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廣 II】101講~120講

福智廣論|宗大師:【今勤瑜伽多寡聞 廣聞不善於修要 觀視佛語多片眼 復乏理辯教義力】 布施、持戒、忍辱、精進、靜慮、般若般羅密
版面規則
此區專為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所設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20
文章: 31719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全廣 II】0116講_廣論段落P1-LL1

文章: # 137413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2019-05-09 , 9:50

116講 117講 118講 119講 120講
【全廣 II】0116講_廣論段落P1-LL1
來源:全球廣論 II

講次 0116 (2019/05/09 ~ 05/12)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造論宗旨
廣論段落 P1-LL1 今勤瑜伽多寡聞……復乏理辯教義力


【全廣 II】116講
真如老師講授

在「廣聞不善於修要」這一點上,也有一位善知識他說:「了知了正法不修持的話,當生恐怖餓鬼王。」是會墮落的!如果廣聞卻不修行正法的話會墮落!另外宗大師在《無上三寶譚》裡也有這樣的一個偈頌,說:「嗚呼成辦眾二利,非不依諸清淨典,依已但若樂文詞,空度時日惑於斯,彼如溺水而渴死,多聞還卻匱正法,過在未現教為訣,悉將所學現為訣。」說成辦有情的自他二利,不是不依靠清淨教典所能做到的。第一句話就是解釋了想要成辦有情的自他二利,如果不依靠清淨的教典,不聽聞、不思惟,是完全做不到的!那麼依止清淨的教典,如果只愛著於文詞,以此空度時日,而且迷惑於此的話,那就像有人溺水被水沖走,最終他口渴而死。大家想想這多顛倒!溺水了,卻口渴而死了!廣學多聞卻匱乏正法,到底是什麼原因啊?就是沒有將教典現為教授的過失啊!要珍愛地將所學的內容現為教授啊!這是宗大師的教言。 [01′42″]

  克主傑尊者在《起信津梁》裡面有一段,說:「如是對於經論努力聞思的人,就頑固地一心耽著於聞思」,這裡面用了一個「頑固地」,「縱使擁有名望的飛幡,但當他要修行的時候,對於調伏自心的方法諸大經論是如何說的?行持次第又是如何?這些都說不出來,甚至不曾懷疑諸大經論當中有如是修持的扼要。」看看這個頑固到什麼程度!已經擁有名望的飛幡,但是想要修行的時候,對調伏自心的方法在經論上是怎麼講的、行持次第是怎麼樣,連說都說不出來。甚至都沒有懷疑經典當中有這樣的修持扼要,非常頑固地認為經典中沒有修持的扼要,就是頑固成這樣子。我們可以看一看自己! [02′39″]

  然後接著克主傑尊者又寫了這樣一段話,注意哦!「何時自己被老苦使者所追捕」,用了一個「追捕」,老苦的使者——老啊,所追捕,開始怖畏死主的懲罰的時候,這個努力聽聞了很多教典這個人會幹什麼呢?這句話是我加的。注意哦!「何時自己被老苦使者所追捕,開始怖畏死主的懲罰時,就會去到一個什麼都不學的愚夫——盡其一生隱於山林的人面前求救,對他所說的教授一點兒都不能違犯,對於過去所努力的一切聞思,當成是生大憂悔之處,安住於支那和尚的宗規——任何亦不作意的畜生修法。認為諸大經論在死時毫無用處,背負著極大的謗法的業障下度過了生命!」 [03′36″]

  這克主傑尊者講的,很像他的風格嘛!很犀利、很到位!說:你知道廣聞不善於修要的結論會怎樣啊?到老的時候被老苦追捕,到最後開始怖畏死主的懲罰的時候,那時候想:欸!我都沒有修行,那我趕快找個有修行的。那聞思教典的人他認為自己沒修行、很多人都沒有修行,去找一個什麼都沒學過的、都在山林裡待一輩子的人去求救,然後他說什麼就是什麼。所以,對自己這一生所聽聞的這一切聞法生大憂悔!他後悔他聽了這麼多教典,他覺得沒有幫到他,成了一個什麼?「生大憂悔之處」。「安住於支那和尚的宗規」,就是什麼都不想,不作意、沒有善所緣的這樣一個奇怪修法。然後說得很犀利:任何也不作意的畜生修法。認為諸大經論在死的時候毫無用處,背負著極大的謗法的業障,這一生這樣度過,然後就這樣去來生了。大家可以想像會去哪裡! [04′41″]

  所以在這裡邊「廣聞不善於修要」,宗大師會認為沒有把所學的教典現為教授;然後接著說要珍愛所學的內容,要把這些內容現為教授來自己的身心上實踐啊!宗大師這樣告誡我們。然後克主傑尊者就會說:如果不珍愛所學的教典,最後你會發現你所學的教典沒有幫到你;那還是要找一個能夠抓到的修行方式,因為已經了知了死和來生這樣的很多問題呀,居然到最後去找了一個不怎麼聽聞的人修行。而且會執著地認為自己聽的全都是錯的,還謗法了!所以「廣聞不善於修要」的這個過失就極大了!正如開始說的:「了知正法不修持,當生恐怖餓鬼王。」就墮落了! [05′34″]

  面對佛菩薩、祖師們苦口婆心這樣地勸誡,我們學人多麼幸運能夠聽到這些忠告。每當自己不太對的時候就會聽到忠告,甚至天天聽聞,時時刻刻有警醒自己的這樣一個警鐘一直在響,一個燈一直在照亮。這樣的話,我們的每一步偏差都有佛菩薩的教言來調整。最重要的就是:能不能夠珍愛執持,作為自己修行的一個指導,真心地去實踐佛菩薩的這些教言。而不要把《廣論》上聽來的東西,認為只是口耳之學,或者只是出去給別人講的,沒有真實地拿這個正法來改變自己的生命。師父說這非常地嚴重——這就害了!師父說害了! [06′29″]


【全廣 II】第 116 講 討論題綱(一)/如英法師

1. 什麼叫把所學的現為教授?在身心上,要解決什麼問題?調伏內心之前,要看到什麼?如果沒看到自己的煩惱,那所學的法能用得上嗎?

