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舊版}手抄稿(41A~80B)

福智廣論|宗大師:【今勤瑜伽多寡聞 廣聞不善於修要 觀視佛語多片眼 復乏理辯教義力】 布施、持戒、忍辱、精進、靜慮、般若般羅密
版面規則
此區專為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所設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80
文章: 3227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七十八卷 B面

文章: # 64251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七十八卷 B面
日常法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覺得能感覺的這個,這一種心裡叫做觸。所以說「六處緣」者,亦表境識。這個六,前面是六處,就是六處所緣的是境識,就在這個上面;就是也說明了,實際上呢,我們又為什麼稱它說六處緣呢?就是它一定是三樣東西和合的時候才生起這個東西來,那個也就是這個前面的六處所緣了這個境跟識,六觸就是六根,那麼這個根緣這個生起這樣的那一支出來。
p. 182 (11)
【 ◎ 受者,謂觸取三境順生三受,謂苦樂捨。】
那麼在下面由於觸的關係,你碰到了以後,下面碰到的時候,你一種感
【 ◎ 愛者,謂於樂受起不離愛,於諸苦惱起乖離愛。】
那麼愛是什麼?愛是一種樂著、愛著。前面你有了這個感受以後,對於快樂的這種感受,你不希望離開它;反過來,對於不快樂、痛苦的,你希望遠離你。
【 說「由受緣生愛」者,是從無明和合觸緣,所生之受而能生愛,若無無明,雖有諸受愛終不生;由是因緣,觸是境界受用,受是生受用或異熟受用,若此二圓滿,即為受用圓滿。此中三界有三種愛。】
這個下面的說一下。平常我們受緣生愛;現在十二因緣的話,每一個前面那個為緣生起下面這個條件來。他為什麼這個地方要解釋一下,前面不解釋呢?照理說也應該是無明緣,然後呢生行,行緣生識等等。這地方特別講受因緣所以生愛,這個是有一個道理的。這個一定跟無明相應的這個觸,那個時候所生的受才能生愛,就這樣;所以不是一定受緣一定生愛的。所以如果說你證了聖果了以後,他還是有感受,他那個感受叫離繫的感受,不再有繫著了;所以聖人眼睛不是看不見,他還是看得見,還是聽得見,尤其是羅漢,這個小乘的聖者;他還是有苦的感受的,不過他這個苦的感受上面,他不會起這個乖離愛;他也有歡喜、樂的感受的,但是他那個樂的感受上面不會起不離愛;他這個貪瞋痴這個三毒,已經整個的鏟除掉了,這樣。所以這個則是我們凡夫異生位上的那一個無明還沒有破,並不了解真相,所以以這種因緣遇見了以後,那麼這個受會能生愛。所以他下面說:若無無明,雖有諸受愛終不生,還是有的,但是愛不生。下面這個話,愛不生,生死就斷。關於這個道理,那麼剛才說的,在這個十二因緣的流轉圖當中,因為有更仔細的說明,所以我在這個地方,每一支不深入的解釋。由這個因緣,由這樣觸是境界受用,受是生受用或異熟受用,那麼這個兩個有什麼差別呢?觸跟受什麼差別呢?這個我們要了解的,觸就是當我們這個六根對著六境的時候,那個觸的特質就在境界上面,就緣這個境界,跟著這個境界轉的,這樣,所以叫境界受用。那個受呢,什麼叫生受用呢?就是當那個境界有了觸以後,然後你感覺到這一個好的,你就貪著;這個不好的,你就排斥它;如果是沒有這兩個的,那麼就是捨受。所以那個時候受的因緣,它會產生那個三毒相應,而這個三毒相應的結果是什麼呢?就會感生將來的這個生死流轉之果;所以叫生受用,或者異熟受用,因為生是流轉當中之果,另外一個名字叫異熟。所以觸是對境界的一種反應。那麼受的,由於這樣的話,然後呢引發那個愛取而流轉生死,這是兩者的差別;而那兩個東西碰在一塊兒的話,受用就圓滿了。所以真正的這個受用的圓滿,一定是觸、受兩樣東西。在這個地方,實際上呢,我們修行真正最重要的關鍵,就在這個境界上頭,最重要的就在這個境界,這個地方你識破了,問題就解決。所以佛講佛法的時候,一開頭告訴我們是什麼?告訴我們:「觀受是苦。」記得嗎?平常我們講一個道理講得頭頭是道,實際上這修學的根本在此。那麼這個關鍵,慢慢慢慢的我一步一步的說下去。此中三界有三種愛,所謂欲愛、色愛,然後呢有愛。在欲界的愛,就是像跟欲相應的,欲貪著的這個叫欲愛;那麼色界的話呢叫色愛;然後呢無色界呢,這些東西都沒有了,但是它還能夠引發後有的,還是有,而不斷流轉;所以這個三愛也就是叫做欲愛、色愛、有愛。
p. 183
【 ◎ 取者,於四種境起四欲貪,】
對於四種境界當中起這個四種。
【 謂欲著於色聲等欲塵,】
所謂色聲香味等等,他就會起貪欲。
【 及除薩迦耶見諸餘惡見,惡見係屬惡戒惡禁及薩迦耶見,是為欲取見取禁戒取我語取。】
這個取是什麼呢?取就是由於你前面的這個愛著的關係,所以你進一步的就對於所愛著的境界就執取;所以這個取實際上就是愛的更深一層的一種力量,所以有的時候就是愛的別名,但是這個裡邊程度上面是有一點差別,你看蠻歡喜覺得蠻可愛,下面你覺得蠻可愛,你就想辦法獲得它;那個心裡的狀態,就是這種心裡面比愛是強烈。那麼為什麼要分成功兩樣東西呢?因為你單單愛的話,它沒有這個取著的話,它不會引發出這個,不單單這個愛的話,它還不至於引發出流轉生死的後有的力量;而是由於這個愛的力量慢慢的增強,要到這種狀態,它是引發;所以它是兩個位次。所以我們平常業為什麼會感果?叫作已增長,就是這個;你造了以後還要增長,它那個增長的力量,主要的就是什麼?就是這個力量。那麼,這個或者是欲的,塵欲等等,還有呢,見,除了薩迦耶見以外的其他的惡見。薩迦耶見是什麼?就是特別的這一個對我的執著。那麼歸納起來叫欲取、見取,欲取的話就是對於種種的色聲香味等塵欲的取著,對你所慾望的,這個貪慾心相應的這一種取著,你看見好吃的就吃它;看見好聽的你又跟著它去;看見這個軟的、舒服的,你就又是這樣,這是欲的。那麼見取的話呢,就是這個兩樣東西;禁戒取,這個戒取、禁戒取,也就是在這個前面的十種煩惱當中的;還有我語取,我語取就是對於薩迦耶見那所起的種種的我、我所貪欲等等,就是這個。
【 ◎ 有者,謂昔行於識,熏業氣習,次由愛取之所潤發,引生後有有大勢力,是於因上,假立果名。】
那麼下面呢,再是有,有是什麼呢?有就是有一種力量,強有力的力量,這一個是為什麼會來的?由以前的識,以前什麼識?就是前面無明行,所種下的這個因位識,大家還記得吧?無明,由於你無明所以造業。當你造業的當下,它那個時候就在造種種業的時候,在我們的心識當中就熏下一種影響力量,所以我們叫做習氣,業、習氣,或者一種習慣。那麼這種習慣呢,它將來它會再發出來的,所以這個這種再引發出來的這種習慣的力量,我們又給它另外一個名字叫做種子;那不管名字是什麼,總是這個,它是潛在一種功能。那麼,那個潛在的功能,經過這愛取的滋潤,經過的愛取的滋潤了以後,它又引發出來一種強有的力量,能夠生後有的大力量;而這個大的力量,可以使得我們感果的,就以後繼續保持生長後有,雖然眼前它還並沒有現起;所以他這個地方說因上面假立果名,因為現在它還在因位當中沒有生起,但這個力量卻是到了這個,它一定會引發你下一生的結生,所以這個叫做有。那麼由於這個力量的話呢,在下面的話,那麼就生。
【 ◎ 生者,謂識於四生最初結生。】
這個生是什麼呢?就是前面那個因位識,由於經過前面的愛取的滋潤,產生一個大力量,所以它又去再投胎。當然這個還有其他的因緣。上次我們說,集諦當中,因、集、緣、生,那個緣是什麼?就是你前面這一生命捨掉的時候,因為你命前面的一生,命捨掉了,然後你集了這個業,它後面又開始集的新的生命,就這樣。所以這個前面的因位識,由於這個捨掉前面這一生的這個緣,加上你前生造了這個有,就是經過愛取滋潤的強有力的力量,又去推動你結新生命,這個就是生支。那麼生完了以後呢,對不起,註定就這一條路,老死。
【 老死中老者,謂諸蘊成熟轉變餘相,】
就是說五蘊慢慢的成熟了,慢慢的變了,年青的時候少壯氣力好,到那時候慢慢的不行了。
【 死謂棄捨同分諸蘊。】
就是眼前這個同分,我們人的總同分就是我們這個,那沒有了。那麼為什麼老死兩個併在一塊兒呢?這個死是一定有的,老卻是不一定有;但是實際上呢,它一定生了以後一直在轉變當中,那個轉變的跟前面相比的話,衰老了叫做。所以是這樣生了以後,註定了那麼就有這個死這樣的一支,那麼這個十二支這個簡單的內涵。那麼這個十二支當中,進一步呢叫。
【 ◎ 第二支分略攝。】
下面這個支分略攝也許不一定很明白,但這個概念非常重要;這個概念你如果能夠把握得住的話,能夠了解得清楚的話,那時候我們就很容易明白,我們任取,任何一個時候取一個境,那個取境了以後,這個念頭它為什麼來的,然後呢這個念頭怎麼會感得這個生死的,這個原因在這個地方,都非常清楚明白的交代得出來,交代出來了,平常所以我們講十二因緣,把它講成道理,那個真是好可惜!這個道理有它實際上的這麼實在的一個內涵在。那麼現在我們先把它這個十二支,怎麼樣歸併成幾個大類,,說一下:
【 如集論云:】
那個根據那個論上面。
【 「云何支分略攝,】
這個怎麼講呢?
【 謂能引支,所引支,能生支,所生支。】
這個十二支分成功引跟生;然後呢引又是「能引」跟「所引」,「能生」跟「所生」。引是引發,生是生起;它前面一個引誘的力量,由於這個引誘的力量呢,然後呢最後就生起一個新的生命,所以這是兩樣東西。什麼是能夠引發的?因為它能引的東西引起所引,那麼這樣的前面,譬如說我們看一樣東西,那個時候我的眼睛是能看的;我所看見的這個對方,譬如我看你,你是我所看見的;這個能所之間的都是這樣,是吧?我們這很了解,所以能跟所。那麼這個「引」有個「能所」,這個「生」又有一個「能所」。這我們現在先這樣;即是不太清楚,你把這個名字記好了;那麼完了以後呢,把這個道理歸納好了以後,再下面講的時候,那麼你就很清楚了。
【 能引支者謂無明行識,】
那就是能引,就是整個我們生命的最開始引發的主要的就是這個幾個東西,無明、行跟識這是能引支,實際上這個識只有半支,兩支半,說無明行跟因位識。
【 所引支者謂名色六處觸受,】
一共是四支,實際上是四支半,所引的是什麼呢?它前面能引支當中的識的半支,引發變成功果位識,所以應該是說這個半支加上這個名色、六處、觸、受,叫這個是引發的;能生呢?
【 能生支者謂愛取有,所生支者謂生老死。」】
這個三支,完完全全的三支,所生支的生,生了就老死。那麼這個是先分類。我們也暫時你不要去強記它,不要強記,大概有個概念。等到你把十二因緣流轉的程序了解了,那你不要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事實就是這樣,而我們每一個人就在這個當中流轉;一期生死固然是如此,一剎那起念還是這個。所以我們現在繼續看下去:
【 若爾引生兩重因果,為顯有情一重受生因果耶抑顯兩重耶,】
說,那麼你現在這樣說來,前面這個能引到所引是不是從因引,能引到所引,這是因到果;後面是能生跟所生,又是一個因到果;這個說引跟生是兩重的因果。這個兩重的因果,用在我們的有情身心上面,你到底說它是說,說什麼呢?假定說,說一重或者是兩重,如果一重的話,你只要說從引到生就行了,為什麼還要說能引所引、能生所生呢?所以他又問了,是顯、是一重一趟,還是兩趟?這是一個問題。那麼同樣的,現在你們對這個概念還不一定很清楚,我們把那個文先一步一步的解釋。
【 若如初者,】
那麼他就說,假定說,這個還是個問題,假定初者是顯一重因果的話,就是從前面到後面,那麼這個人生就是這樣。
【 則已生起果位之識,乃至於受,後生愛等不應道理。】
因為你在這個上面所說的這是一重因果,就是前面引,「能引」引到「所引」;前面是能引是因,然後呢感得所引之果,那不是就有了嗎?有了,那十二支假定說就算這樣的話,那麼前面已經引了,說引能引是什麼?無明、行、識,這個是能引的因;然後呢所引的引起的果是什麼?果是名色、六入、觸、受;到了這個地方夠了,後面為什麼還有愛等,這要它幹什麼?這不是沒有用了嗎?所以說,後生愛等是不應道理,這個說不通的。假定說,你說是兩重因果的話
【 若如第二,】
第二是說兩重因果。
【 則後重因果中缺無明行及因位識,前因果中缺愛取有。】
是啊!那你要兩重因果的話,它這個引生的因是無明、行、識;是,前面是由無明行識引得來的;這後面第二次的話,那個無明行識就沒有了;所以說後重因果中缺了無明行的因位識,這是一個缺陷。前因果中缺愛取有,這麼,前面實際上呢,它那個兩重是什麼呢?前面就是無明行識這個能引,引出名色六入觸受所引,這是第一重因果;然後呢愛取有,這個是能生,生起這個生老死所生,不是兩重因果嗎?是吧?這兩重因果,假定你現在講兩重因果的話,那麼後面這個因果當中,從愛取有到這個果位上的生老死卻沒有能引的無明行,這個不行;反過來,前面這個能引當中,無明行識卻沒有所生的愛取,這個又缺乏了,這個又不行。所以他提出這問題,提出來,關於這個地方他是辯論得很細。目前我們在座的有一些同學,不一定有這個力量去體會到,那不妨;但是呢,只要講完了這個圖以後,你們只要肯努力一點的,稍為努力,不是大努力,這個概念就很清楚。我剛才一再說,這個概念清楚了以後,你整個的生死流轉的基本的完全了解。而這個生死流轉,不是說像我們單單說的這邊從生,生出來到死好像很遙遠,不是;就是我們從生到死一剎那一剎那,眼前任何一個時候,無不在這個流轉當中。廣的來看說一期的生死,狹義的來說是剎那之間,都在這個裡邊;而這個裡邊,完完整整的講,都有從無明開始,一直到老死為止的這樣的首尾相連輾轉相應的這個狀態。所以我們關於這個地方,一定要很清楚明白的弄清楚。關於這裡,這個瑜伽師地論上也有的;不過假定說不仔細的說明的話,叫普通一般人去看的話,你絕對看不懂,不曉得他說些什麼。現在我們繼續下去。他怎麼講?
【 答無過,】
說,沒有錯;下面解說。
【 謂能引因所引之法,即能生因之所生起,】
能引因,前面能引因是什麼?就是無明行識,無明、行、識這是三樣能引;所引因的什麼呢?引的是名色六入觸受,這個四樣東西,所引的就是能生因之所生起。第二重因果當中不是說生嗎?生起來這個生,它是個什麼?是個總相,生起來那個總相我們叫生;生了以後,實際上那個生裡邊,就是這個名色六處觸受,所以說即能生因之所生起;就是這樣,所以它並沒有缺少,並沒有欠少什麼。就像剛才我們說,一個房子,我們的教室,當你說教室的時候,雖然我並沒有說這個教室裡還有黑板,還有講臺,還有的大家的課桌,一定包括在裡頭;否則的話,這個不能算一個教室,這個我們特別說一下。然後呢說:
【 所引已生,即於此立生老死故。】
說,雖然是第一重因果所引,引生的,生起了以後,這個名色六處觸受,這些東西到後來,就所以死;死什麼?也就是這些東西死,並沒有別的。譬如說我們說那個教室,說這個教室整個燒光了;當教室燒光的時候,請問這個裡邊的黑板、桌椅難道還在嗎?當然也燒得光溜溜一樣東西都沒有,就是這樣。那麼他為什麼要說兩重因果呢?這個不是問題了嗎?他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所以下面問題來。
【 若爾何為說兩重因果耶。】
它為什麼你要說呢?那你不是這樣就行了嗎?
【 答為顯引果苦諦,與生果苦諦相各異故。】
說這個裡面有大道理了,這個有絕大的道理了,這個引果這個苦諦,跟生果的苦諦的行相不一樣的,這個不一樣的。這個同樣的是,譬如說苦諦,同樣的是引生因果當中,但是它每一支每一支,這個功效、這個行相、這個狀態、這個內容都不一樣,這個所以一定要把它分開來。
【 前者於所引位唯有種子,自體未成是未來苦,後者已生苦位現法即苦。】
說前面這個是引果苦諦,說是在種子位當中,它那個時候,它那個本體還沒有生,所以雖然有那個潛在這個力量,但是它並沒有苦,雖然說也是屬於苦諦的;後者呢,生起來了以後,現法就是苦;這兩個是有絕大的不一樣。可是固然引起來的這個果,固然是不一樣,然後呢沒有引果之前這個因本身也不一樣;所以前面這個因叫能引,前面生這個果叫所引。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80
文章: 3227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七十九卷 A面

