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止觀初探1~67講

福智廣論|宗大師:【今勤瑜伽多寡聞 廣聞不善於修要 觀視佛語多片眼 復乏理辯教義力】 布施、持戒、忍辱、精進、靜慮、般若般羅密
版面規則
此區專為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所設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67
文章: 32806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論止觀初探0061-修止的違緣與順緣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61講 62講 63講 64講 65講 66講 67講


廣論止觀初探0061-修止的違緣與順緣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論止觀初探0061-修止的違緣與順緣

【廣論止觀初探第 61 講】摘要如下:
前一講我們學習了修持奢摩他具足的兩種殊勝特點,「具力明分」及「住分」,以及無須再加入「樂」及「澄」的原因。老師特別提醒我們「具力明分」和「住分」二者的違品就是「沉沒」和「掉舉」。

此講宗大師為我們指出修學寂止的最大違緣──「沉沒」和「掉舉」所產生的主要破壞作用;並深切的教戒我們,若修定的人不懂得善加識別粗細的沉掉及如何遮止沉掉的清淨的修定的方法,是連寂止都不可能生起,更不用說是勝觀了。更再次強調,真心希求奢摩他的智者,就應該先聽聞教典,然後去探究在教典裡邊所宣說的內涵。由於沉掉以及對治它的方法,以後將有詳細地介紹,因此師長在此帶領我們先學習成辦奢摩他的順緣──「正念」、「正知」,以及如何引生三摩地的道理。

師長說,所謂的「三摩地」,是指心面對所緣的時候,保持專注的一種狀態,而且要儘量地拉長心安住在所緣上的時間。想要達到這個目標,則必須借助「正念」、「正知」兩種力量。「正念」就是讓心專注在最初設定的所緣境上,避免散亂。「正知」是觀察自心在對於所緣境時是否產生散亂。此二者以正念為主,正知是扮演一種幫忙的角色。但是這兩者是不能分開的,必須相互配合,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才能夠達到我們想要修成的奢摩他。老師更特別叮嚀,正念和正知是我們此生和盡未來際一定要交到的兩個心靈的摯友。

第 61 講的範圍:
●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P59-L1 ~ P60-L1有力明分……次是正知。
●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P360-L1 ~ P360-L8極明顯分……次是正知。
有力明分,無色地攝少數定中雖無,然如《莊嚴經論》云:「靜慮除無色。」此謂除少獲得自在菩薩,餘諸菩薩皆依靜慮地攝正定引發功德,故說明顯殊勝無有過失。沈沒能障如是明分力生,掉舉能障一境無所分別,沈掉二法為修淨定障中上首,亦即此理。故若不善識別粗細沈掉,及雖識已,不知淨修勝三摩地破彼二軌,況云勝觀,即奢摩他亦不容生,故智者求三摩地,於此道理應當善巧。此中沈掉乃是修止違緣,辨識違緣及正破之法皆於下說,故此當說修止順緣引生三摩地之理。

此中三摩地者,謂心專住所緣之分,復須於所緣相續而住。此須二種,一於根本所緣令心不散方便,及於已散未散、將散不散如實了知。初即正念,次是正知。
第 61 講內容綱要:
● 開始 00:00
1. 此處提到具足明分力的殊勝是沒有過失的 00:35
2. 修成寂止最大的違緣──沉沒、掉舉 02:49
3. 修成寂止的順緣──正念、正知 07:26
講次 | 0061 (2021-12-11 ~ 2021-12-17)
標題 | 修止的違緣與順緣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 | P59-L1 ~ P60-L1有力明分……次是正知。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 | P360-L1 ~ P360-L8極明顯分……次是正知。
  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一起學習《廣論》的時間了,這一週的課你們有預習吧?請大家翻開《廣論》360頁第1行,請跟我一起看原文。有找到吧?00:35

此處提到具足明分力的殊勝是沒有過失的
有力明分,無色地攝少數定中雖無,然如《莊嚴經論》云:「靜慮除無色。」此謂除少獲得自在菩薩,餘諸菩薩皆依靜慮地攝正定引發功德,故說明顯殊勝無有過失。01:07
  這一段是在說什麼呢?是說在某些無色地所攝的定當中,雖然沒有「有力明分」,但是就如同《經莊嚴論》中所說:「捨棄無色的靜慮。」那麼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是說除了少數獲得自在的菩薩以外,其他菩薩是依靠靜慮所攝的定而修持功德,因此說到清晰的殊勝是沒有過失的。01:49

  少數獲得自在的菩薩可以依著無色定而修持功德,無色定包括什麼?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定、非想非非想處定。所以除了少數獲得自在的菩薩可以依著無色定而修持功德,其他菩薩基本都是要依靠靜慮所攝的定,也就是什麼定啊?色界定,來修持功德。而色界定有沒有明分力?都具有明分力,所以提到具足明分力這個殊勝,並沒有過失。那麼任何寂止都要具有明顯分,可是這裡的「有力明分」,有的善知識解釋說:非想非非想天的定雖然具有明顯分,但卻沒有像一開始獲得奢摩他的時候的有力明分。02:45

  好!我們再接著往下看。02:49

修成寂止最大的違緣──沉沒、掉舉
沈沒能障如是明分力生,掉舉能障一境無所分別,沈掉二法為修淨定障中上首,亦即此理。03:07
  說「沉沒」它的破壞作用是什麼呢?沉沒就會障礙出現明分的力量。那「掉舉」呢?又破壞什麼呢?掉舉會障礙專一的無分別。所以沉掉二者會成為修成清淨等持的最主要的障礙,原因就是這個。那麼獲得清淨等持必須具備「明分力」與「無分別的住分」,而沉會障礙出現明分,掉舉會障礙出現無分別的住分,所以沉掉就是我們得定的最主要的障礙,也是最主要的破壞力量。好!我們接著再往下看。03:53
故若不善識別粗細沈掉,及雖識已,不知淨修勝三摩地破彼二軌,況云勝觀,即奢摩他亦不容生,故智者求三摩地,於此道理應當善巧。此中沈掉乃是修止違緣,辨識違緣及正破之法皆於下說,故此當說修止順緣引生三摩地之理。04:29
  這一段是在說:如果我們修定的人不懂得善加識別──注意──粗細的沉掉,以及識別之後遮止沉掉的清淨的修定方法;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了解什麼是粗細的沉掉,以及如何遮止沉掉──注意喔──清淨的修定的方法,如果我們不了解清淨的修定的方法,就連寂止都不可能生起,更不用說是勝觀了。所以希求三摩地的智者應當善巧這種方法。什麼方法呀?清淨的修定的方法。那麼沉掉就是修成寂止的違緣,辨識違緣,以及遮止的方法本身會在後面的時候說明,所以在這裡邊宣說修成寂止的順緣、引生三摩地的方法。05:32

  再強調一下,奢摩他最需要的是明顯分和安住分,所以修奢摩他最大的障礙就是沉沒和掉舉。如果不了解什麼是沉沒、什麼是掉舉,或者已經了解了,卻不知道如何對治;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可以想一想:寂止能不能生起呢?寂止是無法生起的。如果寂止都無法生起的話,能生起勝觀嗎?勝觀更不要說了,生不起來!06:07

  那問大家一個問題:在修學奢摩他之前,需要先了解什麼是奢摩他的阻礙嗎?需要的。那什麼會障礙生起奢摩他呢?最主要的是兩個,對吧?沉沒和掉舉。所以我們應該先認清什麼是沉、什麼是掉,乃至先認清粗、細沉掉之間的差異性。認清之後做什麼呀?對治。如果不這麼做,其實就連內、外道共通的奢摩他也是無法生起的,更不要說不共的毗缽舍那了。06:50

  因此善知識就跟我們說:真心希求奢摩他的智者,就應該先做什麼?先聽聞教典,然後去探究在教典裡邊所宣說的內涵。由於有關奢摩他的違緣──沉掉,以及對治沉掉的方法,我們以後都會詳細地介紹,所以在此就先說明成辦奢摩他的順緣,以及如何引生三摩地的道理。07:20

  接著我們就再往下看,有找到行吧?07:26

修成寂止的順緣──正念、正知
此中三摩地者,謂心專住所緣之分,復須於所緣相續而住。此須二種,一於根本所緣令心不散方便,及於已散未散、將散不散如實了知。初即正念,次是正知。07:55


  這裡的三摩地,注意喔!是指內心專一安住於所緣的那一分、那一部分。這裡邊提到了「安住」,到底要安住多久啊?絕對不僅僅是暫時安住一下而已,而是必須能持續地安住於所緣。想要持續地安住於所緣,需要什麼條件呢?需要兩個條件:第一、是指內心不從根本所緣上散逸的方法;第二、是如實了知,注意!如實了知是否散逸,或者是否將要散逸。這兩者當中,前者是正念,正念能使內心不從根本所緣上散逸;後者是什麼?後者是正知,正知能如實了知內心是否有散亂、是否將要散逸。09:01

  善知識說:三摩地是一個心所,它的作用就是讓心安住在一個所緣境上。正念與正知是幫助獲得寂止的──注意──兩個順緣,正念使內心不會散亂,安住於所緣境上;正知,大家想想,正知再細分一下,就會可以分:有一種預警系統的,還有一種就是發生之後才知道的。所以就有點像有靈敏的正知,還有一個反應遲鈍的正知。反應遲鈍的正知就是散亂產生之後才知道的正知,甚至有的時候很長時間才知道,它反應有點慢。那麼那個很靈敏的正知,是散亂還沒發生的時候它就知道了,它具有警告作用,有點像我們的那個預警系統,而且這個預警系統在正常運作。比如說那個預警系統告訴我們:「前方,哎!可能會發生危險。」「啊!哪裡有危險。」這種正知訓練很久了之後,它已經變成很靈敏的,在散亂發生的之前、沉沒發生的之前,正知就會知道了。10:19

  再總結一下:所謂的「三摩地」,就是指心面對所緣的時候,什麼?保持專注的一種狀態,而且要儘量地什麼?拉長我們的心安住在所緣上的這個時間。就是心安住在所緣的時間,一點一點地訓練,然後變得拉長。所以想要達到這個目標,必須借助兩種力量,你們回答,哪兩種啊?正念、正知。那麼「正念」是做什麼的呢?就是讓心專注在最初設定的所緣境上,避免散亂,比如說:我們安住在佛像上,那我們就確定好了我們這個正念就是要安住在佛像上。那麼「正知」是觀察自心在對於所緣境時是否產生散亂,就是它會看一看、看一看,觀察一下:哎!我是否安住在佛像上,我是否專注在佛像上……。其中這兩個以正念為主,正知是扮演著什麼?一種幫忙的角色。但是這兩者能分開嗎?是不能分開的。它們必須相互配合,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能夠達到我們想要修成的那個奢摩他。11:43