2. 什麼是:「沒有將教典現為教授」的過失?

3. [01′42″]~[02′39″]「如是對於經論努力聞思的人,就頑固地一心耽著於聞思」請問「頑固」跟「擇善固執」一不一樣?兩者如何分辨?我們自己經常是哪一者?

【全廣 II】第 116 講 討論題綱(二)/性冠法師

1. [01′42″]~[02′39″] 先複習這一段的理路脈絡。照老師的角度來觀察,我們是不是真的很頑固?
「對調伏自心的方法是怎麼講的,行持次第是怎麼樣,連說都說不出來」、「頑固地認為經典中沒有修持的扼要」是不是拿老師講的這兩點角度來觀察我們自己?

2. [02′39″]~[04′06″] 克主傑尊者寫了偈子:「何時自己被老苦使者所追捕」。為什麼我們會遇到老的時候才會想要修?為什麼我們現在不會想要修呢?

3. [04′41″]~[06′29″] 為什麼「廣聞不善於修要」最後會墮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20
文章: 31719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全廣 II】0117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13-L4 ~ P18-LL3

文章: # 137423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2019-05-13 , 15:18

【全廣 II】0117講_鳳山寺版:第1冊 P13-L4 ~ P18-LL3
來源:全球廣論 II

講次 0117 (2019/05/13 ~ 05/15)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造論宗旨
音檔 新版 01 24:51 ~ 36:40
廣論段落 P1-LL1 今勤瑜伽多寡聞……復乏理辯教義力
手抄頁/行 鳳山寺版:第1冊 P13-L4 ~ P18-LL3
手抄段落 我這裡舉一個簡單的......一直等到他老師講才體會得到。


