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峰說疫

有關內科方面,請在此貼!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128
文章: 3233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Re: 松峰說疫

文章: # 137452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卷之六·運氣
五運詳註
天干陰陽配合化為五運
六氣詳註
陰陽配合五行運化五方位
陰陽剛柔對沖化為六氣
六氣分主客
司天在泉左右間氣
司天在泉解
五運天時民病
六氣天時民病
子午之歲
丑未之歲
寅申之歲
卯酉之歲
辰戌之歲
巳亥之歲
五運五鬱天時民病詳解
土鬱之發
金鬱之發
水鬱之發
木鬱之發
火鬱之發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128
文章: 3233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Re: 松峰說疫

文章: # 138060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松峰說疫》
五運詳註
陰陽化生五行,(木火土金水。)流為十幹。(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天干運化於五方位。(甲乙東方木,丙丁南方火,壬癸北方水,戊己中央土,庚辛西方金,分為五運。)

木為初運,火為二運,土為三運,金為四運,水為五運。此乃主運,年年不移。

天干陰陽配合化為五運
甲與己合,化土之歲,土運統之。乙與庚合,化金之歲,金運統之。

丙與辛合,化水之歲,水運統之。丁與壬合,化木之歲,木運統之。

戊與癸合,化火之歲,火運統之。

此乃客運,每歲迭遷。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128
文章: 3233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松峰說疫>>六氣詳註

文章: # 138061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松峰說疫》
六氣詳註
陰陽化生地支十二。(子寅辰午申戌,六陽年;醜卯巳未酉亥,六陰年。)

陰陽配合五行運化五方位
寅卯屬春,東方木也。巳午屬夏,南方火也。申酉屬秋,西方金也。亥子屬冬,北方水也。

辰戌丑未四季,中央土也。

陰陽剛柔對沖化為六氣
(風火暑濕燥寒也)

子午之歲少陰君火司天陽卯酉陽明燥金在泉陰丑未之歲太陰濕土司天陰辰戌太陽寒水在泉陽寅申之歲少陽相火司天陽巳亥厥陰風木在泉陰卯酉之歲陽明燥金司天陰子午少陰君火在泉陽辰戌之歲太陽寒水司天陽丑未太陰濕土在泉陰巳亥之歲厥陰風木司天陰寅申少陽相火在泉陽

六氣分主客
主氣以其年年不移,故謂之主。

厥陰風木為初之氣,主大寒至春分。少陰君火為二之氣,主春分至小滿。

少陽相火為三之氣,主小滿至大暑。太陰濕土為四之氣,主大暑至秋分。

陽明燥金為五之氣,主秋分至小雪。太陽寒水為六之氣,主小雪至大寒。

客氣加於主氣之上,以其年年遷轉,故謂之客。

子午之歲,少陰君火司天,卯酉陽明燥金在泉。

初之客氣,太陽加厥陰之上。二之客氣,厥陰加少陰之上。三之客氣,少陰加少陽之上。

四之客氣,太陰加太陰之上。五之客氣,少陽加陽明之上。六之客氣,陽明加太陽之上。

丑未之歲,太陰濕土司天,辰戌太陽寒水在泉。

初之客氣,厥陰加厥陰之上。二之客氣,少陰加少陰之上。三之客氣,太陰加少陽之上。

四之客氣,少陽加太陰之上。五之客氣,陽明加陽明之上。六之客氣,太陽加太陽之上。

寅申之歲,少陽相火司天,巳亥厥陰風木在泉。

初之客氣,少陰加厥陰之上。二之客氣,太陰加少陰之上。三之客氣,少陽加少陽之上。

四之客氣,陽明加太陰之上。五之客氣,太陽加陽明之上。六之客氣,厥陰加太陽之上。

卯酉之歲,陽明燥金司天,子午少陰君火在泉。

初之客氣,太陰加厥陰之上。二之客氣,少陽加少陰之上。三之客氣,陽明加少陽之上。

四之客氣,太陽加太陰之上。五之客氣,厥陰加陽明之上。六之客氣,少陰加太陽之上。

辰戌之歲,太陽寒水司天,丑未太陰濕土在泉。

初之客氣,少陽加厥陰之上。二之客氣,陽明加少陰之上。三之客氣,太陽加少陽之上。

四之客氣,厥陰加太陰之上。五之客氣,少陰加陽明之上。六之客氣,太陰加太陽之上。

巳亥之歲,厥陰風木司天,寅申少陽相火在泉。

初之客氣,陽明加厥陰之上。二之客氣,太陽加少陰之上。三之客氣,厥陰加少陽之上。四之客氣,少陰加太陰之上。五之客氣,太陰加陽明之上。六之客氣,少陽加太陽之上。

司天在泉左右間氣
開列於下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128
文章: 3233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松峰說疫》 司天在泉解

文章: # 138062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松峰說疫》
司天在泉解
司天在泉四間氣者,乃客氣之六部也。凡主歲者為司天,位當三之氣。司天之下,相對者為在泉,位當終之氣。司天之左,為天之左間,右為天之右間。每歲客氣始於司天前二位,乃地之左間,是為初氣,以至二氣、三氣,而終於在泉之六氣,每氣各主一步。然司天主行天之氣令,其位在上,自大寒節起,主上半年;在泉主地之氣化,其位在下,自大暑節起,主下半年。歲運居上下之中,主氣交之化。故天氣欲降,則運必先之而降;地氣欲升,則運必先之而升。又論曰∶初之氣、二氣、三氣盡,天氣主之;四氣、五氣、終氣盡,地氣主之。此即上下卦之義。然則三氣、四氣是一歲之氣交也。天地氣交之時,自四月終,至八月終,共四個月。一百廿日之間,而歲之旱潦豐儉,物之生長收成,皆係乎此。故曰∶氣交之分,人氣從之,萬物由之也。

岐伯曰∶上而司天,下而在泉,中而氣交,人之居也。言天者求之本,言地者求之位,言人者求之氣交。本者,天之六氣,風火暑濕燥寒也。位者,地之六步,木火土金水火也。言天者求之本,即六氣之勝衰,而上可知也。言地者求之位,即六部之終始,而下可知也。人在天地之中,故求於氣交,則安危亦可知矣。又論曰∶天氣下降,地氣上升,一升一降,氣交於中,人居之則生萬物,皆氣交之使然。蓋天無地之升則不能降,地無天之降則不能升。天地互相升降,循環之道也。天氣不足,地氣隨之;地氣不足,天氣從之,運居中而當先也。如司天生剋中運為順,中運生剋司天為逆,在泉亦然。順分生剋之殊,逆有大小之別,此古人舉運氣之端倪耳。若其二氣相合,像變迥異,變化無窮。如四時有非常之化,常外更有非常。四時有高下之殊,殊中又分高下。百步內晴雨不同,千里外寒暄非一。故察氣候者必因諸天,察方宜者必因諸地。圓機之士,當因常以察變,因此以察彼。庶得古人未發之妙歟。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128
文章: 3233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松峰說疫》 五運天時民病

文章: # 138063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松峰說疫》
五運天時民病
歲運有餘屬先天,為大過之年。甲丙戊庚壬。(五陽剛之年。)

六甲年.(甲己化土。)甲為陽剛之土,土太過是謂敦(濃也。)阜。(高也。)萬物之化,無不賴土以克成。土本高濃,在山川煙埃朦鬱,土之氣也。雨濕流行,(濕生則燥避。)土之化濕,土勝克水,故腎臟受邪,治當以除濕補腎。脾屬土,甚則土邪有餘,脾經自病。脾主肌肉,外應四肢。肌肉痿,行善,(抽掣。)腳下痛。脾太過則令四肢不舉。脾虛則腹鳴飧洩不化。其德濃重,故其政安靜。其動柔潤重淖,(泥濕。)其變震驚飄聚,(雷霆暴風。)崩潰。(洪水沖突。)此以土極而兼木複之化。其穀稷麻,(稷土谷,麻木谷。)其果棗李,(棗土果,李木果。)其畜犬牛,(牛土畜,犬木畜。育齊也。)其蟲毛。(土氣有餘, 毛齊化。)太谿,腎脈也,土亢則腎絕,故死不治。

六丙年.(丙辛化水。)丙為陽剛之水,水太過為流衍之紀。水勝則陰氣大行,天地閉而萬物封藏。歲水太過,寒氣流行,寒病乃生,邪害心火。水化寒,水勝則克火,故心臟受邪。治當以逐寒補心。民病身熱煩躁,心悸陰厥,上下中寒,譫妄心痛。甚則水邪有餘,腎臟自病。腎病則腹大脛腫,喘咳身重寢汗。其德凝慘寒,(雨雪貌。)其動漂(浮於上。)洩(瀉於上。)沃(灌也。)湧,(溢也。)其變(非時而有曰變) 。冰雪霜雹,其病脹,(水氣盛。)其像冬,其氣堅,其穀豆稷,(豆水穀,稷土谷。)其果栗棗,其畜彘牛,(彘水畜,牛土畜。)其蟲鱗。(水有餘故鱗育。)神門,心脈也,水亢則心絕,故不治。

六戊年.(戊癸化火。)戊為陽剛之火,火太過乃赫曦之紀,陽光炎盛也。陽盛則萬物俱盛,陰氣內化,陽氣外榮,陰降於下,陽升於上也。民病火邪傷陰,寒熱交爭,故為瘧。火克肺金,令人喘咳。火逼血妄行於上,故口鼻出血。下泄於二便,故水洩注下。火炎上焦,則咽乾耳聾。肩背皆痛,其動炎灼妄擾,火盛之害也。其德暄暑鬱蒸,熱化所行,其應夏也。其變炎烈沸騰,火氣太過,熱極之變也。其病笑瘧瘡瘍,血流狂妄目赤,皆火盛也。若火不能務其德,暴烈其政,甚則雨水霜雹,則金氣受傷,水必來復之,故其為災如此。而寒邪反傷心也。其穀麥豆,(其麥火谷,其豆水穀。)其果杏栗,(杏火果,栗水果。)其畜羊彘,(羊火畜,彘水畜,其育齊也。)其蟲羽鱗。(羽屬火,鱗屬水。)太淵,肺脈也,火亢則肺絕救,故死不治。