  所以正知和正念,是我們此生和盡未來際一定要交到的兩個心靈的摯友。有這兩個朋友幫忙的話,我們越走越近、越走越近,尤其是那個具有預警系統的正知,就是在很遠的地方它的慧力好像很強,很遠的地方就看到:喔!那個散亂或者沉沒的風暴要來了,要淹沒,這個馬上就要開始防範。所以,一旦我們從很遠的地方開始防範散亂和昏沉的話,就會把它越遮越遠、越遮越遠,有一天它就徹底不見了。所以大家要好好地學!12:28

61.JPG
61.JPG (148.19 KiB) 已瀏覽 86 次
EXIF-Data 展開/隱藏
Original image recording time:
2021:12:31 20:08:38
Image taken on拍照時間:
2021-12-31 , 20:08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67
文章: 32806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論止觀初探0062-修學正念(一)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論止觀初探0062-修學正念(一)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論止觀初探0062-修學正念(一)

【廣論止觀初探第 62 講】摘要如下:
上一講師長帶領我們先認識了成辦奢摩他極為重要的二個順緣──正念、正知,借助這兩種力量以令心面對所緣時,保持專注並且達到讓心安住在所緣的時間變長的這個目標。此講我們將繼續學習修學三摩地時執持正念的重要性、如何依靠正念讓心專注於對境,以及正念的定義及特點。

宗大師引據《莊嚴經論釋》告誡我們,在修學三摩地的期間,如果失去正念將會分散原本的專注力,導致忘失原先的所緣境,也就失去三摩地了,所以不忘所緣的正念是修三摩地的根本。透過正念使內心投注於所緣時,如果內心能現起粗略的行相,當下就要提起心力,讓這個心有力地執持對境,此時就不再作任何新的觀擇,而是讓心安住在這種狀態中。

大師接著引用《集論》為我們解釋「正念」的定義及其具備的三個特點──於串習事、令心不忘、不散為業。正念的境一定是熟悉的、串習的、已經定解的所緣依處的這個行相。正念對境時能夠持續地記得內心投注、安置於所緣,絲毫也不散動。安住後就不再繼續觀察所緣境,而是設法讓這種狀態「延續」,而這是修學正念最關鍵的部分!

老師在此更策勵我們運用正念、正知的道理,透過聽聞並了解應持守的戒律、持戒的功德及犯戒的過患,進而反覆地憶念已經熟悉的戒條,藉此生起正念。有了正念後,一切時中「情非情境,何事非持」,都能以正知力檢查身語意三門的行為。

第 62 講的範圍:
●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P60-L1 ~ P61-L5如《莊嚴經論釋》云……殊勝宗要。
●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P360-L8 ~ P361-L3如《莊嚴經論釋》……殊勝宗要。
如《莊嚴經論釋》云:「念與正知是為能注,一於所緣令心不散,二心散已能正了知。」若失正念忘緣而散,於此無間棄失所緣,故不忘所緣之念為本。由此正念心注所緣之理,謂如前說明觀所緣依處,若時現一最下行相,當發內心堅持於彼之有力執取相,令心策舉,即此而住莫新思擇。

念如《集論》云:「云何為念?於串習事令心不忘,不散為業。」此說具足三種差別。其中所緣境之差別,先未習境,念則不生,故說「於串習事」,此中即令現起先所決定所緣依處之相。行相或執取相之差別者,謂「心不忘」,即心不忘其境之分,此中謂不忘所緣依處。不忘之理者,非因他問或自思察,僅能記憶師所教示「所緣依處如此」,是須令心繫於所緣,相續明記無少散動,散亂方生其念便失。故心如前既住所緣依處,復起是念「如是已繫所緣」,次不更起重新觀察,相續將護此心勢力令不斷絕,是依念理殊勝宗要。
第 62 講內容綱要:
● 開始 00:00
1. 不忘所緣的正念是修三摩地的根本 00:40
2. 正念的定義 04:13
3. 正念的第一個差別:所緣境差別 05:12
4. 正念的第二個差別:行相或執取相差別 07:47
5. 運用正念、正知持守戒律 15:16
講次 | 0062 (2021-12-18 ~ 2021-12-24)
標題 | 修學正念(一)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 | P60-L1 ~ P61-L5如《莊嚴經論釋》云……殊勝宗要。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 | P360-L8 ~ P361-L3如《莊嚴經論釋》……殊勝宗要。

  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一起學習《廣論》的時間了。今天我們繼續學,請大家翻開《廣論》360頁,第幾行啊?第8行。請大家和我一起看原文。找到了吧?有找到吧?00:40

不忘所緣的正念是修三摩地的根本
如《莊嚴經論釋》云:「念與正知是為能注,一於所緣令心不散,二心散已能正了知。」若失正念忘緣而散,於此無間棄失所緣,故不忘所緣之念為本。由此正念心注所緣之理,謂如前說明觀所緣依處,若時現一最下行相,當發內心堅持於彼之有力執取相,令心策舉,即此而住莫新思擇。01:34
  這稍微有點長。哪本論啊?《莊嚴經論釋》。這本釋在說什麼呢?說:正念與正知能夠令心投注於所緣,第一是能令心不從所緣上流散,第二個是能善為了知內心的流散。如果正念退失而遺忘了所緣就會散漫,而在當下失去了所緣,所以不遺忘所緣的正念就是根本了!02:08

  透過正念使內心投注於所緣的方法,是指如前所說「明現所緣依處」,當我們能現起最下的行相的時候,內心生起緊緊地執取所緣的有力執取相──不只是執取所緣而已,要緊緊地執取。執取的時候要具有「有力執取相」,令心策舉──振奮內心,這個時候就不作任何新的觀擇,讓我們的心安住在所緣上。02:49

  在修學三摩地的期間,如果失去正念──這是個大事情啊,失去正念──然後你就會分散原本的專注力,因為你就開始注意其他的了,所以導致忘失原先的所緣境。注意!失去所緣境意謂著什麼?就失去三摩地了!那時候就是在浪費時間,所以不忘所緣的正念是修三摩地的根本。03:20

  那請問大家:正念又是如何讓心專注於對境呢?就像前面所說的,我們設定了某個所緣境,比如說我們設定了佛像,那麼當我們在用功觀想的時候,如果能在內心中現起粗略的這個影像,當下現起粗略的這個影像,就要提起心力,讓這個心有力地執持對境。就是你的心要一直緣在這個佛像上,並且安住在這種狀態中,不要再想佛像以外的事情,任何事物都不要想了!有聽清嗎?我們再往下看,看原文。04:13

正念的定義
念如《集論》云:「云何為念?於串習事令心不忘,不散為業。」04:23
  這裡邊提一個問題:什麼是正念?修定的時候,正念與正知是非常重要的,那麼什麼是正念呢?宗大師引了哪本論啊?《集論》。《集論》就解釋正念了,那麼《集論》說什麼?「什麼是正念呢?正念就是對於串習的事物、熟悉的事物內心沒有遺忘,具有不散亂的作業。」有沒有聽清?接下來宗大師還有仔細地解釋《集論》的這段文,我們再往下看。這都是在解釋什麼?都是在解釋正念,對吧?看原文喔!05:12

正念的第一個差別:所緣境差別
此說具足三種差別。其中所緣境之差別,先未習境,念則不生,故說「於串習事」,此中即令現起先所決定所緣依處之相。05:32
  說正念具有三種差別,也就是具有三個特點。那麼哪三個差別?第一個就是所緣境的差別,就是對於過去不熟悉的對境,我們有沒有辦法生起正念呢?是沒辦法的,所以提到「對於串習的事物、熟悉的事物」。那在修定的時候,我們串習的、熟悉的事物是什麼呀?我們想一想:啊,之前選了佛像。所以就是要讓內心現起過去已經定解的所緣依處的這個行相。06:14

  《集論》中就以三句話來說明正念必須具備三個特色:第一,「於已串習事」,就是這個境的特點──正念的境必須是之前已經熟悉的事物;如果先前完全不了解或者不曾經接觸過,是沒辦法回憶的,對不對?沒辦法憶念的。舉個例子來說:當問到我們熟悉的人,我們是不是很容易就想起他的眼神、表情?甚至說起小的時候家門前的樹,我們也能夠在腦海裡清晰地浮現出那個樹的樣子。為什麼能想起來呢?因為太熟悉了,所以想要想起來、想要憶念,就必須熟悉。07:05

  如果以佛像作為修學三摩地的所緣,那麼在最初就應該先將佛像的這個輪廓、特徵牢記於心,之後透過正念的力量在心中顯現這個佛像的影像,就是憶念。這是什麼?這是第一個差別──所緣境的差別,一定是熟悉的、串習的。這是什麼的所緣境啊?是不是正念啊!那麼接著再往下看,有找到行吧?07:47

正念的第二個差別:行相或執取相差別
行相或執取相之差別者,謂「心不忘」,即心不忘其境之分,此中謂不忘所緣依處。不忘之理者,非因他問或自思察,僅能記憶師所教示「所緣依處如此」,是須令心繫於所緣,相續明記無少散動,散亂方生其念便失。故心如前既住所緣依處,復起是念「如是已繫所緣」,次不更起重新觀察,相續將護此心勢力令不斷絕,是依念理殊勝宗要。08:45
  這一段還是有點長,我們耐心地再重新看一下。這是正念的第幾個差別?接下來是第二個差別。第二個差別是什麼呢?你們看原文就知道──行相或執取相的差別。那麼這是指什麼?就是提到「內心沒有遺忘」。注意!出現「遺忘」的詞,就是內心不會忘,是指內心不遺忘對境的那一個部分;修定的時候,就是指不遺忘修定的所緣依處。比如說我們是緣佛像的話,就不會忘記那個佛像。09:24

  「不遺忘」的道理是指什麼呢?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在修定的時候,會探討一些平常我們會認為已經知道的事情?「為什麼你不會忘?」這問題就是。為什麼你不會忘呢?道理是什麼呢?是指別人問起的時候能夠記起來就算了嗎?不是指透過他人詢問以及自己思考的時候,僅僅能夠回憶起師長所開示的「這個所緣依處就是這樣」就夠了,不是這樣。換句話說,當別人詢問的時候或者我們去思考的時候,能想得起來所緣是什麼,這不是這裡邊所說的不忘!我再強調一下,就是別人問你,你能想得起來,不是這樣的!10:11

