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丹溪

清心寡欲、清靜無為
三花聚頂、修真
頭像
Enmo
石斛養胃陰者
石斛養胃陰者
主題中的帖子: 1
文章: 8471
註冊時間: 2006-01-03 , 13:08
個人狀態: 開心享受幸福
性別:
來自: 直達你心 ^o^

朱丹溪

文章: # 12274未閱讀文章 Enmo
2006-03-21 , 22:56

朱丹溪

圖檔

朱丹溪,名震亨,字彥修,後尊稱他“丹溪翁”,是元代婺州羲烏(今浙江義烏)人,是“金元四大家”之一——“滋陰派”的創始人。他的生活年代較前面三位較晚,但在學術理論上,可以說是集前三者之大成,是最完整、最詳備的。
  
  
朱丹溪自幼好學,記憶力極強,能“日誦千言”。三十歲的時候,他聽說有一位許謙許文懿先生教授南宋理學家朱熹的學說,便前往拜師學藝。他才學淵博,對文史及哲學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詣,許先生也十分欣賞他。一天,許先生對他說:“我患病日久,如果沒有一個好的醫生為我治病,恐怕是不會好的。你很聰明,又喜愛鑽研,如果學醫,一定會是一名好醫生。”朱丹讀30歲時,母親患胃病,便自學醫學知識為母親治好了病,對醫學本已有些瞭解,經老師一提醒,便放棄了仕途,一心求師學醫。
  
他聽說武林縣的羅知悌先生醫術十分精湛,曾做過御醫,人稱“太無先生”,於是前去拜師。羅和悌從來不收學生,對他的到來也極不歡迎,幾次將他趕了出去。後來有人悄悄告訴羅先生這位是許文懿的學生,過分冷落他恐遭非議。羅和悌本已深為他的精神所感動,聽人這樣說,便將他招進屋中問道:“莫非你就是朱彥候嗎?”當時的朱震亨已經小有名氣了。此時,他44歲,便開始從師學醫。羅和悌十分喜愛這個學生,將自己的本領傾囊相授。羅和悌是劉完素的再傳弟子,精通李杲、張從正的學術理論,可以說是集眾家之所長,又將《內經》、《難經》等書詳細講解給朱震亨,並每日讓他在一旁看他治病,幾年之後,朱丹溪學成回到鄉里,一舉治好了老師幾十年無人能治好的病,名聲大震。當時的醫生受到宋朝局方的限制,只會用成方,不能辨證施治,也就多無療效。他們視其為異端之說,竟然自己選藥組方,但是見到了神奇的療效後,也就心悅誠服了,甚至有人要拜他為師。
  
朱丹溪生活在相對穩定的年代裡那時的統治者整日尋歡作樂,生活奢靡浮華,身體陰精虧損,形體羸弱,他就此社會現象創立了獨特的“滋陰派”。他認為人體“陽常有余,陰常不足”,這也是對劉完素的火熱論、李杲的脾胃論的又一重要發揮。陽有餘,若再用溫熱藥物是不合適的,必須使用清涼滋陰的藥物,才能治好這樣的病。同時,他也要求人們節飲食,減嗜欲以制“相火”之動。中醫學理論中,人體的生命中有君火與相火的差別,君火為生命之火,標誌著生與死的差別,相火則標誌人體生命活力,是支持人體生命活動的主要動力。好色貪杯,易使相火妄動,陰精耗損,對生命的消耗極大。因此,朱丹溪認為對此既不可妄攻,又不能蠻補,對於張子和與李杲的學說加以揉和折中,力主滋陰療法,並創建了許多流傳後世的著名方劑。他的學說可以說是四大家中的集大成者。
  
朱丹溪的著作為《格致餘論》、《丹溪心法》、《局方發揮》等,他也成為了我國歷史的一代名醫。金元四大家的出現,是宋朝的《局方》頒佈以後,醫學上的一次突破和進步,他們改變了當時醫生泥于舊方熟藥,不能積極辨證的醫療風氣,積極面對現實問題,辨證施治。而且皆非死守一理,不變不活的保守派,學說的建立,也是在學術上糾正偏頗時使用的一家之言,而在臨證時,他們同樣都十分重視辨證和分析,也決不會受到自己的學說的限制。李杲也對實證患者同樣使用攻下法,張子和見老弱兒童時也要使用補養的方法,這也許就是他們成功的重要原因。這?堙A更給了我們一個啟示,就是在學習別人的理論時,要敏於學而勤於思,懂得“學我者生似我者死”的道理。