六庚年.(乙庚化金。)庚為陽剛之金,金太過乃堅成之紀,萬物收引而退避也。歲金太過,燥氣流行,燥病乃生,肝木受邪,治當清燥補肝。民病兩脅下少腹痛,目赤觜瘍,耳無所聞,皆肝膽經病。金氣太過則肅殺甚,故傷及肝經。若肝不及,則令人胸痛引背,下則兩脅脹,甚則不可反側,金傷於肝也。金邪有餘,肺經自病,故喘咳氣逆,肩背痛。金病不能生水,以致腎陰亦病,故尻陰股膝髀足皆痛。其德霧露蕭,清肅之化也。其變肅殺凋零,殺令行也。其動暴折,(金氣有餘。)瘍疰。(皮膚之疾。)金不務德而暴害乎木,火必報復而金反受傷。其病喘喝,胸臆仰息。火乘肺金,故其病咳,其穀稻黍,其果桃杏,其畜雞馬,其蟲介羽。太衝者,肝脈也,金亢則肝絕,故死不治。

六壬年.(丁壬化木。)壬為陽剛之木,布散陽和,發生萬物之像也。木和相生,則陽和布化,陽氣日進而陰氣日退。歲木太過,木之化風,風氣流行,風病乃生。木勝則克脾土,故脾臟受邪,治當平肝木以補脾土。木太過侮土,則金必復之。故乘秋令而為災如此。至其為病,則邪反傷肝矣。民病飧瀉,食減體重,煩冤腸鳴,腹脅支滿,皆脾虛氣衰所致。木勝肝強,故善怒眩冒巔疾,甚則反脅痛而吐甚。(木邪傷胃。)其動掉眩巔疾,(風木太過。)其德鳴(風木聲。)靡(散也。)啟拆,(即發陳之義)。其變振(怒。)拉(敗拆。)

摧拔,其穀麻稻,(麻木谷,稻金谷)。其果桃李,(李木果,桃金果)。其畜雞犬,(雞金畜,犬木畜。)其蟲毛介。衝陽,胃脈也,木亢則胃絕,故死不治。

歲運不及屬後天,為不及之年。乙丁己辛癸。(五陰年。)

六丁年.(丁壬化木。)丁為陰柔之木,木氣不及,是謂委和之紀。陽和委屈,發生少也。木氣衰,土氣無制也。火無所生,故長自平。木衰金勝,故收氣乃早。歲木不及,燥乃大行,(木不及,則金乘之。)燥病乃生。生氣不政,物秀而實,草木晚榮,涼雨時降,風雲並興。民病中清, 脅滿,少腹痛。金氣乘木,乃肝之病也。腸鳴溏洩,木不生火,乃脾之寒也。其病肢廢癰腫瘡瘍。木被金傷,肝筋受病,風淫末疾,故為肢廢癰腫瘡瘍,所由生也。其主飛蠹蛆雉,(蛆化為蠅,其性喜暖,火運之年尤多。雉火禽,凡此皆火復之理也。)其氣斂,其用聚,(木兼金化,收氣勝也。)其穀稷稻,(稷土谷,稻金谷。木不及,二谷當成。)其果棗桃,(棗土果,桃金果。木不及則二果盛。 )

其畜犬雞,(犬木畜,雞金畜。)

其蟲毛介。(毛木蟲,介金蟲。)草木晚榮,(木不及。)蒼幹凋落。(金盛之。)物秀而實,膚肉內充。生氣雖晚,化氣速成故也。陽明上臨,金氣清肅,故為白露早降。金勝火必衰,火衰土必弱。蟲蝕甘黃,甘黃屬土,而陰氣蝕之,故蟲生焉。(觀曬能除蛀,則蟲為陰物可知。)勝复皆因於木,故災眚在三,東方震宮也。

六乙年.(乙庚化金。)乙為陰柔之金,金氣不及,是謂從革之紀。歲金不及,而火氣乘旺,故災乃大行,熱病乃生。治當清肺降火。民病肩背(瞀悶),重鼽嚏,(鼻流清涕。)血便注下,金受火邪,故為此諸症。金衰火亢,水來復之,故寒雨暴至,乃令冰雹霜雪,災傷萬物,寒之變也。

是謂無根之火,故為頭腦戶痛,延及腦項,發熱,口瘡,心痛等症。炎光赫烈,則冰雪霜雹,乃火盛金也。其病咳喘,鼽衄,火有餘而病及肺也。其穀麻麥,(麻木谷,麥火谷。二谷成。)其果杏李,(李木果,杏火果。金不及故二果成。)其畜雞羊,(雞金畜,當衰;羊火畜,當盛。)其蟲介羽。(介金蟲,羽火蟲。)勝复皆因於金,故災眚在七,西方兌宮也。

六己年.(甲己化土。)己為陰柔之土,土氣不及,是為卑監之紀,則木氣乘旺,故風氣盛行,治當以益脾平肝。化氣失令,木專其政,則草木榮美。發生在木而成實在土。土氣不衝,故秀而不實,成而也。土德衰,故雨愆期。金無所生,故收氣平也。民病飧洩霍亂,體重腹痛,筋骨繇(搖也。)复,(搖動反复。)肌肉酸善怒,蟄蟲早附。凡此飧洩等症,皆脾弱肝強所致。土衰木旺,金乃復之。(子復母仇。)其為胸脅暴痛,下引少腹者,肝膽病也。其土髒病,則為湧漚,肉理病則為瘡瘍潰爛癰腫。其病胸滿痞塞,土氣不足,而脾不運也。其病飧洩,土衰風勝也。其穀豆麻,(豆水穀,麻木谷。二谷成。)其果李栗,(李木果,栗水果。土不及,故二果成。)其畜牛犬,(牛為土畜,當衰;犬為木畜,當盛。)其蟲毛。( 屬土,毛屬木。)勝复皆因於土,故災眚見於四維。土位中宮,而寄旺於四隅,辰戌丑未土也。

六辛年.(丙辛化水。)辛為陰柔之水,水氣不及,是為涸流之紀,則源流乾涸也。六辛陰水之年,陽反用事。水不及而濕土乘之,故濕病乃生,治當補腎除濕。水衰則火土同化,故氣反用,其化乃速,暑雨數至。民病腹滿,身重濡洩,寒瘍流水,腰股痛,足痿清厥,(寒厥。)腳下痛,甚則附腫,(附同浮。)臟氣(水氣。)不收,腎氣不衡,(平也。不收不衡,水氣衰也。)火無所畏,故蟄蟲不藏也。草木條茂,榮秀滿盛,長化之氣豐而濃也。埃驟雨,(土勝水。)則振拉摧拔。(木複土。)其病癃閉,腎氣不化也。水不及故邪傷腎也。其穀黍稷,(黍火谷;稷土谷。二谷當成。黍火谷,而本經作麥。)其果棗杏,(棗土果,杏火果。水不及,則二果成。 )其畜彘牛,(彘水畜,當衰;牛土畜,當旺。)其蟲鱗。(鱗水蟲,土蟲。盛衰亦然。)勝复皆因於水,故災眚在一,北方坎宮也。

六癸年.(戊癸化火。)癸為陰柔之火,火氣不及,是謂伏明之紀。陽德不彰,光明伏也。歲火不及,而金乘之,故寒乃大行,寒病乃生,治當補心逐寒。火不及,生物不長,成實而稚,遇化已老。物之成實者,惟稚而短,及遇土化之令,而氣已老矣。陽氣屈伏,蟄蟲早藏,陽不施於物也。民病胸中痛,脅支滿,兩脅痛,脊背肩胛間及兩臂內痛。凝慘栗烈,(水勝火。)豪雨霪霖,(土復水。)雷霆震驚,(火鬱達之。)沉陰淫雨。(此皆濕復之變。)其主冰雪霜寒,水反勝也。其病昏惑悲忘,乃火不足,而心神潰也。其穀豆稻,(豆水穀,稻金谷。二谷成。)其果栗桃,(栗水果,桃金果。火不及,故二果成。)其畜馬彘,(馬火畜,當衰;彘水畜,當旺。)其蟲羽鱗。(羽屬火,鱗屬水。有盛衰。)盛复皆因於火,故災眚在九,南方離宮也。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128
文章: 3233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松峰說疫》 六氣天時民病

文章: # 138064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松峰說疫》
六氣天時民病
子午之歲。(壬子壬午戊子戊午甲子庚子庚午丙子丙午甲午)

少陰君火司天,歲氣熱化之候。司天者,天之氣也。陽明燥金在泉,在泉者,地之氣侯也。

君火者,手少陰心經也。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君火乃人身之主宰,陽氣之本,餘象主土,乃發生萬物之源。少陰司天,其化以熱。凡炎蒸鬱燠,庶類蕃茂,皆君火之化,而陽光明耀,溫養萬物。熱淫於上,故火行其政。君火之下,陰精承之,故大雨且至。民病胸中煩熱嗌乾等症。

皆君火上炎,肺金受傷也。金氣主右,故右脅滿。按經脈篇以溺色變,肩臂背及缺盆中痛,肺脹滿,膨膨而喘咳,為手太陰肺經病。鼽衄,肩前痛,為手陽明大腸經病。蓋肺與大腸為表裡,金被火傷,故諸病皆主於肺也。尺澤穴,手太陰肺脈也。在肘內廉大紋中,動脈應手。金不勝火,則肺氣竭,而尺澤絕,故死不治。羽蟲屬火,同天之氣,故安靜。介蟲屬金,同地之氣,故育。

