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海明月)第301講~第336講【全廣 II】

福智廣論|宗大師:【今勤瑜伽多寡聞 廣聞不善於修要 觀視佛語多片眼 復乏理辯教義力】 布施、持戒、忍辱、精進、靜慮、般若般羅密
版面規則
此區專為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所設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36
文章: 32665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海明月第331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38-L1 ~ P138-L11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331講 332講 333講 334講 335講 336講

廣海明月第331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38-L1 ~ P138-L11  
來源:全球廣論II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海明月 331講【全廣II】


講次:0331 (2021/05/31 ~ 06/02)
科判:道前基礎
標題:粗猛煩惱源自簡單問題
音檔:5A 12:35 ~ 5A 14:09
廣論段落:P8-L10 ~ P8-L11 此論教授殊勝分四…… 大罪行自趣消滅殊勝。
手抄頁/行:第1冊 P138-L1 ~ P138-L11 ( 2016 南普陀版: P138-L1 ~ P138-L11 )
手抄段落:就是說就它的真正的意義來說……那不是開玩笑嗎?

廣海明月_第331講【全廣II】
真如老師教授

  接著師父又問一個問題:「要不然我們這麼粗猛的」,注意!後面跟著一個「這麼簡單的問題你都沒辦法調伏」,還要調伏三界一切眾生的煩惱,不是空話嗎?不是開玩笑嗎?但是注意!有一些同學會習慣地回頭看一下他們自己的修行,常常總結是很失敗的。比如說:「我學佛多少年了,可是我好像也沒得到什麼呀!我這個煩惱也沒改變多少,」然後接著就是「那我還要繼續學下去嗎?」理路就跑到這裡來了。我說這個理路還是屬於上一個理路——沒辦法利用的話,因為對佛法尚未善巧,繼續努力就可以了。沒學會的時候就放棄的話,那就永遠不會學會了;沒學會的時候應該繼續學呀!因為很多祖師、佛菩薩都是透過學習佛法得到了解脫乃至成佛,完成了他們生命徹底地蛻變和昇華。所以,我們沒學會的時候繼續學,才是應該採取的態度和方法。 [01′23″]

  那麼下面我們要討論一個問題:在這裡邊師父說:「我們這麼粗猛的、這麼簡單的問題」,注意!粗猛的和簡單的放在一起,大家會不會覺得很刺眼?粗猛的不是很強烈的、很強大的嗎?很多粗猛的煩惱好像有一副勢不可擋的樣子,很難對付的啊!為什麼後面跟著「簡單」呢? [02′00″]

  當我們從一片大霧裡走出來的時候通常會覺得簡單,當一場暴風雨過後我們通常覺得也沒什麼大不了,但是正在經歷的時候覺得很嚴重。就僅僅是這樣嗎?如果我們對暴風雨慢慢地熟了,知道可能會有多長、再持續多長時間,如果能夠評估一下這個度的話,甚至每次都可以削弱一下的話,那是不是就變簡單了呢?可以觀察一下我們的現行,很多粗猛的煩惱到底是不是源自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呢? [02′43″]

  比如說有的人聽到某個問題馬上就跳腳,然後椎心刺骨地痛苦,那可能只是因為一個問題沒想清楚,而那個問題就是由於發生一件事情,我們心裡對這個事情的認知點錯謬了。當認知點錯謬了之後,我們每次遇到這個問題,就會把自己的心拖向更深的悲哀、更深的痛苦和糾結。我們沒辦法遇到這個事情的時候為自己解套,遇到就會倒了,遇到就會受傷、沒法穿越,為什麼?因為我們對這個問題的安立出了問題,我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出了問題。因為每天都發生很多很多事情,都是沒法預測會發生什麼,就算預測了有些人也解決不了,所以世事無常! [03′34″]

  那麼對於這些發生的事情,我們到底應該準備的是什麼?是讓那個糟糕的事情都不發生?誰有能力遮止糟糕的事情不要發生?一個剛剛開始發心修行的凡夫,怎麼可能抵擋住業力的洪流呢?那麼糟糕的事情、過去生做的某某事情的結果,這一生還是會遇到啊!遇到之後就一定是壞心情、一定是情緒的低谷、絕望,一定是這個嗎?那會不會有其他的? [04′06″]

