱(二)/緣亦法師

1. 師父對「妙慧力」的解釋,師父在舊版(167)和新版(168)裏有什麼相同和不同之處?

2. 「沒有好樂心的話,上面那兩個能力也沒有什麼用了」,為什麼?能決定嗎?
懸壺子
2019-11-03 , 22:21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67講_3B手抄頁/行 第1冊 P81-L1 ~ P82-L3

【全廣 II】167講_3B手抄頁/行 第1冊 P81-L1 ~ P82-L3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67 (2019/11/04 ~ 11/06)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敦勸聽受
音檔 3B 00:24 ~ 02:39
廣論段落 P2-L2 諸有偏執暗未覆……諸具善者專勵聽
手抄頁/行 第1冊 P81-L1 ~ P82-L3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81-L1 ~ P82-L3 )
手抄段落 他是這樣......他還要具足這個力量。
【全廣 II】167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大家好!又到了我們一起研討《廣論》的時間了。今天我們要學習下一個偈子:「諸有偏執暗未覆,具辨善惡妙慧力,欲令暇身不唐捐,諸具善者專勵聽。」 [00′19″]

  在學習之前,大家還是要觀察一下自己的相續,讓我們從各種散亂的緣分上能夠集中心力,專心地學習《廣論》;而且要端正自己的發心——為了利益無窮無盡的眾生,我們必須去希求佛果,證得無上正等菩提。因為只有那樣的佛果所具有的悲、智、力,才能夠饒益所有的有情。所有的有情是什麼樣的有情呢?就是如母有情。 [00′55″]

  這個發心在每一次聽法、每一次做事的時候,希望大家能夠常常地憶念。開始的時候可能就會覺得在念頭上過一下,但是久了之後,也會慢慢地覺得真的是為這樣一個目的去聽聞、去思惟、去做很多善行的。為什麼我們會為這個目標所動容、為它所牽引呢?因為就算完成最美好的自利,不成佛也是不行的、也是不究竟的,因為我們還有那麼多事情不了解。比如說法界有情的心,如果我們沒有去了解、沒有用一個廣大的智慧了解其中的因和果的話,我們還有太多的疑惑、還有太多的不知道,不會成為遍智。如果不成為遍智的話,人就會有各種各樣的無知。那麼在遍智的陽光下朗耀的一切所知,一切都已經沒有不知道的,那樣的心就是遍智——凡是為所知的他都了解。想一想,誰不想擁有這樣的智慧呢?就是佛陀唯有這樣的正遍知、有這樣的功德,所以有一天希望真的要去獲得那種大智大慧,而且這種大智大慧都全部無一餘漏地用在利益法界有情這件事情上。 [02′36″]

  如果想要利益那麼廣大的有情,他所累積的資糧是無量無邊的,所以從現在開始就要殷重地發心。殷重地發心的「殷重」就是要認真地發心,不要在一開始發心的時候,就略略地、像風一樣吹過去,很輕的、沒有痕跡,要很殷重地發心。 [02′58″]

  好!那大家聽一下師父的帶子。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 寫:他是這樣,對於最後有一點說:敦囑聽受。完了以後啊,又一再地諄諄善誘,告訴我們:「你們好好地要聽啊,要照著這個去做呀!」
諸有偏執暗未覆,具辨善惡妙慧力,欲令暇身不唐捐,諸具善者專勵聽。
  現在上面是有了這個圓滿的殊勝的教授了,這個教授對我們來說,是引導我們走上最圓滿直接的這條大路的,但是並不是人人能學的喲!要什麼條件呢?下面這個就是,凡是具有這種條件的人,哪一個?「偏執暗未覆」,這個偏、執、暗可以總別兩方面來說。總的來說,換句話說就是我們愚癡無明的種種障礙。分別的來說的話,「偏」就是——不偏於斷,也不偏於常。佛是中道說的——普通除了佛以外,其他的所餘一切,不是偏於斷邊就是偏於常邊,是這個偏。「執」呢?就是執著。這個執著是無量無邊的,歸納總說起來——人我執、法我執。所謂「暗」就是無明暗,這是根本。凡是沒有為這個所覆蓋的那些人,單單夠不夠?不夠!還要什麼?還要具足辨別善惡的這個能力。這是什麼能力啊?「妙慧力」,這個是智慧,這個智慧是勝妙的智慧的力量,他還要具足這個力量。
[05′23″]
  這一小段,我先提一個問題。師父說:「有了這個圓滿的殊勝的教授」,請問:這個圓滿的殊勝的教授是什麼呢?這個教授對我們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呢?是必須的嗎?一定要的嗎?然後師父答說:「是引導我們走上最圓滿直接的這條大路的。」請問:最圓滿直接的這條大路是通向哪裡的?既然有了最圓滿殊勝的教授,沿著這個教授又可以最圓滿直接地走上這條大路——這兩句話師父用了兩個「圓滿」:「圓滿」的殊勝教授,引導我們走上最「圓滿」直接的這條大路。注意!第二個出現了「直接」,就是沒有彎路的意思。這麼美好的一件事,就是遇到了這個教授,可以領我們走在這個大路上,那麼師父接著說:「不是人人都能學到的喲!」要條件。接著就出現了「條件」,師父是從一個具足聽聞的條件這樣的角度,來闡釋這個偈子。 [06′52″]