  那麼此處的「不忘」是指──仔細聽喔──此處的不忘是指,能夠持續地記得內心投注於所緣、安置於所緣,絲毫也不散動;一旦發生散動就會失去正念。我再重覆一遍:這裡邊所說的「不忘」,不是說你能想起來那個是什麼樣子,而是能夠持續地記得。記得什麼?記得內心投注於所緣、安置於所緣,絲毫也不散動;一旦發生散亂就會失去正念。10:54

  因此,內心就如前面說的,安住於所緣依處的時候,內心會想到:「已經安住於所緣上了!」安住之後,接著再也不作什麼新的觀察思考,就將護、維繫這顆心的力量。就這樣:「欸,我已經安住在所緣上!」就這樣安住,然後令這種力量持續不斷,這就是依止正念的方法的殊勝關鍵喔!11:27

  有沒有聽清楚啊?沒聽清楚你們就自己倒帶一下,這個很重要喔!它那個「不忘」跟我們平常理解的「不忘」是不一樣的!要仔細地一個字、一個字看過,然後去理解是什麼意思,而且可以操作一下。11:51

  所以再說一遍:「心不忘失」,是指正念在對境的時候,當下所呈現的狀態──牢記不忘!此處的「不忘」,再說一遍,不是指有人問能回答出問題、回答出對方的提問,也不是指思考了之後能想起來、能回憶起:「喔!之前上師為我解釋的所緣境,就是怎樣、怎樣的。」此處的「不忘」,是指讓心長時間地安住在所緣境上,避免散亂。12:35

  注意喔!長時間,要記住:長時間地安住在所緣境上,避免散亂。因為一旦內心生起散亂,這個所緣境就失去了!就是它目標已經轉移了,沒有在緣佛像了。就算一問你當下還能說出來,就是說:「欸,你在緣什麼呀?」你說:「我在緣佛像啊!」你能說出來,可是你已經散亂了。所以你能說出來原先設定的所緣境是什麼,但是由於內心沒有安住在所緣境上,去考功夫的話,還是你已經失去正念了!而這就是之前所提到的第二種過失──忘失教授。13:24

  為了防止這種狀況發生,就要懂得修學正念的方法。所以當心聚焦於所緣境之後,要先生起一個什麼念頭啊?就是看一看:「我的心已經安住在所緣境上了」的這個念頭。這種感覺比如說你放一個什麼在那裡之後,你放完之後看一看:我已經放好了。並且在安住之後、放完之後,你不要一直看,說:「欸,我有放了嗎?我有放了嗎?」不用這樣子,安住之後就不要再繼續觀察所緣境了。而是設法讓這種狀態延續下去,這是修學正念最關鍵的部分!14:09

  注意!這一點它不是拖泥帶水的,而是牢記所緣之後,觀察一下「我的心已經安住在所緣境上」,然後就不再來回地觀察了。非常俐落,就持續這種狀態。就是你不用不放心老去看、反覆地去看,不用這樣。你看一遍安住在上面就可以了,然後就延長這個心於所緣境的持續時間。注意!這裡邊有個詞叫「延續」,延續你觀察到的如法的這樣一個狀態,這是修學正念最關鍵的部分。14:52

  如果你沒修過奢摩他,或者以前用錯誤的方式修習的話,這個地方就要特別特別地仔細。一定要把教授先聽清楚,然後反覆地、反覆地多看,多思考這是到底是怎麼回事情,因為有的時候它的差別是滿細微的。15:16

運用正念、正知持守戒律
  這個正念,平常我們不論是在持守任何的戒律,其實大家都知道正念和正知它們是不可或缺的,非常非常地重要!像在持戒的時候,我們要透過聽聞、透過了解,知道自己應該持守哪些戒律,以及持戒的功德,還有犯戒的過失、過患,進而反覆地憶念、反覆地憶念已經熟悉的這些戒條,藉此生起正念。因為我們有正念了,所以在我們對境的時候,一切時中「情非情境,何事非持」,都在對境的時候以正知力檢查身語意三門的行為。16:05

  一旦察覺到自己將犯下違反戒律的這個惡行,就要憶念:「哎呀!我已經受戒了,不能做出這種行為,犯戒會對我做出很大的傷害。」或者憶念菩薩戒會傷害有情等等。這個時候就要立刻制止,立刻制止!而不是當下只能說出某一條戒的內涵,或者犯戒的過患而已。這個是說:我們這個戒律的力量就是要停住作惡的那個狀態,精進地現起行善的力量,這個力道要出來!這與修學三摩地的時候運用正念、正知的道理一不一樣啊?是大抵相同,完全相同!17:01

  以上我們學了正念的第二個差別,然後第三個差別什麼時候講呢?就只能下一講講了,會學第三個。你們累不累呀?非常感謝大家能夠持續地聽聞和學習,請你們加油!17:25
62.jpg
62.jpg (175.97 KiB) 已瀏覽 85 次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67
文章: 32806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論止觀初探0063-修學正念(二)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論止觀初探0063-修學正念(二)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論止觀初探0063-修學正念(二)

【廣論止觀初探第 63 講】摘要如下:
此講我們將繼續學習正念的第三個差別:作業的差別,正念的作用能讓我們的心安住在所緣境上,不會從所緣境上散到其他地方,可謂全神貫注。老師亦在此處特別為我們複習總攝正念的三個主要差別。

宗大師將我們還未調伏的心意,比喻為一頭瘋狂的大象,在對境的時候,它會恣意地產生煩惱,完全地不受控制。而正念就好比非常結實的繩索。所緣境就是堅固的樹幹或柱子。為了調伏內心這頭狂象,必須以正念的繩索將這個狂心綁在所緣境上。如果內心無法安住的話,就用正知的利鉤穿透這種散亂、昏沉的狀況,然後逐漸地控制我們的內心。在此大師為我們引據清辨論師所造之《中觀心論》加以說明。且《修次中篇》上也說了同樣的道理,要用正念、正知的繩索,將心意的大象繫在所緣的這個樹幹上。

在《中觀心論》裡提到正知如同鐵鉤,而在《修次中篇》中提到正知就像繩索。字面看起來似乎有點不同,但大師說:「不相違。」因為直接將內心持續地繫在所緣上的是正念,而正知也能間接地令心投注於所緣。因為正知是個偵察的,透過正知了知是否正在沉掉或即將出現沉掉?藉此我們能不被沉掉給控制、淹沒,而能繼續安住在根本的所緣上。如前面所引,世親菩薩也提到正念和正知二者都能夠令心投注於所緣。所以雖然《中觀心論》和《修次中篇》中,用不同的比喻來說明正知,但內涵是一樣的。

第 63 講的範圍:
●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P61-L5 ~ P62-L5作業差別者……注所緣故。
●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P361-L3 ~ P361-L11作業差別者……住所緣故。
作業差別者,謂從所緣心不餘散。如是心繫所緣而調伏者,以調象喻諭之:譬如於一堅牢樹柱,以多堅索繫其狂象。次調象師令如教行,若行者善:若不行者,即以利鉤數數治罰而令調伏。如是心如未調之象,亦以念索縛於前說所緣堅柱;若不住者,以正知鉤治罰調伏漸自在轉。如《中觀心論》云:「意象不正行,當以正念索,縛所緣堅柱,慧鉤漸調伏。」《修次中篇》亦云:「用念知索,於所緣樹,繫意狂象。」前論說正知如鉤,後論說如索亦不相違,正能相續繫心所緣者,是為正念,正知間接亦能令心注於所緣。謂由正知了知或正沈掉或將沈掉,依此能不隨沈掉轉,令住根本所緣事故;又如前引,世親菩薩亦說念知俱能注所緣故。
第 63 講內容綱要:
● 開始 00:00
1. 正念的第三個差別:作業差別 00:58
2. 調象喻 03:27
3. 正念和正知都能令心投注所緣 10:12
講次 | 0063 (2021-12-25 ~ 2021-12-31)
標題 | 修學正念(二)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 | P61-L5 ~ P62-L5作業差別者……注所緣故。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 | P361-L3 ~ P361-L11作業差別者……住所緣故。
  大家好!又到了我們一起學習《廣論》的時間了,很開心吧!之前我們有學到正念的三個差別中的前兩個差別,有的同學還能答出來哪兩個差別嗎?第一是什麼?所緣境的差別,就是正念所對的境是過去熟悉的事物。第二是行相或執取相的差別,就是內心沒有遺忘,記住是「牢記不忘」!那麼今天我們就往下學第三個差別,就是作業的差別。請大家翻開《廣論》361頁第3行。00:58

正念的第三個差別:作業差別
作業差別者,謂從所緣心不餘散。01:08
  正念的作業的差別是什麼呢?就是讓心不從所緣散到其他的地方。總括一下,正念就有三個差別:一、所緣境的差別。所念的境就是先前已經熟悉的事物,如果先前完全沒有辦法接觸、也不了解,是沒法憶念的。而且,如果先前越熟悉的境,你憶念得就越清楚,對吧?你越熟悉,不用費力氣就想起來了。01:42

  第二是行相差別。就是心不忘,讓自己的心明顯地看到境。還記不記得此處的「不忘」有什麼差別啊?不是指別人來問的時候,或自己思考的時候想起來「善知識的教授是這樣……」,不是這樣,對吧?是長時間地能夠將心安住在一個善所緣境上,所以一旦心安住於所緣境上,就儘量地什麼?延伸、拉長安住時間,越長越好,這就是訓練正念最有效的一個方式了。02:17

  第三個就是作業的差別。正念的作用就是指心不會散亂,不會轉移到其他所緣境上。這個「不散為業」,第三個就是在說明正念的作用。這個正念就是能讓我們的心安住在所緣境上,不會散亂,不會從所緣境上散到其他地方。這正念像一個抓取力一樣,就是一個抓住的力量。它用什麼方式抓住呢?就是牢牢地記住,銘記!然後才能夠做到心不從所緣境散到其他的地方。是不是可謂全神貫注?當然這個全神貫注還有鬆緊適中的問題。我們再接著往下看,有找到《廣論》?03:27