文章: # 64252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七十九卷 A面
日常法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面生的個果叫所引,後面這個叫做能生因,那麼果呢?叫所生果。前面這個所引的果,這是種子,並不苦,後面所生的這個果,是現行苦是苦。所以這個兩個,因果之間有這樣的差別,在我們的起心動念當中,到那個時候你用上了,就了解的清清楚楚。所以我們現在眼前很多東西,這明明是苦的,但是我們感受不到,然後呢拼命去集那個因,等到你感受得到就來不及了。這個裡面有這樣的兩重輾轉關係,所以我們必定要了解,說現在你這個一念雖然感受不到苦,可是這個正是苦的因,使得這個苦的種子策發,將來感苦果的就是它。那麼你對這個有個正確的了解了以後,那個時候你就會努力去修行了。繼續下去。
【 又為說明果之受生有二種因,】
那麼同樣的,這個道理剛才前面已經說明了,這個果生起的時候有兩種原因。
p. 184
【 謂能引因及此所引生起之因,故說二重因果。】
果的生起有的時候,一個是能引因,一個是生起的因,所以說兩重因果。那麼
【 如本地分云:「問,識等至受及生老死,若是雜相,何故說為二種相耶。】
說從識到受,這個就是及生老死,這個就是苦相。就是我們現在分成功惑、業、苦,無明愛取三支是惑,是無明相,行跟有是業,然後呢?識、名色、觸、受、生、老死這個七支是苦相,這個苦相就是雜染的,各式不同的各式各樣,那麼為什麼你要它他分開來說呢?
【 答,為顯苦相異故,及顯引生二差別故。」】
雖然同樣的是苦相沒有錯,可是一個是種子位的,現在不苦,前面說過了,一個呢現行位的,現在就是苦,所以他同樣雖然是苦、是雜染的,但是這個兩個行相不一樣的,第一點。還有呢?他這個生果的次第的的確確有不同的,一個是引,一個是生,先把這個辨別清楚。
【 又云:「問:諸支中幾苦諦攝,及現法為苦,答:二謂生及老死。】
這個容易。
【 問:幾苦諦攝當來為苦,答:識乃至受諸種子性。」】
就是上面已經說過的。
【 是故能生之愛與發愛之受,二者非是一重緣起,發愛之受,乃是餘重緣起果位。】
這個一句話,就是我們修行的根本在這裡。所以這地方說能生之愛與發愛之受,這十二支當中受的因緣屬於愛,那麼愛那裡來的?因為前面有了受、感受,覺得這感受是可愛的,然後你去愛著;那個感受使你不舒服的,然後呢你就排斥,是乖離愛,還有一種叫捨受,這個兩樣東西彼此間有密切的關係,可以說緊緊的不相分離。妙了,雖然緊緊的不相分離,兩者非是一重緣起,這個就很有趣,他種種的因果緣起的流轉過程當來說,他並不是在一重緣起當中,是兩重緣起當中的。怎麼哪兩重緣起呢?就是前面這個無明、行、識,是能引之因,這個因對不對?由於這個因而引發名色、六處,然後呢觸、受,這個是所引的果,這是第一重緣起,到受為止,到這一個地方為止。第二重緣起呢?是愛取有,為能生之因,那麼引發的是什麼呢?所生的是什麼呢?生老死,由於這個愛取有為因,然後引發生老死那個果,這第二重緣起,不是一重緣起。既然不是一重緣起的話,中間這個關鍵在什麼地方?我們找出來,真正的流轉生死就是不曉得這個關鍵,然後呢你了解了這個關鍵呢,切斷的地方也從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切斷,行了。所以當這個關係你了解了以後,你照著他去做的話,那麼證的果,所以利根的小乘,叫緣覺。如萬一我們沒有這麼聰明,那佛告訴你這個受是苦,實際上受呢?就是我們現法,眼前一切都是受,為什麼眼前會受?到現在為止我們大家都了解了,原來我以前造的種種的業,你造了這個業當然現在感得這個東西,你有這個感受,這不是很清楚嗎?一重因果對不對?就是以往你造了那些,所以現在有這個感受,如此而已。然後呢在這個感受上面你又起種種貪著,告訴你這是錯的,好,你到此為止,擋住了。如果說你到那時候,到此為止擋住了,不跟無明、觸相應的這個受,你認得了,所以生愛是因為無明,現在你認得了不再生起無明的話,這個愛就不生起,為什麼?原來這個都是業感緣起─空,就是這麼一個道理,所以下面你正確認識了以後,這個不再無明相應。無明是什麼?就是惑。所以細的地方,或者是說內在的是無明,因為你不認識所以生起種種愛著等等,那麼認識清楚了以後,那個就不生了,擋在那裡,擋在那個地方的話,他這個就不會再引發生死,這個它重要的關鍵。所以說如果說我們自己沒有力量能夠辨別的很清楚,信得過佛講,佛告訴你受是苦,苦的固然是苦,快樂的也是苦,只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不苦不樂他還是苦,那怎麼辦?你趕快努力!這個時候把生死切斷掉了。所以這一個地方他只是說明這一個,支分略攝的這個道理。那麼下面呢就講
【 ◎ 四相當知能引所引,】
這個裡邊,我前面不是說嗎?引跟生,那麼引就是能引所引,能生所生,這一個裡邊先把文字唸一遍,很容易的唸一遍,唸完了一遍,我下一堂課就解釋那個流轉生死流轉圖。
【 一何為所引,謂果位識乃至其受,共四支半,】
上面說的是四支,實際上呢果位識也在這裡,前面已經說過了。
【 二以何而引,】
那麼什麼東西引的呢?
【 謂依無明之行,】
就是無明行,就是這樣,這個是能引的。
【 三如何而引,謂於因位識中薰業習氣之理,】
怎麼個引法?那麼在因位識,就是無明行,當行的時候就有一種力量薰習在裡頭,這一個是一個因位的識,薰業的習氣,然後呢他就引發。
【 四所引之義,】
那麼怎麼會引的呢?怎麼會把這個能引的這個因引成功呢?
【 謂若遇愛等能生,堪能轉成如是諸果。】
所以這個能引所引有這樣的四個狀態,我們要了解的,現在我只把那個文字說一下,文字說了一下,剛才已經說過了,那十二流轉圖你清楚了,這個完全了解。
【 三相當知能生所生,】
在第二重因果生當中有三個行相。
【 一以何而生,謂以愛緣取,】
這個什麼樣會生的?因為愛緣取,所以會。
【 二何為所生,】
生起的是什麼?
【 謂生老死。三如何而生,謂由行於識,所熏業習潤此堪能令有大力之理。緣起經釋中,以生一支為所生支,老死則為彼等過患。】
生是所生,老死生的以後的過患。
【 由是由愚業果無明起不善行,於識熏建惡業習氣,令其堪成三惡趣中果時之識乃至於受。】
由於這一個道理,前面不了解這個業感果這一個,那麼由於這一種道理無明,這個道理不明白,起了種種惡業,不善行就是惡業,那麼在這個識當中薰了這個惡習氣,於是就將來這個轉成功果位當中的受等等,換句話說惡趣當中的這個果報。
【 次以愛取數數潤發,令彼業習漸有勢力,於當來世惡趣之中感生老死。又由愚無我真實義無明,起欲界攝戒等福行,及上界攝奢摩他等諸不動行,於識熏習妙業習氣,令其堪成欲界善趣及上界天果位之識乃至其受。次以愛取數數潤發,令其業習漸有勢力,於當來世諸善趣中,生起生等。如是十二有支,復於煩惱業苦三道,悉皆攝盡。如龍猛菩薩云:「初八九煩惱,二及十為業,餘七者是苦。」稻稈經說十二有支攝為四因,謂無明種者,於業田中下識種子,潤以愛水,遂於母胎生名色芽。】
我在這個地方簡單的唸一遍,下面一堂課,我先解釋,解釋完了以後,回過頭來再把這個一看,那就清楚了。這張圖你們可以仔細的看一下。這張圖有很多一部分在我們這個書本上是沒有的。那麼不過沒什麼關係,將來關於這個概念,這個概念你們要把他認識得很清楚。這張圖一共分成功好幾圈,最裡邊一個小圈,第二圈、第三圈、第四圈,然後呢外面一個閻羅王抱著他,就這樣。那麼在這個最裡邊的核心當中他有三樣東西,哪三樣東西?這個一條豬,一條蛇,然後呢一隻雞,這個雞不一定雞啦,就是飛禽家禽之類。現在這張圖上面這個一共分成功三圈,他最裡邊一圈,一條豬,然後呢這個一條蛇,一隻一個家禽,大家嘴巴咬著那前面的尾巴,他前面咬著他。這個三樣東西表示什麼呢?這個是生死的核心,換句話說我們整個流轉生死凡夫的核心,這核心是什麼?貪瞋痴,豬代表癡,癡就是對實際上的真實狀態不知道,那個豬就是代表著愚蠢,第一個他是個畜生。那麼為什麼畜生他三樣東西都是畜生用這個來代表呢?因為蛇特別的行相是瞋相特別厲害,他瞋而又能夠傷人的話,那就毒蛇,專門傷人的,雖然那個瞋相,但是不大會傷人,那個是普通的無毒蛇,看起來,這個很可怕的樣子,但是呢他實際上的傷人的行為、傷人的心理不強,那就是感得的,但是一定瞋,感得的毒蛇。禽呢?這個淫比較強,反正一般的這個禽類,不管是外面的飛禽、家禽等等這個淫欲之念特強,那麼總共的就是痴,痴是無明。可是那個豬一般來說就是我們的觀察當中,痴相特別重。豬好歡喜洗澡的,他歡喜水,但是呢他不管是髒水、清淨水他弄不清楚,反正有水他又去,嘰哩匡噹就這樣來,不知饑飽,不知髒垢,就這樣的一副樣子,所以貪瞋痴三樣東西,輾轉循環引生,這個生死的核心。由於這個生死的核心,所以然後呢再輪轉生死,這個輪轉生死的過程當中,這個叫中陰,這個中間,所以裡邊那個小圈圈是中陰,那個中陰你們看,這個兩個半邊,一個半邊暗暗的,一個半邊是光亮的,暗暗的那個半邊那些人都是頭向下的,光亮的那個半邊頭向上的,我們在講四諦當中大家有沒有記得,還記得不記得?說這個善趣的中陰身是光亮的,然後呢?是向上的,惡趣的中陰身如黑羺光、如黯黑夜,然後頭向下的,就是這個。那麼然後那個中陰,再下面就輪轉在這個六道當中。那個六道當中最上面的一個就是天趣,那個天趣,天的旁邊是修羅,因為這個天跟修羅互相為鄰,所以這個上面,有的地方畫六趣,有的是畫五趣,那麼再下面就是人道,是天、人,然後呢這個地方是畜生道,他畜生道的真正自己安住的地方是主要的是以大海為主,然後其餘的是跟人間是雜處的,這個畜生道。然後呢那個地方就是餓鬼,最下面就是地獄,這個六道當中每一道的這個右上角都有佛陀在那裡,儘管在六道當中,可是這個佛菩薩都在這個地方接引我們,但是他並不在混在這個地方一起,而是站在那個上角上面,他一直在來啊!非常慈悲的告訴我們,你們趕快要跳出來,你們趕快要努力,就是這個。那麼最外面一圈,最外這最外面一圈就一共十二個圖。那個十二個圖我已經寫在黑板上了。第一個圖是個瞎子,那一個瞎子就是無明,我先把那個內容講一下。第二個陶,一個陶工,什麼是陶工?就是做瓷器的那個工人,那個本來是個泥巴,本來也沒有什麼,挖一點泥巴弄一點水嘰哩眶啦堆堆,然後你做成什麼就做成什麼,實際上也不一定陶工,就是以那一個時候佛陀時代的,現在我們任何一個人,你捏捏,就像做糖胡蘆的那一個人用一點麥芽糖,捏捏捏捏捏成功一個什麼,捏成功雞,捏成功狗,捏成功喇叭,捏成功什麼,你做什麼就做成功什麼,這樣。實際上呢就是我們的行,由於我們的這個無明的行,你造了什麼業,就造出什麼樣子來,就這樣。然後呢這個時候下面一隻猴子,猴子就是心識,你造了以後落下來,這個像猴子一樣,從那個地方跑到那個地方,那個地方,從這個房子跑到那個地方,這個是猴子。猴子下面呢?是名色,名色是大海當中一個小船,這個妙了,小船上面你也迷迷糊糊好像有一些人在那裡,但是他的確已經生命已經存在了,這樣的一個狀態。再下面呢?就是一座空房子,那個空房子有六個窗子,這個就是六入。六入下面的話那就處,處就是一個男女在一起在睡在那個地方的狀態。然後呢下面是觸,觸是什麼?一枝箭射在眼睛裡面,哦不是,我想想看……觸是男女的在一起,受就是那個一枝箭射在眼睛裡面,那麼下面是愛,愛就是那個酒鬼,酒鬼下面,然後再下面取,取是一隻猴子爬在樹上呢摘那個果子。然後呢再下面,就是有,就是個孕婦,懷孕的一個女人到了十月滿胎的上來就是有,生就是生產的時候。最後呢?老死的話,一個人身上揹了個死屍,就是這個十二個緣起流轉。那麼再外面一圈呢?有一位很恐怖的樣子,這個是什麼人呢?閻羅王,閻羅王就是死主,換句話說,這反正是對不起,你只要在這個裡邊,就跳不出這樣的一個關係,就在這個輾轉當中跳不出這麼一個關係。這個圖的最外面的右上角,那個時候佛陀在那裡,佛陀指的一個月亮,這個月亮佛陀是什麼?就是個覺者,他已經跳出這個生死輪迴,他告訴我們的,指的就是所指的法,這個是你們在輪迴當中熱惱痛苦無比,這個月亮是才是真正的。月亮代表什麼?兩樣東西。第一個呢?清涼不熱惱,第二個是光明非無明,是這一個,這個是十二因緣的。那麼這個左上角這一張圖上面,這個好像是度母還不知道誰,我不知道,我老師告訴我的,這個都有傳承的,每一個都有他特別傳承的。我老師告訴的,這個左上角那個地方,是一個法輪,是轉的法輪,當初本來我在台北講了以後,他們就要印,我說因為我是個師承老師告訴我的這個,但是呢現在這個,這個左上角這個圖我既然沒聽說,我不敢肯定,也要去找那個法輪沒找到,這沒關係,這樣,我們大概了解這個圖的真正的大概的意思。那麼現在呢?又把這一個這個圖的內涵來給大家解釋一下。我想在這個解釋這個圖之前不妨先講個故事,這個故事後面這個書上面也有的,你們現在也不必看那個書,這個故事是這樣一個故事。   
說佛世的時候有兩個大國,一個大國在菩提加耶,一個大國在南方。那麼這兩個大國,國王都非常好,平常他們彼此之間,經常互相禮尚往來。那麼有一次,這個南方的那個大國的那個國王,送了一樣東西,送給那個北方菩提加耶那個大王,送的什麼?一副這個刺繡,那個時候刺繡是非常珍貴非常珍貴,我曉得我們中國古代是以刺繡出名,這副刺繡是不是中國去我倒不知道了,反正是精彩極了,他們印度平常是找不到的,是一個絕對的珍品,看了很歡喜,他就派一個大臣做為最名貴的禮物去送給那個北方那個大王。送了以後那個北方大王一看,這個東西這麼珍貴,怎麼報答他呢?想來想去,想不出什麼報答他的辦法來,他自己又覺得我是一個大國,平常總是,送他的東西,因為我大嘛,總要比他更大一點,今天他送了我這麼好東西,我怎麼回報他?那麼請那個大臣商量,那個大臣當然誰也想不出來,佛陀是一個最了不起的一切智者,我們何不問問佛陀呢?好啊!有人跑得去問佛陀了,佛陀就叫人畫了那麼一張這個圖,就畫這個圖。畫了這個圖,然後呢叫他說這個最珍貴,因為他們是信佛的所以非常高興就拿了這張圖,送給那個南方的這個國王。還沒有送去之前,就派一個大臣先去說,說這裡承蒙你送給我們這樣珍貴的禮物,真難得之至,所以我們要想報答你,不曉得如何報答,用了種種的方法,結果找到一個無比珍貴的東西,現在呢你們好好等待著準備迎接。所以那個南方的國王聽見了這個,平常送嘛就送來,哪有那麼慎重,這樣慎重,可想這個禮物的重要。那麼後來他這張圖畫好了,然後呢派一個大臣,送的去的除了這個圖以外,還有一個和尚,親自捧了這份圖而去。這個南方那個國王,他沒有接觸過佛法,雖然聽說過,也不了解佛法是什麼,就要來接收。一看那一個大臣,另外呢一個和尚,捧一張圖,他想,這個東西一定是珍貴無比,所以他們用最恭敬的方式,最歡喜的心情去迎接。然後拆開來一看,一張圖,那個圖就是這個莫名其妙的不曉得什麼東西,這什麼?他當時心裡面就有被愚弄之感。這個也許你們大家不一定能夠体會得到,可能有人体會得到。我記得我們那個時候,有很多這個娛樂的這個什麼,或者晚會,什麼大家好玩,有一種開玩笑性質的,他有一個非常好的一個禮物包包,然後呢包得外面那個裝璜非常好,然後呢通常叫你拆開來,然後你去拆,拆了一層又一層,拆了一層又一層,拆到最後的話,那裡邊或者一句笑話,或者一個什麼東西,那換句話說,你當時就覺得啼笑皆非,因為是被愚弄了嘛,這是那我所感受到。所以那個國王當時他不了解這張圖的特別因緣,心裡面第一個念頭,他就覺得愚弄了,就這樣。那麼,結果很多大臣看見了,這個國王這樣的話,也覺得奇怪,那來來來來,你們來看,這算什麼名堂?大家來看了以後,因為由於國王這個一個表示,大家先入為主,大家覺得,這是什麼名堂嘛?他事先就說得這麼慎重法,結果跑得來派這個人又怪怪的,他又不知道和尚是什麼,然後呢這張圖又是莫名其妙,他心裡面大家覺得不是味道,好好也沒辦法。然後呢這國王愈想愈氣,愈想愈氣,說我平常很尊重他,結果他這樣,他總處處地方托大,他以為來輕視我,這一下要報復。這平常的人報復也報復了,這個國王往往一個報復,那就大動干戈,這樣這下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80
文章: 3227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七十九卷 B面

