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II 手抄稿第一冊

福智廣論|宗大師:【今勤瑜伽多寡聞 廣聞不善於修要 觀視佛語多片眼 復乏理辯教義力】 布施、持戒、忍辱、精進、靜慮、般若般羅密
版面規則
此區專為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所設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16講_手抄1冊 P19-LL2 ~ P20-L7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2018-05-24 , 8:06

1B-16講_手抄1冊 P19-LL2 ~ P20-L7全球廣論 II

講次 0016
科判 (釋名)
音檔: 1B 06:17 ~ 07:16
日期:2018/05/24 - 05/27
手抄頁/行:1冊 P19-LL2 ~ P20-L7 ( 2016 年版:1冊 P19-LL2 ~ P20-L7 )
手抄段落:所以我們記住……要學到什麼。

來源: 全球廣論 II

:wan: 真如老師講授

在聽下一段之前,請大家把我們上一次研討的這一小段背一下!因為我覺得這一小段非常非常地重要,所以我常常要求大家能夠背一下,或者至少你非常地熟練,最好背一下!現在請大家背給我聽聽! [00′22″]
  (法師背:我為什麼要提這個事情?這個地方,大家停一下,讓我們自己做個警惕:我們現在在這個地方來幹什麼?修學佛法。你為什麼要修學佛法?說目的我們已經了解了,那麼為了達到我們去苦得樂的目的,我們有一個認識,說我們所以得不到的原因,因為對於很多事情沒有正確的認識,一個專門名詞叫「無明」。換句話說,我們在無明當中,我們的概念、我們的執著——我、我、我!這個東西都是錯誤的根本,痛苦的根本在這裡。唯有一個有正確認識的人指導了你,你了解了你的錯誤,那個時候心裡想排斥這個錯誤。不但如此,還要進一步地認識怎麼樣才是正確的,然後照著正確的去做,那個時候你才能夠轉化得過來。這個道理很清楚,這個道理才是我們真正第一步應該擺在心裡想一想的。) [01′51″]
  背得還是滿準確的,一個字都沒錯,對不對?一定要把它記熟喔!好,我們現在一起來聽下一段。 [02′01″]
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所以我們記住,我們現在跑到這地方來學佛,我想沒有一個人不同意,大家都會這樣想。不過這地方呢,我們進一步地檢查一下,實質上的內容,我們跑到這裡來是不是真的學了佛了?這是個大問題。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我們來的目的是學佛,我們也這麼說,可是實際上我們學的是「我」。欸,你們會想:為什麼講學的是「我」?我現在仔細分析一下,你們也可以把它看成道理來看,也可以把它看成功學佛來看。假定你把它看成學佛來看,你就受用了;假定你只是把它聽作道理來聽,那我也在這兒浪費、你也在這兒浪費。那麼下面我就說,我們往往跑到這地方來,我覺得,我覺得我要這個樣做、我要這個樣學、我要這個樣學!是不是大家都有這樣想法?我想有。本質上面應該就是說,我有這樣意志要學到什麼。
[03′01″]
  提一個問題,不知道這樣很快地聽一遍,大家會有多少印象?以前在廣論班的時候,我們常常一遍沒聽清楚,然後再聽一遍、再聽一遍。有的時候聽了七遍,還有同學有一個觀點聽不到,後來最多的時候聽十二遍,還有聽不到的!是器漏嗎?還是專注力不夠?重複這麼多遍,應該專注力還是滿夠的,但是總會忽略掉一些什麼。 [03′36″]
  師父在這一小段的開頭說:「所以我們記住」,注意!他是根據前邊來的,「要把這個道理第一步擺在內心裡想一想。」然後「所以我們記住」,注意!記住什麼呀?「我們現在跑到這地方來」,兩個字——「學佛」,師父說:「我想沒有一個人不同意,大家都會這樣想。」大家都認同:對,我們跑到寺院是來學佛的!至少我們跑到廣論班的課堂上,是來學佛的! [04′17″]
  但是問大家一個問題:為什麼師父說:「所以我們記住」呢?為什麼還要說:「要記住」?比如我們小的時候,剛開始上學校的時候,可能父母親會提醒:「記住喔!今天你要上學,你不能去玩哦!」而且有的時候會說:「你記住,要背書包喔!」因為有的小孩自己就走了,他不知道要背書包。所以師父在這裡提出:「我們記住,我們跑到這地方來是來學佛的。」是不是有時候我們會忘記我們是來學佛的?有這種可能性嗎?忘過嗎? [05′01″]
  那麼忘了的時候,到這兒來做什麼呢? [05′08″]
  很多年前吧,那個時候提到一個供養的概念。其實大家能夠遇到《廣論》、學《廣論》,都是非常有善根的,但聽說有些人學到中士道的時候就學不了了,還有的人學到什麼地方就會脫班了,根本問題其實不是外在的什麼大事情,只是缺乏資糧。如果在這個廣論班開始的時候,就注意到認真地集資、淨懺,其實不管學到中士道、學到上士道,甚至很多輪你都不會離開這個班級,你只會在這個學習的進程之中。那時候我就強調了供養三寶的重要性。 [05′51″]
  有一次師父就跟我說:「你要再說一下供養三寶的重要性。」那時候師父是希望我對僧眾說。我說:「師父,這個概念已經講過了,好像前多少天剛講過!」然後師父就跟我說:「真如啊,大家會忘的呀!所以要一再地講呀!」其實聽完師父那樣講的時候,我很震撼,也很慚愧、很感動。因為就一個供養三寶的概念,比如說佛前供水、每天禮佛,如果有可能的話,再供鮮花。就佛前供水這件事,我記得我們在廣論班推的時候,就是七杯水嘛!還要大家交一個單子,每天拿那個單子給我看,每天供水的打勾給我,像小學生交作業一樣。沒供的就打叉,然後我就問:「你今天為什麼沒供水呀?」說:「忘了!」 [06′53″]
  所以我們來學佛的這件事,有可能會忘!所以在這裡邊師父說:「我們要記住。」記住了這個大前提,大家都同意是來學佛的,才能夠進一步檢查:「實際上,我們在這裡是不是真的學了佛了?」這句話說完了之後,注意哦!緊接著師父說:「這是個大問題。」 [07′21″]
  那我現在反問一下:我們生命裡的大問題有多少呢?你自己可以悄悄排序一下。現在就可以想一下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呢?人際關係問題?還是健康問題?還是最近心情不好的問題?還是最近某人說話,或者某件事傷害了你的問題,在心裡邊很痛一直過不去,這是個大問題?還是你一直等著一個人跟你道歉,他沒有道歉,這是個大問題?當然也有可能被別人借了錢沒還,這也是個大問題。但師父在此處指出了一個大問題就是——我們是不是真的學了佛了?這是個大問題。注意哦!又是排序。 [08′21″]
  接下來師父就說:「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我們來的目的是學佛,我們也這麼說,可是實際上我們學的是『我』。」注意!那個「佛」字變成「我」了。然後師父說:「欸,你們會想,為什麼講學的是『我』呢?現在要開始仔細分析了。」在分析之前,師父說不要把它看成道理。也可以把它看成是學佛來看,假定把它看成學佛的話就會受用;假定把它聽作道理來聽聽,師父說:「那就是一種浪費。」師父說他自己浪費、大家也浪費。 [09′05″]
  注意哦!「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師父說這句話的時候,因為我以前跟師父在學習的時候,就常常跟師父講:「師父,您《廣論》講得太好、太好了!」師父都常常說:「哎呀!我很慚愧呀!我很慚愧呀!我只是把我做錯的經驗拿出來告訴大家呀!」可以說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上,說法者那種謙虛地說:「我不如你呀!」很謙虛地為大家如法講聞的德相,每次都讓我憶念到這一點。所以你看,此處又來了!以後在這本論中,很多時候師父都會這樣。 [09′48″]
  注意哦!這個經驗哦!這個經驗,雖然師父常常講它是一個失敗的經驗,但是有多少人經歷過這個經驗,能夠認識到——我是在學「我」呢?那學「我」的話,下面就出現問題了。什麼是「我」?什麼是「我」呢?假如僧團裡大寮的組合,比如這班同學一個煮粥的方式,大家到僧團裡來之後,說:「我媽說是這麼煮的。」他說:「我爸說是這麼煮的。」大家都會從父母那裡學到是怎麼煮飯、煮菜的,每家煮飯、煮菜的經驗或多或少都不同。如果大家光是在討論這個怎麼煮的次第上,或者用什麼東西煮,這個過程就討論得爭論不休的話,那早齋、午齋就不用吃了。所以肯定大家要在這個完全經驗不同的狀態下,採取一個統一的方案,僧團裡才能吃上早、午齋嘛!所以在這種狀態下,就要去除掉我的經驗的部分,比如「我是怎麼樣的」,大家找出一個共同點,然後開始煮飯。 [10′59″]
  還有一個就是念誦。念誦,也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韻律、每個人的高低音等,但是聽到維那一起腔之後,大家開始隨著維那去念的時候,每個人必須以維那念的為準,調整自己的速度、高低音等。要把自己的聲音合到這個大的梵唱之中,所有的人在其中,才會很愉悅、很舒適地做完整體的念誦課程。 [11′28″]
  如果在這個整場過程中,不知道是怎麼念的,然後就開念的話,那就是我了!我很多年前去五臺山求法,進入那個大殿裡去念。因為當時有點聽不懂維那法師念的,他說話我也聽不懂,不知道他是哪兒的口音。他一起腔之後,我就用那種非常尖的尖聲開始跟著念,在整個出家人的梵唱之中,高八度飄在上面念。因為低音好像我發不出來,因為我是一個孩子,發不出來,我就發很高的音。當時也有一個小男孩,他八歲,我倆就在整個旋律中飆高音飆在上面,就這樣飆了幾天。結果有一天維那在上面講話,講了半天,我在想:「好像現在應該開始念經了吧!」結果旁邊那個出家人就回頭看了我一眼,說:「小居士,就是在說你呢!」因為聽不懂他說話嘛!我在想說:「為什麼要說我?」他說:「你念的跟大家都不一樣!你唱的。」可是我非常非常地賣力氣,我覺得我已經用全部的精神在唱,但是實際上打亂了人家課誦的那個規矩。 [12′41″]
  後來我知道了之後,我就不能放開嗓子用那麼高的音去唱。再後來我知道:「哦!要把我的聲音合到那裡邊去唱。」結果下一次我就改了。改了之後,維那法師就沒有說我了。我現在也不記得維那法師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他是誰。但是確實在大眾中過分地強調自我的風格,只是盡情地把心投進去了,忘記了緣一個整體的感覺。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17講_手抄1冊 P20-L8 ~ P21-L1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2018-05-28 , 15:40

1B-17講_手抄1冊 P20-L8 ~ P21-L1全球廣論 II

來源: 全球廣論 II

講次 0017
科判 (釋名)
音檔 1B 07:16 ~ 08:32
日期 2018/05/28 - 05/30
手抄頁/行 :1冊 P20-L8 ~ P21-L1 ( 2016 年版:1冊 P20-L8 ~ P20-LL1 )
手抄段落: 可是不幸的是……但是絕對沒有真的做到。