【全廣 II】117講
真如老師講授
前一節課我們講了「今勤瑜伽多寡聞,廣聞不善於修要」,在這裡邊師父很強調修行一定要從聽聞開始。那麼修行一定要從聽聞開始嗎?在傳承祖師裡都是這樣的嗎?有沒有不一樣的示現呢?可能有些同學心裡也會現起這樣的一個想法,所以師父就給我們講了六祖大師的故事,是在新版的《廣論》第一卷的部分。 [00′43″]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我這裡舉一個簡單的實際上的事例、比喻來說明。在這個整個的漢人的中國人的歷史上面,有很多了不起的大祖師,這個大祖師當中有一個最了不起的大祖師之一,是禪門的六祖惠能大師。他是南方人——嶺南,拿現在來說的話廣東一帶。他是初唐人,那個時候那個地方叫南蠻,就是沒開化的地方。他有一天在鄉下,聽見有人念《金剛經》,念《金剛經》就念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就恍然大悟,開悟了。我們說:「哦!這個六祖大師這個人真好了不起!」我們現在很多人念了《金剛經》,念了一輩子,一動都不動,像木頭一樣。我想在座大家很多人都念過《金剛經》嘛,我也念過很多遍,什麼都不懂;聽人家講過,還是不懂。他既沒有聽人家講,就這麼念一遍,開悟了,應該說,他自己就懂了吧!實際上是不是呢?不一定。這個故事的下面,我是只敘述這個很簡單的一部分。那因為他聽見了說:「啊,這麼好啊!」他就問這個人,這個人說:「啊!我是不懂,我隨便念。現在有一個祖師,他在黃梅,黃梅五祖,哦,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大德!你去找他。」所以他就專門向北方,最後到這個黃梅禮五祖。 [02′47″]
  那麼這裡一有個公案,五祖要傳法啦!然後這個《壇經》上面你們自己看一下,我只是簡單說一下。說:「現在我要傳那個法了,看看你們這麼多弟子,哪一個最精采就傳給誰!」結果叫他們寫一個偈。他那個時候有一個上座,換句話說那個弟子當中最了不起的一個,大家認以為這個最了不起的上座,他寫了一個偈。他自己雖然是了解,可是他不敢拿上來,說萬一老師說不對,那不是不好意思嗎?這樣。所以他想了半天,又不敢拿上去,但是呢,大家都等著他,不拿出來又不行,所以他就叫人家寫在這個牆上面。所以他就寫在牆上:「身如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令染塵埃。」就這樣。大家一看,「啊,好了不起!」就這樣。那結果呢?這個實際上這個偈表示條件還不夠,不過他的那個老師就說:「那這樣去用功已經不錯啦!」那最後大家就拿這個東西去念。這個六祖大師聽見人家一念,那時問他:「你念的什麼啊?」說有這麼一回事情。六祖說:「這個、這個不行!這個不行!」六祖居然說這個不行,「那難道你也懂嗎?」「對,我也懂啊!」所以他也跑了去也寫一個。他就跑到那同樣的地方叫人家寫一個:「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非常有名的公案哪!啊!大家覺得,一看那個偈曉得那個六祖何等地了不起! [04′44″]
  從這個故事裡面我們會聽見,以為六祖大師聽了《金剛經》就懂了。實際上你說他不懂嗎?不對。是,說他懂嗎?下面還有個故事,我講下去你們就知道。結果大家鬨起來了,這個,五祖在裡邊聽見有人外面那兒鬨,一看!這樣,一個偈。五祖是一個腦筋,那這種人,祖師當然曉得,曉得這個是六祖寫的。這個偈是通常說明心見性了,可是他現在如果傳給他的話,這個下面就要起鬨啊!那譬如說我們現在這地方,那個上座都沒有份,我隨便挑一個張某某給了他了,那你們大家會不會氣他啊?這個很可能會這樣的現象啊!這個故事就有很類似的這種狀態。他平常嘛處處地方就不行,來了是最晚來的一個,而且是南蠻一個蠻子,話都不通的,這麼一個人,這樣。所以他也是說:「抹掉了!」說:「也一樣不行、一樣不行!」那既然是老師說不行,也就算了!實際上他是有名堂的,可是他那個師徒之間都不動聲色,老師也沒有說什麼,那個徒弟乖乖的。那六祖去了以後幹什麼?去舂碓米,換句話說,拿現在來說,做苦工。我們現在這裡不會做這件事情啊,那給你打掃廁所、跑去到院子裡面一天到晚忙這個,這樣。 [06′20″]
  那後來有一天,經過了好幾個月。他在那地方做了幾個月?做了八個月苦工,也從來沒有老師給他講什麼話,他也不會覺得:「什麼?把我跑得來,一丟,丟了八個月,理都不理我啊!」他也沒這樣。有一天,那黃梅五祖好像跑出去散步,隨便七轉八轉就跑到那個舂米的地方去,看見他正在舂米。他就問,說:「你那個米舂熟了沒有啊?」「舂熟了。」這個大家現在不太懂,我簡單說一下。那個米啊,不像現在用機器打的。以前有一種粗的磨子,它磨了以後,那個米——不是本來是稻,稻你們知道吧?稻不是外面有保護的那個嗎?那個裡邊有粗糠跟細糠。第一次磨了以後,那個粗糠磨掉。那種磨子我小的時候還曾經看見過,可是已經用不著了,那時已經有機器來了以後。他先把那個東西磨一下,那個粗糠磨掉了。粗糠磨掉了以後呢,然後一般的人家就有一個石臼,他就去在裡邊用一個東西來舂。那舂了以後,然後這個細糠慢慢地就米與米之間大家摩擦,那個細糠就脫掉。 [07′47″]
  那麼像這種人多的地方,那個舂的那個石臼有大有小的,像那種大的道場都是很大的,所以他六祖大師專門做這件事情。然後因為他身體比較瘦,要舂那個米的,要把那個,那是一個槓桿的原理,他要把它踩下去,一鬆,那個石頭就「蹬!」一下,使那個舂子就舂到那米裡邊,這樣。所以因為這個六祖大德身體很瘦小,那力量不夠,所以他身上面綁了一塊石頭,然後踩在那個舂子上面的話,石頭加重了,把那個抬起來,一放,掉下去。這樣一件事情。所以慢慢、慢慢地碾掉那米的糠,那細糠舂掉了,這樣子那個米就舂熟了。舂熟了以後篩一下,篩一下那個糠就篩掉了,那個米就留下來了,就這樣的一件事情。 [08′53″]
  所以那個黃梅五祖啊,就跑過去,到那個石臼旁邊拿了一個杖,敲敲那個石臼:「這個米熟了沒有啊?」他就問了這個六祖這樣的一句話。六祖怎麼回答啊?「已經熟了很久了,但是還欠一樣東西。」「欠什麼?」「要篩一下。」這個舂米本來就是這樣。那麼他們師徒兩個的對答,你們懂不懂啊?我們平常粗枝大葉去看,不懂的。那事實也就是如此嘛!譬如說,你們在那兒掃地,我就跑過去問:「掃好了沒有啊?」你們說:「掃好了,只要把它畚斗畚起來,丟出去就完了!」就是這樣。這個是一個現成的一個狀態,所以五祖就問。「那麼好。」問完了以後,也就像家常便飯不動聲色,那五祖就回過頭來,就走了。他拿了一個手杖,回過頭來的時候拿那個手杖,譬如說,本來我是面對著這個石臼來問話,那個五祖,等他回過頭來,他背對著;等到他背對的時候,拿那個手杖就在那個舂米的石臼上面敲了三下,「篤、篤、篤!」敲了三下,那個好像一個無意識的動作這樣,走掉了。 [10′19″]
  實際上這個裡邊都是玄機啊!他那個對答、背過來、敲三下,都是玄機。所以那天晚上半夜裡三更,那六祖就偷偷地跑到五祖的房裡去。五祖在那兒等著他,他就拿了《金剛經》來給他講道理,就這樣。然後講的時候,他用他的袈裟,那個袈裟把它遮起來,所以不讓人家知道。他到底說什麼?不知道。可是有幾句話,那個六祖說:「啊!何其自性本具萬法,何其自性......」如何如何,那個《壇經》上面都有說這個話。 [11′08″]
  我為什麼要特別講這句話呢?就是說,六祖大師在八、九個月以前,實際上應該算起來,從嶺南到這個五祖的道場要走好幾個月,假定說一年以前,已經聽見了,一聽《金剛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已經了解了。結果又跑到五祖這個道場住了一年,一直等到半夜裡邊,那五祖拿了《金剛經》給他講,他說:「啊,原來是這個樣!啊,原來是這個樣的!原來是這個樣的!」說了很多「原來這個樣」,那表示他本來懂不懂?原來並不懂。我們呢?個人由於個人的腦筋,這個靈敏程度的不一樣,多少會講一點。比如說我們現在來講,看了以後,或者講了以後,你說:「啊,懂了,懂了!」多少會懂一點,懂一點什麼?文字相。文字相上面也有深淺的不同,或者文字的內涵多少有一點體驗,可是它究竟的內容,這個地方就告訴我們,就像六祖大師這麼了不起的人,究竟的狀態當中,究竟的這個狀態,一直等到他老師講才體會得到。 [12′32″]
  六祖大師的故事聽完了。可能很多同學對於六祖大師的故事很小就知道了,我也是。那個時候應該所有的佛教青年都覺得六祖大師好像是偶像一樣,很崇拜六祖大師。像這個公案其實都已經看過很多次了,但是還是過一段時間就看一遍、過一段時間就看一遍。尤其是對於六祖大師寫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個也會放在心上去想一想是什麼意思,但多半也想不清楚,實際上不學毗缽舍那也很難想清楚。 [13′15″]