金氣在地,則木衰,故毛蟲胎孕不成。

陽明燥金在泉,地之氣候也。金氣燥淫勝於下, 霧清暝。民病喜嘔,嘔而苦,善太息,心脅痛,不能轉側,甚則嗌幹,面塵身無膏澤,足外反熱,為足少陽膽經病。嗌乾麵塵,為厥陰肝經病。此以金邪淫勝,故肝膽受傷,為病如此。介蟲屬金,同其氣故育。毛蟲屬木,受其製故耗。

金火之氣不相合,故羽蟲不成。燥金在泉,燥在地中,故濕毒之物不生。

子午之歲
壬子壬午上少陰君火司天,中太角木運,下陽明燥金在泉。運生天氣曰小逆,木上生火也,故病亦微。

子午之歲,當少陰君火遷正司天,而太陰濕土,以上年在泉之右間,當升新歲司天之左間。故畏天沖,木星勝之也。遇壬子、壬午木運之年,壬為陽木有餘,其氣先天而至。歲運遇木,乃能勝土,故太陰濕土,升天不前,則為土鬱,木之勝也。人病在脾,土鬱之發,必待其得位之時而後作。壬午年,剛柔失守。微甚如見,三年化疫。微至乙酉,甚在甲申,土疫發也。藥宜瀉黃散,煎湯量冷,研五瘟丹,不拘時空心送下。木強民病,則脾胃受抑,為黃膽滿閉等症。其運風鼓,其化鳴紊啟拆,其變振拉摧拔,其病支滿,肝木強也。

戊子(天符)戊午(太乙天符)

上少陰君火司天,中太徵火運,下陽明燥金在泉。運於司天之氣相同,曰天符。運與氣皆火。

戊午年,運臨本氣之位,曰歲會。火運臨之,午火位也。其運炎暑,其化暄曜鬱燠。遇太陽司天曰熱,少陽司天曰暑,少陰司天曰炎暑,皆兼司天之氣,而言運也。其變炎烈沸騰,太徵之變也。

其病上熱血溢,陽火盛也。此二年,多熱症而無瘟疫。

甲子甲午上少陰君火司天,中太宮土運,下陽明燥金在泉。天氣生運曰順化,火下生土也。當年少病。

其運陰雨,其化柔潤時雨。其變振驚飄驟,太宮之變也。其病中滿身重,土濕之滯也。子午之年,陽明燥金當遷正在泉,而太陽寒水,以上年司天之右間,當降為新歲在泉之左間,故畏地阜,土勝窒之也。水運降地,而土運抑之。遇土運太過,先天而至。甲子甲午年,陽土有餘之歲,土運承之,降而不入。即天彰黑氣,暝暗淒慘。才施黃埃而布濕寒,化令氣蒸濕复,令久而不降,伏之化鬱。寒鬱於上而濕制之,則脾腎受邪。故民病寒厥,四肢重怠,陰痿少力,天布沉陰,蒸濕間作也。甲子甲午,剛柔失守。如此三年,變而為大疫也。水氣被抑,至三年後必發為水疫。甲子至丙寅,三年首也。

至丁卯,三年後也。藥宜澤瀉、知母、青黛、元參、連翹、童便各一錢,煎湯量冷,研化五瘟丹,並青黛末,調服。

庚子庚午(天刑之年,俱同天符)

上少陰君火司天,中太商金運,下陽明燥金在泉。庚子庚午年,運同司地,曰燥金太過之運,加地氣曰同天符。天刑之年,火下克金也,故曰不相得則病。雖有雜症,而無瘟疫。本年金運太過,而君火司天制之,則金得其平,所謂堅成之紀。其運涼勁,其化霧露蕭,其變肅殺凋零,其病下清。(謂二便清泄,及下體清冷。金氣之病也。)

丙子(歲會) 丙午(天氣不和之年)

上少陰君火司天,中太羽水運,下陽明燥金在泉。丙子年,運臨本氣之位,曰歲會,子水位也。運克天氣曰不和。水上克火,故病甚也。雜病雖多,而無瘟疫。其運寒,其化凝慘栗冽,其變冰雪霜雹。雲馳雨府,濕化乃行,時雨乃降。此即陽明司地,燥極而澤之義。民病咳喘,血溢血洩,鼽嚏目赤瘍,寒厥入胃,心痛腰痛,腹大嗌幹腫痛等症。

初之氣,客氣太陽寒水,加厥陰用事。地氣遷,熱將去。上年乙亥,少陽終之氣,至此已盡。

寒乃始,蟄复藏,水乃冰,霜复降,風乃至,陽氣鬱,寒水之氣客於春前,故其為候如此。民反周密,關節禁固,腰(音誰,尻骨。)痛,炎暑將起,中外瘡瘍。(寒氣為病。然少陰君火司天,又值二之主氣,故炎暑將起,中外瘡瘍。)

二之氣,陽氣布,風乃行,春氣以正,萬物應榮,寒氣時至,民乃和。風木之客,加於君火之主,故陽氣風行春氣,萬物榮也。司天君火未盛,故寒氣時至,水火應時,故民氣和。其病淋,目赤,氣鬱於上而熱,君火為病也。

三之氣,客氣君火司天,加於相火之主,故大火行,庶類蕃鮮,火極水復,熱極寒生,故寒氣時至。民病氣厥心痛,寒熱更作,咳喘目赤,二火交熾。

四之氣,客主之氣皆濕土用事,故為溽暑,大雨時至,寒熱互作。民病寒熱嗌乾黃癉,鼽衄渴飲,濕熱之病也。

五之氣,畏火臨,暑反至,陽乃化,萬物乃生、乃長、乃榮,民乃康。(畏火,相火,當秋而陽化,故物榮民康。)

終之氣,燥令行,燥金之客,加於寒水之主,金氣收,故五之氣,餘火內格,而為病咳喘,甚則血溢,寒氣數舉,則霧翳,皆金水之化也。

丑未之歲(丁丑丁未辛丑辛未癸丑己丑己未乙丑乙未癸未)

太陰濕土司天,歲氣濕化之候。司天者,天之氣也。太陽寒水在泉,在泉者,地之氣也。濕土者,足太陰脾經也。脾主中央戊己土,每季寄旺十八日,合為七十二日,以應一歲六六三百六十之數。太陰司天,土氣在天為濕化。凡雲雨滋潤,津液充實,皆土之化。濕淫於上,故沉陰雨變。浸漬為傷,故物枯槁。民病腫痛等症,皆土旺克水,腎經病也。按經脈篇云∶以腰脊頭項痛,為足太陽膀胱病。以飢不欲食,咳唾則有血,心如懸,為足少陰腎經病。腎與膀胱為表裡,水為土克,故諸病皆本於腎。太谿,足少陰腎經脈也,在足內踝後跟骨上動脈應手。水不勝土,則腎氣竭,而太谿絕,死不治。丑未之歲, 蟲屬土,同天之氣,故安靜無損。麟蟲屬水,同地之氣,故育。

在泉水盛則火衰,故羽蟲胎孕不成。

太陽寒水在泉,寒淫勝於下,則凝肅慘栗。民病少腹控睾,引腰脊,上沖心痛,嗌痛,頷腫,血見。(寒淫於下,自傷其類則膀胱與腎受之。膀胱居腹,故少腹痛;腎主陰丸,故控睾;太陽之脈,挾脊抵腰中,故引腰脊;腎脈絡心,故上沖心痛;心主血,而寒逼之,故見血。嗌痛頷腫,為小腸經病,亦水邪侮火而然。)麟蟲屬水,同其氣,故育。羽蟲屬火,受其製故耗。水土之氣不相合,故蟲不育。太陽寒水在泉,寒在地中,故熱毒之物不生。

丑未之歲
丁丑丁未上太陰濕土司天,中少角木運,下太陽寒水在泉。運克天氣曰不和,木上剋土也,故病甚。

災三宮,三者,東方震宮也。木氣不及,故災及之。二年雜症甚多,而有微疫,作雜症治之。

癸丑癸未上太陰濕土司天,中少徵火運,下太陽寒水在泉。運生天氣曰小逆,火上生土也,故病亦微。

火運不及之年,熱病亦微,而無瘟疫。災九宮,九,南方離宮也。火運不及,故災及之。

己丑己未(俱太乙天符。凡此日得病主危。)

上太陰濕土司天,中少宮土運,下太陽寒水在泉。運臨本氣之位曰歲會,土運臨之,辰戌丑未土也。其病危,運與氣相同,曰天符。災五宮,五,中宮也,土運不及,故災及之。土運不及,而有司天之助,其病亦少。

乙丑乙未上太陰濕土司天,中少商金運,下太陽寒水在泉。天氣生運曰順化,土下生金也,民舒無病。

災七宮,西方兌宮也。金運不及,故災及之。丑未之歲,太陽當遷正在泉,而厥陰風木,以上年司天之右間,當降為今歲在泉之左間,故畏地,金氣窒之也。以上年子午歲氣有餘,司天少陰不退位,則右間厥陰,亦不能降下也。

金運承之,降之不下,抑之變鬱,鬱而為病,木鬱金勝,故蒼埃見而殺令行。此二年厥陰風木當降在泉,遇金運承之,降而不下,則木鬱於上,發為木疫。藥宜龍膽洩肝湯,加羌防研化五瘟丹送下。

辛丑辛未(天刑之年。)