:wan: 真如老師講授
  接下來師父說到:「不幸的是,我們所以來真正的原因,有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我自己是誰不認識,不知道!所以叫無明。」注意哦!接著聽一段:
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可是不幸的是,我們所以來真正的原因,就是有一個根本問題——我自己不認識我是誰,所以叫作無明,所以叫作無明。我們的情緒、起心動念,以及我們的知見,無非都在錯誤的認識當中。今天我們看了一本書,佛告訴我們這樣,啊,懂了、懂了!我真的懂了嗎?沒有,沒有!然後我們是懂了一些什麼?就是懂了我們對這一個文字的概念,這個概念不一定是佛要指給我們看的。這個內容很重要!我現在隨便來講一個實際上的例子,我們常常說的:「哎呀,這個佛法裡面講空的呀!你要得看破啊!你得放下。」一點都沒錯,你只要能夠看破,看破嘛,你就放下;放下嘛,你就自在。說:「欸,對、對、對!一點都沒錯。」結果你真的看破了嗎?你真的放下了嗎?你真的自在了嗎?我想仔細地檢查,不能說沒有,但是絕對沒有真的做到。 [01′34″]
  在上一段,師父說到我們想要學佛,但是以師父自己的經驗來說,目的是來學佛的,但實際上都走成學「我」了。下面有兩段說:「我們跑到這個地方來,我覺得我要這樣走、我要這個樣子、我要這個樣子學。」接下來師父說:「我們的情緒、起心動念,以及我們的知見,無非都在錯誤的認識當中。」注意哦!這是第一盤的B面,師父就再一次提到了無明這個問題。再一次哦!這無明到什麼程度呢?「情緒、起心動念」,念頭!「以及我們的知見」,就是我們對一個問題的看法,「無非都在錯誤的認識當中」,所以叫無明。 [02′34″]
  這個一開始概念可能很難理解,聽起來變成全是錯的。因為我們不能逃開情緒、不能逃開起心動念、不能逃開知見。如果這全是錯的話,怎麼生活呢?怎麼生活?就生活在無明當中呀!聽到這裡恐慌嗎?如果是這樣的話,豈不是鋪天蓋地了嗎?都錯了!都錯了——什麼錯了?注意哦!它還是有一個下腳處的。不是說:「啊!這一片全是錯的!」還是有個下腳處的。肯定是有一個當下對自我的認知——就是當下的起心動念的觀察,當下我們對於這一個事物的看法,乃至我們的情緒,還是有個下手處的。因為如果無明要是那麼可怕,遮天蔽地地像黑暗一樣蓋著我們的話,我們豈能夠去尋覓到智慧的黎明呢?乃至那種空性的燦爛光芒呢? [03′56″]
  這麼厚重、這麼普遍的一個無明的狀態,實際上平常是很少能夠感覺得到的。能這樣講的也不多吧!平常起心動念、情緒乃至認知,都完全是被無明所攝的,其實這就是一個苦輪啊!苦的輪轉就是這樣的。 [04′18″]
  以前我有讀到一段師父的日記,師父在日記裡說了跟這一段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話。師父說境無是非、好惡。以無明相應的愛染,就成了種種貪、瞋、癡的惡業;以正知見相應的善法欲、正信、正解,就會集成一個遠離生死的業,就會隨順出世道的道業。那麼這個出世道的道業,要一切全靠善知識的引導、垂示。垂示什麼?正知見、正方便,而且下面還有一條——「一切要全靠自己依教奉行也」。後面師父在日記裡寫了兩個字,叫:「勉之!」後面一個嘆號。 [05′09″]
  所以在這個無明的問題上,其實談到無明就要談到當下的起心動念,我們對一個事情的認知。注意哦,注意!師父說:「境無好醜,損益在人。」鎖定我們的心。我們的心對外界是怎麼認知的,有兩個方向:一個是無明的方向,一個是正知的方向、出離的方向、菩提心的方向、空性的方向。而無明的方向是苦的,朝向空性的方向就是樂的。就是無限生命的兩種方向——無限的苦和無限的樂,兩個方向。這樣子講完了!然後師父說:「佛告訴我們這樣、這樣......」,注意哦!「懂了、懂了!」這是我們常常會有的一種感覺呀!自我的感覺。然後師父說:「我真的懂了嗎?沒有!」 [06′02″]
  那我們感覺懂了,是懂了一些什麼呢?師父說就是我們對文字的一些概念。那麼這個概念是不是佛要指給我們看的呢?這個內容是很重要的,接著下面就講了看破、放下、自在嘛!說:「能不能看得破?看破了什麼?放下了什麼?」用這個例子來檢查一下,我們到底懂了嗎。 [06′27″]
  在這一段,很多研討《廣論》的同學可以自己想一下,現在我們已經是學師父的手抄第幾輪了?尤其是學《廣論》越來越久的同學,自己的心態要拿這個法鏡照一下。比如學到某一段的時候,會不會覺得:「啊!這段我懂了,我早都看了!」或者雖然沒有現起我懂了的狀態,至少會比其他同學懂吧!甚至我對於師父的帶子熟到師父說上一句,我知道下一句師父會提什麼觀點,我都知道!那會不會在很多同學中間,有一種自己懂了的感覺呢? [07′06″]
  如果懂了的話,師父說我們對文字的一個概念——是不是真的懂了?懂了的層次有多深?我們會同意師父的這個觀察嗎?因為這樣觀察可能有點受不了,好像我們都沒懂;如果沒懂的話,是不是都白學了呢?如果白學了的話,那太痛苦了!所以還是懂一些吧!那懂一些到底懂了什麼?如果前邊學了很多遍懂了的話,這一遍學是不是發現了一些沒懂的?在以前懂了的過程中,現在又發現沒懂的,那以前的懂了到底是不是懂了呢? [07′45″]
  所以每次朝前走,都會發現過去沒有看到的風景,雖然這一本論我們學二十年,但其實要生生世世這樣學下去。它的內容之廣博、之深刻!它涵蓋五大論,甚至是佛所說的經典都可以攝為這三主要道,它是非常廣博而深邃的一本論典。為什麼講深邃呢?因為有講空性。空性深嗎?業果深嗎?還有我們的心深嗎?很多東西都看不到,所以要一遍一遍地學。你說:「二十年你還學一本論啊?」二十年學一本論是很厲害的,始終如一地學!學會了嗎?學懂了嗎?我這些話也是問我自己的,也是常常提醒自己的!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18講_手抄1冊 P20-L8 ~ P21-L1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2018-05-31 , 9:13

1B-18講_手抄1冊 P20-L8 ~ P21-L1全球廣論 II
來源: 全球廣論 II

講次 0018
科判 (釋名)
音檔 1B 07:16 ~ 08:32
日期 2018/05/31 - 06/03
手抄頁/行:1冊 P20-L8 ~ P21-L1 ( 2016 年版:1冊 P20-L8 ~ P20-LL1 )
手抄段落: 可是不幸的是……但是絕對沒有真的做到。

:wan:




真如老師講授
提個問題哦!乃至「文字」的概念懂了嗎?有的時候文字的概念也是沒懂的。真正地懂了文字、懂了教理,我們自然就會拿著這個教理來照自己的心。像有一段師父的日記,說:「來此又時日,以所習道次第反觀自己,深感不對。不對處是:不以法自淨,而以法繩人。目前務必以戒自心,自己做到了,方好濟人也。」「濟」,是濟度天下的濟。 [00′55″]
  所以為什麼要學這些教理呢?為什麼要學呢?一定是拿所學的來反觀自己。注意!反觀自己的身、語、意,反觀自己。反觀自己一定會看到什麼?看到那個不對的東西。不對的是什麼?法的方向一定是自淨其意的,不是以法來約束別人的。要警戒自心!而且師父說:「自己做到了,方好濟人啊!」 [01′30″]
  在師父的日記中,幾乎篇篇滲透了強烈的、自我精進的這樣一個氣息呀!滿篇都是這樣的。所以在講《廣論》的時候,我有時候倒覺得師父有一些東西講得雲淡風輕,可是在他的日記裡都是極度深刻的。就是每一步都像一個小學生一樣,非常非常地紮實和認真地做功夫,沒有一點點花拳繡腳的跡象,一點都沒有!他非常深刻地以《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法理來明照自己的心。其實師父就是這樣做的,一步一個腳印這樣做的,包括他作課誦,包括他見誰了、說什麼。還有師父教我很多事情,師父也把它寫在日記裡邊,然後我再重看,每一篇、每一篇師父都在策勵自己。你看到的就是非常非常虔誠的一個佛陀的弟子,非常地虔誠! [02′42″]
  所以在師父的日記中,看不到一絲絲他覺得對佛法懂了的這種感覺,每天都是拼命地策勵自己。那我們會不會對佛法有受用?比如師父從來不間斷誦《般若經》,師父誦《般若經》有受用的時候,會很歡喜地感恩上師三寶、護法的加持,從來沒有說這是自己領會的。就像《般若經》上所講的「承佛威力」,都是這樣感恩佛陀。 [03′14″]
  說:「佛法裡邊講的空,你就要看破、要放下。」這點我就跟所有的老學員們探討一下,也許新學員也用得上吧!就是能不能放下:我們學了二十多年了,不能再以一個像初心那樣虔誠的狀態來學了。這點能看破嗎?在此處能看破嗎?還有包括我自己,我自己現在是在給別人講法嗎?還是我在重新地學習。是學生嗎?應該是個學生!我們在一起學習。二十年過去了,或者多少年過去了,我們看破了什麼?每一次懂了,過一段時間發現:哎呀!還有更不懂的;再看一下師父的手抄,哇!又有不懂的。怎麼覺得這個手抄好像越來越廣、越來越深,你越走近它的時候,欸,它好像後退一樣,就是覺得到底有多少未明了的深意在等待著我們去探討。 [04′26″]
  所以班長啊,可以放下自己的權威嗎?可以放下自己在班裡好像對《廣論》很權威的那種感覺嗎?像一個初心的小學生一樣,老老實實地學習。甚至剛剛進班的那些同學、剛開始學的,有可能他們會比我們學得好喔!因為這條路不一定越晚來的他會學得不好,有的時候他會像一匹黑馬,一下子衝到前面。 [04′52″]
  所以抱持著一個真的好好跟佛學、跟師父學、跟所有廣論班的同學學,乃至跟所有眾生學習的心,抱持著這樣的一個心,就不會動不動被「懂了、懂了!」這樣一個東西障礙住。而且常常覺得自己懂了,久了會不會生起驕慢?一旦生起驕慢之後,學得越久的人就越驕慢。資格老呀、什麼都看了啊、什麼都知道了啊!唯有什麼不知道?唯有心地不知道啊!這樣的話,可能就成了師父在此處所破的那種學習狀態。 [05′32″]
  所以越久的人越容易發生懂了,然後就變成忽略。在聽法的時候,心就非常浮浮地放在上面:「啊,我聽了,知道怎麼樣!」就沒有恭敬心了喔!沒有認真的一種狀態。如果沒有恭敬心、沒有認真的一種狀態,如何去體會字裡行間的深意?如何去體會在此處所指的內心相狀是什麼?我們怎麼會發現我們錯的、無明的部分呢? [06′03″]
  師父在這裡邊就問:「結果你真的看破了嗎?你真的放下了嗎?你真的自在了嗎?我想仔細地檢查,不能說沒有,但是絕對沒有真的做到。」關於「仔細檢查」這幾個字,在聽嗎?仔細檢查,怎麼檢查呀?比如在聽一堂廣論課之前,你的聽聞軌理要不要做?有聽說過一個日本的劍道大師——宮本武藏嗎?他說:「勝負決定在劍鞘之內。」劍還沒有拿出來,那時候就決定勝負了。這一節課上得好不好,源於我們的準備、我們的發心。我們之前的準備很充分,這節課就會撈到大量的、很珍貴的法義;如果浮浮泛泛的一個態度,輕率地就開始聽了,沒有一個殷重、恭敬的心,那我們可能就浮浮泛泛了這節課。 [07′21″]
  所以聽聞軌理還在乎嗎?老學員還在乎嗎?記得我們一開始學習的時候,哇!聽聞軌理要特別特別認真地去準備,因為這《廣論》太深了,萬一都聽不懂怎麼辦?我們只是害怕我聽不懂怎麼辦?不會常常生出:「啊,這又懂了、那又懂了!」不會生出來這樣的心。那個時候是唯恐不懂、唯恐準備不周,所以在上課之前都拼命地思惟聞法勝利,再把自己的續流好好地安在——好像坐在一個說法的課堂上等著師父的身影出現。懷著那種非常恭敬的、期待的、萬分珍惜的心,不想忽略過他講的任何一個字。同學們還有沒有這樣的初心啊?自己好好地向內心檢查一下。如果發現自己的心都沒有當初那麼努力和虔誠了,那能說我們懂了嗎?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19講_手抄1冊 P21-L2 ~ P21-L9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2018-06-03 , 20:59