  這個故事為什麼我要在這個地方請大家再聽一下呢?因為師父在第二卷講的時候,師父的詮釋的要點主要是說:多精彩的人都得要有善知識引領,沒有善知識引領的話,實際上還是很難到達究竟的證悟的高度。這裡面師父就很強調啊!我這一次再讀六祖大師的故事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弟子相。你看!他自己寫的那幾句,他一定知道是比當時的神秀大師寫得深的,但是他的老師就是五祖大師還是命令人把它擦掉了,對他的證悟經驗表示一樣的。這個時候,因為千里迢迢來尋五祖,想要了解「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乃至所有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所以六祖大師對善知識的做法沒有什麼想法,就乖乖的——師父用了一個「徒弟乖乖的」。沒有任何覺得我寫得這麼好,怎麼老師覺得跟他平等,一樣都擦掉了呢?應該至少評論幾句或者心裡有什麼想法,全都沒有!這個地方大家可以想一想。 [14′45″]

  接著呢,他還在那做苦工,從早到晚忙。這裡面最感動的是,說六祖大師比較瘦小,他居然在腰上綁了一個石頭。你看!像他做這個苦工是多麼地用心啊!一點點投機取巧的心思都沒有。大家都知道如果在腰上綁一個石頭的話,天天磨、天天磨,那不是磨一天、兩天哪,快到一年吧!八、九個月這樣的時間,所以一定是很辛苦的。看六祖大師的人品啊!就做舂米這樣一個事情,是非常非常認真地做。而且過了這麼長時間,五祖大師去看他,他倆的對話,師父特別還把這個對話用現代版的方式再給我們講一下。師父說:「掃好了沒啊?」說:「掃好了,只是用畚斗畚起來丟出去就完了。」就這樣一個簡單的對話。 [15′38″]

  在這裡邊要講一個什麼樣的道理?就是對於一個希求於法的弟子來說,善知識的每一句話、每一句話,他都會覺得是在點化自己,或者在警醒自己什麼內涵。所以對於一個準備好了的心來說,善知識的一舉一動他都非常地明白。像我們要學六祖大師,觀察一下自己,就算老師明明白白地講都聽不明白,對吧?還要講很多遍,然後要討論,還是聽不明白。如果說拿著一個手杖在那個石臼上敲三下,「咚、咚、咚!」不知道會想出什麼樣子來?不知道是會想成什麼花樣來?六祖大師他們師徒都沒有講話的,就知道:「哦!原來要給我傳法了,要給我講經了。」非常地低調。師父非常非常生動地給我們講了六祖大師的故事,我們要好好地努力,成就弟子相! [16′42″]

  我講了這個六祖大師的例子,再想一下:欸!不是所有的人都要從聽聞開始嗎?六祖大師也沒廣聞啊!他就是聽別人唸的《金剛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突然開悟了!然後就生起了去尋覓《金剛經》要義強烈的道心。那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一定要廣聞啊!我們會不會有這樣的疑問呢?如果有這樣的疑問的話,接下來師父在舊版《廣論》就解釋了。 [17′15″]


【全廣 II】第 117 講 討論題綱(一)/性賢法師

1. [00′00″]~[04′44″] 師父怎麼形容六祖大師呢?為什麼這樣形容呢?

2. [04′44″]~[08′53″] 請大家在文裡頭找一下,師父講了六祖大師有哪些功德?

3. [08′53″]~[12′32″] 在這個段落中,師父教了我什麼?

【全廣 II】第 117 講 討論題綱(二)/如得法師

1. [12′32″]~[17′15″] 收攝一下老師講的要點,老師立了什麼宗?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20
文章: 31719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全廣 II】118講_3A-手抄第1冊 P68-L7 ~ P68-LL2

文章: # 137434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2019-05-15 , 9:00

【全廣 II】118講_3A-手抄第1冊 P68-L7 ~ P68-LL2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18 (2019/05/16 ~ 05/19)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造論宗旨
音檔 3A 03:26 ~ 04:43
廣論段落 P1-LL1 今勤瑜伽多寡聞……復乏理辯教義力
手抄頁/行 第1冊 P68-L7 ~ P68-LL2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68-L7 ~ P68-LL2 )
手抄段落 那麼是的,有的時候......而這個要經過多生多劫。