上太陰濕土司天,中少羽水運,下太陽寒水在泉。辛年水運不及,而濕土司天勝之,所謂流涸之紀。天刑之年,土下克水,故曰不相得則病。災一宮,一,北方坎宮也,水運不及,故災及之。丑未年,太陰濕土當遷正司天,而少陽相火以上年在泉之右間,當升新歲司天之左間,故畏天蓬,水勝之也。丑未陰年不及,故太陰司天未遷正,則少陽左間,亦不得其位。遇辛丑辛未天蓬之年,則少陽相火被抑,故升天不前,則為火鬱,水之勝也。火鬱不升,則人病在心包絡。

天時則寒反布,凜冽如冬,水復涸,冰再結,寒暄不時。民病伏陽在內,煩熱於中,心神驚駭,寒熱間爭,火鬱既久,暴熱乃生,鬱癘乃化,伏熱內煩,痺而生厥,甚則血溢,此相火鬱發為病。此二歲少陽相火當升司天,遇水運升之不前,則為火鬱,藥宜涼膈散,加知母煎湯量冷,研化五瘟丹服之。陽氣退避,大風時起。司天之氣,乃濕氣下降,地氣乃寒氣上升。故原野,白埃四起。司天主南,而太陰居之,故云奔南極,雨濕多見於南方。夏盡入秋,謂之差夏。民病寒熱腹滿,身脹滿, 腫痞逆,寒厥拘急,皆寒濕所化之病。陰凝於上,寒積於下,寒水勝火則為冰雹,陽光不治,殺氣乃行。本年寒政太過,故谷氣有餘者,宜高宜晚,以其能勝寒也。不及者,宜下宜早,以其不能勝寒也。民之強弱,其氣亦然。

初之氣,地氣遷,寒乃去,春氣至,風乃來,生布萬物以榮民,氣條舒,風濕相薄,雨乃後。

民病血溢,(風勝於肝。)筋絡拘強,關節不利,身重筋痿。(風病在筋,濕病在肉,故為此病。)

二之氣,大火氣正,物承化,民乃和。客主之氣,皆少陰君火用事。其病瘟癘大行,遠近咸若,濕蒸相薄,雨乃時降。

三之氣,天政布,太陰濕土司天,故濕氣降地,氣騰而為雨。三氣之後,則太陽在泉主之,故寒乃隨之。感於寒濕,則民病身重腫,胸腹滿,寒凝濕滯。

四之氣,少陽相火用事,其氣尤烈,故曰畏火,皆相火也。客以相火,主以濕土,火土合氣,溽蒸上騰,故天氣痞膈。然太陽在泉,寒風發於朝暮,濕蒸相薄,以濕遇火,故濕化不流,白露布陰,以成秋令。民病腠理熱,血暴溢,瘧痢,心腹滿熱,臚脹,甚則(同浮。)腫,濕熱並行,故為是病。

五之氣,慘令已行,寒露下,霜乃早降,草木黃落,客主之氣,皆陽明燥金用事,故其政令如此,民舒無病。

終之氣,寒大舉,濕大化,霜乃積,陰乃凝,水堅冰,陽光不治。在泉客主之氣,皆太陽寒水用事,故其政令如此。感於寒則病,令人關節禁固,腰痛。(腰與膀胱,皆寒水同類為病。)

以上十年,上濕下寒,故寒濕持於氣交。然太陰司天,則水鬱,太陽在泉,則火鬱。

寅申之歲(戊寅戊申甲寅甲申庚寅庚申丙寅丙申壬寅壬申)

少陽相火司天,歲氣火化之候。司天者,天之氣也。厥陰風木在泉,地之氣也。少陽相火,炎上克肺金,金受克,則腎水失母,上盛下虛,上攻變生諸疾。其化以火,少陽屬相火,亦曰畏火。凡炎暑赫烈,陽氣盛極,皆相火之化,而為炎光赫烈,燔灼焦然。相火淫勝,則金受其製,故溫氣流行,金政不平。民病頭痛,發熱惡寒而瘧,熱上皮膚痛,色變黃赤,傳而為水,身面浮腫,腹滿仰息,洩注赤白,瘡瘍,咳唾血,煩心,胸中熱,甚則鼽衄。病本於肺,(火克肺金。)

相火用事,金氣受傷,客熱內燔,水不能製,故現諸疾。天府,手太陰肺脈也,在臂內廉腋下三寸,動脈應手。金不勝火,則肺氣竭而天府絕,死不治。羽蟲同天之氣故靜,毛蟲同地之氣故育,在泉木勝則土衰,故蟲不成。

厥陰風木在泉,風淫於地,則木勝土。風勝濕,塵埃飛揚,故地氣不明,平野昏昧。木氣有餘,故草乃早秀。民病灑灑振寒,數欠,為陽明胃病。自食則嘔,身體皆重,為太陰脾病。且厥陰肝脈,貫膈布脅肋,故又為心痛支滿等症。皆木邪淫勝,脾胃受傷。毛蟲屬木,同其氣故育。木剋土,故蟲耗。風木在泉,風行地中,故清毒之物不生。

寅申之歲
壬寅壬申(運同司地曰同天符)

上少陽相火司天,中太角木運,下厥陰風木在泉。運生天氣曰小逆,木上生火也,故病亦微。

運於四孟月同,曰支德符。壬寅年木運臨之,寅屬木,春孟月也。太過之運加地氣曰同天符。壬寅壬申二年,運同司地曰風木。其運風鼓,其化鳴紊啟拆,其變振拉摧拔,其病掉眩,支脅驚駭,二年病少無瘟。

戊寅戊申上少陽相火司天,中太徵火運,下厥陰風木在泉。運與司天之氣相同曰天符。其運暑,其化暄囂鬱燠,(此戊年太徵之政化。)其變炎烈沸騰,(太徵之變。)其病上熱鬱,血溢血洩,心痛。(火之為病,內應於心。)寅申年,少陽相火當遷正司天,而陽明燥金,以上年在泉之右間,當升新歲司天之左間,故畏天英,火星勝之也。遇戊寅戊申,戊為中運,陽火有餘,其氣先天而至,金欲升天,火運抑之,故升之不前。金鬱不升,人病在肺。金鬱欲發,必須待德位之時而後作。戊申年剛柔失守,如此天運失時,三年之中,金疫發也。速在庚戌,遲則辛亥,即瘟疫熱症。藥宜瀉白散,煎湯量冷,研化五瘟丹服。天氣時雨不降,(燥金鬱於地)。西風數舉,鹼鹵燥生。民病上熱喘嗽,血溢。(火盛於上,肺金受傷。)金鬱之發,肅殺氣行,民病脅滿悲傷。(金邪伐肝。)金氣寒斂而燥,故為嗌幹,手足拆,皮膚燥等症。

甲寅甲申上少陽相火司天,中太宮土運,下厥陰風木在泉。天氣生運,火下生土也,曰順化。其運陰雨,其化柔潤重澤,其變振驚飄驟,其病體重浮腫痞飲。順化之年,而民無病。

庚寅庚申上少陽相火司天,中太商金運,下厥陰風木在泉。天刑之年,火下克金,故曰不相得則病。

運於四孟月同,曰支德符。庚申年,金運臨之。(申屬金,秋孟月。)其運涼,其化霧露清切,此庚年,太商之正化,其德霧露蕭,其變肅殺凋零,其病肩背胸中痛。(火邪在肺。)

丙寅丙申上少陽相火司天,中太羽水運,下厥陰風木在泉。運克天氣曰不和,水上克火,故病甚。其運寒肅,其化凝慘栗冽,其變冰霜雪雹,其病寒浮腫。丙寅剛柔失守。寅申之歲,少陰降地,厥陰當遷正在泉,而少陰君火,以上年司天之右間,當降為今歲在泉之左間,故畏地玄,水勝窒之也。

遇丙寅丙申,水運太過,先天而至,亦能製抑君火使之不降。君火欲降,水運承之,降而不下,即彤雲才見,黑氣反生,暄暖如舒,寒常布雪,凜冽復作,天雲慘淒,皆寒水勝火之化。久而不降,熱鬱於上,伏之化鬱,寒勝复熱,赤風化疫。民病面赤心煩,頭痛目眩,多溫熱症。丙寅年,剛柔失守,天運失時。二年之中,火疫發也。早至戊辰,晚至己巳,氣微則疫小,氣甚則疫大,故至有遲速。丙寅丙申二年,少陰君火當降在泉,遇水運承之,降而不下,人病在心,則為火鬱。

火鬱欲發,必待得位之時,故當因其勢而解之、散之、揚之。藥宜五瘟丹之類解利之,竹葉導赤散煎湯研送。民病寒中,(火盛於外。)外發瘡瘍,(外熱。)內為洩滿。(內寒。)其病寒熱瘧洩聾瞑嘔吐上怫,(音佛,不舒。)腫色變,熱盛寒复,則水火交爭,故為諸病。

初之氣,地氣遷,風勝乃搖,寒去大溫,草木早榮,寒來不殺,(初氣君火正用事,而兼相火司,故大溫。)溫病乃起。其症氣怫於上,血溢目赤,欬逆頭痛,血崩脅滿,膚腠生瘡。(君相二火合氣,故為病如此。)

二之氣,火反鬱,白埃四起,雲趨雨府,風不勝濕,雨乃零,民乃康。其病熱鬱於上,欬逆嘔吐,瘡發於中,胸嗌不利,頭痛身熱,昏憒膿瘡。(皆濕熱所化之病。)

三之氣,天政布,炎暑至,少陽上臨,相火專令,故炎暑至,雨乃際。民病熱中聾瞑,血溢膿瘡,咳嘔鼽衄,渴嚏欠,喉痺目赤,善暴死。(主客之火交熾,故為熱病如此。)

四之氣,涼乃至,燥金之客加於濕土之主,故涼風至而炎暑間(時作時止。)化。土金相生,故民和平。其病胸滿,(燥盛者,肺自病。)身腫。(濕勝者,脾自病。)