  當我們思考之後,我們會發現:最大的問題不是發生了糟糕的事情,最大的問題是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我們對這個問題糟糕的想法才是厄運的開始,才會把我們拖入更深的痛苦的深淵。所以很顯然是知見的問題,是對那個問題的安立的問題。而對那個問題的安立的問題,我們是可以改的呀!如果去改變外境沒辦法,但是內心是可以改的呀!因為透過思惟改啊!透過聞思教理,用佛陀教給我們的智慧去看待這件事情,不用自己的看法看,那就看開了嘛!就看到希望了,就看到腳下的路了! [04′52″]

  所以我們幾次三番、幾次三番地這樣去研究總把自己逼到絕境的這件事情之後,我們就會找到一條路突圍。想清楚之後,就發現這個情緒也相對地平復了,甚至很多年過後,我們對那一類事情已經沒有什麼強烈的感覺,很平淡地就過去了,甚至會生起感恩心,甚至會生起歡喜心呢! [05′18″]

  那麼討論一下「粗猛的」和「簡單的」,我們可能認為它倆不是一組的!看一看獅子賢論師解釋《現觀莊嚴論》第二品,有人認為:「就像有力的敵人需要有力的戰士才能對付,那麼對付煩惱的時候,也應該是上品的對治品對治上品的煩惱;就像力氣小的敵人,只要是力氣小的士夫就能夠對付,下品的對治品對治下品的煩惱。因此,先生起下品對治品對治上品的煩惱,之後再生起上品的對治品對治下品煩惱,這樣是不合理的。」 [06′02″]

  針對這個問題,獅子賢論師就回答他了:「就像洗衣服的時候,如果想要去除粗顯的汙垢,不需要很長的時間;如果要去除細微的汙垢的話,染衣服的人就必須要花更大的力氣才能清洗乾淨。同樣地,對治粗分上品的煩惱,只要下品的對治品就可以了,隨著要對治越來越細的煩惱,就必須花越來越大的力氣。因此,下品對治品對治上品煩惱,而上品對治品對治下品煩惱是合理的。」 [06′46″]

  打掃過衛生的人都知道,比如說掃院子,像大掃把掃一掃就可以了,可是如果你是要清除瓷磚地板縫隙裡邊的汙垢,可能要用各種細小的工具。有的人乾脆就趴在那上面一點點地刮,有的時候一塊瓷磚的四邊就要刮上一段時間。還有比如說洗鍋子,如果那鍋子已經積一段時間了就很難清洗——不是保持每天清潔的話。但是你要掃地面上大面積的浮塵,是很快就掃完的。 [07′24″]

  在《寶性論》中也舉了洗衣服的譬喻,說:「聖者同時斷除見道所斷煩惱,修道位的階段則是漸次斷除修道所斷煩惱,就像染衣服的人在染前要清洗衣服,他用比較小的力氣就能夠清洗比較明顯的汙垢,可是如果要清洗更細微的汙垢,就必須要用更大的力氣。」我覺得這一段話就可以證實師父說「粗猛的、簡單的」,是師父講那句話的一個依據。 [08′02″]

  師父這樣說也給了我們很強大的勇氣,就是看起來很粗的、很嚇人的那種心中的痛苦,有可能它是很簡單的,因為它浮在上面很容易發現,我們只要堅持去洗它,一定會把它洗乾淨的。所以煩惱就是堅持去對治它,用聞思修的這種努力去對治它,是可以對治掉的。所以希望大家能夠提起正念,勇悍地面對自心。當我們一段時間沒有什麼進展,請堅持下去,因為這條路是真實的,也是唯一的! [08′42″]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36
文章: 32665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海明月第332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38-L12 ~ P139-L10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海明月第332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38-L12 ~ P139-L10  
來源:全球廣論II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海明月 332講【全廣II】


講次:0332 (2021/06/03 ~ 06/06)
科判:道前基礎
標題:從腳下一步,通往最高深處
音檔:5A 14:09 ~ 5A 15:47
廣論段落:P8-L10 ~ P8-L11 此論教授殊勝分四……
大罪行自趣消滅殊勝。
手抄頁/行:第1冊 P138-L12 ~ P139-L10 ( 2016 南普陀版:P138-
L12 ~ P139-L11 )
手抄段落:反過來說,現在這個是很難調伏呀……而且可以解決一切
問題。