調象喻
如是心繫所緣而調伏者,以調象喻諭之:譬如於一堅牢樹柱,以多堅索繫其狂象。次調象師令如教行,若行者善;若不行者,即以利鉤數數治罰而令調伏。如是心如未調之象,亦以念索縛於前說所緣堅柱;若不住者,以正知鉤治罰調伏漸自在轉。04:14
  這一段是說講了一個譬喻,這個譬喻是比喻什麼呢?就是當我們的心安置在一個所緣上而調伏的時候,舉了這樣一個譬喻,就是調伏大象。那怎麼調伏大象呢?就是用很多非常堅韌的繩索,然後把這個狂象──未調伏之前的叫狂象──把這個狂象繫在一個非常堅固的樹幹或者柱子上。如果這頭狂象能夠按照調象師所調教的這樣,牠很聽話,牠去做,當然就很好;如果這個狂象不服氣,不服從那個調象師的調教,那調象師要想辦法,怎麼辦呢?就用鋒利的鐵鉤一再地懲罰這個狂象,令狂象馴服。05:14

  這個比喻到底要說明什麼?這個狂象比喻什麼呢?我們的內心,就像一頭瘋狂的大象,一定要用正念的繩索,繫在前面所說的所緣的堅固的柱子上。如果內心無法安住的話,就應該用正知的那個鐵鉤好像把它穿透一樣,正知穿透了這種散亂的狀況或者昏沉的狀況,然後逐漸地、逐漸地控制我們的內心。這個譬喻是很容易理解的。05:57

  我們的心,這個還沒有調伏的我們的心意,在對境的時候,它會恣意地產生煩惱,完全地不受控制。正念就好比是什麼啊?非常結實的那個繩索。所緣境是什麼?就是堅固的這個樹幹或者是柱子。為了調伏內心這頭狂象,必須以正念的繩索將這個狂心綁在這個所緣境上,對不對?如果心不聽話的話,就用正知的利鉤數數來治罰,使心調伏。有沒有聽清?06:45

  如果願意修習奢摩他的話,就是這樣調伏自己的。很難想像我們的心像一頭狂象吧?沒有修行之前就像一頭狂象。可能很多人還覺得:我還算溫和。溫和趣向於境的時候會不生起各種煩惱嗎?07:10

  好!我們再往下看。看原文:07:16
如《中觀心論》云:「意象不正行,當以正念索,縛所緣堅柱,慧鉤漸調伏。」07:31
  在《四家合註》裡,巴梭尊者解釋這段文,在清辨論師所造的《中觀心論》中說:欲界的心像不寂靜、不調伏的大象一樣,這麼不調伏的心起初它是無法隨心所欲地趣入善行的。就是它不聽話,那為了調伏這樣的一顆心,我們該用一些什麼辦法呢?說必定要準備一個繩索對吧?必定要以持續的正念繩索繫在堅固的所緣上,就像用繩子綁在一個柱子上一樣。然後還有人檢查,就是正知的這個檢查的或者說偵察的,善加觀察心中是否生起沉掉。這個沉掉就好比那繩索又鬆了,要以迅速覺察的智慧的鐵鉤逐漸調伏。注意喔!逐漸調伏。這就是一個調伏內心的過程,顯然這個過程要相當地具有耐心。你們看到《廣論》這段文的時候,會不會停下來想一想啊?可以想一想。沒想到我們還會為自己的心準備一個繩索,那叫正念的繩索,很美的繩索!09:11

  好!我們往下看,「《修次中篇》亦云」有找到嗎?09:21
《修次中篇》亦云:「用念知索,於所緣樹,繫意狂象。」09:34
  和我一起再唸一遍,「《修次中篇》亦云:『用念知索,於所緣樹,繫意狂象。』」09:47

  《修次中篇》上也說了同樣的道理,要用正念、正知的繩索,將心意的大象繫在所緣的這個樹幹上。《修次中篇》舉的喻和《中觀心論》所舉的比喻都是相同的。那我們就不多講,往下看,看原文:10:14

正念和正知都能令心投注所緣
前論說正知如鉤,後論說如索亦不相違,正能相續繫心所緣者,是為正念,正知間接亦能令心注於所緣。謂由正知了知或正沈掉或將沈掉,依此能不隨沈掉轉,令住根本所緣事故;又如前引,世親菩薩亦說念知俱能注所緣故。10:45
  這一段宗大師解釋說:前論提到了正知如同鐵鉤──這裡邊的「前論」就是指剛剛的《中觀心論》──在《中觀心論》裡,提到了正知如同鐵鉤。後面的論提到了如同什麼?繩索,對吧!後面就是《修次中篇》,在《修次中篇》中提到正知就像繩索一樣。說這兩者意思大致相同,看起來字面是好像有點說的不一樣,有沒有相違呢?大師說:「不相違。」是不相違的,為什麼呢?因為直接將內心持續地繫在所緣上的是正念,而正知也能夠間接地令心投注於所緣。注意!是「正知」。那為什麼正知能夠令心間接地投注在所緣上呢?因為正知是個偵察的,對不對?透過正知了知,像一個攝像頭一樣在看這個是否正在沉掉?或者即將出現沉掉了?藉此我們看到了之後,就不要隨沉掉而轉。不要隨沉掉而轉什麼意思?不要被沉掉給控制了、給淹沒了,而能夠繼續安住在根本的所緣上。12:17

  就如同前面所引,世親菩薩也提到正念和正知二者都能夠令心投注於所緣。所以雖然《中觀心論》和《修次中篇》中,用不同的比喻來說明正知,但是內涵是一樣的,就是正念、正知這兩個,能令我們的心持續地投注於我們該緣的所緣上。12:42

  有沒有發現我們這個心像狂象一樣?我們要修善的時候、它不聽話的時候,佛陀教給我們用繩子還有鐵鉤要馴服這顆心;當然這個繩子是正念、正知這樣的力量。我們也拿到了工具,要把這個工具訓練出來,它完全是透過內心的習練,練出來的。就是用一把心意的繩索、一把心意的鐵鉤,來降伏心意的狂象,令未生的善能夠生,令已生的善不散失,還能夠增長。13:30

  一旦我們完成了對內心的訓練之後,你想想:我們的心聽話了,我們想要它做什麼善行就做什麼善行,我們將極大程度地獲得了自由。因為最後有那樣的結果,那麼整個過程中調伏的這件事也是滿值得的,對不對?所以要有耐心,因為結果太令人歡喜了,所以過程中是可以忍耐的。今天就講到這兒,謝謝大家!14:05
63.JPG
63.JPG (130.96 KiB) 已瀏覽 84 次
EXIF-Data 展開/隱藏
Original image recording time:
2021:12:31 20:36:15
Image taken on拍照時間:
2021-12-31 , 20:36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67
文章: 32806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論止觀初探0064-修學正念(三)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論止觀初探0064-修學正念(三)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論止觀初探0064-修學正念(三)


【廣論止觀初探第 64 講】摘要如下:
正念就像一個繩索一樣,能直接把心持續地繫在這個所緣上。因此,引生定的最主要的修法就是維繫正念的方法。正念的執取行相具有定解行相,也就是對於已經定解的內涵,令正念執取不忘。

當我們修定的時候,如果沒有堅牢決定的執取相,雖然會有內心澄淨的明分,但是這樣的明分不會發出決定的力量,就是沒有力量,如果沒有力量就無法生起有力的正念。如果無法生起有力的正念就無法去除微細的沉沒。如果無法去除微細的沉沒,就只會成為有過失的三摩地,無法修成寂止。

正念能夠牢記對境,在修習三摩地的時候,如果我們無法有力地執持對境,就算是呈現出非常清晰的影像,但是內心提不起力道。這樣的話就無法產生有力的正念,在這樣的狀態下,消滅不了細分的沉沒。

「有力的正念」,就是我們的心在修持緣著善所緣境的時候處在一種精神抖擻的、非常精進的狀態,但是明顯分不足,就是你的力道不夠,力道不夠會導致沒法降伏微細的昏沉,所以我們在修的時候,自己要依據教典去獲得經驗。

第 64 講的範圍:
●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P62-L6 ~ P63-L3又說依念……定力之念。
●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P361-L11 ~ P362-L3又說依念……有力之念。
又說依念生定及說記念如索,直令其心相續繫於所緣。故能引定主要修法,即是修念之法。正念亦具定解為相之執取相,故修定時若無堅牢決定之執取相,唯憨然而住,心縱得澄淨明分,然其明分不發決定之力,有力之念定不得生,由是亦未能破微細之沈,故三摩地唯有過失。又不住餘像等所緣依處,唯修無分別心者,亦須憶念教授,謂「令心任於何境全不分別而住」,次則於心不流散者,不令散逸。不散逸者,義同正念不忘所緣,故仍未出修念之規。如彼修者,亦須依止發決定力之念。
第 64 講內容綱要:
● 開始 00:00
1. 引生定的最主要修法,即維繫正念的方法 00:33
2. 未生有力正念,將成有過失的三摩地 01:27
3. 即便不作分別,也須生起有力的正念 06:47
4. 總攝要點 10:50
講次 | 0064 (2022-01-01 ~ 2022-01-07)
標題 | 修學正念(三)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 | P62-L6 ~ P63-L3又說依念……定力之念。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 | P361-L11 ~ P362-L3又說依念……有力之念。

  大家好!又到了我們一起學習《廣論》的時間了。這週你們過得還好吧?請大家翻開《廣論》361頁倒數第3行,我們要繼續學了。準備好了吧?請看書,原文。00:33

引生定的最主要修法,即維繫正念的方法
又說依念生定及說記念如索,直令其心相續繫於所緣。故能引定主要修法,即是修念之法。00:50
  說提到依靠正念修成定,以及提到正念就像什麼?像一個繩索一樣,能直接把心持續地繫在這個所緣上。因此,引生定的最主要的修法到底是什麼?就是維繫正念的方法。再說一遍!引生定的最主要的修法是什麼?就是維繫正念的方法。01:27

未生有力正念,將成有過失的三摩地
  好!我們接著要往下看!01:31
正念亦具定解為相之執取相,故修定時若無堅牢決定之執取相,唯憨然而住,心縱得澄淨明分,然其明分不發決定之力,有力之念定不得生,由是亦未能破微細之沈,故三摩地唯有過失。02:03
  解釋一下這一段:正念也是具有定解行相的執取相,換句話說,正念具有執取的行相。正念的執取行相是什麼樣的行相呢?就是具有定解行相,也就是對於已經定解的內涵,令正念執取不忘。所以當我們修定的時候,如果沒有堅牢決定的執取相,什麼呀?「憨然而住」,這個憨然有點呆呆地、有點發愣的這個安住,它丟失了所緣。這個時候能不能有澄淨分呢?雖然會有內心澄淨的明分,但是這樣的明分不會發出決定的力量,就是沒有力量,如果沒有力量就無法生起有力的正念。如果無法生起有力的正念會怎樣呢?就無法去除微細的沉沒。如果無法去除微細的沉沒,就只會成為有過失的三摩地,無法修成寂止。03:24