文章: # 64254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七十九卷 B面
日常法師


--------------------------------------------------------------------------------

特別意義,那麼我們豈不是顯得太冒昧而且無知,冒昧無知而且又冒這個險,這個種種划不來,大家想想也有道理,好好,那就返報。派一個大臣跟著來的就問他,說你說這個很珍重,但是我們收到這個禮物,看了半天,也看不懂這個什麼一回事情。那麼,然後呢他就跟他解釋,就跟他解釋那個圖上面的那個道理,他說那個,你既然要了解,他不是派一個和尚去嗎?你就去問那個和尚就得了,好,好,好,那就問那個,既然要了解,然後問那個和尚。和尚就把那個十二因緣這個流轉的這個內容從頭至尾,詳詳細細的解釋一下。國王越聽越有味道,聽完了以後就想,開悟了,大徹大悟了,一點都沒錯,好的國家也不要了,給兒子,去做和尚去,這張圖。後面,我們書本上有的,仙道大王,然後弄了個十二因緣,貼在門上面看了以後,開悟了,就是這樣。你可想而知這個圖的真正的意義,而且這個開悟的話那個真是個什麼開悟?,那是緣覺,緣這樣的。所以我先把這個因緣給大家說一說。 

我很早以前也聽說過十二因緣,然後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這麼大家都背得起來,到底說些什麼?就是不知道。然後再聰明一點講了很多道理,這個說憑良心話,後來我也跟人家講,也覺得把那個什麼能引所引說了一大堆,一直到最後,我聽見我的老師跟我講了一遍,那我才發現原來這麼個美,那後來回過頭來再看前面的很多概念我非常清楚,都非常清楚了,這樣。所以我了解,今天你們聽完了以後,這張圖內容或了解,就是你們呢的的確確在這個地方非要努力不可,非要努力不可。你努力把前面後面的連貫起來,那個時候,那我以前告訴你們的道理去修行的概念,說為什麼前面說異熟、等流等等當下的一念業,這個概念都連貫起來了。我們要曉得大乘佛法之大乘主要的還是這個,不同的就是你把這個內涵能夠推廣使一切眾生了解了去解決,這個不同的地方,它解決的根本,還在這個上頭。所以佛在菩提加耶菩提樹下,發現了什麼?緣起、流轉順逆之間關係,就把這個打開了,當然這個是非常深細非常深細的部份,粗顯的地方,就從這個地方進去的。那麼現在呢把這張圖,順著這個次第,來解釋一下。   

第一個,我們曉得這個圖上面就是從無明開始,實際上真正是不是從無明,不一定從無明開始,這個裡面有它的原因的,可是呢真正的細相,從無明開始。無明我們已經說過了,就是因為你對真實的狀態不了解,因為這個不了解,所以那個時候,對於沒有實在的東西你執著的實在的,大家還記得吧?無明如非親實等,第一個非實,不是實在的東西,然後呢你執著以為實有的。然後呢這個東西又明明是我們生死冤家你就把它看成親愛的東西,那麼這個說明了什麼呢?本來這個是五蘊,這個五蘊彼此間也是緣起之法,並不實在,你就在這個上面看成一個實體,而對這個實體,對我們自己個人來說,你又把它看成我,或親愛的,偏偏這個我,我們生死冤家,就是這個,這樣。所以它分成兩派的說明,一派呢說你不了解真實,一派呢說執這個東西,執這個我,薩迦耶見。大家記得無明跟實之間的兩個派判別嗎?那不管你怎麼,主要的原因,就在這裡。因為你不了解所以你就造錯誤,這個圖上什麼?瞎子,瞎子當然嘛,就一無所見,但是你一無所見,老老實實還好,像瞎子一樣的動,他還拿了一個棒點點觸觸動,到處這樣,我們現在在長夜生死當中,儘管你知道得很多,可是真實的狀態一無所知,明明不實在的你把它看成實在的,明明我們的冤家,你把它看成個我,我、我,就受了這個害!因為你不了解,所以你去忙著,因為你一忙作嘛,就作錯了,這個像什麼?像陶工一樣,就像剛才說的。本來這東西就是泥土、水、或者什麼其他的因緣,你捏成什麼樣就是什麼樣,這個什麼?叫作行,說無明所以就行。因為這個行的關係,這個業,業本身叫薰習一種力量,當行的當下,這個力量就存在的,這個是業的習氣,這個什麼?因位識,這個就是因位識。   

說到這個地方我們馬上可以感受一下。平常我們是不是真實的了解世間的一切真相,我們並不了解。我們平常常常說的,一個對境境界來了,可愛的你就貪,不可愛的你就瞋,我們了解了,為什麼他要來跟你吵,原來前面有它的因緣在,而我們不會了解的,對吧?種種這個事情不了解,因為你不了解,所以造種種的業。當你造業的當下,當下本身,那個心識當中,留下來這個影響的力量,作任何事情,作任何事情。可是造完了以後呢?它是不是增長,前面說這個業感不感果,叫「作已」造完了以後,還要增長,怎麼增長法呢?現在就看下去。那個時候,一下從那個第三支識,一跳跳到後面第八支愛,那麼這個情況,我要說一下。那個愛是什麼?這個圖上面畫的,一個嗜酒的酒鬼,那個酒鬼他平常沒得酒喝,心裡一天到晚想酒,等到那個有了酒以後,喝了個不停,這個酒鬼從來不知道醉的,不曉得你們碰見過沒有,我想你們可能碰見過,我以前沒有出家之前,我也不會喝酒的,只有一次的因緣,不曉得什麼因緣,偶然的喝了,喝了以後,人家說我喝醉了,我說沒有沒有,我自己覺得腦筋清清楚楚,實際上那個醉,不是說你倒在那個地方,一動都不動,的確的就是你那個受了這個這個酒精的刺激以後,那時候心裡面一種興奮狀態,說話也是愛說得不得了,是語無倫次,然後呢喝得是越喝越起勁,這我沒酒癮的,尚且如此,所以我曉得那個酒鬼的話,那再多他也不怕,喝醉了,明天,明天再來,就這樣,所以這個愛的狀態,就是這樣的。那麼他為什麼會有這個狀態呢?你說無緣無故一個人會不會去喝?他不會,他前面一定有他一個什麼?有他的原因,他前面已經有這個習慣了,對不對?我們做任何事情,你沒有這個習慣,從來碰不到那個東西,你不會歡喜,你所以歡喜這東西,就是你前面喜好的東西。前面的喜好是什麼?就是你前面的行所積累的習氣,你所歡喜的,那個歡喜的,如果遇見了這個外境,再引發他的話,前面所做的行為,留下來這個影響力量,當碰見了境界你又觸發了,然後呢又來了,來了以後,這個像酒鬼一樣,你不會嫌少的。所以這個愛的力量就是看見了就歡喜,這種狀態。   

那麼另外一種圖上面,它不是一個酒鬼,另外這個十二因緣圖上面畫一個要人,這個要人平常我們說國王,他處處地方顯他很重要的樣子,他有很多事情要作。然後我們看,或者是大的企業家,或者是什麼,他是忙得不得了,為什麼?這個也少不了,那個也少不了,這個也要,那個也要,就這樣,處處地方少不了他,名也要,是利也要,是樣樣也要,錢也要美人也要,沒有一樣東西少得了的。那國王有了這個還要那個有了這個還要一個,這樣樣有了,還要長生不老,就是這樣,這個愛的特質。那麼愛了進一步呢?他要取。取這個東西,就像猴子一樣,那我們看見那猴子爬那個樹上面真是有意思,那個猴子摘那個果,摘了一個放下一個,摘了一個放下來,摘了放下來,它不停的這樣去摘的,就是那個取的特質,換句話說我們心裡的狀態,就是這樣。然後呢當你取的時候,那個是下面是產生什麼的狀態呢?取了以後,那個就非常強有力的這種心裡狀態就生起來了。平常我們眼前說剎那的也好,說一生的也好,譬如說我們歡喜的東西吃,到那時候你看起來,這好吃的東西,你坐在這個地方一看,第一個,這是什麼?就是你看見了,當你看見的時候,那個時候,如果說你以前有這個影響力量,有這個習性,跟無明相應的這個觸,看起來,然後你歡喜它,愛,愛了進一步你就取,取了以後,然後呢你就吃,什麼弄,那個越吃越起勁,當我們吃得起勁的東西,真是欲罷不能。如果我們那個肚子不是橡皮做的,如果我們這個肚子像個房子一樣的話,或者像個海一樣,你多少東西吃下去,不會打回票的,就單單這個東西就有這麼一個很大的力量,這是我們剎那的。   

那麼然後呢?還有一種狀態,那麼你一生積了這東西以後,譬如說我們現在人來說吧,現在世間人沒有一個人例外的,我們眼前一天的生活,說起來只要十塊、二十塊錢就解決問題了,但是他偏偏不行,要積,不但要十塊、二十塊不行,要一百、一千、一萬、十萬,乃至於更多,他積,積在那裡存銀行,然後輾轉的來,一生一直在這個上面忙,一直在這個上面忙。那麼等到他慢慢的慢慢的忙完了以後,他心裡面就一直造著這個業,心裡上留下來非常大、非常大的影響力量。通常情況之下,到結束了以後,那個時候他腦筋裡,譬如說,人生病了,然後生病了以後,他通常有兩種心情,第一個呢趕快找醫生,他要保護自己的生命,還有一個萬一有問題的話,哎呀他也覺得這個事情還沒辦;這個事情還沒辦,這個遺囑沒交代清楚,這個錢該怎麼辦?如何處理?他腦筋裡都是這些事情擺在這上頭。所以他那個時候,這個力量是非常強有力量,他一生忙的這些事情,他在這地方緊緊的、緊緊的現起了,所以記得不記得當人死有的時候,善心死或者惡心死,他那個是什麼?就是他如果一生忙這個力量,他這忙的,為什麼忙?前面經過這個愛跟取,對不對?清楚不清楚?因為我們每一個地方的心相,那個時候這個就有這絕大的力量。平常我們只要自己隨便你想一下的話,平常也是如此,重要的任何關鍵,假如有重要的事情擺在這地方的話,譬如說我正在做,做了一半我要離開了,對不起這一件事情一定要交待的清楚,這一定是這一個事情就佔在你心裡面,這個叫作什麼?最重的業。再不然的話,就是你要走的話,有人提醒你,某人哪還有一件事情沒解決,對對對!凡是這種事情都是前面經過了你一個識的種子,經過了現在的很多愛取,而造了有,這有的話就是業,這個存在這個力量。再不然的話呢,你的習慣,想起來要走了,我想起來了,就是凡是這種情況,都是這樣。這個力量,由於這個力量,然後呢前面這一生的緣盡了,前面一生的緣捨,所以這個我們四諦當中,叫因、集、緣、生,因就是那個種子,那個種子位,就是無明、行、識的那個識的那個種子。   