廣海明月_第332講【全廣II】
真如老師教授


  接下來,大家再聽下一段: [00′04″]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  反過來說,現在這個是很難調伏呀,那麼我關起門來一個人去修行了,這個也是一個辦法;但是呢對不起,這個情況之下,只有,說只有一點點,你這一點點上面,一點點當然沒有什麼違背啦,要想包含一切就做不到,要想包含一切做不到了,這個非常明白。所以它真正能夠說,通達一切,包含所有聖教無違的話,不但是說深遠的理論,而且一定是從我們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反過來說,它一定從我們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才能夠一步步上升,通達最高深的地方,這個原則我們要把握住。要不然的話,你說了半天佛法,那是一個戲論。 [00′56″]
  所以我們的心很難調伏啊,「很難調伏呀」,後面接著好幾條路,一條路是:「啊,那我不調伏了!」還有一條路說:「因為我只要跟人在一起我就會有煩惱,那就關起門來修行好了,我什麼事也不管。」然後什麼事也不管也坐不住,實際上還會產生很多問題。但是就算是關起門來什麼事也不管能夠坐得住的話,在這種情況下也只有一點點、一點點沒有什麼違背,但是想要獲得遍智、想要包含一切就做不到。對不對? [01′36″]

  所以,師父又講一句:「它真正能夠說,通達一切,包含所有聖教無違的話,不但是說深遠的理論」,後面是在說什麼?師父後面說什麼?不但是把這個教理從眼前都講明白了,還有什麼東西?這裡出現了師父常常在教我們的時候,說:「下腳處在哪兒?」我聽見師父給法師講法,常常問:「你的下腳處、下腳處在哪裡?」那麼這個教理「一定是從我們眼前下腳」,這裡邊還有個「第一步開始」;反過來,「它也一定從我們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才能夠一步一步上升」。 [02′24″]

  所以,為什麼弄了很久然後進步不明顯呢?是不是沒有找到下腳處?那找到下腳處之後,是不是得從下腳處的第一步開始邁?所以看它的細膩程度是非常非常地細的,也只有從下腳處的第一步開始,才能夠步步上升。那請問我們下腳處的第一步到底是什麼?聽到此處大家會問嗎?就是先要學教理呀、先聽呀,對不對?不能上來就修、不知道的時候就修啊,先要聽,然後從「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才能夠」——又出現了!「一步一步上升,通達最高深的地方。」 [03′10″]

  接著師父叮嚀我們一句話,大家還記得嗎?「這個原則我們要把握住。」這個地方我提問你們:師父說的「這個原則我們要把握住」是指什麼原則?在廣論班的時候我常常是這樣問大家,就是看看對這一段的聽聞狀態到底是怎麼樣的。 [03′31″]

  所以,又是針對我們很難調伏內心的這樣一個角度,有的人又關起來,師父說:要關起來不去為大家承擔的話,或者沒法去面對更複雜的境——我不是說修止的時候,修止的時候確實要關起來修——如果一開始就這樣的話,可能不會了解到通達一切、包含所有聖教無違。 [03′57″]

  那麼很難調伏的狀態下,怎麼才能夠調伏呢?那個原則是什麼呢?就是「一定從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也只有從第一步開始,才能夠步步上升,達到最高深的地方。這是師父常常說的:「慢慢走,快快到!」下腳處是什麼?就在平常我看師父教導法師的地方,比如說倒一杯水怎樣能夠結合發心去倒?掃個地,怎麼樣能夠結合很多的用心去掃?乃至說話之前的用心啊、走路的用心啊,一舉一動都是非常非常小心的,就要跟著老師學的。 [04′41″]

  所以在這裡邊,常常問心說:「哎呀,學佛學這麼多年,我這個、這個還是很難調伏呀!」每次想到這個問題,大家就聽到有的修行人就嘆息了。有的修行人覺得:「時光過了這麼多,我在修行上沒有進步多少啊!」怎麼辦呢?一定要找出路,不要把自己的心想到死路上去,一定要想:問題出在哪裡呢?那是不是次第錯亂?那我下腳處到底是在哪裡? [05′10″]

  如果聽法就沒聽明白,調伏一定是不能調的,對境不知道怎麼用,根本就把法義搞錯了,那肯定調伏是長不了的。所以聽法能夠聽明白,聽出來所破的是什麼、所立的是什麼,尤其是下腳處在哪裡、下腳處的第一步在哪裡,我覺得這是師父給我們講授《道次第》的時候,最令我感動、最令我震撼的地方——總是指出「下腳處在哪裡」。 [05′38″]