  這裡邊出現了一個「唯有過失」的「唯」,這個「唯」字不是指三摩地只有過失,沒有功德,而是說這樣修的話,一定會成為有過失的三摩地,修不成寂止。03:42

  所以澄淨和明顯,注意!澄淨和明顯是不同的,澄淨是把境看得很清楚;明顯不只是澄淨,還要反應很敏捷,就是他這個心處在一種很有精神、好像精神抖擻那樣一個狀態。注意喔!如果沒有明顯分的話,就無法破除細微的沉沒。比如說我們在修禪定的時候,雖然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個所緣境,安住分也很堅定,甚至非常地堅定,一直都沒有散亂,都是住在這個所緣境上。可是內心對比於那種精神抖擻的狀態,是有一點像懶散,提不起那種精神抖擻的狀態的感覺。注意喔!這是比最佳的狀態的時候,這就是細微的沉沒了。04:48

  這個微細的沉沒很難覺察,如果長時間這樣修行的話,不但修不成禪定,反而修成了細微的這種沉沒。如果這樣下去的話,就非常容易忘念,修久了之後,就算你原來是一個很敏捷的、很活潑的人,也會變得非常遲鈍,不具有智慧了。這個微細沉沒的覺察很重要,對它教理依據的判斷也很重要!所以在相關的論著中也都有提到「依著正念修三摩地」,或者說「正念就像繩索一樣,能將我們的心繫於所緣境上」,我們可以知道修學正念是修學三摩地的關鍵。05:42

  正念能夠牢記對境,在修習三摩地的時候,如果我們無法有力地執持對境,注意!就出現剛才說的,就算是呈現出非常清晰的影像,但是內心有沒有力道呀?提不起力道。這樣的話就無法產生有力的正念。如果沒法產生有力的正念,就是你的心抓取力沒有那麼靈活和精神抖擻的話,在這樣的狀態下,消滅不了細分的沉沒。如果這樣的狀態,是一個修行人修行三摩地長此以往的狀態的話,那會有一種惡果,就是花再長的時間修習三摩地,三摩地還是有過失,而且會越來越遲鈍;修得很長時間,花時間越長它越遲鈍,這是一種錯誤的修法。06:47

即便不作分別,也須生起有力的正念
  好!我們再往下看,看原文。06:51
又不住餘像等所緣依處,唯修無分別心者,亦須憶念教授,謂「令心任於何境全不分別而住」,次則於心不流散者,不令散逸。不散逸者,義同正念不忘所緣,故仍未出修念之規。如彼修者,亦須依止發決定力之念。07:24
  這一段是說:如果我們的內心沒有安住於本尊的身像等等其他的所緣依處,只是維繫內心不作分別,也必須憶念教授、記得教授。憶念什麼教授呢?就是「無論對於任何境界,內心都不做任何分別而安住」的教授。憶念這樣的教授之後,對於內心不流散的這樣的狀態,不可以散逸,也就是讓內心要處於不散逸的狀態,這個是與不忘失所緣的正念是同義的。正念就是讓自己的心安住於該安住的所緣上,而不散逸也是讓自己的心安住在所緣上,不能流散到其他地方,所以不散逸與不忘失所緣的正念是同義的。這樣的修法,其實也沒有超出維繫正念的方法,因此如此修持的人,也必須依止能發出決定力的正念,必須要生起有力的正念。08:30

  這一段,對於正念再再地提到一個狀況,就是你如果沒有緣到佛像,或前面所說的那些淨行所緣、淨惑所緣,你緣什麼了?就是只是想要修學沒有分別心的這個所緣,也是依著前面說的方式,也是那樣修的。怎麼修呢?就是讓自己的心緣著善所緣,不可以轉移焦點,不要想與所緣境無關的內涵。比如說如果不緣著佛身而讓自己什麼都不想的話,就是讓自己的心不要動念,這種修法乍聽之下是不是好像沒有任何所緣,好像空落落的、空空的,但過程中,修持的人也必須要提醒自己:「我什麼都別想,並且儘量地保持專注、不流散的一個狀況,不要散亂。」09:31

  然而「我什麼都別想」,是不是當下心的所緣呢?實際上「努力地讓我的心不要散亂」與「不忘所緣的正念」二者,除了描述的方式之外,其實沒有差別。所以總結:還是在修正念,對不對?而且要透過不斷地練習,修持有力的正念。注意喔!是有力的正念。10:09

  看完這一段,大家可以想一想:你要選擇什麼所緣?我自己是會選擇緣佛像,因為可以同時集聚很多資糧,在修定的時候,對於佛身執持內心,就可以隨念佛陀,能引生無邊的福德。我覺得需要很多福報、需要很多資糧成辦三主要道,前面講過,如果佛身的形相清晰而且堅固的話,可以作為禮拜、供養、發願等等集資淨懺的福田,所以是非常殊勝的!10:50

總攝要點
  今天所講的部分,再再強調了「有力的正念」,就是我們的心在修持緣著善所緣境的時候,它是處在一種精神抖擻的、非常精進的狀態,它不是說所緣境沒失去,好像也很清晰。但是明顯分不足,就是你的力道不夠,力道不夠會導致沒法降伏微細的昏沉,所以這個事情是非常嚴重的!11:31

  那麼這種怎麼辦呢?就是要我們在修的時候,自己要依據教典去獲得經驗。因為那種微細的沉現行的時候,我們看起來是滿好的,因為沒有失去正念啊,也在安住啊,也好像很清晰呀!但是怎麼能知道它沒有力量呢?就是它對比精神抖擻的狀態是沒有力量的,那樣的話,就是微細沉產生的時候了。所以這個就不能依據自己過去沒修時候的經驗,要依據教典來判這個狀態。如果觀察到了之後,就一定要再把心力提起來,提起心力,它是一個勇猛精進的、精神抖擻的狀況。我覺得是很美的一個內心的狀態。12:23

  所以這個教典字字珠璣啊!每走一步都要依靠這個清淨的教典,看怎麼說的、我要怎麼做,不可以馬虎大意,或者說:「我覺得挺好!那就延續。」覺得挺好是不行的,要看看善知識們、看看傳承是怎麼講的,有經驗的人他的成功的經驗是什麼,就是一定要有力的正念!好!今天就講到這裡了。謝謝大家!12:58
64.jpg
64.jpg (171.05 KiB) 已瀏覽 78 次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67
文章: 32806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論止觀初探0065-破斥「善緩即善修」之說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論止觀初探0065-破斥「善緩即善修」之說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論止觀初探0065-破斥「善緩即善修」之說

【廣論止觀初探第 65 講】摘要如下:
前面我們學完了「於彼所緣如何注心之理」的第一個科判「立無過規」,安立沒有過失的作法;此講我們將跟隨老師繼續學習第二個科判「破有過規」,破除有過失的作法。

宗大師在此舉了一個應當破除的他宗的想法,他宗認為提起心力,全神貫注地收攝自心、不作分別,雖然能夠避免生起沉沒,但在心比較振奮高昂的狀態下卻容易產生掉舉、散亂;如果將心放鬆,一直保持在一個相對低沉的狀態,反而有助於心的安住,藉此就能夠迅速地成辦奢摩他。認為這是修定的一個大教授,高聲地承許:「善緩即是善修」,越緩修得越好!

宗大師破斥他宗的這個說法,是沒有分辨生起沉沒與生起修行二者的言論。因為無過的三摩地必須同時具備具力明分與住分兩個特點,不是單有內心不分別的堅固安住分就夠。沉沒是修定時要對治的最重要的違品之一,如果把生起沉沒誤認為是修定,有可能自以為很認真修定,實際上都處在沉沒當中。

還有人認為:如果放低對內心的振奮,放緩對內心的警策時,內心沒有出現矇昧,就是沒有沉沒。因為這時還有澄淨的明分,所以是沒有過失的三摩地。可是大師說:這是沒有分辨昏沉和沉沒的差別的說法。昏沉和沉沒是不同的,把境看得非常清楚,只是沒有昏沉而已。光是看得清楚、有澄淨分是不夠的,還要明顯分。明顯分就是你整個人要非常有精神,這樣才能遠離了沉沒。

第 65 講的範圍:
●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P63-L4 ~ P64-L1第二、破有過規……下當廣說。
●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P362-L4 ~ P362-L8第二破有過規……下當廣說。
第二、破有過規:有此邪執是所應破,謂如前說善舉策心無分別住,是時雖無少許沈沒之過,然由掉舉增上,現見不能相續住分;低其舉心復緩善策,則見住分速能生起。遂謂此方便是大教授,得定解已,見其高聲唱言:「善緩即是善修。」此是未辨生沈及修二者之論,以無過定,須具前說二種差別,唯有心無分別堅固住分未為完足。若謂此有矇昧令心渾濁,可名為沈,然今無彼,心有澄淨明分,故三摩地全無過失。現見此乃未辨昏、沈二法之言,是等下當廣說。
第 65 講內容綱要:
● 開始 00:00
1. 他宗:放緩對內心的警策,能快速地修成寂止 00:42
2. 自宗:他宗的想法是沒有分辨生起沉沒與生起修行二者的言論 04:26
3. 自宗:他宗的想法是沒有分辨昏憒與沉沒二者的言論 06:40
講次 | 0065 (2022-01-08 ~ 2022-01-14)
標題 | 破斥「善緩即善修」之說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 | P63-L4 ~ P64-L1第二、破有過規……下當廣說。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 | P362-L4 ~ P362-L8第二破有過規……下當廣說。
  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一起學習《廣論》的時間了,今天我們要學習「破有過規」這個科判。你們準備好了嗎?尤其是大乘發心的部分,一定要在上課之前自己殷重地發心。好!請大家翻開《廣論》362頁,第幾行?第4行。跟我一起看文:00:42