【全廣 II】118講
真如老師講授
我們聽完六祖大師的故事,再看一看在舊版的《廣論》,師父從「今勤瑜伽多寡聞,廣聞不善於修要」這個偈子,就講到了六祖大師。說確實是有這樣的一個祖師做了這樣的示現,那麼我們到底應該怎樣看待這件事呢?請大家就繼續聽。 [00′29″]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那麼是的,有的時候我們看見有這種狀態,譬如像六祖大師,他自己本身可並沒有廣博的認識,他為什麼這樣好呢?這個我們要了解。他是宿生多生多劫已經積累了前面這個基本、基礎已經有了。對於世間來說,我們所看得見的,只是短短的幾十年乃至一百年,而整個佛法來說,那是從前面無限到後面無限。那麼修行這個階段來說,就是從最開始一點不認識,接觸佛法以後步步上升,到徹底究竟圓滿。這個裡邊一定是經過:怎麼樣觸發那個動機,然後親近善知識,如理地聽聞圓滿的教法,聽聞了以後呢,如理思惟,然後認真去修行,這是必然過程,而這個要經過多生多劫。 [01′49″]
  我們看這一小段,我提問題,大家想一想。師父說:我們看見這種狀態,像六祖大師,他自己本身沒有廣博的認識,那為什麼這樣好呢?大家還記得師父剛才是怎麼講的吧?師父說:「宿生多生多劫已經積累了前面這個基本、基礎已經有了。」接著師父講:「對於世間來說,我們所看得見的,只是短短的幾十年乃至一百年。」注意喔!師父從時間軸上讓我們拉開了一個非常廣闊的視野,一個是說:「宿世多生多劫累積了這個基本、基礎」,這是說六祖大師的;那麼反過來看到我們,用我們的肉眼看得見的,只是人世間短短的幾十年,乃至是一百年。 [02′49″]

  但是從佛法的角度來說,師父說:「是從前面無限到後面無限」。什麼叫從前面的無限到後面的無限?是不是揭示了一個「無始無終」這樣的時間概念?大家想一想,對於剛剛開始學佛的同學,這個概念應該是滿挑戰的吧!如果剛剛開始接受佛法,提到「無始無終」這樣的時間概念的話,好像就進入了一個渺茫的狀態,不知道該去追尋什麼。但是師父是把我們的生命放在無始無終這樣的時間軸上去觀察的。 [03′34″]

  接著就會出現一個問題:「不是有生有死嗎?現在為什麼又提到了好像無始也無終、連綿不斷的這樣一個生命狀態呢?」這是一個問題。短短的幾十年到一百年的生死,乃至到無限的過去和到無限的未來,時間似乎是沒有盡頭的、不能丈量的。你說無始無終怎麼丈量呢?就只能說無始無終——從無限的過去到無限的未來。其實這個概念是非常衝擊我們的思考角度的。當我們想到我們自己的生命的時候,當然說一期生死是比較眼前的、比較看得見的,但是從無限的過去到無限的未來,這個只能用心去思考:我的生命真的是從無限的過去到無限的未來,現在只是向無限未來的一個進程嗎? [04′40″]

  在這個進程中,師父又把鏡頭拉到修行,說:「修行階段就是從開始一點也不認識,接觸佛法之後步步上升,一直到究竟圓滿。」在無限的過去到無限的未來這裡邊,談到修行的話,一定從開始到認識、到最後,它在這裡邊是有一個過程的。那麼這裡邊會經過怎樣的過程呢?說:「怎麼樣觸發那個動機」,就是你突然想要了解佛法,像六祖大師就是聽了「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然後就突然去尋覓善知識了。 [05′17″]

  大家可以想想這輩子學習佛法的因緣到底是什麼?是什麼觸動了我們的心?像有很多人是到鳳山寺看了師父,就想要跟師父出家了;還有的是在營隊中遠遠地看到師父的身影;還有的是在師父示寂之後,聽到有這樣一個僧團,他忽然感覺到:「啊!人生還有這種活法,那我決定要這麼活——像師父那樣活過我自己的人生。」就來出家了!所以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契入點。 [05′54″]

  注意!「然後親近善知識」,就開始尋覓善知識;然後「如理地聽聞圓滿的教法,聽聞了以後呢,如理思惟,然後認真去修行。」師父說:「這是必然過程。」又出現了,注意!「而這個要經過多生多劫。」哪個經過多生多劫?首先,我們的生命狀態是從什麼?無限的過去到無限的未來,這個拉長不是一般的拉長啊!它已經拉到無盡了,這是無盡的一個生命的長度。在這個無盡裡邊,從聽聞佛法以後如理思惟、認真修行,這是必然過程,而這個過程也要經歷多生多劫,但是這個過程是不是還是可以丈量的?比如三大阿僧衹劫、幾大阿僧祇劫,發心之後怎樣、怎樣、怎樣,都是可以丈量的。 [06′56″]

  我自己聽到這個部分的時候,還是很佩服師父的勇氣呀!因為通常我們在給別人介紹佛法的時候,前後世有的時候是一個很大的檻兒,對不對?你怎麼證明有前後世呢?有些人不相信前後世。再一個,把時間拉到無限的過去到無限的未來,到底要怎麼講這個事情?師父居然在「今勤瑜珈多寡聞」這個偈子裡就講到了這個問題,讓我們注視到幾十年乃至一百年實際上是無限生命過程中短短的一個瞬間,如果放到這麼長的話,這就是個瞬間。 [07′43″]