  那麼再聽一段。 [05′40″]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不過有一點要說明,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在懂得這個,學這個理論的時候,這個的的確確一下用不上的,一下不一定用得上。這個實際上眼前隨便一個例子,都是這樣。譬如說我們去念書,你剛進幼稚園,你說幼稚園學的東西馬上用來,那是沒有辦法用的,對吧?我們做任何東西,學任何東西,你剛開始對這東西,你對這個工具或者什麼,那個都沒有認識之前的話,因為你還沒有把握住這個中心。所以這一點我們應該認識,所以本論的真正的好處,這樣!如果能夠認識這一點的話,那個佛法就派上真實用場,就不是戲論。而且不但不是戲論,不但能夠派上真實用場,而且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06′32″]
  師父一直在告訴我們說:佛法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但是師父在這裡邊又說:「不過有一點要說明」,師父要說明的是什麼點呢?說:「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在懂得這個,學這個理論的時候」,能不能用得上呢?師父用了一個「的的確確」,「用不上」的前面有一個「一下」,「的的確確一下用不上的,一下不一定用得上。」有的人可能這裡邊也能用,但是不一定能用得上。那麼「對啊!我用不上,怎麼辦呢?」師父就說:舉一個簡單的隨便一個例子,上幼兒園的時候,也不可能學的東西馬上就會用嘛,所以沒有辦法。那麼學任何東西,剛開始的時候,就是沒有認識之前,還沒有把握中心的時候,是沒辦法應用自如。說:「這一點我們應該認識。」 [07′30″]

  其實看了這一點,因為每次也會聽到很多修行人問師父問題的時候,就是很急迫、很急迫地——著急修行啊!有人著急念佛相應、有人著急開悟,還有人著急生起各種覺受......。我們說:「生死心切呀,怎麼能不著急呀?」但是一著急就忘了下腳處,忘了自己可能是正在練習的階段,正在練武功的階段,還不能準確地對治內心的種種煩惱。所以這個時候去問師父,師父常常會讓我們看我們當下的進步在哪裡。比如說能夠跟住廣論班,這是不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呢?是的。因為能夠完成這樣的聽聞是不容易的! [08′19″]

  所以在廣論班的時候,我們常常在一塊兒說:「哎呀,每個人家裡其實上廣論班都是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困難,但是如果被困難困住了的時候,有事請個假,然後請久了就不來了,這就是一種損失。」所以其他的同學如果看到,就去請他一下,讓他繼續來上課。因為學完了一遍又一遍,對我們內心的各種邪見、各種派生出來的我們可能都沒有發覺的那種見解,它清掃的力度是很難想像的!因為這是從《大般若經》流出來的教授。 [08′55″]

  我想表達的是:當我們聽到師父這樣一點、一點講出來的修心體會的時候,我不知道大家是怎麼樣的?我的心會常常被師父的話安慰到。其實你那麼著急,明天能很快生出覺受嗎?有的時候一著急,走火入魔了,會出很多問題。眼前該做的事比原來做得更不好了,而且非常容易急躁;急躁之後瞋心特別大,什麼都不對了。 [09′26″]

  這個時候,必須要去分析這個狀態:就是剛開始學的時候用不上,用不上的時候你慢慢練!慢慢練就可以了。一般我們看到各個行業的師傅們也都是這樣引導他的學徒的,就是一開始的時候用不上,這是很正常的,不能因為用不上就不上學了,要繼續學;學久了之後,這就是一個完全可以解決痛苦,一定會派得上用場的佛法。引用師父的話:「不但能夠派上真實用場,而且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我再重複一遍:「不但能夠派上真實用場,而且可以解決一切問題。」那麼是什麼呢?師父說:佛法!佛法的作用是這樣! [10′23″]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36
文章: 32665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海明月第333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39-LL5 ~ P140-LL3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海明月第333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39-LL5 ~ P140-LL3  
來源:全球廣論II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海明月 333講【全廣II】


講次:0333 (2021/06/07 ~ 06/09)
科判:道前基礎
章節:經典對我生命的偉大作用
標題:禪宗教授與需要佛經不相違
音檔:5A 15:47 ~ 5A 18:21
廣論段落:P8-L10~P8-L11此論教授殊勝分四……大罪行自趣消滅殊勝。
手抄頁/行:第1冊 P139-LL5 ~ P140-LL3 ( 2016 南普陀版:P139-LL5 ~ P140-LL4 )
手抄段落:第二個,「一切聖言現為教授殊勝」…… 這是祖師的一番苦心方便。