  接著就是「偏執暗未覆」。當唸到這個偈子的時候,我們的注意力可能放在「偏執暗」。這個「偏執暗」到底是什麼呢?它是偏執的暗,這個「暗」是形容偏執的,它總體來說就是一個無明所攝的。是什麼樣的偏執呢?或者常、或者斷,其他的所餘的一切,不是偏於斷邊,就是偏於常邊,這就是「偏」了。然後師父解釋「執」就是執著,無量無邊的,這裡收攝出來就是人我執和法我執。但是在此句話,如果再去理解一下,就是指偏執的執著。 [07′40″]

  它的作用就是覆蔽——蓋住,全蓋住了,就叫覆;而沒有全蓋住,就叫未覆。所以「諸有偏執暗未覆」,就是沒有被偏執暗覆蓋的。要是解釋這句話,可以理解為:對圓滿的教法沒有理解,只了解片面的,然後就執取那部分的這種執取的暗,沒有被這個偏執暗覆蓋的人。這是《四家合註》裡解釋的。這是第一個條件,就是這些偏執之暗沒有覆蓋,師父從無明的角度來解釋——有善根的,沒有被覆蓋。 [08′27″]

  沒有被覆蓋就可以了嗎?還要加上「具足辨別善惡的這個能力」,就是「具辨善惡妙慧力」。師父講完了「還要具足辨別善惡的這個能力」,接著說:「這是什麼能力呀?」「妙慧力。」師父說:「這個是智慧,這個智慧是勝妙的智慧的力量,他還要具足這個力量。」這兩句話師父在解釋「具辨善惡妙慧力」的時候,很顯然把「力」字——我們會注意到那個「力」字——是解釋為一種力量。他這個力量是什麼的力量?是慧的、智慧的力量。是什麼樣的智慧的力量?是具有辨別善惡這種妙慧的力量。所以它不是一般的力量,它是智慧所產生的力量——善於辨別善惡的這種智慧所產生的力量。就是具足這個力量。 [09′47″]
【全廣 II】第 167 講 討論題綱(一)/性賢法師

1. [00′00″]~[02′58″] 就自己的經驗,請總結一下「自己最滿意的一次聽聞前行」。當時的心情如何?

2. 這樣的大乘發心是每一次都要發嗎?

3. 為什麼我們會為這個目標所動容、為它所牽引呢?

4. 想一想,我想擁有這樣的智慧嗎?


【全廣 II】第 167 講 討論題綱(二)/盧克宙學長

1. 什麼是「圓滿殊勝教授」?對我們的意義為何?會帶我們到什麼地方或境界?

2. 什麼是「偏」「執」「暗」?

3. 什麼是覆?怎樣才叫「偏執暗覆」或「偏執暗未覆」?

4. 什麼是「妙慧力」?

5. 自省我們是否具有「暗未覆」及「妙慧力」?為什麼?所以要怎麼辦?
懸壺子
2019-10-30 , 16:59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66講_入門段落 第1冊 P76-L6 ~ P77-L5

【全廣 II】166講_入門段落 第1冊 P76-L6 ~ P77-L5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66 (2019/10/31 ~ 11/03)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造論宗旨
廣論段落 P2-L1 故離智者歡喜道……故我心意遍勇喜
入門段落 第1冊 P76-L6 ~ P77-L5 在這個偈頌裡……在論典中並沒有明文。
【全廣 II】166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看這一段我想到以前有一些老師來討論問題的時候,問說:「現在的人很難專注,長時間的專注都很難做到,就習慣看那些片斷的,比如說滑手機,或者影音、影像這樣一些東西。對於紙本的書好像已經很難做到專注,何況是宏篇巨著,那麼到底出路是什麼?」那時候我的觀點依然是傳承經典,正因為是在這樣一個被影像和聲音完全包圍的時代,過分地喧雜,更需要沈澱下去的力量,所以更加顯示了經典存在、傳承的重要性。 [00′55″]