集的話呢?就是經過了愛取的滋潤以後,這個集包括什麼?所有的這個惑跟業兩樣東西,經過這個愛取的強烈的惑,然後呢造了種種的業,這個叫集。集了以後,然後呢下面會引生一個力量,引導你下一生的,而這一生的生命捨掉了,捨掉了這個就是下一生結生的緣,然後呢下一生生起來了。那麼現在在這個地方呢,也是如此,由於前面這個愛取,所以造種種業,造了這個業,這個業的力量非常強。前面你無明、行,譬如說,因為無明看見這個東西,看了然後呢,留下,做了一趟,留下一個影子,只是留下一個影子,這個影子,它不一定馬上結果的,通常就是你做了以後,就留在這個地方,可是假定經過後面的這個愛取的滋潤的話,慢慢慢慢這個力量越來越強,越來越強,越來越強,這個大家感受得到吧?這個很清楚很明白的,所以當譬如我們剛才說的,今天你要離開的時候,要想交代,或者什麼的,那就是這個什麼?有的力量。當我們一生結束的時候,那也就是這個力量現起來了,所以那個就是會引導你到下一生,於是呢下一生開始生了,所以結生。那麼結生的時候怎麼個生法的呢?結生的時候就是這樣,結生的時候這個道理我們已經,先就是你離開的時候,當這一生的緣盡了,說死了,然後呢因為你由於無明,不認識事實的真相,愛著,你覺得這個失去了,這個無始以來的惑,以及你造種種的業推動你的力量,這種心裡的狀態,這個就是識的狀態,又繼續的生命前一世的業所感得的生命是到此為止,可是這個心識本身,卻有這個力量推動,就是那個時候,這個時候中有現起,這個中有就現起來了。中有現起來了呢?還是由於這個業,前面我們說過,當你照這個業的時候,除了你自己以外,還有跟你相應的,然後呢對不起,自己造的業,以及相應的境界現起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又會在這個裡邊轉,然後呢結生。那個結生的時候,前面已經說過了,我們很清楚很明白,說如果是胎生為,以胎生為,以一個例子來說明的話,就看見那個男女的交合,那麼因為你的業的關係,所以別的人跟你沒這個業,你看不見的;有業的話,不管千里萬里,你就去了看見很清楚,然後呢當這個,瑜伽師地論上面說的,跟其他的,一個是男女的交合;一個是只見二根,乃至於最後只見那個精血,都是這個,就是你的心,一步貫注在這個裡頭的時候,只見這個。   

昨天我們談過,如果我們仔細的觀察一下,我們也很清楚,剛開始我們見到這個,然後呢你剛開始跑到廚房,看見廚房作菜,到後來,你歡喜它,到最後,除了你歡喜吃的其他的什麼都看不見,那就是我們,就這麼現實的一個心裡狀態。那個時候你的識,由於你一向的習慣,你就歡喜這個東西,所以它這個有種非常強有力的力量,本來這是你這個心的業力所緣的,但是因為強有力的力量,你把它攝持、把持這個東西,那個時候這個精血本身,這個就是這個名色當中的色,而另外這個名就是什麼?就是你的心識,那個心識所緣的對象,就偏偏有強有力的這個有的力量就把它把住,就像黏住一樣。如果沒有這個強有力的力量的話,你不會投生,你不會鑽進去的,就因為有這個強有力的力量,這個強有力的力量就是有支,就是有,就是我們以前無始以來,所造的這個經過愛取滋潤的這個力量,一下沾上去了,這個就是名色。所以名色兩樣東西,它都互為相、相像什麼?名依賴於色,色依賴於名,就是就是這個時候。那麼,這個名色這個東西為什麼像海中一條小船?這有是有這個東西,有這個生命,可是呢它這個大海中,動不了就陷在這個裡邊,就這麼就這麼,你遠遠看看的就這麼一堆,就是如此而已。這個裡邊卻有兩樣東西,一個是物的方面,什麼?船。船上了還有呢色的部份,一個人,就是這個,就如此而已。由於這個業的繼續不斷的推動,雖然在這個地方呢繼續不斷的推動,然後那個時候就六根開始發展了,這六根,這個是六根雖然發展了,但是這個根本身並沒有認識作用,就像一棟空房子一樣,那個空房子就是它的自體,六識就是六個窗子,所以它下面這個圖,就是空房子有六個窗子,就是空空洞洞的,

再下一步,業的推動,出生了以後,那個時候就是觸,感觸了,就是根、境、識三識和合觸緣生。那個感觸是非常敏感的一樣事情,所以這個圖上面是一個男女交合,它並沒有現那個交歡,就是男女睡在一個床上,那就是觸,那是一種非常強烈的狀態。平常那個感觸,我們也可以也可以感受得到,當你正觸的時候,那個時候譬如說,你一下坐的一個軟軟的,你坐上去第一個念頭,或者你隨便,或者,如果說好的,你快樂的感覺,其他的所謂苦樂什麼等等,,剛開始那個接觸的時候,你並沒有能夠体會得出來,歡喜不歡喜,可是那一下你就有一個感觸,這樣,那個感觸本身卻是很靈敏的,由於這個靈敏的感觸,所以下面就生起那個受,那個受就非常強烈、非常強烈,所以那個圖上畫的什麼?像一支箭射在你眼睛裡,這個眼睛這個東西敏感的不得了,你稍微吹一點風,它那個眼睛就難受的不得了,稍微有一點垃圾進去就不得了,就是這樣。所以你隨便一點點東西的話,不管是身、心兩方面的這種東西,就會這麼個強烈法,實際上呢我們眼前也是。這兩天天氣冷了,那個一下冷了,那我們就覺得這地方,就這個不行,早晨起來,第一個起不來,然後呢起來了,跑到大殿,平常的時候,進去就進去了,一進去的話,踩到那地上冷得不得了,那我們這裡還比較好,如果你跑到大街上一看的話,那各式各樣的時髦的衣服通通出來了。天氣稍微熱一點,那個東西都拿掉了,都是這個樣,然後呢你稍微吃東西味道今天差了一點點就覺得不對,不管是任何東西,這麼個敏感法,這樣,那個就是受。所以剛才我們說,我們不是從無明、行、識,然後呢,這個三支是什麼?能引支對不對?為什麼叫能引?它能引發你的,但是

還有呢外面的境界的話,外境這個所依就是我們有情所依的叫作增上果,外境所依的,我們一生就在這個受當中。當你隨便有一個受一樣東西的話,那個時候你就會有一個一直在這個境界當中轉,有了一個受,那個時候你自然而然會根據那個受而引發我們內心當中的一種狀態。那個引發的內心狀態是什麼?等流因果,如果是凡夫的話,現在我們了解了佛法以後呢?不一樣了。說為什麼現在有這個感受的?由於前面的這樣一路上來的這個因緣,所以你看見了這個東西,你又歡喜了,因為以前結下來這個貪愛相應的。反過來呢?你看見了這種東西,又起瞋心了,那是因為跟這個相應的,總之這個在痴當中,不對不對。如果你了解了不對,你就不會作這個,那就是還滅,這個我們現在暫時不談,這樣。所以不懂得道理的之前,你一定在這個裡面轉。在這個裡面轉,然後你講種種世間道理,以世間來說,對啊!你有百分之百的道理,因為我們當然要去享受,當然要求營養,當然要求舒服,當然要講道理,你這個有道理,我這個沒道理,這種事情都來了。對不起,這個都是什麼?等流因果!然後在這地方呢繼續又造業,而所以這樣的話,就是對這個,這一世所以感得這個果報的原因不清楚,對不對?無明又來,從頭再轉。然後呢?由於不明白,所以你產生了下面的愛取等等,這到這地方我們要了解了,所以它剛才告訴我們,這個能生愛,發愛的這個受,跟這個所受,受所生的這個愛是兩重因果。清楚不清楚現在?第一個我先把這個前面講的。還有一個呢?無明、行、識,這個是能引支的因,這是個因位識擺在這個地方。就像平常,我們外面去跑一趟,或我們坐在這個地方看一個電視,比喻,常常說的,你看電視看得正起勁的時候,忽然來了一個廣告,廣告幹什麼,你討厭它,是啊,討厭它,幸好只有半分鐘過去了,對不起!那個識落在那個腦筋裡,這個因位識,它並沒起現行,過了一些時候,你碰碰碰,忽然之間,以前廣告當中,它是說這個汽車怎麼好、這個汽車怎麼好,那個時候你有了錢了,跑出去看看,你想對呀!我這個汽車裡面想到有這樣東西,然後你就忙著去,這個什麼?後面又碰到了這個境界。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80
文章: 3227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八十卷 A面