廣海明月_第333講【全廣II】
真如老師教授

  好!那我們接著就要往下聽師父講解「一切聖言現為教授殊勝」,在聽的過程中大家要專注!專注!再專注! [00′17″]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  第二個,「一切聖言現為教授殊勝」。在我們修學佛法過程當中,有這樣的一個現象,有這樣的現象:有的人說他歡喜這個,就不接受那個;有的人偏向那一方,就不能利用這個。尤其這種情況最特殊的,在禪宗當中。這個禪宗現在有它的特殊的價值,可是發展到後來的禪宗,他總覺得那個佛經好像沒有用的,好像沒有用的。那就是祖師的那一句話,給你一個「瞬目揚眉」,這個就是對。它有它的特殊的意義,這個特殊的意義先說一下。就是說,本來這個佛法的目標,這個佛經的原意是幹什麼?如「標月指」,那就像指給你這個月亮,看那個手指一樣,它的的確確不是月亮,但是你要認得這個月亮,還一定要根據他的手指,指給你看,這個佛經的功效。 [01′34″]
  現在考一下大家聽聞的時候有沒有認真,第一個問題:師父說:「有這樣的一個現象」,如果不看手抄,你們能答出來「這樣的現象」是什麼嗎?說:「有人歡喜這個,就不接受那個」,這個、那個都是指佛教內部的學習方式,對吧?他執著一個,他就不喜歡那個,然後「偏向那一方,就不能利用這個」。 [02′03″]

  那好,這個問題答完了。問第二個問題:一開始在廣論班研討到這一段的時候,學習禪宗的居士——當時我也是學習禪宗的,很多人是自學的,沒有老師指導——聽到師父講這一段的時候,就覺得師父是不是好像不贊成禪宗,或者好像有什麼想法?大家就開始討論。我先問大家吧!你們讀了這一段之後,會覺得師父是對禪宗這個宗派有什麼其他想法嗎?你們是不敢說有其他想法嗎?那師父說:「發展到後來的禪宗,他總覺得那個佛經好像沒有用的,好像沒有用的。」然後「祖師的一個『瞬目揚眉』,他就是對」,這句話不是在說某個宗派不好嗎?我們當時是討論了這個,這句話你們要怎麼解釋呢?就是一定要成立師父是說禪宗不好嗎?師父自己就是學過的,而且師父非常非常地尊重禪宗的大德們,對不對?那要怎麼解釋呢?這裡邊的「他總覺得那個佛經好像沒有用的」,是不是學的人的過失?他沒有學清楚。 [03′30″]

  我再問大家一個聽聞的問題,認真聽!「標月指」,這個標月指是指什麼啊?指一個月亮的手是指什麼?是佛經嗎?指示我們心上的那個正確的方向——離苦得樂的正確的方向,指給我們看,說「標月指」。這也是一個。 [03′51″]

  這裡邊還有一個點,說:「禪宗是有它特殊的價值」,然後「本來這個佛法的目標,這個佛經的原意是在做什麼」,要去探索這個問題。佛經的原意也就是探索我們心的本來面目,那心的本來面目到底是什麼?是不是充滿痛苦的呢?還是一旦我們了解了這個本來面目的時候,苦就會息滅掉了?所以它的本來面目到底是什麼?這個是值得探索的。 [04′23″]

  但是在這裡邊說,在探索心的本來面目的時候,有些人學著、學著就直接探索心的本來面目是什麼,不需要聽一聽佛陀的講法:是怎麼探討這個心、這個心有什麼特色、在沒有開悟的時候有多少種狀況、下腳處是什麼......。佛陀就像一個善知識一樣、像老師一樣,從一年級開始一點點教我們。有些人就學著學著,認為他只要盤腿一坐,大概就可以像佛陀一下子悟到緣起性空了一樣。學的人有的時候會忽略掉這個次第,以為一些祖師達到的目標——像六祖大師達到的目標,好像大家人人都可行似的。 [05′09″]

  像我們那時候學習的話,都拼命地念《金剛經》還有《六祖壇經》,對禪宗是非常非常熱衷的。但是看不懂公案——《禪宗大全》有很多公案——到底是什麼呢?參不透。有的人覺得自己參透了,其實可能是走歪了,因為看那個現行是不太對的,好像沒有開竅,好像變得更嚴重了!所以在這種狀態下,就要找老師指導,如果找不到老師,憑著自己那樣胡亂地用功一通,可能會辜負這個暇身。師父講到這一段的時候,可以想像那是什麼樣的一個狀況。 [05′49″]