1B-19講_手抄1冊 P21-L2 ~ P21-L9全球廣論 II
來源: 全球廣論 II
講次: 0019
科判: (釋名)
音檔: 1B 08:32 ~ 09:31
日期: 2018/06/04 - 06/06
手抄頁/行: 1冊 P21-L2 ~ P21-L9 ( 2016 年版:1冊 P21-L1 ~ P21-L8 )
手抄段落: 我們文字是懂了……經常會運用這個例子。

:wan:


真如老師講授
  上一次我們討論到看破、放下、自在,師父說:「你真的看破、真的放下了嗎?真的自在了嗎?我想仔細地檢查,不能說沒有,但是絕對沒有真的做到。」那麼現在又到了研討的時間,能否把心從忙忙碌碌的其他所緣上,迅速地緣到法上?可以用多快的時間把自己的心拉回來呢?也許在研討課之前你生氣了,或者你傷心了,或者你疲憊、有事情要忙、放不下等等等等,總之好像有很多讓你不能專心的事情。那麼我們要強迫我們自己——什麼叫強迫?就是拉著自己的心,把自己的心拉到應該緣的法上。 [01′11″]
  那麼就是要看我們平常轉心的速度有多快,有的人聽到法音立刻集中全部心力。在《略論釋》裡有講過,那種狀態就好像在曠野裡邊,晴空一聲霹靂,一個小動物突然牠就集中全力,說「猶如野獸乍聞聲」,全部都停了,牠就聽那個聲音;是那樣的一種聽法的狀態,其他的所緣都不見了,只有法的所緣存在在我們的心中,或者耳畔。 [01′48″]
  我還想到了一個譬喻,比如說飛機要降落到一個正常的機場跑道上,那個跑道應該有一、兩千米,因為它用那樣的速度在高空飛翔,下降的時候它會有一個習慣性的速度向前衝,衝、衝、衝,然後慢慢地變慢。你不能一下著陸之後馬上就停,這可能會出問題。還有聽說會有飛機在航母甲板上著陸的事情,但是飛機在航母上著陸的那個長度,據說只有三百米!三百米的距離,飛行員要把飛機停在甲板上。雖然說是三百米的距離,但是實際上可能是一百五它就要停下來,因為你要是到三百米停下來,就衝到海裡去了!所以這個中間就設一道線要拉著那個飛機。 [02′46″]
  因為我們很少人看過航母,不知道那條線是怎麼做的。那條線是要把飛機拉著,它才能夠快點停下來;要只靠飛機自己停,一定是衝出一、兩千米以上,是絕對不可能在三百米的距離停下來,或者在一百米的距離停下來的。所以那條線就非常地寶貴,那條線的材料就要非常非常地精密,因為它要讓一架高速奔跑的飛機停下來,你想想這條繩子是多重要!所以後來人們就給它一個名字叫「生命線」,因為它拉不住,那飛機就衝到海裡了,所以那條繩子很重要。 [03′27″]
  假如我們的心是那樣一架飛機的話,那麼什麼樣的一個拉力,會讓我們立刻停在這艘法的大船上呢?大家想一想我這個問題。可以迅速地從你攀緣的各種高空中,降落到聽法的這艘大船上,然後載著我們去無上菩提。你怎麼樣迅速地停靠,這也是一個練習。那麼那條讓我們迅速停下來的繩子,那條所謂的生命線到底是什麼?是上師的加持力?是我的信心?還是我的善法欲,還是什麼?大家可以想一想。你有沒有抓到那根繩子?有沒有看到那根繩子?因為它會在短時間內讓你迅速地停下來,專注在法上! [04′20″]
  現在我們的心可以專注聽聞了嗎?只有把我們的杯子倒空,才能真正去聽師父在講什麼。要全神貫注地聽!下面開始聽了! [04′40″]
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我們文字是懂了,但是我們懂得這個文字,就是我們以前在世間上面所認識的這個意義,於是你認識的是這一點,真正派上用場的也是這一點。你所看破的,世間的一個標準是看破了一點,所以比起沒有聽見這兩個字,或者沒有經過這兩個字提醒的時候,稍微好一點;但是佛法真正要你的看破,你看破了嗎?我想這個答案是肯定的——沒有!當然,看也沒有看見,你放得下嗎?根本放不下!因為你沒有看破、沒有放下,所以你也不得自在。可是我們偏偏自己說:「懂了、懂了!」在這一種狀態當中,於是我們自己覺得學到了,所以這個學到的真正說起來不是佛法。想想看,對不對?我以後經常會運用這個例子。 [05′41″]
  剛才有沒有認真聽啊?那我要提問題囉!第一個問題,說:「我們文字是懂了」,這裡邊的「文字」,絕對不是指我們只是認字而已啊!所以這個「文字」,一定是指經文或者論典上的文字,對吧?因為我們是在討論無上菩提嘛!我們懂得這個文字,師父說:「就是我們以前在世間上面所認識的這個意義」,在經典上的文字,和寫在世間書上的文字解釋,大家都知道有很大的不同。師父說:「於是你認識的是這一點,真正派上用場的也是這一點。」那麼請問:文字懂了,到底是懂到什麼程度?這個問題前幾天僧團裡的法師們進行了幾輪的討論,他們都認為這一段很難,想要明了師父所指的界限到底是哪裡,什麼叫「文字懂了」? [06′48″]
  師父說懂了之後呢?注意!下面出現對比性——「比沒有看見、比沒有聽過,沒有經過這兩個字的提醒」,注意那兩個字,「稍微好了一點」。就是你聽到文字懂了之後,比沒有聽過和沒有被提醒過,「稍微」好了一點。那現在的「懂了」,師父界定的是什麼?是「比沒有聽見好一點」。這就是懂了嗎?那這肯定不是懂了,這是比沒聽見好一點。但是,我們通常會認為我們「懂了」的,其實就是師父認為的「比沒有聽見好一點」,應該是這樣吧! [07′34″]
  為什麼師父說比沒有聽見或者沒有提醒,稍微好一點呢?下面師父講:「但是佛法真正要你的看破,你看破了嗎?」我們就會不服氣:為什麼我聽懂了,只是比沒聽過好一點呢?所以師父就接著問:「好,你聽懂了,那要你看破的你看破了嗎?」我們可能就直接回答肯定是沒有!都懂了,為什麼還沒有看破呢?注意哦!出現矛盾了!然後師父接著說:「當然,看也沒有看見」,我怎麼沒有看見呀?我看見文字啊!而且文字也懂了啊!那師父為什麼說我沒有看見呢?還有什麼在文字之外要看見的東西嗎?或者「文字」所指的是什麼?大家有想這個問題嗎?文字一定有一個指向、有一個所詮,它所詮的應該是我們的心,對不對? [08′35″]
  比如在《般若經》上常常會聽到,當菩薩開始修習布施波羅蜜、忍辱、精進等等,修習六度的時候,如果不具備方便善巧的話,又不能回向無上菩提,就會生起高心。高傲的心的「高心」。高心懂嗎?就是你覺得你自己比別人強嘛!這文字一下就懂了。但是《般若經》這裡邊講的到底是什麼呀?看得見了嗎?那個「高心」。而且是修布施的時候,因為沒有具備方便善巧所生起的高心,因為這個原因生起的高心。和平常那個沒有發心的人生起的高心,應該還是不一樣的吧!因為這裡邊所指的是菩薩呀! [09′27″]
  所以它這裡邊有很多細緻的內心相狀,需要我們嚴格地沿著論典所指的方向,去確認內心的所破是什麼。這個所破,沒有善知識的指導通常是看不到!有一句話說:「只是著在文字相上」;但是能著在文字相上,至少還聽了文字,比沒聽還好。所以「看也沒有看見」,這句話很重要! [10′00″]
  接下來師父又問一句:「你放得下嗎?」因為看都沒看見,放下什麼呀?根本沒有看到問題呀!我怎麼可能去解決問題,讓我自在呢?師父說:「根本放不下!因為你沒有看破、沒有放下,所以你也不得自在。可是我們偏偏自己說:『懂了!懂了!』在這一種狀態當中,於是我們自己覺得學到了」,所以學到的這個東西,師父下定義說:「真正說起來不是佛法。」因為它沒有讓我們看破、放下、自在,文字所指的那個心相也沒有看出來。 [10′44″]
  師父講到這之後,問我們:「想想看,對不對?」師父又說一句:「我以後經常會運用這個例子。」請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這一段已經講過了,為什麼還老講這個例子呢?大家想一想!是不是我們會常常犯這種錯誤?甚至可能學整本都會犯這種錯誤,所以師父就要常常拿這個例子提醒我們。 [11′14″]
  我再問大家一個問題:有的人想要來界定這個「懂了」是不是「聞所成慧」?那這個也要討論,聞到聞所成慧的界限是什麼?如果一個人覺得文字懂了,是聞所成慧,我認為師父在此處沒有講到聞所成慧這麼高的高度,對不對?如果你是聞所成慧,師父就不會說你不是佛法。 [11′40″]
  那麼這一段究竟要講一個什麼?它會區分一個——文字上懂了之後,能不能深入。如果你覺得我懂了、我懂了!認為這就是佛法的話,其實佛法不是這樣修習的,不是這樣修鍊的。文字上懂了之後,你要順著文字的那個方向去看內心所指的行相,去看問題是什麼。文字所詮說的就像以指見月,用手指月亮,我們不能看手指頭,以為手指頭是月亮,這樣就錯兩個。因為那是手指,那不是月亮;同樣,月亮也不是手指。 [12′22″]
  那麼,在此處就提出了一個要求。說要求的話,大家會不會覺得:啊!佛法是不是很難呀?其實也不用太擔心,也不難!那一直都找不到懂了,好像怎麼修都不是懂了,會不會完全沒有成就感?不會呀!找到正確的方法就可以了,師父正在介紹方法呀!因為一旦我們輕易覺得我們懂了、那就是修鍊的話,就會嚐不到滋味呀!那就會跟讀其他的沒有什麼差別。關鍵是,佛法的要旨是要我們離開痛苦、得到快樂,是要調伏煩惱的。所以調伏煩惱的這門學問,它自然有它的規則、有它的法則。 [13′14″]
  那麼什麼程度叫「懂了」?可能一直學下去,大家會慢慢地理解。但是會不會一點成就感都沒有?不會啊!比如這一段,我怎麼獲得聽聞上的、或者上這節《廣論》的成就感呢?我至少知道文字懂了還不行!那要做什麼?要向身心上去觀察。要看得見文字所指的那件事——所謂的「看見」;看得見之後,要設法讓放不下的那個煩惱,或者痛苦、憂悲苦惱、焦慮等等情緒,瞋恨、貪心,要想法說服心裡的那個東西,用理路說服它也好、用什麼說服它也好,讓它經過什麼?對治!然後,放下是對治的結果。所以大體要經歷這樣的過程。 [14′07″]
  正因為是要求這樣的過程,所以我們如果運用這樣的方法,來習慣這個過程,那麼我們就自然會體會到什麼是看得見、什麼是對治,然後......有一點點放下嗎?比如爭名奪利呀、別人惹了自己不依不饒啊、一直記仇啊,還有二十年前的事就要傷心一輩子。要傷心一輩子嗎?為什麼放不下?因為佛法就是來對付痛苦的,所以在學習的時候,我們要準備把那些陳年舊帳——記錄別人過失的那個帳本,真的要把它——劃掉。用師父的法音、用《廣論》上字裡行間所滲透出來的慈悲與智慧,要把它融化掉。要把那些煩惱在我們身心上深刻的烙印平復掉,這是佛法帶給我們生命非常積極的意義、非常樂觀的一種狀態。 [15′12″]
  所以也不是沒有成就感,也不是什麼都不懂,讓一個學的人處在一種可怕的焦灼中,也不是這樣啊!你每天都可以獲得一種喜悅,因為你有累積更多的「知道」,破除了一個無明,比如對這一段的了解。有在聽嗎?不要走神,不要走神!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20講_手抄1冊 P21-LL6 ~ P22-L1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2018-06-07 , 9:46