  如果說一天放到一生中可能也很短,一小時放在一生中,甚至五分鐘放到一生中就像瞬間一樣。所以時間是一個對比的概念,但是師父在第三卷,就把一個弟子一下子放到從無限的過去到無限的未來這樣的視野,去看待自己的生命。我不知道諸位會不會覺得遼闊?還有些人可能會覺得迷茫:「真的是從過去到未來我都沒有消失過嗎?」這裡邊就會像很重磅的理路一樣,打擊我們那個不思考的狀態,會去思考:「為什麼在此處師父提出了這樣的一個時間概念?」我覺得這一小段的時間概念是非常醒目的,不知道諸位讀這一小段是什麼感覺?我自己是被這個時間徹底地撞到我的心。 [08′37″]




【全廣 II】第 118 講 討論題綱(一)/如英法師

1. 在 117 講 [13′15″],老師說:「這個故事為什麼我要在這個地方請大家再聽一下呢?」 老師在跟我們講六祖大師的故事時,主要要跟我們詮釋什麼?

2. 師父說多生多劫中,我們每一生修行必然的過程是什麼?

3. 思考內心對無限生命的認知是什麼?認知無限生命,有意義嗎?

4. 此生我是如何被觸發要學《廣論》的?此生這個觸發,會與過去的無限生命有關聯嗎,需要過去生的努力嗎?為什麼?
【全廣 II】第 118 講 討論題綱(二)/性傳法師

1. 此講師父開示可以分做哪幾個重點?老師如何一一廣解?

2. 老師說:師父把我們的生命放在無始無終的時間軸上去觀察,並且說,其實這個概念非常衝擊我們的思考角度的。
請問,「無限生命」衝擊到我們心中哪些見解?我們會對這個概念產生哪些疑問?這樣的時間概念是否衝擊到自己的心?

3. 師父説六祖大師多生多劫已經積累了前面這個基礎,請問是哪些基礎?從故事中何以證明?

4. 老師很佩服師父為我們介紹佛法的勇氣,為什麼?這些點在我介紹別人學佛法的時候有困難嗎?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20
文章: 31719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全廣 II】119講_3A-手抄第1冊 P68-L7 ~ P68-LL2

文章: # 137464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2019-05-19 , 10:53

【全廣 II】119講_3A-手抄第1冊 P68-L7 ~ P68-LL2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19 (2019/05/20 ~ 05/22)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造論宗旨
音檔 3A 03:26 ~ 04:43
廣論段落 P1-LL1 今勤瑜伽多寡聞……復乏理辯教義力
手抄頁/行 第1冊 P68-L7 ~ P68-LL2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68-L7 ~ P68-LL2 )
手抄段落 那麼是的,有的時候......而這個要經過多生多劫。


【全廣 II】119講
真如老師講授
  師父常常在在大大小小的開示場合裡,都會為我們講無限生命的概念。但是臨到病、臨到什麼挑戰的時候,我們很難想到無限生命。大多數的概念就是這一期的生死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不會在無限生命的航程中看待這一期的生死,所以我們很難把我們這一天放到無限的生命中去度量。正因為不能放到無限的生命中,我們就會忽略因果這樣一個概念。 [00′37″]

  在《廣論》的〈毘缽舍那〉有提到:斷見者之所以不承許因果,是因為他沒有看見。沒有看見什麼呢?就是現在的有情是從前世來到此世,以及從此世再前往後世。因為他沒有看見這些,所以就說那些是不存在的。在《廣論》裡宗大師這樣講了之後,就引了月稱論師所著的《明顯句論》作為依據,裡邊怎麼講的呢?說:斷見者到底是怎樣的?他們就是緣著現世諸法行相的這個自性,沒有看見從前世來到此世以及從此世前往他世,沒有看見這些。 [01′25″]

  當然在〈毘缽舍那〉這個部分是在討論:無自性是不是就一切全無?是在討論這個。然後就因果也沒有了、前後世也沒有了,他是為了講這件事。那麼這個「斷見者」——我不知道大家聽了之後會怎樣想——不承許因果、不承許前後世的原因,是因為他沒有看見。那麼大多數的人是看不見的,對不對?很多很多都是看不見的。就看不見的部分來說,很多人就會認為看不見的是不存在的。如果科學家沒有證明出空氣裡邊有氧氣、氫氣、各種成分的話,其實我們會覺得這什麼也沒有。氧氣會存在嗎?還有各種成分會存在嗎?還有像彩虹如果沒被我的眼睛看到的話,我們怎麼知道有彩虹呢?假如說在一座山的後面有一道彩虹,而人都沒有看到那道彩虹,可能人們就不會認為世上是有彩虹的。假如有什麼飛翔的鳥牠會講話,告訴我們說山那邊有一道彩虹,我們沒有乘飛機飛過的時候還是看不到,沒有看見的時候就會覺得這個是不存在的。 [02′41″]

  師父從六祖大師這個公案,讓我們去認識到:我們對自我的認知、對生命本質的認知、對修行狀態的認知,常常是局限在很短的時間內下判斷,根本不會放在前世後世,更不要說多生多劫。那麼從這個問題的透視,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看六祖大師的公案是這樣看的,那我們看世上所有的事情,是不是都局限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像照照片一樣,「咔!」照了一下之後,我們就定格在那個地方,就會認為事情是這樣。但實際上它從過去到現在、到未來,它是一個每時每刻都在變化著的無限生命的續流。 [03′31″]