  接下來,師父再會舉到一個譬喻,請大家認真聽!我還是會提問題。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  或者我們這麼說,譬如說我們現在要到一個什麼地方去,他給你看一個地圖,這個地圖的的確確不是那個地方,譬如說台中市哪一條路,當然地圖是一張紙,怎麼能代表那個路?但是你把那個地圖認得了清楚以後,你就可以照著地圖上面所告訴你的這個走法,跑到那個地方去,所以有它這樣。等到你認得了那個地方,到了那個地方以後,是不要這張地圖。那麼有一些人他不了解這一點,或者由於他的習性,或者有這個特別的原因,他就死死地把住這張地圖,說台中就是這個,就是那個地圖。譬如說我現在手上面這個是台中的地圖,說它現在本來這一張地圖,是告訴他怎麼到台中去走,他現在說這個就是台中。那碰見這種情況的話,你沒有辦法,只好把他那個地圖拿出來,把它撕掉。「這個什麼是個台中?這是告訴你那個地圖。」萬一說不通,他根本就拿它撕掉了,這是祖師的一番苦心方便。 [07′19″]
  這一段大家有沒有聽清楚?研討這一段的時候,很多廣論班的同學常常聽了好幾遍。比如說這一段師父講了一個地圖的事情,講了一個地圖的事情到底要講什麼呢?是要講走路一定要照著地圖走?還是要講地圖的作用是什麼?還是要講我們錯誤地使用了地圖?這裡邊舉了台中嘛,他認為台中就在那裡,就那麼一個小地方,那就是台中。在這種狀態下,他的善知識沒辦法,就要把他的那張地圖奪走。 [08′00″]

  師父接著說:「這是祖師的一番苦心方便。」要拿掉你的執著,不是說所有的人走路都不需要地圖了,而是對於那個太執著地圖、已經不去看真正的指月指——指內心的方向——的那個人,要把他執著的東西先拿開一下,他才能往深了看,不是說所有的人都不需要地圖了。這個地圖很顯然是指什麼呀?佛經啊!經典啊! [08′32″]

  所以在這一小段,很顯然把這個問題周遍了,說:「是顏色都是紅色」——我們《攝類學》學的那道辯論題;有人就是特別特別執著經典上的一句話,不往內心去觀察,功夫就卡在這個地方,進步不了。為了教他,他的善知識就用了這個方式。但是並不是說所有的佛經對所有的弟子們都是要用這樣的方式,這就是犯了「是顏色都是紅色」這樣的一個問題。你們覺得是不是這樣呢? [09′06″]

  所以這一小段是解釋前一段的,對不對?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個善知識告訴你應該怎麼樣、怎麼樣——「揚眉瞬目」,還有「指月指」這些教授——都是為了幫忙我們去了解佛經所指的意義到底是什麼。一旦有人特別執著了這個經典而忘記自心的時候,祖師就會用這種方式讓他去看他的心。讓他看他的心並不是說佛經是不需要的,佛經是必需的!大家覺得是這樣嗎? [09′38″]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36
文章: 32665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海明月第334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40-LL2 ~ P142-L9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海明月第334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40-LL2 ~ P142-L9  
來源:全球廣論II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海明月 334講【全廣II】


講次:0334 (2021/06/10 ~ 06/13)
科判:道前基礎
章節:經典對我生命的偉大作用
標題:經典本身即是最佳修行指導
音檔:5A 18:21 ~ 5A 22:21
廣論段落:P8-L10 ~ P8-L11此論教授殊勝分四……大罪行自趣消滅殊勝。
手抄頁/行:第1冊 P140-LL2 ~ P142-L9 
( 2016 南普陀版:P140-LL3 ~ P142-L9 )
手抄段落:所以乃至於禪宗的祖師們……能夠淨化我們的煩惱的。