1B-20講_手抄1冊 P21-LL6 ~ P22-L1全球廣論 II

來源: 全球廣論 II


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所以一開頭我特別強調,假定說在這個地方,大家沒有辦法真正地體會到的話,我們就不可能深入,不可能深入。這是個很重要的概念,這是個很重要的概念!所以,我們平常因為有這個概念,所以往往自以為認識就停在這個地方,你沒有辦法深入。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始終還是繞著兩樣東西:一個,我的見解——嗯,我覺得對!你這個「對」是什麼?就是世間上面以前不懂的文字,現在你懂得了文字相。這個文字,是以世間的標準來說有深刻一層的認識,這個是沒有錯,所以可以說你是一個知識分子。但是學佛差得十萬八千里,門都沒摸到——種下一個因。第一點。 [00′52″]
:wan: 真如老師講授
  師父強調了一個問題:「假定說在這個地方,大家沒有辦法真正地體會到的話,我們就不可能深入,不可能深入。這是很重要的概念」,什麼沒有體會到就不能深入?然後師父又強調一遍:「這是很重要的概念!」體會到什麼呢?往下想、往下看!師父說:「我們平常因為有這個概念,所以往往自以為認識就停在這個地方,你沒有辦法深入。」注意!懂了,懂了之後反應是什麼?還會繼續學習否?懂了這件事,還有什麼味道可以再鑽研的嗎?什麼都懂了啊!通常我們就會放棄探索,所以會導致我們沒辦法深入,在學習佛法上這是一個很致命的毛病。 [01′49″]
  那麼我們懂了,師父又繼續剖析:到底懂了什麼東西呢?「我的見解——我覺得對!」這個「對」是什麼?如果在世間上就是懂了文字相,比對世間的話他是稍稍深刻一點,這個是沒錯的;師父說:「你可以說知識廣博呀!但是學佛的話差十萬八千里」,注意到後邊那句話:「門都沒摸到。」請問門在哪?摸到門的人和沒摸到的人,會同時問門在哪嗎?什麼是「門」? [02′30″]
  在這一小段其實也不要想得太複雜,一想到:這說的什麼意思?就矇掉了。要想一想:又到了我的見解——我覺得這個對!一旦圍繞著我覺得對、我的什麼什麼、我的什麼什麼的時候,就出現了師父在前面講的——是來學佛的,還是來學「我」的?弄不好的話都是在學我,而且我見越來越強、越來越強,學什麼都會加強自己的我見——就是我愛執。我愛執越來越盛的話,生命就越來越痛苦。 [03′12″]
  所以所有這些經典上的文字,它就要指示——「我」,能看得到「我」嗎?我的錯誤的想法、我的錯誤的見解、我的錯誤的感受。是要在這上面釐清楚,要真正地了解苦樂的來源源自於我們的心,再進一步解釋——源自於我們對事情的看法。某一件事、某一件事發生了,那件事一定會產生那樣的苦樂嗎?為什麼有些人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沒有像我們那麼痛苦呢?所以這件事上並不真正能代表苦樂,或者直接出生苦樂;出生苦樂的是源於我們對這件事的看法,有了那個看法之後,在我們的心上產生壓力、悲傷,或者滿足等等這樣的情緒。 [04′14″]
  所以要校正的不是正在發生什麼事,要是外面的事情的話,誰能阻攔啊?比如說:「我現在在修禪定,天空,你不要打雷!孔雀啊,你不要鳴叫!」這怎麼可能?或者說:「不要下雨,我正走在路上。」我們怎麼可能讓整個宇宙隨著我的心意而轉?怎麼可能做到?那麼我們這樣一個在大宇宙中,看起來又非常具有靈性,可是又自覺渺小的人類,要怎麼樣達到自己的快樂呢?所以寂天菩薩就在他的《入行論》裡說,如果你怕刺到腳的話,有一種人會選擇這種行為:把大地上的荊棘都鏟完,哪兒有刺腳的東西就去鏟平它;還有一種人非常地聰明,他就穿個鞋,叫「片革墊靴底,即同覆大地」。只是把自己的腳穿上了鞋,就等於你好像拿了一個皮革,把整個大地都蓋住了。 [05′21″]
  同樣地,我們覺得滿世界都是問題,家裡都是問題、滿學校都是問題、工作單位......滿滿的都是苦惱!每個人身上好像都有這些不愉快。但是實際上只要把心裡的問題解決掉,把我們對這個事情、對這些人、對家庭、對很多問題的認知調整一下的話,我們的感受也將會隨之調整、隨之改變,這就是佛法讓我們逐漸去體會的東西。它正因為是在研究心的,每個人都有一顆心,你可以觀察自己的心念,可以留心自己的感受。所以不是看看經就完全懂得了你自己的心,注意哦!是我們自己的心。每一顆顆的心,要透過經典來校對內心,在內心上完成離苦得樂的操作。 [06′14″]
  所以這件事不能以自我為中心——我的經驗、我的什麼,因為我們沒有離苦得樂的經驗啊!當一個悲傷的心情生起,當一個怨恨的心情生起,我們都覺得我們是很有道理的啊!他這樣對我,我怎麼能不傷心?他這樣對我,我怎麼能不怨恨?那怨恨和傷心,請問是負面情緒還是正面情緒?一定是負面的,負面的就是傷人的!傷誰?當然傷自己呀!我們傷自己卻覺得是非常有道理的,為什麼?因為他這樣對我,所以我傷心、我恨呀!可是傷心和恨,讓我們的生命不是更加跌落到痛苦之中了嗎?那麼用什麼辦法可以停止傷心和恨別人呢?一定要調整自己對這個事情的看法,所以叫「調伏此一心,一切皆調伏」。 [07′03″]
  到後面會慢慢接觸到兩個字叫——調伏。是向內調伏,就是調伏這個「我」。這個「我」比獅子老虎還可怕喔!而且好像它是隱形的一般,因為很多人都沒有時間看「我」。因為眼睛都看別人、耳朵都聽外面,每天走路都在看形形色色的事情,很少很少有時間專注在自己的身語意上。我的身體在做什麼?我的嘴在說什麼?我的心在想什麼?哪些是不正確的,會給我自己和他人帶來痛苦的?哪些是快樂的,會給自他帶來愉悅的?我們有多少時間在檢查這件事呢? [07′50″]
  還是那樣,最正確的事情忽略了!所以師父就提到,為什麼我們坐在這兒?我們就是要離苦得樂。師父說:「大家停一下,讓我們自己做個警惕:我們在這個地方來幹什麼?修學佛法。你為什麼要修學佛法?說目的我們已經了解了,為了達到我們離苦得樂的目的」,注意!離開痛苦,得到快樂。有的時候我也想問大家:其實離開痛苦、得到快樂這件事,雖然是所有生命最本能的一個願望,但是努力了很多年之後,還有離苦的這種勇氣嗎?多半是在苦缸裡邊泡著吧!想不起來離苦了;快樂好像也就那樣,有的人活著都沒力了!是被誰摧殘的?是我生命遇到了什麼事什麼事、什麼人什麼人,還是我們沒有明了這顆心、沒有覺悟這顆心導致的呢? [09′04″]
  一旦我們發現:噢!問題的關鍵在於我沒有明了自心、沒有了悟這顆心,結果讓我沒有真正地離苦,會不會精神為之一振呢?因為所有的事情都出在別人身上的話,怎麼去左右別人?正因為問題出在自己的身心上,所以正好自己可以解決呀!這多方便啊!不花一毛錢,什麼都不用求別人!你聽了之後就拿這個在自己心上操作。哪有一個實驗室不花錢的?但是在你的心上開始實驗離苦得樂這件事,不用求啊!就自己開始操作了。師父說比騎自行車還方便呢!騎自行車你還要有個車子,這什麼都不用,你觀察就可以了! [09′46″]
  觀察,對我們來說鏡子很重要、燈很重要,那麼經典就是像鏡子和燈一樣的作用,在我們的生命中。善知識就指示這個方向,讓我們在生命中不要迷失,不要迷失!「樂在這裡呢、苦在這裡呢!不要顛倒了,到苦的地方去找樂、到樂地方去找苦。」當然沒有人找苦,但是換位就得不到我們要求的東西。所以佛法雖然是非常非常嚴謹的,但是它離苦得樂的方式也是非常準確的。正因為嚴謹所以準確,甚至精確。 [10′27″]
  所以我們常常這樣去訓練自己的心的話,就讓我們的心非常地有力量、非常地明晰,因為會常常處在一種抉擇和思辨的狀態之中。注意!當你的心靈動地抉擇和思辨的時候,你對你自己的情緒、你的看法、你對別人的方式會常常有一種警覺:欸!我現在在說什麼?我在表達什麼?我表達的東西會給自他帶來快樂嗎?比如我現在發生了一件事,我「咚!」的一聲,就掉到那個苦惱的河裡了,然後就沉在裡邊。可是學了《廣論》之後,至少會覺得這裡是哪裡?這裡好像是傷感,我要趕快逃出來,不然會越沉越深!我必須要逃出來,我要游出來!哪怕淚流滿面、哪怕筋疲力竭,也要朝著岸上游!我不要待在這種很負面的情緒裡,因為不去對治的話,它會越來越難過、它會越來越深。 [11′22″]
  所以師父講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告訴我們修行的門徑在哪裡,聽了文字之後,一定要懂得在心上去找到文字的所破或者所立是什麼。佛法要在身心上去實踐,這樣的話,我們的腳步才走得非常地踏實。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21講_手抄1冊 P22-L2 ~ P22-L9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2018-06-11 , 16:45

1B-21講_手抄1冊 P22-L2 ~ P22-L9全球廣論 II

來源: 全球廣論 II




講次:0021
科判:(釋名)
音檔: 1B 10:22 ~ 11:23
日期: 2018/06/11 - 06/13
手抄頁/行:1冊 P22-L2 ~ P22-L9 ( 2016 年版:1冊 P22-L1 ~ P22-L9 )
手抄段落: 然後呢,你的感受……這個以後再說。