他宗:放緩對內心的警策,能快速地修成寂止
第二、破有過規:有此邪執是所應破,謂如前說善舉策心無分別住,是時雖無少許沈沒之過,然由掉舉增上,現見不能相續住分;低其舉心復緩善策,則見住分速能生起。遂謂此方便是大教授,得定解已,見其高聲唱言:「善緩即是善修。」01:28
  我們看一下這一段在說什麼?「破除有過失的修法」,宗大師在這裡邊舉了一個他宗的想法。他宗的這個想法是什麼呢?宗大師先說這是應當破除的顛倒分別,什麼樣的顛倒分別呢?就像前面說的,注意聽喔!就像前面說的,善為警策而振奮其心,接著不作分別而安住,這個時候固然沒有少許沉沒的過失,但是掉舉則較為強烈──掉舉比較活躍,這裡邊的「增上」就是強烈的意思。當這個掉舉強烈現行的時候,安住分還能不能進行啊?就無法延續了。02:20

  看到這種狀況的時候,這個他宗會怎麼處理呢?他於是降低、放低對內心的振奮,就是放緩了警策;這樣調整了之後,就出現一種結果了:就能迅速地生起安住分。看到這個時候就想:這個方法是重大的教授,而且獲得了定解。什麼方法?就是放低對內心的振奮,也就是放緩對內心的警策,於是就高聲地宣稱:「善緩即是善修。」意思就是放得越緩修得越好。這是他宗的說法,很顯然這是一種邪見。注意!這個邪見他認為:內心如果起伏過大的話就容易產生散亂,應當讓內心不要太高昂,一直保持在一個相對低沉的狀態,這樣就很容易培養止力,而且能快速地修成寂止。他宗認為這是修定的一個大教授。03:38

  那麼「提起心力,全神貫注地收攝自心、不作分別,雖然能夠避免生起沉沒,但在心比較振奮高昂的狀態下卻容易產生掉舉、散亂;如果將心放鬆,反而有助於心的安住,藉此就能夠迅速地成辦奢摩他。」這是不是都是他宗在做的?所以他就認為讓心放鬆才是修學三摩地最好的方法。所以他承許了什麼?「善緩即是善修」,就是越緩修得越好!04:19

  接下來,我們看一看宗大師是怎麼破他宗的這個想法,和我一起看原文:04:26

自宗:他宗的想法是沒有分辨生起沉沒與生起修行二者的言論
此是未辨生沈及修二者之論,以無過定,須具前說二種差別,唯有心無分別堅固住分未為完足。若謂此有矇昧令心渾濁,可名為沈,然今無彼,心有澄淨明分,故三摩地全無過失。現見此乃未辨昏、沈二法之言,是等下當廣說。05:07
  我們看一下這一段。宗大師說:他宗的這個說法,是沒有分辨,注意!沒有分辨生起沉沒與生起修行二者的言論。這個錯誤很顯然是非常嚴重!因為沉沒是修定的時候要對治的最重要的違品之一,如果把生起沉沒誤認為是修定,有可能自以為很認真修定,實際上都處在沉沒當中。05:37

  為什麼他宗這個說法,是沒有分辨生起沉沒與生起修行兩者的這個言論呢?因為沒有過失的定,就像前面所講的,必須具備兩種差別,就是明分力與安住分,並不是單有內心不分別的堅固安住分就夠了。如果有人心想:「在這種狀況下,如果會使內心趨於矇昧、昏憒、迷矇,固然是沉沒,但是也沒有這樣子,這個時候還是有內心澄淨的明分,所以是沒有過失的三摩地。」這是他宗的想法。他宗認為:如果放低對內心的振奮,放緩對內心的警策的時候,內心沒有出現矇昧,所以就沒有沉沒。因為什麼?因為它這時候還有澄淨的明分,所以他認為是沒有過失的三摩地。06:40

自宗:他宗的想法是沒有分辨昏憒與沉沒二者的言論
  接下來宗大師又說:他宗的這個想法就是沒有區分昏憒與沉沒二者的言論,「昏」和「沉」這兩者是有差別的,這兩者的差別後面我們會再詳盡地說明。06:56

  所以很顯然,宗大師認為他宗的這個想法是沒弄明白兩個問題,就是什麼是沉、什麼是修,這兩個都沒弄清楚,所以把兩個弄成一個了。因為不了解沉沒的過患,而把沉沒當成了修定。沒有過失的寂止是一定要遠離沉沒和掉舉的,而且也不是無分別止就足夠了。07:24

  還有人認為:看清楚境就會遠離沉沒,所緣境看得很清楚,那個時候他就是沒有沉沒的,所以只要有澄淨分和安住分,三摩地就是可以了,沒有什麼過失。可是大師說:這是什麼問題啊?沒有分辨昏沉和沉沒的差別的說法。昏沉和沉沒是不同的,很多人認為把境看得非常清楚,就覺得自己已經沒有沉沒了,然而這只是沒有昏沉而已。光是看得清楚、有澄淨分是不夠的,還要明顯分。明顯分是什麼狀況啊?就是你整個人要非常有精神,這樣才能遠離了沉沒。08:12

  那麼如果我們再說一遍的話,「善緩即是善修」的這種說法,宗大師破斥了這種修法。簡單地說:他認敵為友,混淆了「細分的沉沒」與「無過的三摩地」,沒有分清它們的差別。這兩個注意喔!這兩個是完全反的。08:35

  那問大家一個問題,「無過的三摩地」必須具備什麼?「住分」和什麼?「具力明分」對吧!兩個特點。所以如果我們在修行的時候,心提得很高,發現這個心控制不住就容易散亂,所以就把心放鬆,放鬆了之後是很有幫助內心安住於所緣的,但是如果放鬆這個力道掌握不對,太過了就會導致心在顯現所緣境的時候,它欠缺一種東西,欠缺什麼?就是力量。而這個心顯現所緣境欠缺力量的這種就是「細分的沉沒」。09:23

  然後他宗又解釋說:「這個所謂的『沉沒』」──注意哦!你看看他對沉沒的想法──「這個沉沒,是指心在對境的時候呈現昏昧不清的狀態,但是我們之前說的狀態不是這樣,它能夠清楚地顯現所緣境,具有澄淨的明分,所以不應該被視為是沉沒的。」因為他宗這個想法會把這個定義得太過了,很顯然這是他沒有懂得分辨「昏沉」與「沉沒」這兩者導致的結果。當然這個剖析得有點細了,以後再詳細地說。10:03

  這裡邊再再地強調:當我們發現我們很用力地修心,然後有點發散,控制不住的時候就把心放緩。一放緩了之後,有人就認為:「哇!你看我安住所緣、又有澄淨分,這樣好像是很美好的三摩地正在進行式。」但是不是!這個時候已經是細微沉沒的進行式了。10:30

  它們的差別點,就是這個顯現所緣的時候沒有力道,就像一個人靜靜地這樣、靜靜地這樣看著,還有一個人是精神抖擻地這樣,注視著那個所緣,所以他是有一種力量在裡面的。而正規的三摩地的要求,就是你的心對所緣境的抓取度一定要很有力量,你不能為了讓它不要太散亂,把力量破掉了,而且還認為這沒有昏沉,但是沒有去抉擇──是沒有昏沉,但是有細分的沉沒。11:05

  有沒有聽清楚?所以看起來,修定的時候要打起精神,善於辨別內心。今天就上到這裡,謝謝大家!11:18

65.jpg
65.jpg (109.94 KiB) 已瀏覽 70 次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67
文章: 32806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論止觀初探0066-太急太緩難生無過三摩地(一)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論止觀初探0066-太急太緩難生無過三摩地(一)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論止觀初探0066-太急太緩難生無過三摩地(一)

【廣論止觀初探第 66 講】摘要如下:
上一講我們學到「破有過規」,宗大師舉出一個他宗的說法。他宗認為:「善緩即是善修」,放緩對內心的警策的時候,內心還有澄淨的明分,所以是沒有過失的三摩地。然而宗大師說:他宗是沒有區分「昏」和「沉」這兩者的差別,關於這兩者的差別以後還會詳盡地說明。

宗大師接著提醒我們,修定的時候如果太過策舉、太過警策,令內心有一個強大的力量,雖然具有明分,但由於這時容易產生掉舉,導致內心安住會有困難,很難生起住分;如果為了避免這種狀況發生,而又放得太過鬆緩,雖然住分得到了,但是由於沉沒較為強烈,所以又沒有有力的明分。不墮入太緊與太鬆、鬆緊適中的界限又極難掌握,所以難以生起遠離沉掉的三摩地。

大德月論師,也就是月官論師,在《悔讚》中也提到同樣的難點,不偏於沉、也不偏於掉,這樣的等持是難以獲得的,更慨嘆說:「我擾亂的內心應該如何是好呢?」因此這件事不僅僅對初學者是相當困難,就連教證兼備的大德月論師,也認為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老師更特別在此為我們講述大德月論師不可思議的事蹟,引領我們更深刻認識祖師難以想像的修證功德。

第 66 講的範圍:
●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P64-L1 ~ P64-L5故若太策舉……擾亂云何修?」
●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P362-L8 ~ P362-L11故若太策舉……擾亂云何修。」
故若太策舉心令有力時雖有明分,由掉增上住分難生:若太緩慢而修,雖有住分,由沈增上故明無力。其不墮入太急太緩,緩急適中界限極其難得,故難生起俱離沈掉妙三摩地。大德月依此密意說云:「若精勤修生掉舉,若捨精勤復退沒,此理等轉極難得,我心擾亂云何修?」

第 66 講內容綱要:
● 開始 00:00
1. 鬆緊適中的界限極難掌握 01:21
2. 大德月──月官論師事蹟 05:42
3. 大德月論師的慨嘆 13:11
講次 | 0066 (2022-01-15 ~ 2022-01-21)
標題 | 太急太緩難生無過三摩地(一)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 | P64-L1 ~ P64-L5故若太策舉……擾亂云何修?」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 | P362-L8 ~ P362-L11故若太策舉……擾亂云何修。」
  大家好!又到了我們一起學習《廣論》的時間了,這一週大家過得還好吧?有沒有大乘發心啊?這個一定要在上課之前自己認真發心。00:32

  上一次我們學到「破有過規」,大師舉出了一個他宗的說法。這個他宗認為:「善緩即是善修」,放緩對內心的警策的時候,內心還有澄淨的明分,所以是沒有過失的三摩地。然後宗大師說:他宗是沒有區分「昏」和「沉」這兩者的差別,關於這兩者的差別以後還會詳盡地說明。今天我們繼續往下學。01:00