廣海明月_第334講【全廣II】
真如老師教授

  現在我們繼續聽下一段師父的講解: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所以乃至於禪宗的祖師們,用種種的方法說明,必要的時候,他們也用很平常、粗俗的這種話來說。什麼叫佛經呀?說這個「黃葉止兒啼」,這個祖師的公案:說這個小孩子哇啦哇啦哭,那麼這個做大人的人,就在地上撿一個樹葉子,那個樹葉子黃了,掉下來的,表示沒有什麼用場的,逗一逗那個小孩子,那個小孩子看了歡喜,不哭了,好了嘛!你說我們想起來這個佛經這麼珍貴的,怎把它比成,比成功樹上沒用的樹葉掉在地下?他的意思,不是把這個佛經比成功那個沒有用的樹葉,這個是一個譬喻,說明了說這個小孩哇啦哇啦哭,你現在用這麼一個辦法,使得那個小孩不哭了,就這樣。 [01′09″]
  這個裡邊說明就是我們凡夫不了解世間的真相,所以一直在無明顛倒當中,受了種種的苦惱,就像那個小孩子一樣哇啦哇啦受苦惱了哭。他現在呢,佛就引導我們用一個善巧方便,使得你不哭,不哭了那麼就好了嘛!就是這樣。所以他用種種方法,對於把握不住佛經這個原則的那些人,他來從根本上面指出問題中心,說明這個,說明這個,這樣。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慢慢、慢慢地偏向那方面,就是說:「啊,現在那麼這個經教就不要了!」這個是一個錯誤。請問假定經教不要的話,你怎麼修學佛法?經教本來告訴你修學佛法,當然你知道了,當然不要。所以《金剛經》上有個譬喻,說你渡過這個生死的河,想渡過一個河,你一定要用船,一定要,但是你走過了,渡過了這個生死之河以後,你這個船怎麼辦呀?當然不要了嘛,當然不要。你不能說渡過了岸,守著那個船,那不是開玩笑嗎?乃至揹這個船走,那都是不要了,所以這個次第我們要認得很清楚。
[02′37″]
  從前面的「指月指」到地圖,現在又到了一個「黃葉止兒啼」,想必當初很多同學都看過這個公案——就是黃葉止兒啼,然後都會講,但是到底怎麼理解這個「黃葉止兒啼」呢?師父主要是在講它止息眾生的哭泣的這一點。哭泣比喻苦惱,受了苦惱。佛經有拯救痛苦、把我們從痛苦中救拔出來這樣的一個功德,但是對於把握不住佛經的這個原則的人呢,這個祖師的意思就是「才從根本上指出問題的中心」,中心是什麼呢?就是止息痛苦嘛!那小孩為什麼哭呢?把眾生比喻成小孩一樣,心上的無明導致這種種顛倒、種種痛苦,所以苦惱不斷,然後來止息這個哭泣。 [03′40″]

  本來是闡釋經典的作用的這樣一句話,不是說這個經典是不需要的。就是說「黃葉止兒啼」得有黃葉吧!沒有黃葉,兒啼還是止不了的,所以這個黃葉這個時候就顯得尤為地珍貴,因為它能止兒啼。那如果說它止了兒啼,小孩不哭了之後就認為這個葉是沒用的,這也是不正確的,對不對?這個見解已經過頭了,師父直接說:「這是個錯誤。」 [04′14″]

  在這裡又涉及到另一個問題就是:那渡過了河之後你還要揹著船嗎?這個問題可能是一個很深的問題,等到我們以後在學習毗缽舍那,一層、一層地剝落的時候,看他執一層、一層的這樣的自性空,要層層、細細地剝離,不是一開始就什麼都不執著。有的人一開始上手就「不執著」,比如說:「你不用執著行善啊!」「發脾氣的時候,你也不用執著!」那就是發脾氣了,你也不用在乎!就變成對因果的一種漠視。或者對於所受的戒律,如果你不執著於你所受的戒律的話,那你怎麼能夠防止自己犯戒呢?犯戒之後又怎麼能夠如法懺悔呢?那怎麼能夠隨著時光的流逝,自己持戒得越來越皎潔、越來越皎潔?像阿底峽尊者五百五十二生都是持戒清淨的大比丘,甚至聯繫到生生世世的戒體都那麼皎潔光明,怎麼可能做到?所以他一定是要特別、特別在意這件事,乃至說念茲在茲。 [05′18″]

  問功夫就有一句話說:「白日皓皓做得了主嗎?」那「夜間睡著的時候,你能做得了主嗎?」「夜間無夢的時候,你能做得了主嗎?」說的是一個調心功夫啊!所以一旦我們把經典看得稍稍會通一下,就不會錯解祖師的意思,甚至錯解禪宗的意思,我會覺得深入的學習是很必要的。 [05′43″]