有你在,真的很幸福  ...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2
文章: 30588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Re: 朱丹溪

文章: # 122159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2012-03-08 , 21:53

朱丹溪
朱丹溪.jpg
朱丹溪.jpg (8.29 KiB) 已瀏覽 1398 次
朱丹溪(1281~1358年),名震亨,字彥修,義烏(今浙江義烏市)赤岸人。他所居的赤岸村,原名蒲墟村,南朝時改名赤岸村,繼而又改為丹溪村。所以人們尊稱他為“丹溪先生”或“丹溪翁”。朱丹溪倡導滋陰學說,創立丹溪學派,對祖國醫學貢獻卓著,後人將他和劉完素、張從正、李東垣一起,譽為“金元四大醫家”。
童年磨難
朱丹溪祖父名環,父名元,母戚氏。祖父輩均以孝聞名鄉里。朱丹溪的堂曾祖朱杓,精通 ​​醫學,著有《衛生普濟方》,重醫德。堂祖父叔麒,宋咸淳進士,晚年從事醫學,醫德十分高尚,他們均對丹溪有一定的影響。
元至元十八年(1281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朱丹溪誕生於義烏縣赤岸村。朱丹溪自幼聰敏好學,日記千言。
元貞元年(1295年),丹溪父親因病去世。丹溪和兩個弟弟都尚年幼,全家靠戚氏一人支撐。朱丹溪的童年既經歷了艱辛的磨難,又得到了母親的良好的教育與熏陶。
發奮為學
在逆境中成長的朱丹溪,性格豪邁,見義勇為,從“不肯出人下”。元大德四年(1300年),朱丹溪年滿20歲,時任義烏雙林鄉蜀山里裡正。他剛正不阿,敢於抗拒官府的苛捐雜稅,因而深得民眾的擁護,連官府都忌他三分。
丹溪30歲時,母親患病,而“眾工束手”,因此他就立志學醫。他刻苦鑽研《素問》等書,“缺其所可疑,通其所可通”,克服了學習上的種種困難,經過5年的勤奮苦學,既治好了母親的病,也為日後的醫學打下良好的基礎。
添加彩色圖片這時,丹溪已經36歲,他在強烈的求知欲驅使下,到東陽從師許謙,學習理學。過了4年,成為許謙的得意門生。後來他將理學結合於醫學,推動了醫學理論的發展。
延祐元年(1314年)八月,恢復科舉制度。丹溪在學習期間,曾參加過兩次科舉考試,但都沒有考中。
科舉失敗並沒有使丹溪灰心,他認為:要使德澤遠播於四方,只有學醫濟人,才是最好的選擇。這時,他的老師許謙,臥病日久,也鼓勵丹溪學醫。於是,朱丹溪決意斷絕仕途,專心從事醫學事業。
有志不在年高,朱丹溪專業從醫的時候,已40歲了。他一心撲在醫學上,學業大有長進。過了兩年,丹溪42歲時,治癒了許謙多年的頑疾。
千里求師
泰定二年(1325年),朱丹溪 45歲,渡錢塘江,千里迢迢來到吳中(今江蘇蘇州)。後到宛陵(今安徽宣城),上南徐(今江蘇鎮江),輾轉建業(今南京),但始終沒有找到一位適合當老師的人。有人告知,杭州羅知悌醫術高明,學問精湛,他就不顧夏日的炎熱,日夜兼程,匆忙趕到杭州求教。
羅知悌精於醫,得金劉完素之學,為劉完素的二傳弟子,旁參張從正、李東垣兩家,曾以醫侍宋理宗。羅知悌對朱丹溪既有理論的傳授,又有實踐的教誨。使朱丹溪的醫術有了長足的進步。朱丹溪經過長期不斷的實踐,總結出一個重要的論點,即“陰易乏,陽易亢,攻擊宜詳審,正氣須保護”。為創立後來的丹溪學派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年半後,羅知悌去世。丹溪安葬了師傅後回到義烏老家。朱丹溪濟世救人,為百姓治病,數年後,“聲譽頓著”。
作品成就
主要成就及著作——倡導滋陰學說
丹溪著書的態度十分嚴謹,至67歲時,著《格致餘論》一書。不久又著《局方發揮》、《本草衍義補遺》、《傷寒論辨》、《外科精要發揮》等,今僅存前三部書。
《格致餘論》是丹溪醫論的專著,共收醫論42篇,充分反映丹溪的學術思想,是丹溪的代表作之一。該書以《相火論》、《陽有餘陰不足論》兩篇為中心內容,創立“陽常有餘,陰常不足”的論點,強調保護陰氣的得要性,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為倡導滋陰學說,打下牢固的基礎。其他各篇,側重論述滋陰降火和氣、血、痰、鬱的觀點,內容十分豐富,每篇中又多以治驗相對照。
朱丹溪的醫學成就,主要是“相火論”、“陽有餘陰不足論”,並在此基礎上,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倡導滋陰學說及《局方發揮》一書,對雜病創氣、血、痰、鬱的辨證方面。其他,如惡寒非寒、惡熱非熱之論,養老、慈幼、茹淡、節飲食、節情慾等論,大都從養陰出發,均對後世有深遠的影響。
丹溪學說,不僅在國內影響深遠,而且在15世紀時,由日本人月湖和田代三喜等傳入日本,日本又成立“丹溪學社”,進行研究和推廣。迄今日本沿存“丹溪學社”。
至正十八年(1358年)夏,一代醫學宗師朱丹溪與世長辭,終年78歲,葬於義烏東朱之郭頭庵。
社會影響
浙江義烏朱丹溪陵園明清時期 ​​一些學者,對丹溪推崇備至,常遠道前來祭奠。今日之丹溪故里赤岸,丹溪之濱獅子岩頂建有朱丹溪紀念亭,獅子岩麓建有朱丹溪紀念堂。東朱村闢有朱丹溪陵園。赤岸鎮區、義烏城區、金華市區分別有丹溪街、丹溪路之命名。丹溪在人民心目中,正如“雲山蒼蒼,高風不磨,世遠彌聲,仰止者多。”
朱丹溪墓,位於赤岸鎮東朱村東朱山現名谷潭淵。朱丹溪(1281-1358),名震亨,字彥修,義烏人。著有《局方發揮》、《格致餘論》、《傷寒論辨》,在醫學理論上創立滋陰學說,與劉完素、張從正、李東垣並列為“金元四大家”,在中國醫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原墓與妻、長子合墓。墓始建於元至正十八年(1358年),經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及1946年修葺。20世紀60年代破壞。現墓系1982年重修,墓丘圓形,下部石砌。墓前立有“元名醫朱丹溪墓”碑,介紹朱氏生平。
朱丹溪為歷史上的養陰派代表人物。他提出了著名的陽有餘陰不足論、相火論,形成了系統的保養陰精的學術思想。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2
文章: 30588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朱震亨-金元四大家