:wan: 真如老師講授
 我們剛才談了一下前面一段,研討到這一段,不知道有的研討小組會不會整節課都在討論「門」是什麼?然後大家陷落一團,每個人都在說:「門是這個、門是那個!」實際上師父在這裡揭示一種學佛的方式。學佛的方式跟學世間的稍稍有不同,就是你文字上懂了之後,你不能認為你真的懂了,因為要向心上去看、要在身心上做功夫,要改變身心的。所以它是一種修鍊,它不是用一個「懂」字就能夠代表所有的過程。 [00′39″]
  在研討的時候,我們常常會糾結一些好像跟身心無關的問題,然後所有的人都卡在那裡、所有的人都諍論不休,找不到出口,所以廣論班裡就吵成一團。吵完之後,出去每個人的心裡都是問號,就這樣回家了。但是這樣會不會很錯誤呢?畢竟我們在吵佛法的門在哪裡、修行的門在哪裡,對不對?不是在吵什麼其他的名聞利養啊、什麼其他的門,所以相對於那些還是比較好的。諍論、諍論之後慢慢就尋到路徑,找到出路了! [01′16″]
  怎樣找到出路呢?師父在這裡邊說:「我們在無明中,我們的概念、我們的執著——我、我、我!這個東西都是錯誤的根本。唯有一個有正確認識的人指導了你」,他指導了你之後,注意!「你了解了你的錯誤」,了解了之後,師父下一個次第是:「心裡想排斥這個錯誤」,那麼在想排斥這個錯誤之前,一定是知道這個錯誤給自己的傷害。「不但如此,下一步還要認識怎麼樣是正確的,然後照著正確的去做,那個時候才能轉化得過來。」轉化得過來就是,從苦的感覺過度到快樂的,你的心的感受力發生了改變。
  好!提到感受,大家接著往下聽! [02′08″]
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然後呢,你的感受,對不起,那了解都不了解,我的感受還是普通的習性。世間的來說,人家說文人,文人的習性是什麼?講起來講得頭頭是道,做起來是一無是處,就像普通一般的愚夫愚婦一樣。那我們現在實際上都是這樣的,大家喊這個民主,大家喊這個、喊那個,看別人的時候喊得清清楚楚,輪到他身上的時候,做起來是一樣地莫名其妙。現在我們修學佛法了,第一個難關就是這裡,想想看!所以這個地方提示了我們什麼?我們不要自己覺得懂了,要想真正得到好處的話,應該要深一層地、好好地廣學。不必說我們現在想:哎呀,學得想樣樣東西都學。你不要說,就是簡單地學念佛吧、學參禪吧!說實在地還是不夠,這個以後再說,這個以後再說! [03′12″]
  提到感受,師父說:「那了解都不了解,我們的感受還是普通的習性。」此處的「了解都不了解」,是了解什麼?是我們的感受對吧!那我們的感受還是普通的習性這一點,了解嗎?比如我常常訴苦,但是知道這是苦的感受嗎?當我們對好友或者對親人傾訴一件痛苦的事情的時候,我們會不會覺得痛苦好像在變低了?這是一種痛苦在減輕的感受,是透過傾訴的方式。那麼,這是不是屬於普通的習性?注意!當苦受生起來的時候,是否沿著善知識的指導,馬上認識到:啊!這是痛苦開始了。 [04′12″]
  在痛苦開始之前,是不是還有一個東西它又先開始了?就是我們的見解——我們以自我為中心的那個執著,對這個事情的安立,是安立成傷害我的啊,或者這件事情一無是處啊,那麼接著痛苦就來了。習慣性地把某件事情發生看成是痛苦的淵源,那麼只要這件事一發生,痛苦就來了。一旦我們認為,這件事發生也許對我的生命有所警示、有所提醒,甚至是給我的一個大禮,但是我還不知道怎麼收的時候,我們就會觀察這件事本身存在對我生命那個不同的價值是什麼。讓我注意到:我有忽略什麼嗎?我是應該透過這件事增長一些見識、增長一些耐力、擴大一下心胸,看起來一無是處的這件事,是否帶了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在上面,等待我去了悟、等待我去經歷另一番的感受呢? [05′21″]
  所以師父說「文人」,注意哦!師父在說很多事情的時候,其實都是結合著內心。注意!這個「文人」,大家不要覺得是說世上的文人,要注意我們內心中的那個——定義是什麼?講起來頭頭是道,做起來一無是處的——自我。講是都會講的,但是一做的時候就完全都沒有樣子了。學了這麼多年《廣論》,應該對這點體會滿深吧!老學員?就是某些段落是很熟悉的,但是這個段落結合內心還是滿辛苦的,所以這是我們再開始一輪的意義呀! [06′03″]
  說:二十年了學一本書!是呀,二十年學一本書,文字懂了嗎?文字懂了之後,內心了解了嗎?所破、所立知道了嗎?所破、所立知道了,該破的破了嗎?該立的立了嗎?感受全轉過來了嗎?最大的問題是:生死了脫了嗎?來生能生善趣嗎?最初的道次第建立了嗎?一問這些問題,是否大家會心慌,覺得好像一無所成?但是也不用總結成這樣,因為我們學了好幾輪《廣論》之後,我們對很多事情的見解還是建立出來了,正知見還是有的。比如最普遍的不殺生,五戒的概念、八關齋戒、菩薩戒,這裡邊有太多太多對自他生命有著積極意義的正確見解,我們已經透過《廣論》、透過師父的講解學到了。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很偉大的事情,所以要好好地隨喜! [07′02″]
  師父在此處講的是什麼呢?就是那種「看別人的時候喊得清清楚楚,輪到自己身上,做起來一樣地莫名奇妙。」注意!下面一句話很重要:「現在我們修學佛法了,第一個難關就是這裡。」第一個難關是哪裡呀?說起來頭頭是道,做起來能不能不莫名其妙,對吧?所以有句話說:三歲孩童都知道的事情,八十老翁行不得。師父說:「這個地方提示了我們什麼?我們不要自己覺得懂了」,注意下面的話:「要想真正得到好處的話」,什麼好處?這個好處當然要真正地得到,請問是什麼好處?學習佛法可以得到什麼好處?什麼好處?你們有回答嗎?快樂吧!離苦得樂吧! [08′08″]
  離苦得樂,注意那個「離」字哦!比如你坐在車上,說:「請你離開那個車!」你要準備離開車上的座位,你就要花力氣,對吧?如果一台車正在飛速地行駛,你要離開這台車就要跳車,跳車很危險,需要更大的力氣。那如果我們要飛向太空的話——也叫離吧!要離開地球——那你要多大的力氣才能超越地球的引力,要多少燃料?我們習慣於這種引力,我們習慣於在自我的感受、自我的見解、自我的苦這種苦水裡面泡著,這就是一種習慣,也是一種吸引力。所以要離開這種吸引力的話,要一種很大的力才能離開。那麼這個力要怎麼才能獲得?因為跟自己的習慣是反的,你怎麼樣拿出一個相反的力量逃開這種痛苦?所以談到離苦的「離」字,它一定是有一個力量,又有一個方向。 [09′16″]
  我剛才是解釋好處是離苦得樂。師父說:「要想真正得到好處的話,應該要深一層地、好好地廣學。」聽到了吧?就是不要聽到一點就覺得懂了,趕快去亂忙一通,然後忙完了又很失望,非常地混亂。要想真正地好好學的話,「要深一層地、好好地廣學」,就是要耐下心來,別著急!把離苦得樂的這些見解,次第、數量認真地學明白了,並且一邊學一邊在內心上觀察。 [09′53″]
  問大家一個問題:師父的立宗有沒有出現?那個覺得文字是懂了的,會不會故步自封啊?能不能完成廣學呢?那好!現在問五大論班的同學,五大論都學完一輪了,懂了嗎?五大論夠廣的,懂了嗎?大家都搖頭。那在上課的時候,不會產生懂了的感覺嗎?沒有。辯論場上懂了嗎?上辯論場你把對方辯得啞口無言,還不懂嗎?都是不懂。說到此處,問所有的人,應該沒有人說:「我懂了」。 [10′36″]
  這一段懂了嗎?這一段也沒懂。我的問題聽懂了嗎?該承認懂的還是要懂的,但是修學佛法就不能輕易地認為這個懂了,不往下去學。懂得怎麼上汽車、怎麼下汽車,這個都懂了喔!不能一聽說不懂好,「好!什麼都不懂。」這樣就太過了! [10′59″]
  注意!好幾天的課程總攝一下,師父提醒我們,學佛的時候要特別注意它的目的性,目的非常地明確,像射箭一樣。你的箭靶在哪裡?離苦得樂,這就是我們學佛的目的。離苦得樂一定要離開無明,無明就是對這個事情沒有正確的一個看法。那麼請問:我們對學佛的正確看法是什麼?不能輕易地文字上看一看就以為懂了,我們一定要經過善知識來教我們,在身心上認識到這個「我」——連帶所有的見解和情緒,其實正是所破。了解它的錯誤、了解它的過患,我們才能離開這個錯誤;離開這個錯誤,就離開了苦。錯誤跟苦和罪是在一起的,所謂的「罪」就是做錯的事情,對自己和他人產生傷害的事情。 [11′59″]
  所以學習佛法不能急躁,要耐下心來、要沉靜下來,把我們的節奏放緩。為什麼放緩?放緩才能看到內心啊!那麼匆忙,連眼前有個東西、撞樹上都不知道,怎麼能夠注意到心念這個問題呢?所以師父才要提到:「提到這個事情,大家停一下,讓我們做個警惕。」 [12′29″]
  所以這一整段都在告訴我們學習本論的一種方式,就是要廣泛地聽聞。那麼二十年都在反覆地聽聞,有沒有廣泛地聽聞呢?現在又很多同學開始學習五大論、學習《攝類學》了。學習《攝類學》的時候,我們就自然碰到一個名詞叫「所知」。所知,大家都知道是心的對境,凡是存在的,心都可以了解。其實這句話只有佛陀當得起,因為凡是存在的,他都了解,而且是最正確地了解。那麼我們對我們的心了解嗎?我們的心存在嗎?存在啊!達摩祖師說:「你的心在哪?」「我找不到。」找不到存不存在呢?找不到就不存在嗎?空氣你也找不到,存不存在呀? [13′17″]
  所以對於存在的,不是我們心的所知,雖然是心的對境,可是我們不了解它,那麼我們就要跟隨了解它的佛陀——徹底了解萬事萬物的規律,包括心的規律的導師佛陀,我們就跟著他來學。最幸運的是還有師父一行一行地講解,還有廣論班裡這些同學,都是同樣的目的來這裡討論,每天都討論。討論就是鍛鍊思辨能力,你站在那一方、我站在這一方,大家一起來討論。雖然有時候好像不討論還行,越討論越糊塗,問題越來越複雜了、出現的枝節越來越多了,但是總算我們打開思辨的路徑,開始思考了!這是一件非常非常好的事情。開始思考、開始思辨,對我們人生的問題產生思辨,要去問為什麼。 [14′05″]
  所以師父揭示的其實也是個聞思修的過程,但是師父沒有提聞、思、修三個字。
  我有講清楚嗎?大家有聽懂嗎?還有人回答聽懂嗎?如果你們都聽不懂,我要再重講一遍嗎,這節課?再把所有的話倒帶重講一遍嗎?你們如果答聽不懂,我就一直講下去,永遠不下課!看你們怎麼辦?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22講_手抄1冊 P22-LL6 ~ P24-L3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2018-06-13 , 10:39

1B-22講_手抄1冊 P22-LL6 ~ P24-L3全球廣論 II

來源: 全球廣論 II



:wan:
講次: 0022
科判: (釋名)
音檔: 1B 11:23 ~ 14:38
日期: 2018/06/14 - 06/17
手抄頁/行: 1冊 P22-LL6 ~ P24-L3 ( 2016 年版:1冊 P22-LL7 ~ P24-L3 )
手抄段落: 那麼在這一個地方……這個我們必定要了解!