文章: # 64256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八十卷 A面
日常法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什麼?後面又碰到了這個境界,然後呢引發你的跟無明相應的觸緣受,對吧?就是你不了解嘛,於是境界觸,受是什麼?一個是境界,記得不記得那個觸的定義?觸的定義是境界受用,你又觸到了那個境界了。受的定義呢?生果的,觸了以後,然後你又感受上面,又看見了那些,這個汽車,它的確帶我們的很多好處,於是你想,我也去要一個。然後呢你開始覺得蠻好,只是如此而已,愛、取。於是你下面緊跟著為了要獲得這個東西,做種種事情,你然後去買一個汽車。所以當你剛開始看見那個東西的話,這個因位識,也許你看過了就丟在那個地方,它並沒有馬上叫你去買汽車,對不對?所以眼前我們所有的所對的境界,是,所以經論上面告訴我們,一念一輪迴。這個什麼?起一個念頭,就是一個念頭的因位識就下去了。所以我們一生從出生到現在,一直在這個境界當中,不曉得到多少的這個識,因位識。那麼這個因位識怎麼感果呢?就是這個,所以它叫能引。那麼它能引這個因位識怎麼才會生呢?還要一個能生,使得這個能引的因位,產生它現在就能生起的力量來,這個什麼?愛取。現在清楚不清楚?現在清楚不清楚?所以這個地方,你們非聽不可。所以我這個地方說一個閑話。前天有一位同修就一直說,現在看了非常歡喜,他要把前面的補起來。是,補是要補的,因為你前面不補,現在跟不上,但是這個他補了,重點都擺在補上面,這一堂課就不聽了,這個時候一個大損失。你聽的時候,最清楚的時候,聽完了,你馬上想一想,想的不懂,你弄清楚的話,這個概念就非常清楚了。所以現在我每個地方解釋的時候,把前後的關聯說的很清楚。那麼現在我們繼續說下去。說這個能引的因,經過這個能生的這個滋潤,這樣就對了。這一下這個因位當中的識,就可以生起來了,所以結果呢?生、生支。所以生的狀態呢?說生的狀態,它所生支當中,所指的那個生,就是現前生起的狀態。現前生起的狀態什麼?說現法,對吧?所以這個叫做現法苦。那麼我們說不苦嘛,蠻快樂,前面記得不記得?樂是什麼?壞苦,對不起。苦嘛是苦苦;不苦不樂是行苦。所以一有生,這個就是現在的苦諦攝。但是那個生的過程當中是卻有什麼?名色、六入、觸、受,這幾樣東西。這個名色這個東西、無所謂苦不苦。然後呢這個六入這個東西,它本身的確沒有苦不苦。但是呢這個生支當中,卻也包含在這個裡頭的,對不對?所以這個我們剛才講總相、別相來說,所以每一個地方,它那個次第,現在我把那個大綱都說的清楚,那麼到這裡我們現在了解了,原來這樣的,它所以能引分成四支,以及所生分成三支,以及引、生之間的大概的關係在這個地方,有一個基本的概念。有這樣基本的概念。我們現在不妨仍舊把這個能引來說一下。是,能引是無明,行、識,所引,何謂所引?就是引的那個果位識,乃至於名色、六入、觸、受就這樣。那麼以什麼?看我們現在看一百八十四頁,剛才講那個文,現在你們看。一百八十四頁上面,第四。
p. 184 (5)
【 ◎ 四相當知能引所引,一何為所引,謂果位識乃至其受,共四支半,二以何而引,謂依無明之行,三如何而引。】
現在正講這個。
【 謂於因位識中薰業習氣之理。】
這個怎麼引法的?就是把因位當中這個識不斷的薰,那個習氣去薰它,這個是這樣引的。所引的呢?怎麼引法?
【 四所引之義,謂若遇愛等能生,】
就這樣。這個因位識當中薰習,遇見這個能生的這個,就是那個能生的這個愛取等等,有一種引發的大的力量,所以就把這個因位識。
【 堪能轉成如是諸果。】
就把前面本來這個因識,這個是在因位當中,轉成功當中的果,結了果了。現在了解了沒有?那個,那一段話很清楚了,對吧?下面呢?
【 三相當知能生所生,】
第二重因果當中的這個。
【 一以何而生,謂以愛緣取,二何為所生,謂生老死,】
這個就是你為什麼前面這因當中,現在要生起來的,就是因位當中,本來潛在這個裡頭的,它有一天,它這個已經引發的果現起的時候,當這個境界現起的時候,本身,比如說,你眼睛看見一個東西,這個無所謂苦不苦。的確是,但是呢?的的確確是感得前面感得的果,所以觸、受這個受用兩樣東西圓滿了以後,那個時候,你又有愛、取,引發滋潤,這個是以何為生。由於這個所生的生老死。然後他下面說如何而生?這個道理怎麼樣的?
【 謂由行於識,所薰業習潤此堪能令有大力之理。】
還是這句話。由於你現在這個愛取以後的造的行為,然後呢?這個行為,把這個因位當中的識不斷的薰,薰就是就好像我們用火來烤一樣,不斷的去做,把這個力量增長增長它,就像一個種子種在地上,把那個太陽、水,不斷的滋潤它。於是它就有一個力量生起來了,那就是這個引、生兩樣東西。於是在整個的生死輪迴當中輾轉的轉。你這樣輾轉的轉的結果是什麼?等到你一生下來,對不起,生完了以後下面,背上就揹一個死屍。一生,好了,註定就是這一條路,沒有第二條路好走了,一生下來是揹一個死屍。乃至於聖者,聖者他最後還要死,就是告訴我們這一件事情。他那個東西,生下來的那個東西,還是要丟掉的,這是我們要了解的。就這樣。如果這樣的話呢?最後竟然要死的話,對不起,就是這個東西,閻羅王。就註定被他所吞食,而且這個閻羅王很有意思,你看看那個圖。他這個這麼可怕,三隻眼睛,然後睜的圓圓的。這個兩個牙齒,前面在吞食。兩隻手,U面兩隻腳,把你整個的包的死死的,沒有一個地方可以透脫出來,逃不出去,也就是。所以這個十二緣起,這個圖現在清楚了,然後呢心裡的行相清楚了。在進一步說明之前,現在我們不要看書,也不要看那個圖。我們這個地方仔細的檢查一下,前前後後我們所了解的,一生當中都是什麼?尤其生了以後,這生的過程當中,它這個總相,那麼生的過程當中一定什麼?觸、受。我們目前所遇見的一切事情,都是觸、受。眼睛看,根對著境生的識,好看的起貪,所以不離愛。你討厭的,排斥,所以是乖離愛。否則的話呢?捨受。就是還有一種狀態,就是無記心。這個無記,這個東西不是引業,卻也是滿業的因。這個就是觸,觸了以後受,我們一生當中,無非在這上頭。所以他前面,我們翻到前面,看。   
在182頁,愛那一支。看著,「愛者,謂於樂受起不離愛,於諸苦惱起乖離愛。說「由受緣生愛」者,是從無明和合觸緣,所生之受而能生愛。」這幾句話,剛才已經簡單的說過了。現在清楚不清楚?為什麼受緣生愛?那個受,觸了以後是一定受。那麼觸跟受之間的兩個受用的不同,我們現在也了解了。因為你雖然,這個是前面一重因果,但是當這因到感果的時候,你如果了解了到此為止,斷掉了。如果是不了解,對不起,你又來了。所以它,一定是無明和合的觸緣而生的受,那個時候,又愛來了。這個是為什麼?佛就告訴我們觀受是苦。現在我們這裡真正要努力的,努力在這上面。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們不要說,這個營養,這個醫生怎麼講,這個怎麼講,這個少不了,那個少不了,這個,沒有一個少不了的。實際上沒有一個真需要的。忙了半天,到最後燒起來還得多花一點油。真可惜,讓人家多哭幾場,多耗一點錢實在沒有意思,實在沒意思。我們要從這個地方,痛切的認識,佛法是這樣,這個才是佛法。所以我說這個十二因緣,不是把它砰砰磅磅背一遍。你當下要認得它,起心動念之間在什麼境界當中,這樣。所以的的確確的一定要這樣。可是呢??現在我們雖然懂得了這個道理了,我們大家懂是懂了,但是做不到怎麼辦?對!這個是個問題。所以記得昨天晚上,我們講那個溫習的時候吧!也正講到這裡,這個俞先生聽見那個灶神講了以後,說心裡很警惕。這第二天,大年初一,所以在佛、菩薩前面磕頭,說我一定要改過,從此以後發誓要改過。然後呢改名叫淨意道人。我自己想起來,當年也是這樣,那個貪心這麼重,我就跑出去跟我師父講,師父啊!我吃一餐,早晨不吃。我師父就說:「你不必了,實際上你試試看。」這樣。我現在也發現,有的人是自己禁不住說閒話,他跑的來跟我說,師父啊,我要禁語。我笑笑,我笑笑,最好不要禁。實際上呢佛在四十二章經上面告訴我們清楚明白,你不在行相上面,你要認得的根本在什麼地方。所以我曉得,我們每一個人未嘗不想向上努力。但是為什麼不能努力?這是我們現在要真正注意的地方。所以我們現在的地方,這個環境來看,我的的確確是越來越歡喜,大家每一個人都的的確確都在進步當中。不過有的人,的確是顯得太慢一點。有的人實在讚歎,我都不如他。你只要肯向上,自然見效。那麼,向上的關鍵在什麼地方呢?時間得注意一下。向上的關鍵在哪裡呢?第一個正知見。這個地方已經告訴我們了,正知見。還有呢?正精進。這最重要的,你沒有精進不行。精進是什麼?如理的行持,而把這個正知見,要獲得正知見到正精進,中間有一樣東西,必定什麼?如理作意,就是思。所以你平常一定要深入的思,這是為什麼我一直告訴你們,大家現在這個地方真正用功,你不要說我要學打坐,我一天要坐多少,我要拜多少拜,我要念多少佛。這種都是非常重要的。但你一定要先懂得,怎麼去坐?怎麼去拜?怎麼去念?怎麼樣轉這關鍵、功曹在什麼地方?這樣。那個時候,就先要如理作意,而眼前最重要的如理作意,必須要把空下來這個腦筋,不要讓它放逸,這最重要,放逸最重要。這個是所以我策勵你們,慢慢的在溫習當中,我會特別注意的,不久,很快就要告訴大家,在這個地方閒話不准說,這是放逸之門。時間到了,我們今天就到這個地方為止。   