文章: # 136184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2018-10-10 , 14:13

朱震亨
金元四大家中,朱震亨所出最晚。他先習儒學,後改醫道,在研習《素問》、《難經》等經典著作的基礎上,訪求名醫,受業於劉完素的再傳第子羅知悌,成為融諸家之長為一體的一代名醫。朱震亨以為三家所論,於瀉火、攻邪、補中益氣諸法之外,尚嫌未備滋陰大法。力倡“陽常有餘,陰常不足”之說,申明人體陰氣、元精之重要,故被後世稱為“滋陰派”的創始人。臨證治療,效如桴鼓,多有服藥即愈不必復診之例,故時人譽之為“朱一貼”。弟子眾多,方書廣傳,是元代最著名的醫學家。

朱震亨,字彥修(1281──1358年),享年78歲。因他出生的赤岸鎮有一條溪流名叫丹溪,所以學者多尊稱朱震亨為“丹溪翁”或“丹溪先生”。朱震亨自幼聰明,年長者對他都很器重,但他年稍長後卻棄而不學,變得崇尚俠氣,爭強好勝,若鄉中望族仗勢欺侮,“必風怒電激求直於有司,上下搖手相戒,莫或輕犯”。他36歲時,聞有朱熹四傳弟子許謙居於東陽八華山中,“學者翕然從之,尋開門講學,遠而幽、冀、齊、魯,近而荊、揚、吳、越,皆不憚百舍來受業。及門之士,著錄者千餘人”。不禁嘆道:“丈夫所學,不務聞道,而唯俠是尚,不亦惑乎?”於是摳衣往事,就學於許公門下。聽其所講“天命人心之秘,內勝外王之微”,方悔恨昔日之“沉冥顛沛”,不由汗如雨下。自此茅塞頓開,日有所悟。如此數年之後,學業漸成,一日地方官設宴招待應舉之士,朱震亨應試書經,但偶遇算命先生,先後兩卦均言不利。朱震亨竟以為天命,遂絕仕進之念,以為“苟推一家之政,以達於鄉黨州閭,寧非仕乎?”於是乃就祖宗所建“適意亭”遺址上,造祠堂若干間,於其中“考諸子家禮而損益其儀文”。又在祠堂之南復建“適意亭”,使同族子弟就學其中。