  而且大家如果常常習慣於對一個問題探討得不深入的話,久了之後很多東西都會隨之不深入的。比如信任也不會深入、對內心的觀察也不會深入,當人和人之間彼此有了矛盾,也不深入地去化解矛盾,再建立出更深的信任。所以出現一次問題之後,信任就會缺失一塊,就被打折一下,並沒有做一個及時的修整,到最後把信任的積累分數全部花光了之後,人們就無法建立信任了。信任是要在挫折、失敗和一次次的磨難中,在內心中堅強地建立出來的。你說信任是對其他人的信任嗎?有的時候也是對自己能夠行善的一個信心。 [01′48″]

  所以,正因為是在現在這個時代,經典的傳承更具有非凡的意義。看剛才仁波切講的:「所為四法」是一個清淨論典它之所以稱為清淨的必要條件,它的要求是非常清楚的——所詮到底是什麼。不是一個東西看著很高興,然後很高興地度過此時就可以了;它對現在還有究竟的未來,它都有一個一向連貫的利益。不是僅僅現在歡樂地度過此時就可以了,一定要對現在和未來有正確的饒益——我們的心續能夠斷惡修善,這樣才能夠離苦得樂。所以它引導我們的內心走向幸福、走向圓滿、走向會越來越離開痛苦這樣一個究竟的目標,是非常直接的、非常直接的。而且沒有什麼相違的因、沒有什麼相似的因在裡邊,就是直接面對、直接解決問題。 [02′54″]

  所以論典在這個時代更有它存在的意義,並不是很多都浮躁了,所以論典好像沒人學。沒人學,我們這麼多同學都在學嘛!正因為是這樣一個時代,我們更需要這種深刻剖析什麼是苦、什麼是苦因、如何斷除苦因、什麼是離苦得樂之道;我們更需要清晰準確地對內心做深刻地剖析,對很多現存的現象進行深刻地分析,然後去找到解決之道。解決之道就是在心上要滅除煩惱、在心上要滅除無明,透過轉心的方式達成內心的愉悅和安寧,甚至永遠的快樂。 [03′38″]

  所以我們在這樣的時代能夠聽到這樣的一本論,而且是師父講,然後仁波切講《四家合註》,我們現在在一起學,我實在是覺得——不敢說我心全然遍勇喜,但是每次到學全廣的時間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地高興!不管我們能不能面對面,不管你在什麼地方聽,我都覺得我們坐在一個大課堂裡一起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學習《四家合註入門》,這真是一件非常有福報的事情!讓我們的心從喧喧嚷嚷、平常的生活中,從一些瑣碎的、煩煩惱惱的不愉快,卡卡的很多事情中抽身、抽心,把我們的心力抽出來在這個論典上努力,讓我們在這一刻非常清晰深刻地傾聽佛語、凝視內心,再調整自己的步伐。然後想一想,我們最高遠的目標是為了成就無上正等菩提,不僅僅是為了自我的安樂做很多努力,而是為了所有的有情都能夠趣入最圓滿的快樂,我做很多努力。 [04′46″]

  想一想的話,生命就會感到很遼闊、很振奮,不會被每天發生那些小事卡住,甚至別人的一個不愉快的臉色、一句說錯的話,心裡一直過不去,你就很容易穿越。很容易穿越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能聽到《廣論》、能夠聽到佛語、能夠聽到這麼精彩地解釋內心——解釋很多有情的內心是怎麼痛苦的、解釋佛菩薩的內心是多麼地精彩,我們能夠直面生命最根本的問題,做最根本的解決。不會浮在事情的表面上,光是注意那些表面的事情就讓自己焦頭爛額,事情卻沒有改善。所以在這樣的時代,能夠學到這樣的論,實在是師父的深恩、諸位的善根,所以大家一定要堅持學下去、好好學下去!非常地隨喜大家! [05′43″]

【全廣 II】第 166 講 討論題綱(一)如英法師

1. 老師說:「經典直接面對、直接解決問題」,這裡所謂的「直接面對、直接解決問題」到底是指什麼問題?
2. 我們光是把工作、家庭、經濟、健康、心情......搞定,就已經焦頭爛額了,哪有空餘時間解決經典上指出的我們的問題?
3. 為何聽聞佛語,生命就會感到遼闊,不會被每天發生的小事卡住?我自己有這種經驗嗎?
【全廣 II】第 166 講 討論題綱(二)緣亦法師