  師父在這一小段講的這幾行字立義相當地高遠,徹底地挑戰我們心中的斷見習氣!就是那種動不動就覺得什麼事就是眼前這個因引起的,只是就昨天、前天這個因討論這個事情,我們很難從過去生的多生多劫去考慮。欸!這個人對我這種態度,現世是沒有什麼道理的,他這樣對我是非常無理的;但是我們不會向過去生推,因為都忘記了、因為我們沒有看見。所以,很多事情一旦不放在「如是因結如是果」的道理上看的時候,我們就會抱不平,就會覺得他那樣,我為什麼不可以那樣?一旦忽略了過去生的努力之後,只局限於這麼短的時間內當然無法擺平;一旦把過去的事情全部想起來,都擺上了檯面之後,可能大家就覺得公平了,因為凡事都有因果。所以一旦把我們的視野放到多生多劫的角度去看的時候,我們就會對眼前的事情看開了。為什麼看開了呢?因為凡事必有因,不可能有完全無緣無故這樣的利益或者傷害。 [04′47″]

  師父對我們的說法恩非常地深,因為這本來是講「今勤瑜伽多寡聞」這樣的一個偈子,但是師父在這個偈子後面,大刀闊斧地掃蕩了我們心中那種斷見的影子,或者還有強烈習氣的,毫不留情地掃蕩了這個觀點或者我們心中的這個邪見。而且是在勸我們學習佛法一定要從聽聞開始,怎麼樣去看待六祖大師這件事,透過這樣的一個角度,讓我們去了解「生命是無限的」這樣的一個真諦。所以會覺得師父是非常善巧的,而且他處處為我們考慮,會考慮到我們理解六祖大師的難點到底是什麼?如果不了解的話,就像師父說的,都念《金剛經》,拼命念,沒有去看一些解釋《金剛經》的論的話,念了很多也還是不了解是什麼意思,因為沒有循著一個聞思修的次第去修學。 [05′53″]

【全廣 II】第 119 講 討論題綱(一)/性勤法師

1. [00′00″]~[00′37″] 老師說:「大多數的概念就是這一期的生死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不會在無限生命的航程中看待這一期的生死」為什麼?

2. 一旦無限生命的概念建立不起來,會產生什麼過患?

【全廣 II】第 119 講 討論題綱(二)/性冠法師

1. 118 講師父開示這段,想要幫助我們提升什麼呢?

2. [03′31″]~[04′47″] 我們都學過廣論了,我們也知道「凡事必有因」,但為什麼還是很多事情看不開?

3. [04′47″]~[05′53″] 我們能受用這些好的法的因是什麼?會不會想到是師長說法的恩德?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20
文章: 31719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全廣 II】120講_3A-手抄第1冊 P68-LL1 ~ P69-L8

文章: # 137466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昨天 , 9:35

【全廣 II】120講_3A-手抄第1冊 P68-LL1 ~ P69-L8
來源:全球廣論II

講次 0120 (2019/05/23 ~ 05/26)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造論宗旨
音檔 3A 04:43 ~ 06:03
廣論段落 P1-LL1 今勤瑜伽多寡聞……復乏理辯教義力
手抄頁/行 第1冊 P68-LL1 ~ P69-L8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68-LL1 ~ P69-L9 )
手抄段落 所以有一類人......這個我們一定要了解啊!


【全廣 II】120講
真如老師講授
師父在「今勤瑜伽多寡聞」那裡邊講到:「閉門造車,多多少少造了一點哪!但是他在門外空轉,轉了半天是原地踏步,不僅僅是忙一生,多生多劫這麼空忙,這個很可惜,這個很可惜!」師父在前一節課就講了「多生多劫」,說:「不僅僅是忙了一生。」前幾天聽到這個概念的時候,不知道心裡會不會有疑問,說:「真的會多生多劫空忙嗎?」然後看看,講了六祖大師之後,發現他可能多生多劫就是這麼努力的。這一生的樣子,就是過去生做什麼,這一生就顯現什麼。所以這一生很多同學能夠對大師的教法有這樣的一個信心,對聽聞能夠長久地堅持不懈、持之以恆這種勇氣和毅力,這過去生也不能說是沒有影子的。所以從現在就可以知道過去生可能也很重視聞思的、很努力聽聞。 [01′09″]

  好!我們再聽下一段。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所以有一類人,是的,他前面已經有了相當程度了,所以這一生出來,他不要做這個基礎。就正規一般狀態對大部分人來說的話,這個我們應該有的認識。如果你不認識這個,然後呢斷章取義地來說、來看的話,這個不合適,是教法的錯誤。假定這樣的話,那我覺得我們不必仿效六祖大師,仿效六祖大師已經太差了,你何不仿效佛呢?六祖大師是聽了一偈開悟,也只是開悟而已呀!佛啊,乃至於一偈也沒聽見,嗯,他就自己跑出去就出家了,然後呢最後坐在這個尼連禪河邊上面,到了晚上抬頭一看,看見月亮,就大徹大悟成了佛了。如果說我們真正能夠這樣的話,那仿效六祖大師也太沒有出息了!為什麼要仿效六祖大師?要我的話,我仿效佛,我也跑到印度坐在那個上面,抬起頭來一看,成了佛了!這個我們一定要了解啊! [02′34″]
  這一小段,師父說:正規狀態對大部分人來說前面是有了相當的程度,所以這一生他就不用做這個基礎了。但是如果我們不認識這個道理呢,就斷章取義的話,就會覺得這個教法講的是錯誤的、是不合理的,他說的是前後矛盾的。然後師父說:如果你認為是可以這樣仿效的話,他還是選擇仿效佛陀,坐在那個尼連禪河前面,對吧?然後晚上抬頭看月亮,就大徹大悟了。 [03′20″]