五之氣,寒水之客,加於燥金之主,水寒金斂,暑去寒來,雨乃降,氣門(腠理空竅所以發洩榮衛之氣,故曰氣門。)乃閉。剛木早調,民避寒邪,君子周密。金肅水寒,當畏避也。

終之氣,厥陰在泉,風木用事,主氣以寒水生之,地得正氣而風乃至,萬物反生, (地氣不應。)

霧以行。其病關閉不禁,心痛,陽氣不藏而咳。時當閉藏而風木動之。風為陽,故為病如此。

卯酉之歲(丁卯丁酉癸卯癸酉己卯乙卯乙酉辛卯辛酉己酉)

陽明燥金司天,歲氣燥化之候,天之氣也。少陰君火在泉,地之氣也。陽明燥金者,手陽明大腸之氣象,庚辛金也。其化以燥,凡清明幹肅,萬物堅剛,皆金之化,而為清涼勁切,霧露蕭瑟。燥金淫勝於上,則木受其克,故草生榮俱晚。在於人則肝血受傷,不能榮養筋骨,故生內變。且金氣太涼,能革發生之氣,故草生之應如此。然陽明燥金在上,則少陰君火在下,故蟄蟲來見。陽明司天,介蟲同司天之氣,故靜。羽蟲同在泉之氣,故育。民病左脅痛等症。皆肝病,肝木主左也。按經脈篇云∶以心脅痛,不能轉側,面微有塵,為足少陽膽經病。腰痛不可俯仰,丈夫疝,婦人少腹痛,嗌乾麵塵飧洩,為足厥陰肝經病。此以肝與膽為表裡,木被金傷,故諸病本於肝也。太衝,足厥陰肝脈,在足大指本節後二寸,動脈應手。木不勝金,則肝氣竭而太衝絕,死不治。

少陰君火在泉,地之氣也。君火淫勝於下,故焰浮川澤,陰處反明,蟄蟲不藏,民病腹中常鳴者,火氣奔動也。氣上沖胸者,火性炎上也。喘不能久立,寒熱皮膚痛者,火邪乘肺也。目瞑者,熱甚陰虛畏陽光也。齒痛腫,熱乘陽明經也。寒熱如瘧,金水受傷,陰陽交爭也。熱在下焦,故少腹痛。熱在中焦,故腹脹大。燥結不通,則邪實於內,以苦下之,宜承氣湯,羽蟲屬火,同其氣故育。介蟲屬金,受其製故耗。少陰在泉,熱在地中,寒毒之物不生。

卯酉之歲
丁卯丁酉上陽明燥金司天,中少角木運,下少陰君火在泉。天刑之年,金下克木也,故曰不相得則病。

歲運不及而司天燥金勝之,則金兼木化,反得其政。所謂委和之紀,陽和委屈,發生少也。丁卯年,運臨本氣之位曰歲會。木運臨之,卯木位也。其病不死但執遲而緩。卯酉之年,太陰降地,少陰當遷正在泉,而太陰濕土,以上年司天之右間,當降為今歲在泉之左間,故畏地倉,木勝窒之也。如上年寅申歲氣有餘,司天少陽不退位,則右間太陰亦不能降下。遇木運以至丁卯丁酉年,木運承之,降而不下,即黃雲見而青霞彰,鬱蒸作而大風霧翳埃盛,折損乃作,皆風木勝土之化。

久而不降,土氣鬱久,故天為黃氣,地為濕蒸,人病在脾胃。故為四肢不舉,昏眩肢節痛,胸腹作滿填臆等症。木運不及,故本方受災。丁卯丁酉二年,太陰濕土,當降在泉,歲運遇木,則太陰濕土降而不下,則為土鬱,人病在脾。土鬱欲發,必待得位之時而後作。

藥宜洩黃散煎湯量冷,研服五瘟丹。

癸卯癸酉上陽明燥金司天,中少徵火運,下少陰君火在泉。癸年陰火不及,上見燥金,則金得其政,所謂伏明之紀。運克天氣曰不和,火上克金也,故病甚。雖雜病多,無瘟疫症。不及之年,加地氣曰同歲會。此二年,運臨司地曰君火。

己卯己酉上陽明燥金司天,中少宮土運,下少陰君火在泉。二年金與土運雖相得,然子臨父位為逆。

運生天氣曰小逆,土上生金也,故病亦微。卯酉年,陽明燥金當遷正司天,而太陽寒水,以上年在泉之右間,當升新歲司天之左間,故畏天芮,土勝之也。卯酉陰年,氣有不及,司天陽明未得遷正,而左間太陽亦不得其位。水欲升天,土運抑之。己卯己酉皆土運,為天芮之年,亦能製抑太陽寒水,升之不前。水鬱不升,人病在腎。水鬱為害,待得位之時而發。升之不前,濕為熱蒸,寒生兩間,民病注下,食不及化。濕勝於上,寒勝於下,故氣令民病如此。久而成鬱,冷來克熱,冰雹卒至。藥宜連翹青黛飲,煎湯研化五瘟丹服。

乙卯乙酉(歲會太乙天符)

上陽明燥金司天,中為少商金運,下少陰君火在泉。運同天氣曰天符,運與司天皆金。卯酉年,運臨本氣之位曰歲會,金運臨之。酉,金位也。其病危。乙年金運不及,得陽明司天之助,所謂從革之紀。

辛卯辛酉上陽明燥金司天,中少羽水運,下少陰君火在泉。天氣生運曰順化,金下生水也。順化之年,民舒病少。

初之氣,太陰用事。時寒氣濕,故陰凝。燥金司天,故氣肅。水冰者,氣肅所成。寒雨者,濕土所化。民病中熱脹,面目浮腫,善眠鼽衄,嚏欠嘔,小便黃赤,甚則淋。主氣風木,客氣濕土。風為陽,濕為陰。風濕為患,脾腎受傷,故為此諸症。

二之氣,陽乃布,民乃舒,物乃生榮。少陽相火用事於春分之後,故其應如此。癘大至,民乃暴死。主君火,客相火,二火交熾,臣位於君故爾。

三之氣,天政布。司天陽明燥金用事也,故涼乃行。然主氣相火當令,故燥熱交合。至三氣之末,以交四氣,則主以太陰,客以太陽,故燥極而澤,民病寒熱。(以陽勝之,時行金涼之氣故爾。)

四之氣,寒雨降。(太陽用事於濕土之時。)民病暴僕振栗,譫妄少氣,嗌幹引飲,及為心痛,癰腫瘡瘍,寒瘧骨痿便血。(四氣之後,在泉君火所主,而太陽寒水臨之,水火相犯,故為暴僕戰栗心痛等症。)

五之氣,春令反行,草乃生榮。(厥陰風木用事,而得在泉君火之溫。)民氣和。

終之氣,陽氣布,候反溫,蟄蟲來見,流水不冰。少陰君火用事,故氣候如此。民乃康平,其病溫。(君火之化。)然燥金司天,則歲半之前,氣過於斂,故宜汗之散之。君火在泉,則歲半之後,氣過於熱,故宜清之。

辰戌之歲(壬辰壬戌戊辰戊戌甲辰庚辰庚戌丙辰丙戌甲戌)

太陽寒水司天,歲氣寒化之候,天之氣也。太陰濕土在泉,地之氣也。太陽與少陰為表裡,屬北方壬癸水,主冬旺七十二日。寒水勝,則邪乘心。太陽屬水,其化以寒。凡陰凝冽栗,萬物閉藏,皆水之化。寒淫勝於上,故寒反至,水且冰。若乘火運,則水火相激,故雨暴乃雹。民病寒水勝,則邪乘心。(水克火。)故為血變於中,(心主血。)發為癰瘍瘡癤等症。按經脈篇云∶以手心熱,臂肘攣急,腋腫,胸脅支滿,心中澹澹大動,面赤目黃,為心包絡病。蓋火受寒傷,故諸病皆本於心。神門,手少陰心脈也。在手掌後,銳骨之端,動脈應手。火不勝水,則心氣竭而神門絕,死不治。諸動氣者,知其臟也。(察動脈之有無,則臟氣之存亡可知。)鱗蟲同天之氣,故靜。蟲同地之化,故育。

太陰濕土在泉,地之氣也。草乃早榮,濕淫所勝,埃巖谷,黃反見黑,(黃土色,黑水色。)

土勝濕淫也。民病積飲心痛,(寒濕乘心。)耳聾渾渾,嗌腫喉痺,(三焦病。)陰病見血,少腹腫痛,不得小便。以邪濕下流為陰虛腎病。病沖頭痛,目似脫,項似拔,腰似折,髀不可以屈, 如結, 如別,為膀胱經病。此以土邪淫勝克水,故腎合三焦膀胱病及焉。蟲屬土,同其氣故育。鱗蟲屬水,受其製故不成。濕在地中,土得位也,故其化淳,(濃。)

燥毒之物不生。

辰戌之歲
壬辰壬戌上太陽寒水司天,中太角木運,下太陰濕土在泉。司天生運曰順化,水生木也,此年民舒病少。其變振拉摧拔,(壬為陽木,風運太過,則金令承之,故有此變。)其運風,其化(風為木化。鳴(風木聲。)

紊(繁盛。)啟拆,(萌芽。)其病眩掉,(頭搖。)目瞑。(木運太過。)

戊辰戊戌上太陽寒水司天,中太徵火運,下太陰濕土在泉。火運太過,得司天寒水製之,則火得其平,所謂赫曦之紀。其運熱,其化暄暑鬱燠,其變炎烈沸騰,(火氣熏蒸,火運太過,則寒承之。)