請翻到菩提道次第廣論184頁。那麼昨天已經把十二因緣流轉的這張圖,解釋了一下,當你們把這張圖的內涵,有一個正確認識了以後,那麼現在我們這地方講的那個文字的本身也就很容易懂了。否則的話,你單單看那個文字,真是個看那個天書。我自己是這樣,幾位同修也是這樣,你們沒有看的人不曉得這個困苦。真正看的人,我摸索了這個東西,摸索了十幾年,始終不曉得它說什麼!所以這一點我特別提醒大家,要珍惜這個教法,這個教法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還是你們宿生自己的善業培得的,所以很快就能得到這樣,得到那樣。現在我們重新把一百八十四頁,第二段四相當知那一段念一下。那大家概念就很清楚了。這個在念之前先說,這個十二支當中,總共對半、對半的分,六支是因,六支是果。哪六支是因呢?無明、行、識、愛、取、有,這個六支是因。然後呢果呢?是名色、六入或者是六處,觸、受、生、老死這個六支是果支。一共這樣的十二支,分六因、六果。那麼單從這個因到果是這樣,可是這個因有兩重,一個是引,一個是生。那麼現在我們就把這個文重念一遍。把念過的文,跟昨天所了解的一對證,那麼馬上文字也了解了,然後這個文字所指的內容,這內容就是我們心裡的行相,相狀,乃至於為什麼我們在生死當中流轉的這個原因,就有了概念。現在看文。
【 四相當知能引所引,】
這個引,能、所當中一共有四個行相。
【 一何為所引,】
什麼是所引的?
【 謂果位識乃至其受,共四支半,】
不過在前面,這個平常我們一般說的這個半支不算,只算四支,名色,這個有個原因的,因為實際上那個果位識,出現是怎麼狀態的,一直到攝持這個名色那個時候,一剎那開始那是果位識,前面這個都是因位,前面是無明、行、識這個因位,經過了愛取有的滋潤,然後它現起中陰,那麼就實說來那個中陰身本身,已經進入果位識了,但是還沒有結生,所以它結生的時候是什麼?就是看見這個父、母交合的時候那個精血,實際上這個精血,就是由於他的業力所引的原因,那麼他的執著、愛著,所以這個時候,他有一種執取的力量。就像平常我們對我們所歡喜的,我們歡喜吃的,全部精神,嘎嘎貫注在這上面,那個時候我們自己不覺得。但是這個力量非常強盛,這個力量,雖然你不覺得,卻有個強盛的力量。有一個很善巧的方便,你可以感覺得到,你最歡喜吃的東西,人家把你拿走了,那個時候你簡直無法忍耐。我想我們體會得到的。在這個裡面都是這樣的。你最疼愛的、最心愛的東西,忽然之間被人家拿走了,或者你要失去了,那個時候你的心理這種狀態,那才能顯得出來,這個強盛的這種力量,所以說這是一種非常堅強的攝持,執取的力量。所以這個識就是依靠著這個色,第一個識,就是心識的識依靠著這個顏色的色,這個物質的這個東西,執著它,也緣它,這兩樣東西就像撐起來一樣。兩個筷子綁在一塊兒,你綁著我,我綁著你,結果兩個筷子就撐起來了。鋼筋跟水泥兩個緊緊的捆在一塊兒,這個柱子就行了,我們一切的都是如此。所以當它那個進入果位時候的這個狀態,就是變成功名色當中的這個名了。所以通常我們這個細分的時候,就曉得怎麼是因位,怎麼是果位。那麼果位的狀態,我這地方也提一下。什麼是所引呢?那就是這個從果位識,當他結生的一剎那開始,名色,然後呢六入或者是六處,觸、受。那依何所引,拿什麼東西來引的呢?無明之行,就是業,最主要的是惑,由於惑而造的業,由於造了業,業有一個力量,這個力量會推動你的,以這個來推動,現在是拉,拉跟推是同樣一個力量。如何引發呢?怎麼會引呢?是因位識中薰業習氣之理,這個昨天講過了。所引的呢?說怎麼會引發起來的呢?若遇愛等能生,堪能轉成如是諸果,這個我們現在了解了。那麼還有呢?生那一方面。那個生那一方面是能生所生。能生跟所生一共有三個行相,以何而生?拿什麼東西才能夠生起來?這靠什麼力量呢?就是愛取。靠愛取的這個滋潤。以何為生,生些什麼呢?生老死。「如何生,謂由行於識,所薰業習潤此堪能令有大力之理。」由於愛取的關係,然後呢你這個愛取就是一種煩惱,一個惑,由於這個惑,然後呢自然而然你就造業,這個業就不斷的薰那個識,你做任何一件事情,那個識田當中就留下影嚮力量。以前留下的影嚮力量是因位,現在呢你繼續努力的把這個因位留下來的識就感果了,就這樣。這個為什麼會感果呢?因為它繼續的薰習的話,這個力量越來越強、越來越強,強大到那個時候,那就產生了現行。這樣。那麼現在這個道理清楚了。
【 緣起經釋中,以生一支為所生支,老死則為彼等過患。】
那麼解釋。這個生是所生,老死的過患。前面我們說,所生是生老死,那麼它為什麼要在這個地方分開來呢?它有一個原因的。就說它為什麼要講那個經,佛?他所有的一切都有一個目的,要讓我們正確了解生死的行相。然後呢從這一個地方跳出生死輪迴。假定你不了解這個生死的真實行相,痛苦的原因以及這個實際上的過患、禍害的話,你不會生起厭離心。你覺得還快樂的很,還好的很。這個也放不下,那個也放不下,不要說世間上的放不下,修學了佛法,還是覺得這個道場要弄這個,真正為了弘法,那是很了不起。但是偏偏自己的心裡面放不下,對不起,那沒有用。所以他告訴你,一旦生起來了以後,這個禍患無窮,痛苦無比。所以他把所生那個生老死那一個分開來。生是很簡單就生,生完了以後剩下來的,一生註定你揹那個死,那個死一直在變化,一直在痛苦當中。所以說老死就是所有的彼等,生完了以後的一切一切都是過患。沒有一點是可以愛樂的地方。我們必定要對這個有所了解了,那個時候,你由於苦的逼切,才會追求要想找這個苦的解脫,那麼你再看看,那個苦是不是能解脫呢?你會找,說有原因。只要因地上滅除就可以。所以整個的前面已經說過了,佛說的時候,一定先說苦諦的原因在這地方。所以佛在這個緣起經解釋當中,特別說明這一點,這個他的理由所在。換句話說,我們真正要想修行的話,必定要從這個地方下手。到這裡我們了解,佛講的經典你千萬不要單單看那個理論,不要單單看成,注意哦!這是一個理論沒錯。可是這個理論有它絕端重要的一個實質的內容在,如果你把握不住的話,那變成說空話。那時候學教的話,那教了半天是戲論。現在說他理論上有他實質內容,在這種情狀態之下,如果你不修行則罷,要想修行的話,這個理論不通,請問你如何修法?所以短短的一句話這個裡面有這種含意,隨時提醒我們,我們繼續說下去。
【 由是由愚業果無明起不善行,於識熏建惡業習氣,令其堪成三惡趣中果時之識乃至於受。次以愛取數數潤發,令彼業習漸有勢力,於當來世惡趣之中感生老死。】
這個道理前面說過。這是對於業果不明白。但是呢我們不明白真實的意義的不明白有兩種。一種就是因果的關係不明白,還有呢?就真實意義不了解。對因果不了解的人,他就造惡業,因為不了解如是因感如是果,他要找快樂,不曉得快樂的因在哪裡?就亂搞,這樣。那麼有一種人呢,了解因果的關係,所以你要找快樂,也要找到快樂的因;要去掉痛苦,要從根上面切斷,那時候他就不會造惡業了,然後呢他可以得到人天善趣。可是並不了解究竟意義,所以這個因果的究竟的法則如何?對它真實意義不了解。他雖然造善事,但是還在人天當中。所以說
【 又由愚無我真實義無明,】
由於這個不了解,無明的話,就是對真實的意義不了解。那麼於是造了善業,
【 起欲界攝戒等福行,】
這個戒等福行很有意思。平常我們一般都是講世間的世法,它這個善法當中,把戒開始,這個說明什麼?說明你單單持戒而不了解這個真實無我的意義的話,對不起,這個戒只是人天有漏之福。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80
文章: 32270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八十卷 B面