1. 「所為四法」為何與「專注」有關係?
2. 「所為四法」為何與「信任」有關係?
3. 「所為四法」與當下的我有何關係?
懸壺子
2019-10-28 , 5:26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65講_入門段落 第1冊 P76-L6 ~ P77-L5

【全廣 II】165講_入門段落 第1冊 P76-L6 ~ P77-L5
來源:全球廣論II

【全廣 II】165講-廣海明月{光明版}
講次 0165 (2019/10/28 ~ 10/30)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造論宗旨
廣論段落 P2-L1 故離智者歡喜道……故我心意遍勇喜
入門段落 第1冊 P76-L6 ~ P77-L5 在這個偈頌裡……在論典中並沒有明文。
【全廣 II】165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現在請大家把《四家合註入門》翻到 76 頁,看第二段。在第二段裡仁波切講了「所為等四法」。說在造任何論的時候都要具備四法,如果不具備這四法的話,造論就沒有意義了。那麼大家知道那四法是什麼嗎?就是「所詮、所為、究竟所為、係屬」這四個。任何一本清淨的論典,如果不具此四法的話,就不是清淨的論典。注意!這裡邊說清淨論典必須具備這四法,如果不具備就不是。 [00′59″]

  那麼現在逐一解釋一下:「所詮」是什麼呢?如果從《廣論》這本論來說,所詮到底是什麼?就可以從前面說過的「圓滿教要勝教授」的「勝教授」,和「見已釋此大車道」這個「大車道」,來了知本論的所詮。那麼「所詮」到底是什麼?是總攝一切佛語心要,由三士道次之門完整宣說的道次第,就是本論所詮,這是第一個。所以很顯然它是總攝了一切佛語的心要,一切佛語喔!一切佛語的心要。那麼一切佛語的心要到底是什麼?由三士道次之門——三士道完整宣說的道次第,沒有遺漏,就是本論所詮。這是第一個。 [02′04″]

  那麼第二個「所為」是什麼呢?「所為」要分的話還分「現前所為」和「究竟所為」兩者。那麼「所為」到底是什麼呢?那時候雪域有很多修行人不懂修行的扼要,然後修行不完整,為了將這樣一切導入正道,於是就造了此論,這就是「所為」。就是為了把不懂修行的扼要、修行不完整的那些修行人的修行導入正道。寫這本論的目的非常明顯。那麼在修行的時候,或者有缺漏,或者是片面,這前面都已經說了,為了獲得全然圓滿教證教法扼要的殊勝的教授,就是「所為」。所以「故離智者歡喜道,圓滿教要勝教授,見已」,是為了悲憫這一切人,為了令教法清淨,這個是「所為」。在字面上,除此以外就沒有再顯示其他的所為了。 [03′16″]

  那麼間接的所為是什麼呢?將一切具緣的所化機,依三士道次第引導而正確修持,這也是所為。原來是當時的那種狀況下修行人所走入的歧途,為了將他們導入正軌所以造的。也是為了將一切所化機,依三士道次第所引導之門而正確地修持,所以它的對機是很廣泛——一切具緣的所化機。[03′55″]

  「究竟所為」是什麼?就是依著這個「所為」,安立一切所化機於圓滿菩提,最終會成佛。依三士道次第修行後,現證究竟無上圓滿正等菩提,這就是究竟的所為。因此宗喀巴大師說:「我心全然遍勇喜。」仁波切又講了一遍,說宗大師是非常非常歡喜的,為什麼呀?你看到這麼清淨的所為,到究竟所為——安立一切所化機於圓滿菩提道,這是一個非常非常令人振奮和歡喜的事情。 [04′38″]

  最後解釋了「係屬」,是指依著所詮成辦所為,依著所為成辦究竟所為,這就是係屬。在論典中並沒有明文。 [04′51″]


【全廣 II】第 165 講 討論題綱(一)/性冠法師

1. 「造論四法」代表哪四法?這四法是什麼意思?這四法跟我們的關係是什麼?我相應嗎?

2. 為什麼宗大師會「我心全然遍勇喜」?對比我自己的心情是如何?

【全廣 II】第 165 講 討論題綱(二)/盧克宙學長

1. 請詳細討論「具四法」和「清淨論典」的關係?

2. 此處的「所詮」,總共提到了哪些名詞?內容是?

3. 此處的「所為」總共有哪些?彼此的關係如何?