其病熱鬱。雖生熱症,而瘟疫少。

甲辰甲戌上太陽寒水司天,中太宮土運,下太陰濕土在泉。運克天氣曰不和,土上克水,故病甚也。

雖雜病甚而瘟疫微。太過之運加地氣曰同天符。甲辰甲戌,運同司地曰濕土。甲辰甲戌,運臨本氣之位曰歲會,辰戌丑未,土位也。其運陰埃,其化柔潤重澤,(皆中運濕土之化。)其變振驚飄驟,(土運太過,風木乘之。)其病下重。(土濕之病。)

庚辰庚戌上太陽寒水司天,中太商金運,下太陰濕土在泉。運生天氣曰小逆,金上生水也,故病亦微。

中金運太過,又能勝水。其運涼,其化霧露蕭,其變金運肅殺,萬物凋零。火氣承金,即陽殺之象。金氣太過,其病燥。肺金受傷,故背悶瞀而胸脹滿。庚辰剛柔失守,天運化疫。三年之後,發而為疫。微則徐,三年後,甚則速,三年首也。速至壬午,徐至癸未,木疫發也。藥宜羌活、紫蘇、薄荷、滑石,煎湯量冷,研五瘟丹服。辰戌之年,太陽寒水噹遷正司天,而厥陰風木,以上年在泉之右間,當升新歲司天之左間,故畏天柱,金星勝之也。遇庚辰庚戌,庚為陽金,其氣先天而至。中運勝之,忽然不前,木運升之,金乃抑之,木不能前,暴鬱為害,金能勝木也。木鬱不升,人病在肝。

木鬱欲發,必待其得位之時而後作。升之不前,清生風少,肅殺於春,露霜复降,草木乃萎。民病瘟疫早發,咽嗌乃幹,四肢滿,肢節皆痛,金勝木衰之也。(金氣肅殺於春,陰勝抑陽,故病瘟疫節痛。)木鬱既久,其極必發,故大風摧拉等變。民病為卒中偏痺,手足不仁。

丙辰丙戌上太陽寒水司天,中太羽水運,下太陰濕土在泉。運氣相同曰天符,運與氣皆水。其運寒,其化凝慘冽,此丙年水運之正化也。其變冰雪霜雹,(水太過,土氣承之。)其病大寒,留於溪谷。

(筋骨肢節之會,水運太過,寒甚氣凝。)辰戌歲,少陽降地,太陰當遷正在泉,而少陽相火以上年司天之右間,當降為今歲在泉之左間,故畏地玄,水勝窒之也。遇水運太過,先天而至。丙辰丙戌年,水運承之,降而不下,彤雲才見,黑氣反生。暄暖欲生,冷氣卒至,甚即冰雹,皆寒水勝火之化。(與丙申歲少陰不降同義。)

丙辰丙戌歲,少陽相火,當降今歲在泉,遇此二年,水運承之,降而不下,則為火鬱,變為瘟疫。

藥宜涼膈散,兼導赤散加知母,五瘟丹服之。久而不降,伏之化鬱,冷氣复熱,赤風化疫。民病面赤,心煩頭痛目眩。赤氣彰而熱病欲作。少陽火鬱為病,太陽寒水司天,太陰濕土在泉,故天氣肅,地氣靜,水土合德。民病寒濕,肌肉痿,足痿不行,濡洩血溢。(火鬱之病,寒濕使然。)

歲半之後,地氣主之。自三之氣,止極雨散之後,交於四氣,則在泉用事,而太陰居之,故又雨朝北極,濕化布焉。澤流萬物,土之德也。雷動於下,火鬱發也。太陽寒水司天之客氣,加於主氣之上。本年初之氣,加於主氣之上。本年初之氣,少陽用事。上年在泉之氣,至此遷移,故曰地氣遷。後放此。

初之氣,少陽相火用事。地氣遷,氣乃大溫,草乃早榮。(上年終之氣君火,今歲初氣相火,二火之交,故氣溫草榮。)民溫病乃作,身熱頭痛嘔吐,肌腠瘡瘍。客氣相火,主氣風木,風火相搏,故為此病。

二之氣,陽明燥金用事。民乃慘,草遇寒,故大涼至而火氣抑。民病氣鬱中滿,寒乃始,清寒滯於中,陽氣不行也。

三之氣,太陽寒水用事。天政布,寒氣行,雨乃降。民病寒反為熱中,癰疽注下,心熱瞀悶,不治者死。(若人傷於寒而為病熱,太陽寒水司天,寒氣下臨,心氣上從,寒侮陽則火無不應,若不治之則陽絕而死。)

按∶六氣司天,皆無不治者死之說,唯此太陽寒水言之,可見人以陽氣為生之本,不可不顧也。

四之氣,厥陰風木客氣用事。而加於太陰濕土主氣,故風濕交爭,而風化為雨。木得土化,故乃長乃化乃成。民病厥陰風木之氣。值大暑時,木能生火,故民病大熱,以客勝主。脾土受傷,故為少氣,肉痿足痿,注下赤白等症。

五之氣,少陰君火用事。歲半之後,地氣主之,以太陰在泉,而得君火之化。陽复化,草乃長乃化乃成。萬物能長能成,民亦舒而無病。

終之氣,太陰濕土在泉,地氣正也,故濕令行。陰凝太虛,埃郊野,民情喜陽而惡陰,故慘淒以濕令而寒風至,風能勝濕,故曰反。反者孕乃死。所以然者,人為蟲,從上化也。風木非時相加,故土化者當不育也。以上十年,皆寒水司天,濕土在泉。濕宜燥之,寒宜溫之。味苦者,苦從火化,治寒以熱也。寒水司天則火氣鬱,濕土在泉則水氣鬱,故必折去其致鬱之氣,則鬱者舒矣。寒水司天則心火不勝,太陰在泉則腎水不勝。諸太過者抑之,不勝者扶之,則氣無暴過,而疾不生矣。

巳亥之歲(丁巳丁亥癸巳癸亥己巳己亥乙巳乙亥辛巳辛亥)

厥陰風木司天,歲氣風化之候,天之氣也。少陽相火在泉,地之氣也。厥陰風木,乃足厥陰肝經,屬東方木,春旺七十二日。木邪乘土,故諸病皆主於脾。其化以風,凡發生萬物,皆風之化,而飄怒搖動,雲物飛揚。風淫於上,故太虛埃昏,雲物擾亂。寒生春氣而流水不冰。然風勝則金令乘之,清肅氣行,故蟄蟲不出。民病胃痛,上支兩脅,隔咽不通,飲食不下,舌本強,食則嘔,腹脹食不下,溏洩瘕水閉,病本於脾。此以木邪乘土,故諸病皆本於脾也。衝陽,足陽明胃脈,在足上,動脈應手。土不勝木則脾胃氣竭,而衝陽絕,死不治。

少陽相火在泉,火淫所勝,(相火淫勝於下。)故焰明郊野,熱極生寒,故寒熱更至。民病注洩赤白,熱在下焦,故少腹痛,溺赤便血。其餘諸症,皆與少陰在泉同候。羽蟲屬火,同其氣故育。

介蟲屬金,受其製故耗。火在泉則木為退氣,故毛蟲屬木亦不育。少陽相火在泉,火在地中,則寒毒之物不生。

巳亥之歲
丁巳丁亥(俱天符)

上厥陰風木司天,中少角木運,下少陽相火在泉。運與氣相同曰天符,運與氣皆木。災三宮,三宮者,東方震宮也。木氣不及,故災及之。

癸巳癸亥(俱同歲會)

上厥陰風木司天,中少徵火運,下少陽相火在泉。天氣生運曰順化,木下生火也。順化之年,民舒病少。癸巳癸亥二年,陽明燥金欲降,火運承之,降而不下,久則成金鬱,發而為疫。藥宜洩白散,煎湯量冷□□□五瘟丹送下。災九宮,九為離宮,火運不及,故災及之。巳亥之歲,陽明降地,少陽當遷正在泉,而陽明燥金以上年司天之右間,當降為今歲在泉之左間,故畏地彤,火氣勝之也。如上年辰戌歲氣有餘,司天太陽不退位,則右間陽明亦不能降下,遇火運以至癸巳癸亥年,火運承之,降而不下。金欲降而火承之,故清肅行而熱反作也。熱傷肺氣,故民病昏倦,夜臥不安,咽乾引飲等症。金氣久鬱於上,故寒,白氣起。民病肝木受邪,故為掉眩,手足直而不仁,兩脅作痛,滿目KT KT 等症。

己巳己亥(天刑之年)

上厥陰風木司天,中少宮土運,下少陽相火在泉。天刑之年,木下刻土,故曰不相得則病,雖病無瘟。本年土運不及,風木司天勝之,則木兼土化,所謂卑監之紀。災五宮,五,中宮也。

土運不及,故災及之。

乙巳乙亥上厥陰風木司天,中少商金運,下少陽相火在泉。運克天氣曰不和,金上克木。雖病甚而瘟少。災七宮,七,兌宮也。金運不及,故災及之。

辛巳辛亥上厥陰風木司天,中少羽水運,下少陽相火在泉。運生天氣曰小逆,水上生木也,故病亦微。

幸巳辛亥年,君火欲升而水運承之,則為火鬱,發為火疫。藥宜涼膈散導赤散,加竹葉,煎化五瘟丹服。此年受瘟,必待火得位之年而發。災一宮,一,坎宮也。水運不及,故災及之。巳亥之年,厥陰風木當遷正司天,而少陰君火以上年在泉之右間,當升新歲司天之左間,故畏天蓬,水星勝之也。巳亥陰年,氣多不及,司天厥陰不得遷正,而左間少陰亦不得其位,而陽年則不然也。