真如老師講授

好!又到了我們繼續研討的時光了。不知道大家的心態有沒有準備好?一定要記著有一個大乘的發心。就是不停地訓練我們生命的方向,讓我們所造作的業都隨著菩提心的方向;因為菩提心是佛子因,最後才會匯聚為成佛的方向。成佛才是徹底地離開一切痛苦、得到最圓滿快樂的方向。現在我們只能說,我們一直在提醒自己造作這個方向,終於有一天,它會在我們的心續裡邊,經過長期的串習、觀察修、止住修等等,成為我們心續裡堅固的續流,直到一剎那也不會間斷的續流,那個時候就太美了! [00′52″]
  所以不要放棄每一節課對動機的安立,雖然這可能只是短暫的一個心念的操作,但這個操作對整節課來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甚至對於我們這一生、對於我們生生世世宗旨的把握也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常常串習,重串習的業就會先熟。如果我們一直串習生命的最高宗旨,或者我們最迫切的生命願望——就是成佛,最後這就會真實地成為我們生命的方向、生命的意義,就會動用起我們全部的心力為這個目標努力,不達目標絕不停止! [01′38″]
  上一節我們討論到什麼樣是真正地能夠得到佛法的好處啊?然後一定要向深處學呀!要向深處學,首先要確定我們是來學佛的。為什麼學佛?要離苦得樂。那麼為什麼離不開苦呢?師父說是因為無明,我們對事情沒有正確的認識,所以導致了痛苦。其實這也是一個很深的概念,難道所有的問題都出在我的認知中嗎?把「我的認知」這個問題解決掉,是打開所有痛苦的結的一個鑰匙嗎?從這樣的一個角度說,認知事物就變得很重要了。 [02′24″]
  那現在就問大家:對每天上課要發心的這件事,我們的認知正不正確?認為是可有可無的、認為它麻煩,甚至久了之後就不以為然、麻木了?還是你會覺得,最開始的發心實際上關係到我們這節課的方向去哪裡。就是忙了這麼半天,秋天能不能收到東西?收到哪裡去了?會不會成為自己受用的那個果?所以發心是不容忽視的,發心、回向都是不容忽視的! [02′57″]
  今天我們繼續來聽下面師父講的這一段。在聽之前我想講一個問題,因為有很多同學寫了回饋,我有看!其中有的同學問:「這個全廣的進度出現了,是不是班裡原本的進度都要改?」如果你想要聽我的想法的話,我比較建議你班裡的進度可以不用改,抽時間可以再聽一下全廣,是不是這樣會比較好? [03′27″]
  還有一個同學問到關於次第的問題,比如次第可不可以改變啊?為什麼是這樣?我會覺得要了解次第到底是怎麼回事,就是要耐下心來向下學。比如說次第,請問腳下的第一步是什麼?那也是次第吧!腳下的第一步就是聞法。那聞法的第一步是什麼?前行。前行的第一步是什麼?思惟。思惟什麼?聞法勝利。其實這也是在大的次第中有很多細膩的次第。每天如果我們能夠稍事注意到一個聽法前的準備,那麼對這節課來說,可能你會收穫良多。 [04′11″]
  還有一種狀況是:你只要一聽到法,立刻就全部都準備好了。就是你已經非常熟練,不會有什麼其他的雜音啊、之前做的事情一直出來干擾,你的方向性、你的意樂也非常地純粹,就是為了無上菩提。如果這樣的話,還會不會在意串習聞法勝利呢?除非聞法勝利已經進入到你的心續了,那你再串習的也是你的心續。 [04′38″]
  我還有收到同學的回饋,是他們在高鐵上聽,好像有的是坐在車上、走在路上都在聽。坐在車上的還好,走在路上聽的時候要注意看路!或者你最好站著聽,一邊走一邊聽的話要注意交通安全。我是滿開心的!大家能用這樣的時間來學習。希望能夠感受到不管相隔多遠,這個課堂就把我們連結在一起,我們很開心地在此時此刻開始研討! [05′11″]
  好,那我們開始聽! [05′13″]
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那麼在這個地方,我順便也提佛經上面的一個公案來說明一下。這個《法華經》,我想我們大家都了解的。佛出世了以後說了很多經典,在這經典當中,現在流傳下來的有兩部經典,通常說圓教經典,換句話說最圓滿的。一部是最初說的《華嚴》,一部是最後說的《法華》。這《法華》很有意思,它最後告訴所有的弟子,你們每一個人到最後都成佛,都成佛!先開始說那些小乘的阿羅漢們,平常已經證了羅漢果了,他以為就到此為止。欸,佛告訴他:「不!這是方便法門,最後你要成佛的。」所以一一授記。最後乃至於說任何一個人,你只要隨便地念一聲佛,跑到廟裡邊,合一個掌、鞠一個躬,乃至於小孩子玩,拿了這個泥沙造一個塔——塔就是寺廟了——欸,覺得這樣,都會成佛!
[06′28″]
  這一小段應該非常地明晰,就是師父給我們介紹了《法華經》和《華嚴經》,這一段主要是介紹《法華經》。師父說:「《法華》很有意思」,什麼意思啊?就是它告訴所有的弟子最後都會成佛。先從小乘的阿羅漢,說證得阿羅漢果了之後還要繼續向前走,最後要成佛,一一授記。最後說到:「乃至說任何一個人,你只要隨便地念一聲佛,到寺院裡合一個掌、鞠躬,乃至小孩玩,用那個沙子造了一個塔,都會成佛!」那根據《法華》的授記,我們二十多年廣論班裡這些同學,不管學得怎樣,是都會成佛的,對吧?因為我們不知道都合了多少掌、念了多少佛了,而且有同學也會造塔、供僧等等。所以根據佛陀的授記,現在在聽《廣論》這些同學都會成佛的,對不對?開心吧! [07′36″]
  以前有一個老居士,他非常非常尊崇《法華經》,非常地有信心,所以他對《法華經》一字一拜。那時候我去問他:「《法華經》到底講的是什麼?」他說:「你別講那麼多,你就拜就是了。」我說:「要拜多久才能明白《法華經》的意思?」他說:「跟著我拜!」後來就跟著他拜。他非常非常認真,從早拜到晚,非常非常虔誠,還有很多念誦《法華經》的居士們。《法華經》有說,念完了之後會口中出蓮花的香味,有種種不可思議的感應。 [08′16″]
  再說一遍:記得喔!現在不管是新學員還是老學員,佛陀在《法華經》裡授記了,我們一個合掌、一聲南無佛,「皆共成佛道」,都會成佛的。開心吧!這是佛授記的哦! [08′32″]
  那接著聽下一段:
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當然這個成佛的時間很遙遠,不過這裡呀,我現在要提示給大家的是說,他授記大智舍利弗尊者等等,就說:「最後你要成佛的,你還要供養兩百萬恆河沙多少諸佛、多少時間以後成佛。」看一看喔!大智舍利弗尊者是佛弟子當中智慧第一的,而且我們看那個經論上面,已經無量劫來跟著佛,生生世世跟著他,有這樣的因緣;這一世證了羅漢果了,到最後成佛還要轉了個大圈子,這個是圓教經典。可是另外一部圓教經典有意思咧!《華嚴》,這善財童子,他是個十信滿心,結果他最後也成佛,他的成佛的時間上面是一生取辦——說這一生可以成就,所以他最後以十大願王導歸極樂。這兩個之間雖然同樣成佛,這個時間,那完全無法想像,完全無法想像!那是個天文數字,天文數字都無法形容。 [09′51″]
  好!問大家:這一小段師父在說什麼呀?是不是在說成佛的時間呀?說了兩種時間對吧?一種是什麼?是天天跟著佛、生生世世跟著佛的這個例子,誰呀?大智舍利弗尊者對吧?是智慧第一的。說這一世就證得羅漢果,最後成佛還要轉一個大圈子。我們可以想像這是示現的。還有另一部經典《華嚴》,就是一生取辦——當生就成佛,所以這個速度簡直是不能想像的。最後他以十大願王導歸極樂。說:「這兩個之間雖然是同樣成佛,時間是無法想像的」,師父用了「天文數字」。 [10′47″]
  我們都會成佛,但是接下來這一段揭示的是——速度。都會到那個目的、都會達到徹底離苦得樂的那個地方,但是快和慢是天文數字。接下來聽! [11′02″]
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假定說這個成佛這麼差別當中,我說沒關係啊!反正你到那時候生了天上人間,舒舒服服,到那時候,突然之間一下成了佛了,那我倒還是願意去等一下。因為成佛很辛苦嘛,所以我等了半天,到那時候成佛了,不是就等等嘛!不是的呀!實際上這個無量阿僧祇劫,在這裡面大部分時間是都在受苦,受無量無邊的苦。那羅漢將來走到佛還要苦,凡夫的話那更不談,大部分時間都在三惡道當中輪轉,痛苦得不得了!這第一個事情。第二個事情,轉了大半天你最後成佛的時候,他不是說到那時候那個佛自然地掉在你頭上,你還是要經過這樣地努力,一點都不能少的,這個我們必定要了解! [11′54″]
  這一段講了兩件事情,對吧!第一件事情是什麼?首先師父說:「假定這成佛的差別中」,注意!是說那個速度的差別。「反正到那時候生了天,舒舒服服的,哎!突然一下成佛了」,快和慢都沒關係,因為都很舒適、過程很享受,那多長都沒關係!師父說:「那我還是願意等一下。因為成佛很辛苦嘛,所以我等了半天,到那時候成佛了,不就是等等嘛!」師父說這個速度不是等的問題哦!是什麼問題呢?是「無量阿僧祇劫」,同樣是天文數字,「在這個裡邊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受苦」,而且受多少苦呢?「受無量無邊的苦」。「大部分時間都要在三惡趣中流轉」,這是指凡夫喔!都要在三惡趣中流轉。新學員可能剛剛接觸到三惡趣,你們可以稍稍了解一下,地獄、餓鬼、畜生就叫三惡趣。 [13′05″]
  佛教認為當我們這一生的生命結束之後,心識並沒有停止,它在繼續向前。怎麼樣證明人有前後世呢?在《釋量論》裡有廣泛的討論。因為心識是由前一剎那、後一剎那這樣一直相續不斷的一個續流,所以它是不會停息的,它總體是不會停息的。你下一輩子要去什麼地方,完全取決於自己這一輩子所造善惡業的考量。如果善淨之業多的話,就在人天道;如果是惡業為首,又重串習、天天想惡念的話,那可能就會到惡趣去。所以師父說:「大部分時間都在三惡趣中流轉。」為什麼大部分時間?因為一旦進入惡道,很難脫離。 [13′55″]
  比如有的畜生道的生命,牠就是要靠吞食其他生命來維繫牠自己的生命,牠活一天就要殺很多生命。你說這樣的業,牠怎麼從那個道裡脫出來?所以是很可悲的,牠已經失去了抉擇能力。有的只要張嘴就可以吞掉很多生命,所以牠沒法持守不殺生戒,也沒法聽聞;遇到佛法之後能知道嗎?頂天就是被放生呀!可能有的生命這樣的機會也得不到。所以一入惡道是非常難以脫離的,一旦進入惡道之後,成佛是很遙遠哪!不知道該有多遙遠,全都忘記了!所以師父說:「痛苦得不得了啊!」 [14′42″]
  那麼這些該受的惡報都報了,轉了半天,到最後成佛的時候,是不是一下子很輕鬆地成佛了?不是的!還是要經過這樣的努力,一點都不能少的!該做的善都要做、該斷的惡都要斷,一點點都不能少!不能說因為我們從惡趣裡都轉完了,上來之後我們就少了很多。而且從惡趣上來之後,不知道還帶著惡趣的什麼餘習,更麻煩!所以這件事就是一件非常費力氣、非常辛苦,要經歷過難以想像的艱辛才能達到的,就是那條成佛的遠路。注意!師父揭示了這件事情。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23講_手抄1冊 P24-L4 ~ P24-LL3 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2018-06-18 , 22:20

1B-23講_手抄1冊 P24-L4 ~ P24-LL3 全球廣論 II

來源: 全球廣論 II



:wan:
講次 :0023
科判: (釋名)
音檔: 1B 14:38 ~ 15:52
日期: 2018/06/18 - 06/20
手抄頁/行: 1冊 P24-L4 ~ P24-LL3 ( 2016 年版:1冊 P24-L4 ~ P24-LL3 )
手抄段落: 有這樣的因……在這兩部經上面說得清清楚楚。