  以前我在學的時候,也問過說:「佛陀悟到的到底是什麼?」現在學了《廣論》之後,就覺得最重要的是先學會聽聞軌理,好好地聽,學會如法地承事善知識,然後把自己的信心修起來;對三寶的信心、對業果的信心,這些都是很重要的!累積了相當的資糧之後,最好能夠抉擇什麼?趣向大乘,以一個趣向大乘的發心去聞思修空性。 [03′53″]

  我們知道我們想要了悟的無自性的道理,是必須經過親近善知識、聽聞教典,而且要廣泛地、多門地集資淨障,才能夠達到那樣的一個結果,並不是想要坐下來開悟,就一定能夠開悟。有的人坐下來是可以開悟,但大多數可能還是做不到,所以必須要知道循序漸進的道理。 [04′20″]

  最重要的是,我收攝一下,先說聽聞軌理的訓練。比如聽法的時候,現在能不能做到不昏沉?說:「精神的時候是可以的,疲憊的時候就要昏沉。」對不對?我們還是無法打敗這個色身給我們帶來的困擾。能做到專注嗎?什麼時候法音響起來,你都能夠專注,不想你自己剛才緣的那件事,能做到這樣嗎?訓練這麼久了,很多還是不行,多半就是發現原來緣什麼續流,一上課的時候會分神在那個續流裡。所以我會常常在上課的時候跟你們說:「注意哦!別走神、別走神!」就是數數地訓練你回到當下的善所緣上,不要一直流散到其他的事情上。 [05′06″]

  光是一個聽聞軌理的專注,還有一個聽聞前的發心,我們發現都很難練成習慣。天天練發心練久了之後,念一遍就覺得是發心了,沒有轉動心意。比如思惟聽聞軌理、聽聞勝利呀,這些看起來好像就那麼一小段,但是到底這一小段的內涵,我們有沒有在我們的身心相續中讓它出現呢?有沒有變成是我們心續裡的——想要有就有,而不是說忽有忽無的,飄忽不定這樣的,根據自己的心情和健康狀況,非常不確定的一種聞法的狀態?如果大家觀察到自己這樣的話,就要好好用功了。因為如果聽聞的時候,在發心的時候不對,後面就都不對了。如果在聽聞的時候常常地走神、常常地昏沉散亂,養成習慣之後,只要一聽法就開始散亂;只要法音響起了,你就想睡覺。這都是需要斷除的惡習。所以大家在自己的相續中觀察到這一點之後,不要留情,要狠狠地破斥當下那個狀態,就是要努力地轉它。 [06′27″]

  光是要對治昏沉這一點,大家也要痛下功夫!像我以前看到有一個老居士,他在聽法的時候就常常昏沉。昏沉到什麼程度呢?就是坐著聽會昏沉,然後跪著聽會昏沉,站著聽也會昏沉。如果他跪著聽的話,有可能突然睡著了,倒到前面那個人的後背上,就昏沉成這樣!後來他就拿一個濕毛巾頂在頭上,冰冰的濕毛巾頂在頭上,頂在頭上的時候呢,還是會昏沉!好像直接會倒下去。等到一下課呢,他整個人就精神了,哎呀!就好像是生龍活虎的一個人,只要一上課就開始睡。所以他自己一下課就很苦惱,然後說:「怎麼辦呢?」只要說:「迴向!」欸!他馬上就開始全部都清澈了。那你說這就是一個業障,大家都知道這叫業障。他為此苦惱,但是就是每天都這樣。後來他拼命地祈求啊、懺悔呀,好好地供佛。大概是過了多久之後?應該不到一年,他這個毛病就改了。後來聽法最精神的,就是這個老居士,眼睛自始至終都會雪亮地盯著帶班的班長。然後他回答問題都很積極,舉手舉得很高。他就對治了自己昏沉,這是我眼見的這樣的一個居士。 [07′52″]

  現在我都不知道大家是在什麼地方聽呢?你千萬別覺得:「啊!我在這兒聽,反正老師看不見,我小睡片刻。」這不可以的!或者說打個盹,這都不可以的!現在如果你的眼睛快粘起來了,趕快把它睜開,然後不許昏沉。聽課的時候要注意!因為我們一定要注意:你養成一個習慣,你不去對治的話,一旦它是個惡習,就會越串越大、越串越大,甚至很多生都這副樣子,這是太可怕了!一旦把我們的一個小小的習慣,放在多生多劫的這樣的一個歷程中去看的話,我們就不能忽視它。因為小的過失如果不努力斷除的話,累積成習慣就叫惡習了,所以不能輕視! [08′41″]



【全廣 II】第 120 講 討論題綱(一)/如英法師

1. 老師說:「過去生做什麼,這一生就顯現什麼。」過去生也不能說是沒有影子的。你真的會相信過去生是已經長久聽聞學法嗎?我這一生有這樣的緣、持之以恆學,我們願意相信這樣的事實嗎?

2. 對於聽法會昏沉、散亂、不專注,老師講成是「惡習」。一般我們談到「惡」的時候,我們怎麼去理解他?聽法會昏沉為什麼是惡習?惡在哪?我們真的會覺得這個是惡習嗎?怎麼承許這是惡習呢?有什麼理由。

3. 怎麼讓聽法昏沉的習性不會一直往下掉?要非常努力對治。怎麼不讓終生善行悉成過失?


圖檔

版面已鎖定 主題已鎖定

回到「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