遇辛巳辛亥,陰年,水運不及,君火欲升天而中水運抑之。不及之年,以能製抑君火,則弱能製弱,而中水運天蓬窒之。則水勝而君火不前也。火鬱不升而為害。火鬱之發,必待其得位之時而後作。癸未年,火鬱瘟疫發也,君火相火同。火鬱不升,人病在心包絡。升之不前,清寒復作,冷生旦暮。民病伏陽而內生煩熱,心神驚悸,寒熱間作。天蓬水勝,火升不前,故氣候清寒,民病熱鬱不散。火鬱之發,故暴熱至而為癘疫溫瘧等症。洩去其火熱,病可止。天氣擾,(風木司天。)地氣正。(相火在泉,土得溫養。)木在上,故風生高遠。火在下,故炎熱從之。土氣得溫,故云雨作,濕化乃行。風燥火熱,勝復更作,蟄蟲來見,流水不冰。

初之氣,寒始肅,殺氣方至,陽明燥金用事也。民病寒於右之下。金位西方,金旺則傷肝,故寒於右之下。

二之氣,寒不去,華雪水冰,殺氣施行,霜乃降,名草上焦,寒雨數至,陽乃化。太陽寒水用事,故其氣候如此。然以寒水之客,加於君火之主,其氣必應,故陽复化。民病熱於中,(火應則熱於中。)客寒外加。

三之氣,天政布,風乃時舉,厥陰風木司天之氣用事也。厥陰加於少陽相火,風火交加,民病泣出,耳鳴掉眩,風木之氣見症也。

四之氣,溽暑濕熱相薄,爭左之上,以君火之客加於太陰之主。四氣為天之左間,故濕熱爭於左之上。民病黃癉,而為浮腫。(濕熱之病。)

五之氣,燥濕更勝,沉陰乃布,寒氣及體,風雨乃行。客以濕土,主以燥金,燥濕更勝,其候若此。

終之氣,畏火司令,陽乃大化,蟄蟲出見,流水不冰,地氣大發,草乃生,人乃舒。少陽在泉,故候如此。其病溫癘,時寒氣熱,故病溫癘。本年厥陰司天則土鬱,少陽在泉則金鬱。(鬱氣化源,義見前章。)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128
文章: 3233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松峰說疫》 五運五鬱天時民病詳解

文章: # 138065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松峰說疫》
五運五鬱天時民病詳解
天地五運之鬱,人身有五臟之應。結聚而不行,當升不升,當降不降,當化不化,而鬱病作矣。故或鬱於氣,或鬱於血,或鬱於表,或鬱於里,或因鬱而成病,或因病而生鬱,鬱而太過者宜裁之、抑之,鬱而不及者宜培之、助之,諸病多有兼鬱者,故治有不同也。

土鬱之發
天時∶巖谷震驚,雷殷氣交,(升降之中,以三氣四氣之間。)埃昏黃黑,化為白氣,川流漫衍,田牧土駒,(洪水之後,群駒散牧於田野。)雲奔雨府,(太陰濕聚之處。)霞擁朝陽,山澤埃昏,其乃發也。土氣被鬱,所化皆遲。然土鬱之發,必在三氣四氣之時,故猶能生長化成不失其時也。

民病∶濕土為病。濕在中焦,故心腹脹。濕在下焦,故數後下利。心為濕乘,故痛。肝為濕侮,故脅脹。嘔吐者,霍亂者,注下浮腫身重者,皆土發濕邪之症。

治法∶土鬱奪之。奪者,直取之也。土鬱之病,濕滯之屬也。其臟應脾胃,其主在肌肉四肢,其傷在胸腹。土畏壅滯,凡滯在上者,奪其上,吐之可也。滯在中者,奪其中,伐之可也。滯在下者,奪其下,瀉之可也。凡此皆謂之奪,非獨止於下也。

金鬱之發
天時∶天潔地明,風清氣切,大涼乃舉,草樹浮煙,燥氣以行, 霧數起,殺氣來至,草木蒼幹,金乃有聲,山澤焦枯,土凝霜鹵,怫乃發也。金旺五之氣,主秋分八月中後,凡六十日有奇。

民病∶欬逆嗌幹,肺病而燥也。心脅滿,引少腹善暴痛,不可反側,金氣勝而傷肝也。金氣肅殺,故面色陳而惡也。

治法∶金鬱洩之。洩者,疏利也。凡金鬱之病,為斂為閉,為燥為塞之屬也。其臟應肺與大腸,其主在皮毛聲息,其傷在氣分。或解其表,或破其氣,或通其便。

凡在表、在下、在上,皆為之洩也。

水鬱之發
天時∶陽氣乃避,陰氣暴舉,大寒乃至,川澤嚴凝,寒結為霜雪。甚則黃黑昏翳,流行氣交,乃為霜殺,水乃見祥,陽光不治,空積沉陰,白埃昏暝,而乃發也。其氣二火前後。君火二之氣,相火三之氣,自春分二月中而盡於小暑六月節,凡一百廿日,皆二火之所主。水本旺於冬,其氣鬱,故發於火令之時,陰乘陽也。

民病∶寒客心痛,(心火畏水。)腰痛,(寒入腎。關節不利,屈伸不便,寒則氣血滯,筋脈急。)善厥逆,痞堅腹滿。(陰氣盛,陽不得行。)

治法∶水鬱折之。折者,調製也。凡水鬱之病,為寒為水之屬也。水之本在腎,水之標在肺,其傷在陽分,其反克在脾胃,水性善流,宜防泛溢。凡折之法,如養氣可以化水,治在肺也;實土可以製水,治在脾也;壯火可以勝水,治在命門也;自強可以帥水,治在腎也;分水可洩水,治在膀胱也。凡此皆謂之折,豈獨折之而已哉。

木鬱之發
天時∶太虛埃昏,雲物以擾,大風乃至,髮屋折木,太虛蒼埃,天山一色,或為濁氣黃黑鬱若,橫云不起雨,(雲雖橫而不致雨。)其氣無常,(變動不定。)長川草偃,柔葉呈陰,松吟高山,虎嘯岩岫,怫之先兆也。

民病∶胃脘當心而痛,(厥陰之脈,挾胃貫膈。)上支兩脅,(肝氣逆。)咽膈不通,飲食不下,甚則耳鳴眩轉,目不識人,善暴僵僕。(皆風木肝邪之病。)

治法∶木鬱達之。達者,暢達也。凡木鬱之病,風之屬也。其臟應肝膽,其經在脅肋,其主在筋爪,其傷在脾胃、在血分。然木喜調暢,故在表者,當疏其經,在裡者,當疏其臟,但使氣得通行,皆謂之達。諸家以吐為達者,又安足以盡之。

火鬱之發
天時∶太虛曛翳,大明不彰,炎火行,大暑至,山澤燔燎,材木流津,廣廈騰煙,土浮霜鹵,止水乃減,蔓草焦黃,風行惑言,(風熱交熾,人言亂惑。)濕化乃後。火本旺於夏,其氣鬱,故發於申未之四氣。四氣者,陽極之餘也。

民病∶少氣,(壯火食氣。)瘡瘍癰腫,(火能腐物。)脅腹胸背,頭面四肢, 憤臚脹,瘍(陽邪有餘。)嘔逆,(火氣沖上。)螈(火傷筋。)骨痛,(火傷骨。)節乃有動,(火伏於節。)注下(火在腸胃。)溫瘧,(火在少陽。)腹暴痛,(火實於腹。)血溢流注,(火入血分。)精液乃少,(火爍陰分。)目赤(火入肝。)心熱,(火入心。)甚則瞀悶,(火炎上焦。)懊,(火鬱膻中。)善暴死,(火性急速,敗絕真陰。)此皆火盛之為病也。

治法∶火鬱發之。發者,發越也。凡火鬱之病,為陽為熱。其臟應心與小腸三焦,其主在脈絡,其傷在陰。凡火所居,有結聚斂伏者,不宜蔽遏,故因其勢而解之散之,升之揚之,如開其窗,如揭其被,皆謂之發,非僅發汗也。

連翹解毒飲(治水鬱為疫,乃脾腎受傷,以致斑黃面赤,體重煩渴,口燥面腫,咽喉不利,大小便澀滯。)

青黛(八分) 元參(一錢) 澤瀉(一錢,鹽炒) 知母(一錢) 連翹(一錢,去隔)

童便一大盅,水二盅,煎一盅,冷研五瘟丹服。

竹葉導赤散治君火鬱為疫,乃心與小腸受病,以致斑淋吐衄血,錯語不眠,狂躁煩嘔,一切火邪等症。

生地(二錢) 木通(一錢) 連翹(一錢,去隔) 大黃(一錢) 梔子(一錢) 黃芩(一錢) 黃連(八分) 薄荷(八分)

水煎,研化五瘟丹服。(五瘟丹,見前諸方,其餘瀉黃瀉肝,涼膈瀉白等散,習見方書,茲不錄。)

錦按∶臨症而不洞悉三才,不足以言醫,而唯疫癘之疾,其於天時也,猶不可以不講焉。觀世俗之言瘟疫者,動曰時症可以知之矣。夫醫而係之以時,明乎實天作之孽,而非人力之所能為也。故其來也無方,其去也無跡,迅若飄風,疾若掣電,雖富貴怡養之人,深堂大廈,息偃在床,而亦有莫能免者焉。夫人之肢體氣血,時時與天地相通,故天地之氣,感於人之身而病成焉矣。