  請大家翻開《廣論》362頁第8行。有找到行嗎?請跟我一起看原文:「故若太策舉心」,有找到吧?01:21

鬆緊適中的界限極難掌握
故若太策舉心,令有力時雖有明分,由掉增上住分難生;若太緩慢而修,雖有住分,由沈增上故明無力。其不墮入太急太緩,緩急適中界限極其難得,故難生起俱離沈掉妙三摩地。02:00
  這一段說:如果我們修定的時候太過策舉、太過警策,令內心有一個強大的力量,雖然具有明分,但是由於這個時候就會產生掉舉很強烈,所以他的住分就受影響,很難生起住分;如果修行的時候又放得太過鬆緩,雖然住分得到了,但是由於沉沒較為強烈,所以又沒有有力的明分。不墮入太緊與太鬆、鬆緊適中的界限又極難掌握,所以難以生起遠離沉掉的三摩地。對於修行者來說,要嘛太緊、要嘛太鬆,太緊的時候就容易生起掉舉,太鬆的時候就容易生起沉沒,所以真的很難生起遠離沉掉的三摩地。03:07

  那麼這種狀況是不是可以避免呢?好像是很難避免。因為在修習三摩地的時候,你一定要確保內心產生具力明分啊!這個時候你一定要提心力,用力收攝自己的心,但是你收攝的力道如果過於強猛的話,雖然顯現得有利於呈現那個明分,但是也容易滋生掉舉,導致內心安住會有困難,就是無法安住,很難生起住分。然後你又為了避免這種狀況發生,將這個心的力量就開始慢慢放緩、慢慢放緩;這麼做的時候,哇!心終於慢慢地安住了!但是也容易因為過度地放鬆而被什麼干擾了?沉沒干擾了,造成內心缺少力量──具力明分。04:05

  以前上師講過,要是把這種狀態譬喻成人的一個個性的話,比如說一個活潑的人,他反應很敏捷,卻不容易靜下來;像文靜的孩子,雖然沉靜,但又缺少了一分活力。那麼怎麼樣的一種是反應敏捷,卻又非常容易靜下來?鬆緊適中的界限怎麼去掌握呢?很難掌握。所以想要恰如其分地修三摩地並不容易。04:42

  我不知道你們聽了這一段在想什麼?你們還是覺得這是很容易的?不僅僅這件事對初學者是相當困難,注意哦!就連教證兼備的大德月論師,也認為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這麼大的一個為難的主題,讓心放緩就可以解決了,那修三摩地也挺容易的啊!就不用一直在那兒調它的界限了。05:14

  我們就可以看一下,我們的這種苦惱,其實大德月論師也有同樣的感覺。我們再往下看,接下來的文裡邊有「大德月依此密意說云」,出現了「大德月」!05:42

大德月──月官論師事蹟
大德月依此密意說云:「若精勤修生掉舉,若捨精勤復退沒,此理等轉極難得,我心擾亂云何修?」05:59
  我們先看一下,大德月這位祖師是誰呢?就是月官論師。他生於哪裡?印度,是一位在家居士。他跟月稱論師是同一個時期的祖師,由於兩個人見解不同,所以經常聚在一起辯論。此外,他還能親見觀世音菩薩,並且在觀世音菩薩的座前聞法,是當時極具盛名的詩人兼哲學家。他有相當多不可思議的事蹟,今天我們就先說其中的一個。06:41

  有一次,大德月論師來到了著名的那爛陀寺,那個時候月稱論師正在外面說法,大德月論師──月官論師就站立著聞法。但是站立著聞法這是前來辯論的行為,因此月稱菩薩就認為他是來辯論的,於是在講法結束之後,就來到他的身邊問說:「請問您是來辯論的嗎?您是從哪裡來的?」然後大德月論師就回答說:「我是從南方來的。」月稱論師又接著問說:「那請問您懂得哪些法呢?」月官論師就謙虛地說:「我只懂《聲明巴尼巴》、《百五十讚》還有《文殊真實名經》,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懂了。」07:37

  月稱論師就說道:「懂得《聲明論》,就表示精通聲明;懂得《百五十讚》,就代表精通顯教;懂得《文殊真實名經》,就代表精通密續。您是大德月論師嗎?」然後大德月論師就回答說:「世人都是這樣稱呼我的。」月稱論師就緊接著說:「既然博學多聞的智者蒞臨了,哇!這個不迎請是不好的,僧眾理應迎請您才是啊!」月官論師聽了之後馬上就婉拒說:「哎呀!我只是一位在家居士,怎麼能夠勞師動眾地請各位比丘出來迎接我呢!」但是為了消除大德月論師內心的不安,月稱論師就想到了一個善巧的方法。你們想一想,什麼方法呢?月稱論師說:「請您放心!我們剛好要迎請文殊的聖像,到時候您就手持拂塵站立在聖像的左邊,僧眾就迎請聖像。」然後就這樣將大德月論師迎請到了那爛陀寺。08:52

  接著後面就是那段著名的佳話了,兩位論師開始辯論了!當時月稱菩薩提出了非常多的問難,然後大德月論師在晚上就請示觀世音菩薩說:「這問題要怎麼回答?」看起來是月稱論師一個,對決觀世音菩薩加上大德月論師。就這樣經歷好幾個月,然後月稱菩薩開始懷疑:是不是有人在私底下,尤其是晚上悄悄指導他呢?於是某一天月稱菩薩就悄悄地跟隨著大德月論師,來到了他的住處外面,向裡面看,就忽然發現他的室內有一尊看起來像真人一樣的觀世音的石像,正在對著大德月論師說法!10:08

  然後月稱論師可能仔細看了一下:「那不就是觀世音菩薩嗎?」這時候月稱論師就說:「啊!聖者怎麼能有偏心,不能有偏心啊!」就一下把門推開。當時正在說話的那尊石像的觀世音就瞬間停止不動,只留下了一個豎起食指這樣在說法的樣子。所以後來那一尊觀世音的石像,就被人稱為是「豎指觀音」。在晚上悄悄教教他的觀世音菩薩被發現了,所以他們的辯論也就停止了。你們覺得遺憾嗎?還想聽嗎?我再講一段。11:01

  大德月論師不僅在那一世有難以想像的功德,他前世也是一位親見觀世音菩薩的大班智達。有一次他跟一位順世外道辯論,雖然最終都以各種正理擊敗了對方,但是對方認為:辯論會贏只是看誰的頭腦比較聰明罷了,至於前後世是無法現證的。所以他心裡有疑惑,或者說乾脆就認為沒有,因此這位大班智達決定親自證明前後世的存在。11:41

  於是他就請國王作證,當眾就在自己的額頭上塗上了朱砂作為記號,並且在自己的口中放了一顆珍珠,隨後就告訴眾人說:「之後我將投生為王族班智達比謝薩嘎的孩子。」話一說完,他就安然辭世了。過了幾個月之後,那位班智達的家裡邊真的生下來一位小孩,在那個嬰兒出生的時候,額頭上就有朱砂的這個印子,口中就含著珍珠。這件事不僅讓眾人非常地驚訝,也讓之前與他辯論的外道啞口無言,不得不相信前後世的存在。12:41

  啊!大家可以想像菩薩度人真是拚啊!「你不是不相信前後世嗎?我就證明給你看哪!」我們從這個公案中可以知道,大德月論師是一位多麼了不起的成就者。接著就到大德月論師,就是月官論師他說的話了,大家可以聽聽。我再把原文唸一遍。13:11

大德月論師的慨嘆
大德月依此密意說云:「若精勤修生掉舉,若捨精勤復退沒,此理等轉極難得,我心擾亂云何修?」13:26
  月官論師,也就是大德月論師,他在《悔讚》這部論典中有說到這個偈頌。然後巴梭尊者在《四家合註》裡解釋這段文:如果依止精進,這裡的「依止精進」就是指內心過度地警策,如果內心過度警策的話,會出現什麼狀況呢?產生掉舉。如果捨棄了精進,就產生退沒,鬆緊適中的界限實在是難以掌握,說:「此理等轉極難得」。「此理」是什麼?就是合理的、合宜的一個狀態,沒有沉掉導致的不平等,能夠平等運轉的這個等持,不會偏於沉、也不會偏於掉,這樣的等持是難以獲得的。所以最後就慨嘆說:「我擾亂的內心應該如何是好呢?」他這一個慨嘆,好像是代表許許多多的修定者被為難了的慨嘆。你們也在慨嘆嗎?佛菩薩一定會幫我們的!所以好好地聽,下面就會有解釋。謝謝大家!今天就講到這裡。14:48
66.jpg
66.jpg (80.11 KiB) 已瀏覽 39 次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67
文章: 32806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論止觀初探0067-太急太緩難生無過三摩地(二)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論止觀初探0067-太急太緩難生無過三摩地(二)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論止觀初探0067-太急太緩難生無過三摩地(二)

【廣論止觀初探第 67 講】摘要如下:
上一講我們學到月官論師在《悔讚》中提到,修習三摩地時遭遇的難點;此講宗大師將繼續為我們深入解析這個偈頌的主要意涵。

大師解釋道,太策勵、太過警策就容易產生掉舉;但捨棄了精進,過度地鬆緩,就會產生內心向內安住太過的退沒。由於看到了這一點,所以難以獲得遠離沉掉平等安住、內心合理平等運轉的這個狀態。

佛靜論師的釋論及《悔讚》的釋論也說道:極其勤奮而警策地趣入,並且發起功用,若因此反而產生掉舉和散逸,破壞了內心,即使努力,卻沒法獲得內心安住。而若由於這樣的過失,為了避免它,就把力道放緩,放緩了勤奮趣入的心,讓心稍稍有點鬆散,停止努力。結果又出現由於忘失所緣境等等的過失,導致心向內退沒,而且會生出沉沒。

內心過鬆、過緊都會造成障礙。那麼界限到底怎麼拿捏呢?什麼是鬆緊適中、恰到好處呢?老師策勵我們,在正修的時候,每個人遇到的狀況都是不一樣的,那就只能用那句話──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啊!就得透由反覆地訓練,在這中間因為不知道度,就要一直去試,反覆地串習、觀察,然後才能夠在多次的經驗中──可能很多經驗我們會覺得是失敗,但是不一定是失敗,因為我們要去擁有越來越靠近那個度這樣的經驗。