4. 此處的係屬為何?
懸壺子
2019-10-23 , 23:33
版面: 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
主題: 【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
回覆: 77
觀看: 9488

【全廣 II】164講_入門段落 第1冊 P74-LL4 ~ P76-L5

【全廣 II】164講_入門段落 第1冊 P74-LL4 ~ P76-L5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64 (2019/10/24 ~ 10/27)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造論宗旨
廣論段落 P1-LL1 ~ P2-L1 復乏理辯教義力……故我心意遍勇喜
入門段落 第1冊 P74-LL4 ~ P76-L5 「復乏理辯教義力……而著作了此論。
【全廣 II】164講{廣海明月}
真如老師講授
  上節課講到 74 頁,仁波切對於「觀視佛語多片眼」的「片眼」所指的是什麼。接著是:「復乏理辨教義力」,佛薄伽梵所說的教義,要用各自的理路去分析,再再地觀察、思惟是不是這樣?從理論上分析道理的能力,就是這裡邊的理辨教義力。注意!這個「理辨教義力」的「理辨」,是指各自的理路去分析,然後去觀察是不是這樣;它是一種能力,從理路上分析道理的能力。那麼要有從理路上分析道理的能力的話,是不是我們得先獲得理路啊?你那個路是不是理路,還是亂七八糟的路、不是一條理路?正確的理路不是邪妄分別。 [00′55″]

  接下來到 75 頁的時候,說:「圓滿教要勝教授」,圓滿佛薄伽梵教法中一切扼要的最勝教授,比如像《廣論》這樣的道次第,這是所有智者歡喜道。大師觀見他們相續中遠離了智者歡喜之道,因此如《箋註》中所說的,大師要造此論。在六百多年前,宗大師觀察了那兩種修行人——今勤瑜伽多寡聞、廣聞不善於修要等等這些,相續中沒有智者所歡喜的道,遠離了智者所歡喜的道。注意喔,那都是非常用功的修行人喔!卻遠離了智者歡喜道。所以宗大師見此要釋此大車道,然後他心遍勇喜。 [01′48″]

  接下來仁波切說:科判實際上挺重要的,《箋註》的科判有兩家:一個是遍智妙音笑大師箋注的科判,另一個就是巴梭法王箋註的科判。妙音笑大師的科判——第一個是皈敬;第二,立誓宣說;第三,敦囑勵聽;第四,由辨識所詮之門而明如何講聞此法,四科。接著應該是巴梭法王的科判——此中分為:一、前行趣入講說之方便;二、正敘所說;三、宣講究竟之理。那麼我們已經說完「皈敬」和「立誓宣說」,這就是依照妙音笑大師的科判來說的。那麼依照巴梭法王的科判上來說,「皈敬殊勝天及根本傳承上師」也講完了,第二個「由明希欲造論因相之門而立誓造論」這是第二科。最初「前行趣入講說之方便」分了四科,已經結束了前兩科。 [02′46″]

  如果宗大師沒有造這樣一本論,清淨教法是很難住持在雪域西藏的。是為了非常重大的意義,所以大師造了此論。為什麼呀?可以從之前的偈文中知道,當時西藏的佛教是怎樣的?雖然佛陀的教法曾經興盛過,遍布著許多宗派。但事實上,真正地能夠清淨地修行解脫和一切遍智之道的法,真的不多,是很稀有的!這不是在批評其他的宗派,那時還沒有所謂的「日窩甘丹派」——這個「日窩甘丹派」就是格魯派的意思——宗大師並不是說其他宗派不行。那是什麼呢?是因為我們修行的方式有很多錯誤,所以才這樣說;是為了修持全圓的教法,而造了此論。因此,由於悲憫這些修行人,想以大悲之門為他們宣說正道,大師才說要著作此論。所以「見已釋此大車道,我心全然遍勇喜」,內心非常地歡喜,並且對這些人懷著強烈的大悲,而著作了此論。 [04′02″]

【全廣 II】第 164 講 討論題綱(一)如英法師


1. 什麼叫做「理辨教義力」?為何會「缺乏」理辨教義力?


2. 我們在學法上,有沒有想要獲得理路?獲得理路的方式是什麼?


3. 我們會有亂七八糟的理路嗎?甚至是邪妄分別的理路?是否引經據典就不會產生邪妄分別的理路?


【全廣 II】第 164 講 討論題綱(二)緣亦法師


1. 什麼是「理辨教義力」?如何獲得這種能力?


2. 「相續中沒有智者所歡喜的道」-智者所歡喜的道為何是在相續中?


3. 何以知道宗大師造論的動機不是批評其他的宗派?其他宗派如果有錯誤也不能批評嗎?

回到「【全廣 II】101講~177講(廣海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