文章: # 64257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八十卷 B面
日常法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不起,這個戒是人天有漏之福,不究竟的,還在輪轉當中,不過有一個好處,假定說你受戒了以後,你眼前雖然不瞭解,你一心恭敬,這佛講的,你無比的恭敬心,由於這恭敬心增上力的關係,將來這個福報完了以後,你還是這個力量,引發你見到下一個佛菩薩告訴你真實的意義,然後呢你透脫。不過多吃了一些冤枉苦頭,這冤枉苦頭,比地獄裡面啊可要好很多,所以這地方也說明兩重意義。我們一定要瞭解佛法告訴我們的戒的真實的內涵何在,我們必定要本末把握的很清楚,那麼這是欲界攝戒等福行。
p. 184 (11)
【 及上界攝奢摩他等諸不動行,於識熏習妙業習氣,令其堪成欲界善趣及上界天果位之識乃至其受。】
到了這個。
【 次以愛取數數潤發,令其業習漸有勢力,於當來世諸善趣中,生起生等。】
那個是善趣的,那個善趣的,不管這個哪一種,總是還在生死輪迴當中。你要跳出生死輪迴的話,不但對這個業感果的這個道理要瞭解,還要為什麼會業感果,原來這個就是緣起空,就是空性,就是
【 如是十二有支,】
那麼這樣的十二有,不管你分成功六因六果也好,或者能引所引、能生所生這個四項、三項也好,我們再歸納起來,不外乎三樣東西。
【 復於煩惱業苦三道、悉皆攝盡。】
另外一種歸納的方法,惑就是煩惱,由於煩惱是造了業,由於造了業是感得苦,於是感了苦報現前的時候,我們不瞭解的關係又引發煩惱,所以叫無明,然後呢輾轉沒頭沒尾的。所以這個昨天講的十二有支的圖,中間那個圖,就是那個中間核心,就是那個中間的核心,而這個裡邊核心中間是以無明為主,只要有這個無明,一團糟。這個無明仔細算起來呢最重要的兩樣貪瞋痴。前面我們一開頭的時候講中士的時候,說繫縛,繫縛生死的這個東西是什麼?就是惑跟業兩樣東西,而這個惑業當中惑是他的上首,最主要的就是這個,就這樣。由於惑所以造業,造了業一定感苦,那麼然後感得苦的果報,果報現起的時候,對不起你既然無明根本沒有拔除的話,又來了,輾轉輪,又在這個上面,整個的輪迴就生起了,所以悉皆攝盡,統統包含無盡,下面引那個菩薩。
p. 185
【 如龍猛菩薩云:「初八九煩惱、二及十為業、餘七者是苦。」】
這個就是十二支當中的初,第一支無明,八九那就是愛取,這個三支是煩惱,二就是行,十就是有,這兩支是業,其他的七支那就是苦,其他的餘七這個東西就是苦。那麼現在我們看,再繼續下去。
【 稻稈經說十二有支攝為四因,】
這個稻稈經也是專門講十二因緣的。
【 謂無明種者,】
這第一個,無明相當於種的人。
【 於業田中下識種子,】
在這個業識的田當中下那個識種子,這第二個。第三呢?
【 潤以愛水,】
經過這愛水的滋潤。
【 遂於母胎生名色芽。】
就結生相續。這個文字只要我們把十二因緣圖瞭解了,你怎麼解釋內容都非常清楚。他不是要翻花樣,讓我們這樣解釋、那樣解釋,他目的不在這裡,目的是用種種不同的方式、各方面的說明,讓你對那生死行相的本身,非常清楚明白的瞭解,這個所謂生死過程當中的行相,不在文字上面,而在我們起心動念之間。這個起心動念並不單單是你閉上眼睛,就是任何時候你張開眼睛,在任何時候實際上這個起心動念,一定包括你起心動念引發之因,而張開眼睛看見這個心裡就動了,聽見這個心裡就動了。所以換句話說,當在一切情況當中,所有的種種的內外引發心裡的行相,你透過了這些經論的說明,處處地方認得的明明白白,你曉得哪些是染污流轉,這個地方現在重要的是告訴我們,先要懂得他的苦、過患,以由此而緊跟著追到這個苦的原因何在,然後呢這個原因如何在這個裡邊流轉,一步一步的讓你認識。當你認識了以後,既然這是苦,你要瞭解了這個苦的原因,那個時候進一步你就瞭解如何,在這個原因上面把他切斷,那麼再進一步找到切斷的修持的方法,照著去做問題解決,這樣。
【 ◎ 第三幾世圓滿者。】
那麼這個十二有支,從因感果當中要經過多少時間呢?下面說明:
【 能引所引支之中間,容有無量劫所間隔,或於二世即能生起無餘世隔。】
前面這種這個引這一支,從能引支到所引支,大家想想看,能引支是什麼?說到這裡我們馬上應該清楚,能引就是無明行識,所引支是什麼?所引支就是名色六入觸受,這個兩者中間有兩種可能,實上呢包含時間是無量無邊,他中間可能有無量劫的間隔,說不出來的多長遠,這是指長,長的是無限大,短的呢?下一世這樣,沒有其他的餘世就可以生起,這個是引,能引到所引。還有呢?這個能引之所以生起還要靠一個力量,要靠什麼?,能生支,所以他為什麼雖然有能引的因不生起來呢?還要一個能生所生,生這一支,所以他下面說:
【 其能生支與所生支二無間隔,】
這個兩個當中沒有間隔的,就說前面是能生的一支,下一世一定是所生,一定跟著生起,所以這個二者當中沒有間隔,這樣。所以他
【 速者二生即能圓滿。】
這地方講幾世圓滿,最快的第二生,就前一生到後一生就圓滿了。那麼這個怎麼樣是前一生到後一生就圓滿呢?先看,說:
【 如於現法新造天中順生受業,即於現法滿二支半,謂無明行及因位識;臨終以前圓滿愛取及有三支,於當來世圓滿所引四支及半,並圓所生二支分故。】
如果說你現法就是我們現世,現世就是這一世,這一世你造了順生受就是下一生造的這個業,不管是現在,這個地方講天,其實你造六道當中任何一道,如果你現在當中先造了這個,那個時候滿了前面的二支半,無明、行、識,那個是因位識,那麼然後呢,你繼續的把他增長,臨終以前就是在你沒有死之前,你以愛取再繼續的把前面所造的因,繼續的啊增長下去,於是當來世就圓滿所引四支半,那麼下面一世滿了這個,因為由於這個愛取幾支的有,三支的能這個生的力量,所以他下一世,馬上感生那個生老死二支,而這個生的過程當中呢,就包含了名色六入觸受,生就是講那個總相,生起的過程就是這樣,所以他前一世造的,第二世就感得了,這快的。下面呢?
【 遲久亦定不過三生,】
說最晚的話,最久最久也只有三生,三生一定圓滿,怎麼呢?
【 謂其能生及二所生并三能引各須一生,諸所引支於所生支攝故,】
能生須要一世,所生須要一世,還有三個能引也須要一世,這樣的三世就可以圓滿了。前面說能引所引中間容有無量劫,現在這個地方就說三世圓滿,大家看來有沒有覺得問題?他說最快兩世圓滿,最慢嘛三世圓滿,可是他前面也告訴我們說能引所引中間,快者是二世,慢者容有無量劫間隔,這個無量跟三世的差得十萬八千里,這個地方一個重要的關鍵所在,大家想一想。所以假定你們諸位曾經事先看過的話,這一講的話你印象就很深,這是為什麼我建議你們看,儘管你們看不懂,你們看不懂在那裡想一想什麼道理,那個時候你一講的話,那就非常清楚、非常明白。否則的話你現在講過去,那文字都是很陌生,儘管我講得很清楚,可是你看的還是糊裡糊塗,所以你不一定能夠把握得住這個重點,這個是對無價的法寶的一個最大損失。那麼現在我們看那個文。他說
【 能引能生中間,縱為多世間隔,】
是的,從引到生,中間是可能有很多世、無量世的間隔,縱然有多世間隔,
【 然是其餘緣起之世,】
這句話問題在這裡。什麼意思?什麼叫其餘緣起之世?為什麼那個能引,不會引發所引,這個能引是什麼?就是由於無明、行所感得的因位識,對不對?這個識就是你認識一個,譬如說我們隨便昨天講的這是繼續下去、廣告當中你忽然看見一個東西,看見了然後呢看見了,這個掉在、就放在那個地方,沒有其他東西引發你,這個是一個因位識。其實我們眼前一切時處,都有這個。現在我們聽見佛法了,也是一樣,聽見了佛法以後,然後你跑出去書本一合,你也忘記掉了,這個佛法也停在這裡,或者你在這裡做了個壞事了,做了個壞事以後,你回過頭來以後,覺得跑到佛門當中來了,然後呢全部精神貫注在佛門當中,以前做的這個壞事,這個東西又停在那裡沒動,那麼現在是什麼東西在動呢?就是現在這個東西,你說我看過電視了,放下來,忙別的事情,於是現在我做的這個事,增長的什麼?跟原來的因位識不相應的,對不對?是不是?對,現在我們瞭解了。同樣的我們修行來說,我們今天講的好、聽得好,然後呢說這一堂功課作得好,作完了跑得去大家聊聊天看看什麼,覺得蠻高興的,忘記掉了,所以現在你繼續增長的不是剛才那個東西了,現在增長的這個,假定說你玩完了以後,回過來還要講,還要聽,還要拜,那他又有,否則的話呢?如果你出去的話?他那個東西繼續的增長、增長,增長到後來呢那個東西成熟。所以前面儘管在這裡念一點佛經什麼等等,這個成熟不成熟?不成熟,不能結生,對不對?所以他是說其餘緣起之世,那個其他的緣引發其他的因,在這個裡邊其他的地方咕嚕咕嚕地轉,你現在這個能引的這個因位識沒動,瞭解不瞭解?這個概念很重要。