真如老師講授

好!我們接著聽下一段。 [00′03″]
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有這樣的因,有這樣的果,那到最後成佛還是要!為什麼呢?為什麼呢?因為我們要真正成佛,要做兩件事情,哪兩件?一個要所知障徹底地淨除、煩惱障徹底淨除,兩樣東西。那個東西你沒有淨除之前,不行!換句話說,那個債在那裡,你沒有還清之前就是負債的;還清了,什麼時候還清了,就對。還有你要做那件事情就要做那麼多,什麼時候做圓滿,什麼時候就對,這樣。結果前者走這麼長的路,完了以後,同樣還要付出這麼大的努力去完成;後者一下就達到,他也達到了。這兩個比較,對我們有極重要的一個概念,大家記住!為什麼?為什麼?我想,如果說我們自己肯努力在這個方面追尋一下的話,沒有一個人例外的,這一定願意走善財童子這一條路。喔,這個太冤枉了!走這麼長時間太冤枉,因為這個吃了冤枉苦頭嘛,對不對?這個概念在哪裡呢?看下面,這個就在這兩部經上面說得清清楚楚。 [01′18″]
  諸位,你們在研討這一段的時候會怎麼研討呢?比如這裡邊提到了成佛要斷除的所知障和煩惱障,是不是很多心力都花在去了解所知障和煩惱障?但是這一段,師父要我們了解的是什麼呢?一個是前面走了那麼長的路,那麼長的路都在惡趣喔!完了之後,同樣還要付出這麼大的努力才完成;後者一下就達到了。 [01′52″]
  所以這個快和慢,師父說:「這兩個比較,對我們有極重要的一個概念」,然後師父接著說:「大家記住!」記住什麼?就是我們要去比對快、慢。說:「這還要比對嗎?一個那麼長、一個這麼快,這不很明顯嗎?」這樣的念頭是懂了的意思嗎?懂了這個快、那個慢,懂了三十天比一天長,然後呢?最重要的是為什麼走三十天?為什麼走一天?為什麼走無量阿僧祇劫?為什麼一生取辦?對吧?師父說:「大家記住!」接著師父就問:「為什麼?為什麼?」連著兩個。 [02′48″]
  這兩個為什麼,到底是問什麼的呢?師父接著說:「我想,如果說我們自己肯努力在這個方面追尋一下的話」,哪個方面呀?就是為什麼走那麼快、為什麼走這麼慢,中間都經歷了什麼。注意!師父用了「追尋」,這裡邊就是開始有可能你摸不到什麼,一直在探索、一直窮追不捨,一直在探索這件事。而且師父後面說:「追尋一下的話」,看起來也不太難。接著說:「走這麼長時間太冤枉,因為吃了冤枉苦頭嘛!」師父在這講的時候有點在笑。「沒有一個人例外」,師父說:「如果你追尋一下的話,沒有一個人例外的,這一定願意走善財童子這一條路。」善財童子的路是什麼路呢?就是一生取辦——最快的成佛之路。但是一定要去追尋其中的義理和要去探討為什麼。 [03′56″]
  我現在問大家一個問題:師父為什麼在講一講離苦得樂之後,就講到這兩部經了呢?你們在回答嗎?為什麼講這兩部經了呢?講這兩部經要引出什麼呢?兩條路,對吧!一條快的路、一條慢的路。那麼引出這兩條路要幹什麼呢?是要你我選擇嗎?是要你我追尋嗎?師父的心意是什麼?師父把兩條路打開,說:「諸位呀!我所關心的你們,請走遠路吧!」是他的心意嗎?遠路太苦呀、太苦呀!師父心疼我們。 [04′43″]
  說:「如果這麼認真去追尋一下,沒有一個人例外,就一定願意走善財童子的路。」師父對我們是多大、多深的期望。只要我們願意探尋,我們的心就會非常欣樂地走上一條快速的離苦得樂之路,這個道理完全說得通的,對不對?痛苦的日子快點結束比較好、快樂永遠不要結束比較好,這不僅僅是人之常情,所有的生命都是這樣的,苦都想要快點離開。但是為什麼還有人選擇那麼遙遠的離苦得樂之路呢?這裡邊有玄機嗎?一定要探索一下。 [05′24″]
  注意!師父把一個非常大的命題、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推到你我眼前了。這個問題就是:選吧!有兩條路——快的和慢的。不加思索的,你我當然會說:「我要選快的。」但是那快的是怎麼走上去的?一定要探索!不然就會發生我以為走的是快的,結果我走的是慢的。因為不清楚的緣故、因為可能遠離了引路者的緣故,或者中途退心、換路等等諸多的方式,還有人事的不和合我們也會不想朝前走,很多很多理由都會走上岔路。所以師父是以這樣一個非常非常殷重的態度,微笑著、笑咪咪地給我們講這兩部經典的意趣,就是希望我們能夠選擇一條快速的路,是吧!你也是這樣想的吧? [06′31″]
  會不會覺得在《菩提道次第廣論》第一盤 B 面的時候,師父居然就把成佛的兩條快、慢之路指示出來了,精彩吧!而且被誰聽到啦?就是被正在聽的你聽到了,有快、慢兩條路。這兩條路聽到了之後,如果有人因為聽聞這部經典走上了快路,那你省掉了多少受苦的時間?就是因為聽聞到師父給我們說法。 [07′04″]
  所以你說聽聞可以離苦嗎?聽聞可以縮短受苦的時間嗎?由於聽聞,我們可以改變命運嗎?因為我明了了哪條路是錯的、哪條路是對的,哪條路是苦的、哪條路是少受苦,甚至是很快可以得到快樂的,那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可以做一個非常非常明晰的選擇,然後踏上去。不是胡亂地就開始踏步走,沒看清方向就走了。 [07′34″]
  常常會遇到那種事,說:「某人某人!請你幫我做一件事。」那個人說:「好!」走了。過一會兒他回來說:「欸,你要我做什麼?」常常會發生這種事情喔!沒聽清楚要幹什麼,也沒聽清楚次第,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都沒聽清楚,人已經出發了,所以他自然要回來重新問路,這樣就浪費時間!如果他一出門就掉到坑裡了,還得去找救護車啊什麼把他救出來、療傷,療完傷了再過來問路、再能啟程。所以是很折磨的! [08′09″]
  那麼這件事重不重要,在我們的生命中?我們常常去研究很多讓自己心情變好的方式、讓自己的心變得輕鬆的方式,那麼這個很多生都會輕鬆的方式,會不會引起我們的注意力?我們會不會非常非常在意師父用兩部經典作為依據提出的這兩條路?難道這不是十方諸佛的心意嗎?十方諸佛的心意,如果沒有善知識來告訴我們的話,我們即使閱藏,看了很多大藏經,能不能結論出:啊!有一條快路、有一條慢路。能不能這樣明晰地下結論?所以說:「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有的讀了很多年不知道有兩條路;或者知道了,但是怎麼走的、次第是什麼,也是不明了的。而且知道了之後,會選擇那條快路嗎?有勇氣選擇嗎?還是就甘居遠路?自己給自己下定義了,因為並沒有了解遠路上的心酸啊! [09′18″]
  所以這要何等的勇氣給什麼也不懂的我們上課,一開始就揭示成佛,然後就把無明的概念揭示出來。要揭示正確學習佛法的方式、要結合內心,還要提出結合內心也要有兩條路:有一條是最快地把心中的痛苦都去掉、快樂都圓滿,還有一條很慢地才能達成這樣的目標。絲絲入扣地把我們引入到一個對正確之路的抉擇上。所以非常地明晰,師父的講說非常地明晰、非常地簡潔,讓我們的心裡聽起來是乾乾淨淨的、明明白白的,沒有什麼玄而又玄的道理,非常地清楚。怎麼選?有沒有得選?一個那麼苦、一個一生取辦,這還需要選擇嗎?假如你稍作探索,都會這樣去選擇。關鍵就是要明了如何是快速之路! [10′26″]
  提到這一點的話,我做一個小插敘。當我們跌入到一個痛苦情緒之中的時候,我們知道快速地從中出離的辦法嗎?就是從一個不好的情緖裡、一個負面的情緒裡要用最快的速度出來,還有一種用很慢的速度出來,這也同樣是涉及到速度。習慣繞遠路,和習慣抄近路,就是走兩點之間最簡捷的路,其實這也是一種習慣——習慣迅速地離開痛苦,不留戀痛苦。提到這點,說:「哎呀!怎麼可能留戀痛苦呢?」自己想一想吧!一件事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在那個胡同裡轉呀、轉呀,就是轉不出去,因為沒有對這件事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所以放不下心中的重擔、放不下痛苦,就是被痛苦糾纏啊! [11′29″]
  以前在研討《廣論》的時候,也會常常聽一些居士講家裡的痛苦。一開始的時候聽一遍,後來還是聽、還是聽,可能半年的時候還是聽,後來我發現:就是那一模一樣的痛苦嘛!重複了很多遍,還是那個!她是很痛苦的,她一直講,因為她想不開啊!因為對方沒有改變,所以她一直很辛苦。有一天我就跟她說:「這類事情你已經跟我講了半年了,都是幾乎同類的事情。講了之後你心裡稍稍有一點舒服,但是回去之後又開始發作了,是不是我們得找到一個究竟讓你不再這麼痛苦的辦法?」所以我就跟她說:「那我們就聽師父的帶子吧!」 [12′16″]
  傾訴可以讓內心輕鬆,但是傾訴可不可以解決苦因?你能不能諒解你認為傷害你的那個人?怎麼樣發生諒解?我們必須去吸收新鮮的理路。注意!「必須」是自己給自己說的。必須去用一個嶄新的觀點來看待這件事,尤其是要承認自己對自己的痛苦有責任。你為什麼要讓自己過得這麼痛苦?別人那樣對你,你就痛苦嗎?這件事是確定的嗎?一個有毒的食物和一個有機的食物,我們當然會選擇吃有機的;那別人給你一個有毒的食物,你為什麼要大口吞下,而且要承受中毒的痛苦呢?你要設法清楚它、設法辨認。 [13′09″]
  所以很多道理都在說:真正的苦樂,其實操縱者是在於我們自己。佛法就是在告訴我們這些,如何操作內心讓它生出快樂、遠離痛苦,所有的道理都直接指向操作面,最先操作過來的一定是自己的認知。所以,聽了今天師父用《法華經》和《華嚴經》揭示了這兩條路之後,可以想一想:當下我可以心情變好嗎?我可以對別人微笑嗎?我可以對我的親人、朋友或同事說出感恩的話嗎?還是就讓自己的心泡在苦水裡,也不願意出來?不願意出來會習慣的,而且串習久了會得抑鬱症。要非常地小心自己的負面作意、負面情緒,千萬不能耽著得太久,要快快地、快快地離開那種情緒,要走一條快速的離苦得樂之路!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24講_手抄1冊 P24-L4 ~ P24-LL3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2018-06-21 , 9:43

1B-24講_手抄1冊 P24-L4 ~ P24-LL3全球廣論 II
來源: 全球廣論 II



:wan:
講次: 0024
科判: (釋名)
音檔: : 1B 14:38 ~ 15:52
日期: 2018/06/21 - 06/24
手抄頁/行: 1冊 P24-L4 ~ P24-LL3( 2016 年版:1冊 P24-L4 ~ P24-LL3 )
手抄段落: 有這樣的因……在這兩部經上面說得清清楚楚。