倘療之不得其法,生死即在目前。豈可苟焉而已哉。治疫者,必先明乎化水化火之微,客氣主氣之異,司天在泉之殊致,五鬱六氣之分途,既已,胸有成竹矣。及遇疫氣之來,而復觀天時之雨寒燠,地理之高下燥濕,人身之老幼虛實,病之或在表,或在裡,或在半表半里,或在經絡,或在臟腑,或在上,或在中,或在下,或日數之多寡與病勢之淺深,或致病之由與得病之日,或既病而曾否服藥,或服藥而有無差誤,更參以望聞問切,一一詳審於胸中,而後再稽諸運氣以濟其變,而治疫之能事始畢焉已。不然者,若遇表症而止知蘇散,遇裡症而止知攻擊,非不時亦弋獲,終屬偶然之會,而非若窺見垣一方者之百發百中也。彼夫陰陽術數之家,遇冠昏喪葬,出行修造之事,其於孤虛王相,尚且擇焉而必精,核焉而必詳,況醫道乃人命攸關,而顧可置運氣而不講乎。所慮者,執於一偏而膠柱鼓瑟耳。若能不離乎此而不泥乎此,方為善言運氣者也。其言某年應用某藥,不過言其大概。治疫者,仍當審症以投劑,豈可盡恃乎此而不知變通乎。至於星宿之分野,九州之方域,在瘟疫發源書中,多雜引□經以盡其致,茲一概不錄。以其談理過於玄杳,正無須乎若是之鉤深索隱也。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128
文章: 3233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松峰說疫》 五運五鬱天時民病詳解

文章: # 138066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松峰說疫》
五運五鬱天時民病詳解
天地五運之鬱,人身有五臟之應。結聚而不行,當升不升,當降不降,當化不化,而鬱病作矣。故或鬱於氣,或鬱於血,或鬱於表,或鬱於里,或因鬱而成病,或因病而生鬱,鬱而太過者宜裁之、抑之,鬱而不及者宜培之、助之,諸病多有兼鬱者,故治有不同也。

土鬱之發
天時∶巖谷震驚,雷殷氣交,(升降之中,以三氣四氣之間。)埃昏黃黑,化為白氣,川流漫衍,田牧土駒,(洪水之後,群駒散牧於田野。)雲奔雨府,(太陰濕聚之處。)霞擁朝陽,山澤埃昏,其乃發也。土氣被鬱,所化皆遲。然土鬱之發,必在三氣四氣之時,故猶能生長化成不失其時也。

民病∶濕土為病。濕在中焦,故心腹脹。濕在下焦,故數後下利。心為濕乘,故痛。肝為濕侮,故脅脹。嘔吐者,霍亂者,注下浮腫身重者,皆土發濕邪之症。

治法∶土鬱奪之。奪者,直取之也。土鬱之病,濕滯之屬也。其臟應脾胃,其主在肌肉四肢,其傷在胸腹。土畏壅滯,凡滯在上者,奪其上,吐之可也。滯在中者,奪其中,伐之可也。滯在下者,奪其下,瀉之可也。凡此皆謂之奪,非獨止於下也。

金鬱之發
天時∶天潔地明,風清氣切,大涼乃舉,草樹浮煙,燥氣以行, 霧數起,殺氣來至,草木蒼幹,金乃有聲,山澤焦枯,土凝霜鹵,怫乃發也。金旺五之氣,主秋分八月中後,凡六十日有奇。

民病∶欬逆嗌幹,肺病而燥也。心脅滿,引少腹善暴痛,不可反側,金氣勝而傷肝也。金氣肅殺,故面色陳而惡也。

治法∶金鬱洩之。洩者,疏利也。凡金鬱之病,為斂為閉,為燥為塞之屬也。其臟應肺與大腸,其主在皮毛聲息,其傷在氣分。或解其表,或破其氣,或通其便。

凡在表、在下、在上,皆為之洩也。

水鬱之發
天時∶陽氣乃避,陰氣暴舉,大寒乃至,川澤嚴凝,寒結為霜雪。甚則黃黑昏翳,流行氣交,乃為霜殺,水乃見祥,陽光不治,空積沉陰,白埃昏暝,而乃發也。其氣二火前後。君火二之氣,相火三之氣,自春分二月中而盡於小暑六月節,凡一百廿日,皆二火之所主。水本旺於冬,其氣鬱,故發於火令之時,陰乘陽也。

民病∶寒客心痛,(心火畏水。)腰痛,(寒入腎。關節不利,屈伸不便,寒則氣血滯,筋脈急。)善厥逆,痞堅腹滿。(陰氣盛,陽不得行。)

治法∶水鬱折之。折者,調製也。凡水鬱之病,為寒為水之屬也。水之本在腎,水之標在肺,其傷在陽分,其反克在脾胃,水性善流,宜防泛溢。凡折之法,如養氣可以化水,治在肺也;實土可以製水,治在脾也;壯火可以勝水,治在命門也;自強可以帥水,治在腎也;分水可洩水,治在膀胱也。凡此皆謂之折,豈獨折之而已哉。

木鬱之發
天時∶太虛埃昏,雲物以擾,大風乃至,髮屋折木,太虛蒼埃,天山一色,或為濁氣黃黑鬱若,橫云不起雨,(雲雖橫而不致雨。)其氣無常,(變動不定。)長川草偃,柔葉呈陰,松吟高山,虎嘯岩岫,怫之先兆也。

民病∶胃脘當心而痛,(厥陰之脈,挾胃貫膈。)上支兩脅,(肝氣逆。)咽膈不通,飲食不下,甚則耳鳴眩轉,目不識人,善暴僵僕。(皆風木肝邪之病。)

治法∶木鬱達之。達者,暢達也。凡木鬱之病,風之屬也。其臟應肝膽,其經在脅肋,其主在筋爪,其傷在脾胃、在血分。然木喜調暢,故在表者,當疏其經,在裡者,當疏其臟,但使氣得通行,皆謂之達。諸家以吐為達者,又安足以盡之。

火鬱之發
天時∶太虛曛翳,大明不彰,炎火行,大暑至,山澤燔燎,材木流津,廣廈騰煙,土浮霜鹵,止水乃減,蔓草焦黃,風行惑言,(風熱交熾,人言亂惑。)濕化乃後。火本旺於夏,其氣鬱,故發於申未之四氣。四氣者,陽極之餘也。

民病∶少氣,(壯火食氣。)瘡瘍癰腫,(火能腐物。)脅腹胸背,頭面四肢, 憤臚脹,瘍(陽邪有餘。)嘔逆,(火氣沖上。)螈(火傷筋。)骨痛,(火傷骨。)節乃有動,(火伏於節。)注下(火在腸胃。)溫瘧,(火在少陽。)腹暴痛,(火實於腹。)血溢流注,(火入血分。)精液乃少,(火爍陰分。)目赤(火入肝。)心熱,(火入心。)甚則瞀悶,(火炎上焦。)懊,(火鬱膻中。)善暴死,(火性急速,敗絕真陰。)此皆火盛之為病也。

治法∶火鬱發之。發者,發越也。凡火鬱之病,為陽為熱。其臟應心與小腸三焦,其主在脈絡,其傷在陰。凡火所居,有結聚斂伏者,不宜蔽遏,故因其勢而解之散之,升之揚之,如開其窗,如揭其被,皆謂之發,非僅發汗也。

連翹解毒飲(治水鬱為疫,乃脾腎受傷,以致斑黃面赤,體重煩渴,口燥面腫,咽喉不利,大小便澀滯。)

青黛(八分) 元參(一錢) 澤瀉(一錢,鹽炒) 知母(一錢) 連翹(一錢,去隔)

童便一大盅,水二盅,煎一盅,冷研五瘟丹服。

竹葉導赤散治君火鬱為疫,乃心與小腸受病,以致斑淋吐衄血,錯語不眠,狂躁煩嘔,一切火邪等症。

生地(二錢) 木通(一錢) 連翹(一錢,去隔) 大黃(一錢) 梔子(一錢) 黃芩(一錢) 黃連(八分) 薄荷(八分)

水煎,研化五瘟丹服。(五瘟丹,見前諸方,其餘瀉黃瀉肝,涼膈瀉白等散,習見方書,茲不錄。)

錦按∶臨症而不洞悉三才,不足以言醫,而唯疫癘之疾,其於天時也,猶不可以不講焉。觀世俗之言瘟疫者,動曰時症可以知之矣。夫醫而係之以時,明乎實天作之孽,而非人力之所能為也。故其來也無方,其去也無跡,迅若飄風,疾若掣電,雖富貴怡養之人,深堂大廈,息偃在床,而亦有莫能免者焉。夫人之肢體氣血,時時與天地相通,故天地之氣,感於人之身而病成焉矣。

倘療之不得其法,生死即在目前。豈可苟焉而已哉。治疫者,必先明乎化水化火之微,客氣主氣之異,司天在泉之殊致,五鬱六氣之分途,既已,胸有成竹矣。及遇疫氣之來,而復觀天時之雨寒燠,地理之高下燥濕,人身之老幼虛實,病之或在表,或在裡,或在半表半里,或在經絡,或在臟腑,或在上,或在中,或在下,或日數之多寡與病勢之淺深,或致病之由與得病之日,或既病而曾否服藥,或服藥而有無差誤,更參以望聞問切,一一詳審於胸中,而後再稽諸運氣以濟其變,而治疫之能事始畢焉已。不然者,若遇表症而止知蘇散,遇裡症而止知攻擊,非不時亦弋獲,終屬偶然之會,而非若窺見垣一方者之百發百中也。彼夫陰陽術數之家,遇冠昏喪葬,出行修造之事,其於孤虛王相,尚且擇焉而必精,核焉而必詳,況醫道乃人命攸關,而顧可置運氣而不講乎。所慮者,執於一偏而膠柱鼓瑟耳。若能不離乎此而不泥乎此,方為善言運氣者也。其言某年應用某藥,不過言其大概。治疫者,仍當審症以投劑,豈可盡恃乎此而不知變通乎。至於星宿之分野,九州之方域,在瘟疫發源書中,多雜引□經以盡其致,茲一概不錄。以其談理過於玄杳,正無須乎若是之鉤深索隱也。

全文完 :fun:


圖檔

版面已鎖定 主題已鎖定

回到「5.內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