朱震亨常為百姓挺身向前,凡遇“苛斂之至,先生即以身前,辭氣懇款,上官多聽,為之損裁”。此外,他還積極組織大家一起興修水利,為民謀福。當地有個“蜀墅塘,周圍凡三千六百步”,能灌溉農田六千多畝,但因堤壞水竭,屢致旱災。在朱震亨的帶領下,大家協力修築堤防,並開鑿了三條渠道,根據水量而舒洩之,使百姓均得受益。

導致朱震亨從儒轉醫,有幾方面的原因。首先是他素懷惠民之心,“吾既窮而在下,澤不能致運。其可遠者,非醫將安務乎?”另一方面,在他30多歲時,母親有疾,諸醫束手,亦使其有志於醫。遂取古代經典醫籍細細觀之,三年而有所得。又過了兩載,竟然自己處方抓藥,治癒了老母的舊疾。又因其師許謙本不以名利為務,教授學生“隨其材分”而定,“咸有所得”。又說:“吾臥病久,非精於醫者不能以起之。子聰明異常人,其肯遊藝於醫乎?”此言正中朱震亨下懷,於是盡焚以往所習舉子業,一心致力於醫。當時盛行陳師文、裴宗元在宋大觀年間制定的《合劑局方》(共297方)。朱氏晝夜研習,知其不足所在,但鄉間無良師可從,於是治裝出遊,訪求名師,“但聞某處有某治醫,便往拜而問之”。他渡過浙江,走吳中、出宛陵、抵南徐、達建業。後又到定城,始得劉完素的《原病式》和李東恆方稿。但始終未遇到理想的老師。直到泰定二年(1325年),才在武林聽說有名羅知悌者,為“宋理宗朝寺人,業精於醫,得盡劉完素之再傳,而旁通張從正、李杲二家之說”,但性格狹隘,自恃醫技高明,很難接近。朱震亨幾次往返登門拜謁,均未得親見,趑趄三月之餘。但他心誠意真,求之愈甚,每日拱手立於門前,置風雨於不顧。有人對羅先生祥加介紹朱震亨的為人與名聲後,始獲相見。誰知卻一見如故。羅知悌對朱震亨說:學醫之要,必本於《素問》、《難經》,而濕熱相火為病最多,人罕有知其秘者。兼之長沙之書,祥於外感;東恆之書,重在內傷,必兩盡之,治疾方無所憾。區區陳、裴之學,泥之必殺人。聞此,朱氏向日之疑盡皆冰釋。羅先生時已年過古稀,臥於床上,並不親自診視,只是讓弟子察脈觀色,但聽回禀便處方藥。隨其學習一年之餘後,朱震亨醫技大進,盡得諸家學說之妙旨。回到家鄉,鄉間諸醫“始皆大驚”,不知他在外邊學了多大本事,但看其處方用藥,又嘲笑不已,以為不倫不類。但朱震亨正是用這種被眾醫斥之為離經叛道的方法治癒了許謙的痼疾。四方求治者、求學者盈門不絕。朱震亨總是有求必應,不避風雨,致使貼身僕人均難受其苦,怨聲不絕。

朱震亨晚年整理自己的行醫經驗與心得,寫成許多著作。臨終前沒有其他囑咐,只將隨他學醫的侄兒叫到面前誨之曰:“醫學亦難矣,汝謹識之。”言訖,端坐而逝。

朱震亨的墳墓在赤岸鎮東行四公里的東朱村,面對八面青山。其墳曾幾經修葺,至今香火不絕,表達了後人的深切懷念。


圖檔

發表主題 回覆文章

回到「道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