真如老師講授
再問一個問題:有一條快路、有一條慢路,請問誰將走上慢路,誰將走上快路?這兩條路是給誰展示的?是我們,是吧!那麼誰將走快路、誰將走慢路,是誰在決定?是別人決定我離苦得樂的快慢,還是我自己決定的?如果我自己能夠決定快慢的話,我何必受那麼多苦呢? [00′46″]
  所以師父處處都在揭示:我們是否能夠明了我們要主宰自己的身心?談主宰太不容易!我們的心就像一匹脫韁的野馬,很難控制,所以才會在悲傷的海裡不停地沉淪,主宰不了。所以才說佛法難,難就難在哪兒?開始對付心的時候,就沒有像聽懂感覺那麼好了!因為最先遭遇的就是先要認識到這個痛苦、這個痛苦對自己是有傷害的,接下來你要想離開它。 [01′31″]
  比如說壞心情,早晨起來你就莫名其妙地心情不好,由於作了惡夢、或者身體不舒服、或者其他的原因、或者今天的事情多等等,或者你突然想起了一段事情,總之就心情不好。那麼心情不好之後,是否延續一天?是否把這種態度帶給遇到你的所有的人?還有一種就是假裝很快樂,其實心裡那傷口越來越深,都是一種自我折磨的方式。但是我們是不是很習慣這種方式?還是習慣發現了自己的負面情緒和負面的思路——注意!我說「發現」兩個字——思路一出現的時候趕快停止它,這是不是最快速的當下離苦?當下轉! [02′20″]
  我再說一遍:如果能夠主宰快和慢的話,誰願意走慢路?那麼為什麼不能夠主宰?是天生不能夠主宰,還是缺乏訓練?武林高手是怎麼出現的?小的時候都有一段跟著師父非常艱辛的訓練過程,對不對?一般都出現什麼大雪的時候也練、酷暑的時候也練、被師父修理、什麼都學不會,然後冥思苦想武功祕笈......經歷那個過程,最後就練成武林高手了。沒有什麼其他別的東西! [03′04″]
  就像一個賣油翁,哎呀!那個賣油的人特別厲害,他在那個瓶口上放上一枚銅錢,然後他就把油從那個銅錢的孔——古式銅錢的孔,四方的那種,就透過那個孔,倒到買油人的瓶子裡去。然後那個銅錢的邊緣是不會沾上油的,厲害吧!有人問了那個賣油翁說:「這太了不起了!這是怎麼練出來的?」那個賣油翁說:「無他,唯手熟爾。」沒有什麼其他的,只是我熟練罷了! [03′44″]
  所以離苦得樂之路要從當下開始練起,不要讓壞心情、壞情緒、壞的思路牽絆你,一定要快點把它斬斷,快點離開它!真正地說,當煩惱生起的時候,我們要像抖落跑進懷裡的蛇一樣,可是有多少人把自己的壞心情看成是進入懷裡的蛇呀?有那麼害怕嗎?通常壞心情生起的時候,我們就待著、就靠著、就瞇著眼沉在裡邊;沒有覺察、沒有覺知、沒有覺照,所以就越沉越深。沉到很深的時候發現:哇!透不過氣來!再想跑出來,費盡了辛苦。所以速度,速度!最先覺知——看到它,然後扭轉它。 [04′41″]
  所以「速度」這兩個字,是不是我們這節課學的非常重要的一個概念?平常也學速度啊!但是離苦得樂的速度是什麼呀?就是要我們對我們的心快速地了知它在幹什麼。如果它在痛苦的話、在攪煩惱的話,那要停! [05′03″]
  有在聽嗎?有在聽嗎?要試著在苦樂上去獲得稍微一點的主動權,要試著去操縱這個方向。那些修鍊地非常非常成功的高僧大德,就是勤苦練習呀!師父在他的日記裡,每一篇都是勤苦地練功夫啊!所以在心上練功夫即是,不要慨嘆佛道難啊!大家一定要好好地努力哦! [05′35″]
  好,師父舉了這兩部經典說有兩條路,就是快路和慢路、近路和遠路。那問大家一個問題:從這兒到某地某地,怎麼走是近的呀?我們去問路的時候會問誰呢?是問走過的,還是問沒走過的?一定是問走過而且很熟練的。他說:「我家就在那邊!就這麼近,你朝這條路走吧!」我們從小到大一定都問過路,問路的時候,有沒有遇過那種指路給你指說:「一直往前走,左拐、右拐!再向前走,再左拐、右拐!」拐拐你就迷失了,你就不知道怎麼走了。但是有的碰到好的指路的,他就給你講,講完他發現你一臉困惑之後,他說:「那我帶你走吧!」這個時候可能有人會跟著走,可能有人會害怕不知道被帶到哪去。但是給我們講這兩部經典的是佛陀,他已經究竟地離苦和究竟地得樂,而且他有慈悲心要幫我們,他的方法是正確的,所以跟佛去問怎麼樣成佛是快路、是遠路,應該是最好的。 [06′54″]
  所以走上快路和慢路最根本的那個條件是什麼呢?誰知道此路快、誰知道此路慢?一定是走過的人。那你說走過的人,他一定是走過了慢路,才知道那條慢路嗎?一定要被火燒到,才知道火會燒人嗎?遠遠地看著它烤就可以了吧!認知毒藥的人,你不能說被毒死了所以才認知,不是這樣的!因為聽爸爸媽媽說、聽老師說、聽科學家說這是有毒的,所以就不靠近。 [07′34″]
  姑且不討論這個。再問一遍:誰是知道近和遠的人?如果那個知道近路和遠路的人,決定要帶我們走近路的話,我們要跟著走嗎?當我們遠行、當我們不知道路,我們需要嚮導嗎?如果這個嚮導對我們伸出了慈悲的手,我們願意把手伸出去,跟著他嗎?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0231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1B-25講_手抄1冊 P24-LL2 ~ P25-LL5全球廣論 II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昨天 , 15:28

1B-25講_手抄1冊 P24-LL2 ~ P25-LL5全球廣論 II

來源: 全球廣論 II



:wan:
講次: 0025
科判: ( 聽聞前行 )
音檔: 1B 15:52 ~ 17:30
日期: 2018/06/25 - 06/27
手抄頁/行: 1冊 P24-LL2 ~ P25-LL5 ( 2016 南普陀版:1冊 P24-LL2 ~ P25-LL6 )
手抄段落: 所以,如果說你們將來……好好地去看一看。

真如老師講授
在研討《廣論》的時候,我常常都比較強調:希望大家能夠仔細地聽師父的錄音帶。因為在師父的講說中、在師父的語氣裡,還有他投入的情感,我們可以聽到師父比如說他特別贊同什麼、他特別擔心什麼,還有特別期待我們怎麼做......,好像師父是一位陪在我們身邊的善知識。聽久了之後,就不會產生那種疏離感。尤其是我們這些年輕一輩的,一開始有人會覺得聽師父的口音聽不懂,這是源於什麼呢?就是不太熟悉。其實師父的發音是滿清楚的,一旦熟悉了師父的語氣、他的表達方式之後,我們就會覺得講得是滿清晰的。 [01′01″]

  在聽帶子的時候,其實可以訓練我們一種專注的能力。因為我曾經問過一些廣論同學說:「你聽師父帶子的時候會不會走神呀?」問了很多人,都說:「會走神。」「那走神多久會發現呢?」常常說:「走了一大半才發現。」然後我說:「那你發現這一段聽了走神之後,你會不會補聽呢?」有一些同學就聽過去了,有一些會補聽,但是回頭補聽的時候又走神了! [01′34″]

  我們也在班上做過這樣的一個調查,就是同一段看你聽多少遍才會不走神。結果有一個同學聽七遍到那裡都走神,非常非常奇怪,一到那個地方他思想就飄忽了。他覺得很驚訝,為什麼這一段他反覆地都聽不到,就是到那一段,好像什麼東西障蔽住了一樣,後來就自己起名說「業障」。但是說業障就能聽到了嗎?所以在這個部分,大家聽聞的時候還是要聽仔細,因為我們很多人的習慣,就是聽別人說話的時候,其實也是聽不仔細,通常就聽個大概,然後匆匆忙忙聽完了,就覺得領會別人的意思了。如果這樣學教典的話可能會滿吃虧的,所以大家要認真地聽聞。 [02′27″]

  所謂的認真,也不一定很吃力,只要把心專注在上面,養成習慣,慢慢地訓練自己,到後來只要師父的法音一響起來,我們就會全神貫注地聽。而且如果你累的時候,你真的可以緩解疲勞;如果你憂傷的時候,當你把心緣在師父的帶子上,你很快就忘記了你的憂傷;甚至有人病得躺在床上起不來的時候,我還建議他聽師父的帶子提心力,這樣他會有勇氣撐住在病床上的時光。還有失眠根本沒法睡的,他來找我說:「老師,怎麼辦呀?」我說:「那醫生都說怎麼辦啦?」他說:「醫生也都想辦法了,還是睡不著。」我說:「如果你也不願意吃安眠藥,覺得吃太久了也不行,那試試聽師父的帶子。」結果他就開始聽師父帶子,聽了一段時間,聽著聽著就睡著了,後來師父的帶子就變成他的催眠曲了!然後他就過來跟我說:「這樣會不會很有罪過?一聽就睡著了。」我說:「師父講的法就是為了安慰我們心中的各種痛苦。如果你有失眠的痛苦,那麼一聽師父的法就睡著了,你睡了一段時間、好了之後,你大概就不會睡了,所以就把它當做藥吧!」果然一段時間之後他好了,他聽師父的法就不會睡著。 [03′51″]

  很多人聽師父的帶子或者學《廣論》,感覺生命中有一顆偉大的心在陪伴。我們生命中有很多問題需要討論。有很多人很孤獨,沒辦法討論內心深處的問題,也不知道該怎麼討論;有的時候跟別人討論之後,還反而陷入更深的矛盾之中,所以也提不起來、也放不下,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個時候很多事就不妨不了了之,就來聽帶子。聽著、聽著、聽著,可能是師父非常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他就熱淚盈眶或者痛哭流涕,突然觸及他內心深處最深的一個痛,別人也不曉得是怎麼回事,總之就是他被觸動了。 [04′35″]

  每個人都有可能在《廣論》中找到自己被觸動的點,或者自己心靈深處的傷被癒合或者被撫慰的那個點,其實那就是佛菩薩的慈悲吧!當接觸到這個偉大和慈悲的心的時候,我們的身心就會被那如慈母般的佛菩薩的慈悲所撫慰。這樣的話,我們在生命的過程中所受的所有創痛能夠早一點好起來,然後我們依然能夠健步前行,依舊可以給自他創造一個幸福的感覺、幸福的氣氛,甚至是為自他生命的提升帶來很大很大的饒益。所以大家要打起精神來聽帶子,然後聽帶子的時候絕對要努力——不要昏沉、不要散亂! [05′28″]

  雖然說這幾個字輕鬆地講出來:「不要昏沉、不要散亂。」大家都知道一聽帶就昏沉的人,真的是一打開帶子就昏沉,然後什麼時候聽完了,他就醒過來了。但是我們這麼一小段、一小段聽,應該你想睡的話,也睡不了多久就會被叫醒;散亂的話,也會被迅速地叫回來。所以慢慢地養成自己要知道自己的心在散亂、昏沉,「欸!我在昏沉!」要能覺察到,覺察到之後立刻就拉回來,立刻就把心力提起來。因為這樣的話,提升我們聽聞水準,我們就能夠更清晰地了解師父的心意。 [06′10″]

  所以聽聞要聽得準確,然後要反覆地聽、重複地聽是滿重要的!尤其是在這麼忙碌和浮躁的這種狀態之中,如果真能夠靜下心來,好像整個宇宙中只有師父的聲音,師父就坐在自己的面前——「如在目前、如對聖顏」,好像就為你講《廣論》一樣。那樣的時光也是滿美妙的。 [06′42″]

  我們生命的正在進行式,說「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這是我們常常都會講的一句話。所謂的不如意,就會給我們的心中帶來很多失落呀、悲觀呀,還有焦灼、無可奈何、徬徨等等諸多的這些痛苦。實際上每一天、每一天,如果我們已經脫離孩童時代了,我們就將面對成長後的很多煩惱,這些煩惱有的也解決不了,就是一直在進行。那麼如果在這個心續之中隔出一個小小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就好像我們走進師父在鳳山寺的辦公室跟師父請益一樣。那個時光就是,我們突然從一個喧囂的塵世中走進了寺院,然後走到了一個非常非常親切、非常非常熱情、目光很深邃的這樣一位老和尚的面前,坐在他的面前聽他說法。 [08′00″]

  這樣的話,對我們的生命是不是一種充電、補給,還有靈魂深處的一種給予?因為你會發現師父他對我們最大的所求,應該就是希望我們幸福、希望我們快樂。他字裡行間滿滿的心意,都希望我們能夠剎那剎那都擺脫痛苦,達到一種無憂的生命境界。所以如果能夠常常感受到這樣一顆心,在這個宇宙間他滿滿的慈悲在關照著我們,一直在試圖跟我們的心靈對話,一直在講給我們聽,一直在講。這樣的話,是不是可以你自己遇到問題的時候沒有那麼孤單和無助?因為至少會想起來:哎!我還有師父的法可以聽。在聽他的法音的時候,不管有多少難纏的心事,在那一刻都彷彿寂寥無聲,只有他的法音和我滿滿的信心。這樣的話,人生的很多問題看起來也沒那麼艱難了。 [09′19″]

  為什麼?因為「法」會提醒我們正念、正知、正行、正能量,會讓我們從情緒的陰霾中走到陽光下,聽一聽佛菩薩他對事情的看法,他對這個事情的思路是什麼。這樣的話,我們就隨時會調整我們看一件事情的角度,甚至每天都在調整。如果你憶念師父的法的話,每時每刻都可以調整自己的心,就像一個坐標一樣,可以幫助我們一直調整,因為我們會常常偏離,就要調整。調整到什麼方向呢?就是正確地離苦、正確地得樂,早一點把自己從非常負面的、很糟的一種心境中解救出來。其實沒有什麼比法更快的,或者說更實用的,而且也不需要費什麼代價,就只要心緣在上面就可以了!
圖檔

版面已鎖定 主題已鎖定

回到「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