【 非此緣起之世故。】
不是這個因緣輾轉的關係,這個我們要了解的。所以就你能引這個識,從這個能引識經過能生滋潤感生這重因果當中最長只有三世,只有三世,第一個是造,造完了以後呢,然後呢你把愛取來滋潤它,滋潤它了,他一定要會感果,下一生再去。所以前面第一種情況說現生,譬如說:我今天做了想修行,跑到廟裡面去,跟人家跑到去一看,這個廟這個好,有個印象然後呢回去忘記掉了,然後呢一忘,無量劫以後又碰到了,來了就這樣。佛寺有一個公案,說唸了一聲南無佛,最後成了,這南無佛那一聲是無量劫以前,這一世碰到了,然後呢又滋潤起來的,它才感,這是慢的。快的呢?你聽到了一聲佛過去了,過兩天又來了,也這個好,這個正是我需要的,然後你心裡面全部精神就貫注進去、放進去,於是你經過了精進的努力,下面這個不斷的薰法,不斷的薰法,於是你全部精神投注在這裡,第二世,再下一世你一定感得的果,這是兩世圓滿。還有一種情況呢?就是說我們現在我們也不曉得,我們跑得廟裡去,看見廟裡很歡喜,你就很歡喜,我想我們在座的很多同修歡喜:人家講的很聽得進,然後心裡想要去出家,要去做和尚心心念念做這個,為什麼你會這樣?就是你宿生薰法的這個因位識,也許是前一生,也許是前二生,不曉得前多少生我們不去管他,總是造這個因位識的那個緣也現起的,那個時候也碰上了,然後呢你不斷的在這個用那個愛取來滋潤它,於是感果了。不過這個愛取,有一個不同的名字,對染污的同樣的愛取,我們叫他愛取;對這個清淨的我們叫他善法欲,叫勤精進,這兩個,其實精進還是造的業,對不對?所以這叫善業,或叫善淨之業,或叫不可思議無漏妙業,它還是業,就這樣,這道理我們懂得了。所以說原來這樣,最快兩生,最慢也是三生,不過這個地方有一樣東西沒算進去。
【 此未別算中有之壽。】
中有沒算進去,中有實際上也是一個時間段,但是一般說起來這個中有當中,就是一個沒有什麼像生死輪迴當中的一個特別,它就是結生相續當中的好像一個中間過段,所以不算它,但是有這個東西。平常我們講的時候呢?經論上面沒有提起它來,卻是內涵是有的。瞭解了這個,看看下面這兩句話:
【 如是】
像上面我們說的然關係,有沒有人去忙這事情啊,沒有,並沒有人這樣去做,所以啊然而全無實作業者,沒有實實在在
【 己生諸果支時,】
就像前面這樣的從這個因感得這個果,這一個從因感果之間,這是因到果的必的造那個東西,所以絕對沒有一個主宰者去造那東西,也就是這樣的因。因為你無明,所以你就會造業,因為造了業,所以就一定會有這個業相應的識落在這裡。同樣的,當有了這識經過愛取的滋潤,而有支現起的時候,然後呢你會感得下面的生老死等等,這生老死就是你所受的果報,就這樣,這個沒有實在的東西,這是十二支的輾轉連環,這樣。既沒有實作業者,
【 及受果者,補特伽羅之我。】
這個補特伽羅識上面的所執是我。
【 如前所說從唯法因支,起唯法果支,】
就像前面講的道理一樣,這就是什麼?因感果,這個因是一個法是這樣的一個特質,是一個特性,他這裡邊並沒有我這東西在,然後呢有這樣的一種特性感得這樣的另外一個特性,跟這因相應的這個叫果法,這是說這個法、因法感得果法,如此而已,並沒有一個我在,並沒有一個我在。所以我們現在仔細推敲一下子看,回想一下看,為什麼叫無明緣行?因為無明,你如果說明得話,那你就不會妄執,因為瞎子所以,所以嘛就妄執,那時候就造了行,造了行以後,對不起,行當下就有識,識以後呢,然後呢一定會慢慢的,由於識的因緣策發那個名色。當然,我們前面講的好像那識的因位識,這一定要經過愛取的滋潤,這個當然,但是它這個識,攝取名色的過程當中是什麼?純粹是這個識的力量,對這一個精血的一種執持,所以識的因緣而產生名色,這前後的因果就是這樣,就這麼明白。由於名色,然後呢六入慢慢起來了,由於六入之緣,然後才有觸,觸了以後就有受,因為有了感受就起愛,愛了以後就去取。那一樣一樣東西的前後的關係,因果關係這麼清楚。所以這是前面的因支感得後面的果支,只是如此而已,但是呢我們卻不瞭解。
【 由不了知生死道理,於彼愚蒙妄執有我,求我安樂,故造三門善不善業仍復流轉。】
由於對這個道理我們不瞭解,這個真正的生死道理,只是這樣的流轉,但是我們不瞭解。不但不瞭解這個流轉的因果,而且不瞭解這個裡面並沒有實在造業的受果的我;這兩個都愚,那麼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求,當然,有了這個我,我們要求我要安樂,因為要求安樂,所以你就造作那種種業,造的時候呢由於身口意三門,由於造了這個業就流轉生死。到了這裡,我們停下來說,你說那裡沒有我?但是你那個痛苦的感受不是有的麼?是啊!快樂不是感受是有的嗎?是啊!千真萬確一點都沒有錯。你們怎麼講?我現在倒問問你們看看,這個怎麼講?對啊,你感受的痛苦,當然你要除掉它,你要感受快樂,當然你要追求它,這個怎麼講?這個地方考考你們,考考你們,這個地方值得我們好好的思考一下。實際上呢?我倒不是考你們,給你一個最佳的機會,你們必定要從這個地方呢認真的深入,這一次的考試真的考,我現在告訴你們,今天下午我不去安腳,就是個考試,先說明,所以等一下下了課以後,你要在這個問題上好好想一想,大家都要來,就算旁聽的同學們等等,但坐在外面的不算,至少從這個地方,我也瞭解大家的情況,沒有一個人,全部大家到齊,那麼在這個地方,我們繼續說下去。說
【 故從三惑起二支業及從彼業出生七苦,復從七苦而起煩惱,又從煩惱如前而轉,】
好了,由於這我們不瞭解,所以一迷惑,迷惑就造業,造了業又從這個業出生這個果報,果報那就是苦的,然後呢,造那個苦的果報現起的時候,你又不瞭解,還是不瞭解,你又起煩惱,然後呢?惑、業、苦沒頭沒尾的一直在那兒轉。
【 龍猛菩薩云:「從三出生二,從二而生七,從七復生三,數轉三有輪。」】
就是這樣,這龍猛菩薩這樣說的。實際上很多經論上面講的都是這樣:從三出生二,從二出生七,從七復生三,數轉三有輪,就那麼一個偈子,結果我們啊講了三個鐘頭,還沒有講完它。所以平常我們說自己要看論,的的確論是最好的說明的內容,但是沒有完整的教授,實實在在的你真是像看天書一樣,那麼下面這幾句話,
【 若正思惟由如是理,漂流生死,即是最勝厭離方便。】
來了,由於上面這個道理,如果你嘹解了,如理思惟地想想的話,我的天呀!原來我們生死輪迴當中就這麼莫明其妙、就這麼糊裡糊塗,真是一無意思,實在是我們冤枉啦!所以說小人枉自為小人,白吃苦,那自己就產生厭離心,所以這個是策發我們厭離心最好的方法,這也是千真萬確。那麼我的感受呢也是如此,我出了家二十年,剛開始的時候總覺得,這個四諦十二因緣這個是小乘的不去管它,我是唸佛要緊,到後來由於善知識的引導,為了要瞭解怎麼唸佛唸得好,所以就遷涉到教理,然後開始學教,學了教以後發現這個東西蠻重要的,然後去找,看那個四諦十二因緣,看來看去就是看不懂,你說不懂嘛又懂得頭頭是道,苦集滅道,然後苦當中嘛無常苦空,集諦當中,四個行相─生集起因緣,然後道行如出,十六個行相背得滾瓜爛熟,然後翻字典,查了個半天,但是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說實在的一直不懂,到現在,這個裡邊,它每一個地方的觀念是非常清楚,等到你真正瞭解了這些的話,由不得你不生厭離。所以這個地方特別告訴我們,假定我們現在厭離心生不起來,這地方告訴我們最佳方便,就在這裡。說到現在這裡為止,是整個的佛法的基礎全部在這裡頭,如果說沒有這個,大乘跟本談不到,不要現在說,我們是大乘,佛法的基礎就在這裡,這一點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們,然後呢下面的經論上面都說明這一點。如果說瞭解這個道理,只解決自己的問題的話,那就小乘,你把這個心擴大要代一切有情去解決的那就是大乘,因為那問題的中心在這個地方。大小乘的差別,不在對於事情的真像的瞭解與否,而是說你發的心的廣狹問題。
【 從無量劫造集能引善不善業,異熟未出,對治未壞,】
看一看,我們從無量劫以來都造集了能引善、不善的業,這個現在我們瞭解了,因為我們從出生到生老死一直在那個受當中,只要你有個感受,你一定這個受就是什麼?就是果,就是苦,然後呢當這個感受的境界現起的時候,你一定又起惑、無明,一有惑,一定造業。


圖檔

版面已鎖定 主題已鎖定

回到「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