第 67 講的範圍:
●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P64-L5 ~ P65-L7義指「精勤修者……顯然非理。
●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P362-L11 ~ P363-L5精勤修者……顯然非理。
義指「精勤修者,謂太策勵,策則生掉:若捨策勵太緩慢者,心住其內復起退沒。由見此故,俱離沈掉等分安住之心,如理平等而轉實屬難得」。如是佛靜《釋》亦云:「言精勤者,此中謂於善品發起勇悍,策勵而轉。」又云:「由見掉過捨其精勤,棄其功用心於內沈。」《悔讚》又云:「若勵力轉起掉舉,若勵緩息生退沒,修此中道亦難得,我心擾亂云何修?」其《釋》亦明顯云:「由極勵力,勤策運轉起功用時,便生掉散摧壞其心,從功用中心不得住。若如是行即是過失,為遮此故,緩息勵力運轉之心,棄捨功用,則由忘所緣境等過,令心內縮,生起沈沒。」故說「遠離沈掉二邊修此中道,合理平等運轉妙三摩地極屬難得」,若善緩即可則無難故;又說從緩發生沈沒,故以此理修三摩地,顯然非理。

第 67 講內容綱要:
● 開始 00:00
1. 月官論師《悔讚》中偈頌的意涵 00:51
2. 放緩會產生沉沒,無法修成三摩地 04:08
3. 唯有親身實修,才知修行滋味 08:07
4. 結勸 11:58
講次 | 0067 (2022-01-22 ~ 2022-01-28)
標題 | 太急太緩難生無過三摩地(二)
《廣論・奢摩他》校訂本段落 | P64-L5 ~ P65-L7義指「精勤修者……顯然非理。
《廣論》福智第三版段落 | P362-L11 ~ P363-L5精勤修者……顯然非理。
  大家好!又到了我們一起學習《廣論》的時間了,你們開心嗎?都殷重地發完心了吧!好!那我們今天繼續學,請大家翻開《廣論》362頁倒數第3行。還記得上一次我們學的吧?學到了月官論師所寫的什麼?《悔讚》中的文。接下來宗大師就會解釋這個偈頌,請大家跟我一起看《廣論》原文。00:51

月官論師《悔讚》中偈頌的意涵
義指「精勤修者,謂太策勵,策則生掉;若捨策勵太緩慢者,心住其內復起退沒。由見此故,俱離沈掉等分安住之心,如理平等而轉實屬難得」。01:16
  上一講我們學到的《悔讚》中的那個偈頌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就是「依止精進」是指太策勵,也就是太過警策,這樣的話就產生了掉舉;如果捨棄了精進,過度地鬆緩,就會產生了內心向內安住太過了的退沒。由於看到了這一點,所以難以獲得遠離沉掉平等安住、內心合理平等運轉的這個狀態。01:48

  那麼這樣看起來,要修成三摩地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對吧?因為我們從最初開始聽聞、開始訓練,是很難控制這顆心的。所以要控制它的高低起伏,內心有一點點高的時候,就容易產生散亂、掉舉,比如說我們很用功、很用功去觀想佛像的時候:「啊,佛像很清楚!」內心一歡喜可能就有點散掉了。那麼說:「這個有點好像安住分不夠了,那內心我再放緩一下。」內心稍低一點的時候又不清晰了,又容易產生沉沒。所以不能太急、又不能太緩的這個適中的界限,怎麼樣能夠抓到呢?「平等而轉」,就是保持不急不緩,看起來不太容易。如果某些人所說的,就是讓心放緩、低沉一點,往內收攝就能修禪定的話,大家會不會覺得:也不用抓界限了,統統放緩就可以,沒有那麼困難了。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啊!對吧!03:02

  那我們接著再往下看,看原文。有找到行嗎?現在先別著急呀!往下聽。03:10
如是佛靜《釋》亦云:「言精勤者,此中謂於善品發起勇悍,策勵而轉。」又云:「由見掉過捨其精勤,棄其功用心於內沈。」03:28
  在佛靜論師所著的這個釋論中,也有解釋這段文。佛靜論師說:這裡的精勤是什麼?就是對於善品踴躍歡喜,策勵而趣入、警策而趣入,他是很歡喜的。如果見到這個歡喜的狀態慢慢地成為掉舉的過失,就不敢那麼精勤了,結果捨棄了功用,也就是停止努力的話,內心又會向內退沒。這是佛靜論師的解釋,我們再往下看。04:08

放緩會產生沉沒,無法修成三摩地
《悔讚》又云:「若勵力轉起掉舉,若勵緩息生退沒,修此中道亦難得,我心擾亂云何修?」其《釋》亦明顯云:「由極勵力,勤策運轉起功用時,便生掉散摧壞其心,從功用中心不得住。若如是行即是過失,為遮此故,緩息勵力運轉之心,棄捨功用,則由忘所緣境等過,令心內縮,生起沈沒。」04:51
  又是《悔讚》,對吧?看!另外《悔讚》中也說了,說什麼呢?說:「如果勤奮地趣入,趣入修定的這種狀態,就會產生掉舉;如果放緩了,就會產生退沒。啊!要修成其中的中道又難以獲得,我心擾亂,應該如何是好啊?」前面我們學過。05:14

  《悔讚》的釋論中也明確地說:「極其勤奮而警策地趣入,並且發起功用的話」,就是他非常非常用功、非常非常努力,「這時候反而產生了掉舉和散逸,破壞了內心,所以即使努力,卻沒法獲得內心安住。由於這樣的過失,他為了避免這個過失,就把這個力道放緩,放緩勵力趣入的心,也就是放緩了勤奮趣入的心,讓心稍稍有點鬆散,停止努力。」結果又出現什麼狀況了?「由於忘失所緣境等等的過失,導致了心向內退沒,而且會生出了沉沒。」這看起來就是怎麼做都有問題。06:04

  那麼《掌中解脫》引用月官論師的這句話之後就説了:「如果將敵人誤認為朋友,正因為難以辨別,所以格外是危險的。」就是本來這種狀態是要對治掉的,可是卻拿著當寶貝一樣,一直用這個狀態來修,所以「沉沒很容易和三摩地混淆」,注意!重點!「因此必須著重於加緊力道。如果將心收緊失去了明分力,心變得死氣沉沉或者行相不明顯了,此時若不設法消除,便會導致了粗顯的沉沒。」06:51

  這段是說什麼?跟上面一樣的,就是你這樣用功的時候:「不對!散亂了!」然後馬上又再放鬆,又沉沒了,這個時候如果不去對治的話,就會產生比較明顯的沉沒了。我們再往下看,和我一起看書:07:19
故說「遠離沈掉二邊修此中道,合理平等運轉妙三摩地極屬難得」,若善緩即可則無難故;又說從緩發生沈沒,故以此理修三摩地,顯然非理。07:43
  解釋一下。因此說到「難以獲得修持遠離沉掉二邊的中道,或者合理平等運轉的等持」,如果極致放緩了就可以的話,就沒有什麼困難了;又說由此會產生沉沒,就是放緩會產生沉沒,所以用這種方法修成三摩地,很顯然是不合理的。08:07

唯有親身實修,才知修行滋味
  所以在修三摩地的時候,內心過鬆、過緊都會造成障礙。那麼這個界限到底怎麼拿捏呢?什麼是鬆緊適中、恰到好處呢?大家是不是也很想要知道?可是在正修的時候,每個人遇到的狀況都是不一樣的,那就只能用那句話──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啊!就得練習、觀察、練習……,訓練憶念教授。08:41

  這件事是並不容易的,就算我們能清晰地講出來,但是也得要在實際的練習中把它練出來你才會知道,所以只有在上座實修的時候,透過觀察自心一再地訓練。在訓練的時候我們可能會發現:哇!要提起很強的心力、很強的歡喜心修習禪定的功德,然後提升去緣善所緣,提得很猛!一旦發現心力提升到某種高度的時候,哇!已經開始有點安住不了,開始掉舉了!這時候不是不能放緩,是可以放緩,就是讓心稍稍再放緩;當放緩到某種程度要注意那個細的,產生沉沒的時候,就要再提心力。09:31

  這樣反覆地訓練,在這個中間因為不知道度,就要一直去試,反覆地串習、觀察,然後才能夠在多次的經驗中──可能很多經驗我們會覺得是失敗,但是不一定是失敗,因為我們要去擁有越來越靠近那個度這樣的經驗。所以多次的修練、很長時間的練習,才能慢慢地去掌握那種恰到好處的感覺。就像學習空性的道理也是一樣的,就算有人再三地闡述,但是空性真理的內涵,如果沒有經過自己親身去驗證的話,我們終歸還是不知道證悟空性是什麼滋味。唯有經過自己親身去實修,才會知道那是什麼感覺。10:26

  比如說離開東北之後,我常常說:「啊!東北大米多好吃、多好吃!」但是從未吃過東北大米的人,就總是好奇地問:「東北大米煮成的米飯到底有多香?」可能我就說:「比起其他的大米,應該好吃多了!」我只能形象地說:「你吃過了就再想吃,不想吃其他的大米了。」然後如果還好奇問:「那到底是什麼味兒?什麼味道?怎麼個香法?」那即便我再去形容,其實問的人還是不知道怎麼香,最後就只能說:「你去買一些東北大米,自己吃了、煮成飯,你就知道有多香了!」親自嚐嚐,除此以外,還有什麼讓一個人怎麼樣去品嚐那個米的香味呢?就是同理。11:26

  所以妙音笑大師在《色無色廣論》中也破斥了這個觀點,哪個?就是「善緩即是善修」。他在那裡邊說:「教典中以琴弦鬆緊來比喻修三摩地,如果是只要放鬆就可以的話,那佛陀就不需要用琴弦要鬆緊適中的這個教導,來教誡弟子們修定的方式了。」對不對?這是很合理的。11:58

結勸
  大家聽了之後,這一段很多祖師在討論這件事情,都說修三摩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們聽到這兒會退心嗎?會怕嗎?還是有很多的人成就了,不是嗎?所以我們一開始沒有獲得經驗的時候,可能會覺得:「唉呀!怎麼折騰都是不太對。」不要灰心,繼續練、繼續練,因為已經得到了清淨的教授;一直去練,心變得越來越細微的時候,我們可能就慢慢地掌握那個度了。等到已經修到自由的程度,就可以自由地選擇鬆緊,一下子可能就掌握了,就不會要一直試、一直試。12:46

  今天主要就是我們把這些教授先聽了,要記住:對於初修者來說,如果太緊產生了散亂,認為一放鬆就是修行了,這肯定顯然是不對,要鬆緊、鬆緊反覆地訓練。所以我們還是不能依照自己內心的感覺,要聽從大師的教言,老實地依教奉行。今天就上到這兒,謝謝大家!13:18
67.jpg
67.jpg (167.56 KiB) 已瀏覽 14 次


圖檔
發表主題 主題已鎖定

回到「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