  這個船的問題,是不是過河還要揹著船?師父在這裡邊清晰地講到了「次第」——一上手的時候必須要有船,沒有船是沒法渡河的;至於過了河還要揹著船的人,就要有人告訴他說:「你這個河已經過了,你要想一個其他的辦法去掉這個負擔。」 [06′05″]

  接著我們再聽下一段,要認真聽喔!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所以真正說起來,假定你直下就能夠了解這個經典上面所說的話,那經典本身就是最佳指導;但是因為你不行,沒有辦法,所以它更用方便善巧直截了當地告訴你。所以像那種特別的方法,它本身還是真正的經教,這個我們要了解的,真正要了解的。所以這個原因是什麼?正因為我們把握不住重點,現在你把握不住重點,在這種情況之下,最重要的應該認識佛經裡面告訴我們的重點,來破除我們內心上面的執著。而你不幸地又偏向於那些宗派的說明,把佛經不要了,那你就更害了,更害了!所以他特別告訴我們,說我們現在對這種現象,它這個原因何在?那麼這地方說明,你如果透過本論的仔細的說明,詳細的介紹,我們就認識,原來所有的佛經祖語,它都是眼前最好的指導,根據這個東西能夠破除、能夠淨化我們的煩惱的。 [07′41″]
  這一小段涵量很大!通常我學習的時候可能要反覆地聽,有的時候要聽七遍、十遍以上,反覆地琢磨。不知道這一段你們會選擇聽幾遍?
[07′56″]
  說:「真正說起來,假定你直下就能夠了解」,注意!了解什麼呀?「經典上面所說的話」。了解了經典上所說的話,會有什麼結論呢?什麼結論?「那經典本身就是最佳指導」。那我跳過去問:「最佳的指導」,指導什麼?「破除我們內心的執著」。所以,佛經裡告訴我們的重點是來破除我們內心上的執著。 [08′33″]

  如果我們沒有了解經典本身就是對我們修行的最佳指導,來破除我們內心上的執著,這裡邊列舉說會偏在哪兒了?不懂佛經是做什麼的,對不對?不懂佛經是做什麼的,善知識就講了佛經是做什麼;結果一講,他又理解偏了,理解成什麼呀?佛經不要了!所以第一個錯誤就是不理解佛經,然後再給他解釋之後,他產生了更深的錯誤,認為佛經都不需要了。一開始的人如果不需要佛經,可怎麼走這條路呢? [09′07″]

  「特別告訴我們,我們現在對這種現象,原因何在?」原因是什麼?師父在這裡邊列舉了原因。這個原因是什麼?對!「因為我們把握不住重點,現在把握不住重點,在這種狀況下,最重要的應該認識佛經告訴我們的重點,來破除我們內心的執著。」佛經裡的重點就是要破除我們內心的執著,善知識也要告訴我們這一點,透過「黃葉止兒啼」等等很多的說法,來讓我們認識到經典的重要性、它的作用是什麼;可是又理解偏了,理解成好像不需要佛經。 [09′52″]

  那麼師父接著說:「原來佛經祖語,都是眼前最好的指導,根據這個才能夠破除、能夠淨化我們的煩惱的。」上面列舉的這一堆毛病,師父說要怎麼治啊?「透過本論的仔細的說明」。我們透過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所以我們會知道不能錯誤地理解禪宗、不能錯誤地理解祖師語錄,更不能錯誤地認為佛經是一個解脫者不需要的,這非常地奇怪!這些毛病透過學習本論就可以了解到了,對我們來說是極大的一個幸運! [10′35″]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36
文章: 32665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海明月第335講【全廣 II】觀察「修行不要經教」的毛病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海明月第335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42-LL6 ~ P143-L4   
來源:全球廣論II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海明月 335講【全廣II】


講次:0335 (2021/06/14 ~ 06/16)
科判:道前基礎
章節:經典對我生命的偉大作用
標題:觀察「修行不要經教」的毛病
音檔:5A 22:21 ~ 5A 23:42
廣論段落:P8-L10 ~ P8-L11 此論教授殊勝分四……極大罪行自趣消滅殊勝。
手抄頁/行:第1冊 P142-LL6 ~ P143-L4 ( 2016 南普陀版:P142-LL7 ~ P143-L4 )
手抄段落:說到這裡,隨便也提一下……這個我順便說明。



廣海明月_第335講【全廣II】
真如老師教授

師父上日下常老和尚開示: 寫:  說到這裡,隨便也提一下,本論一開頭的時候,就特別說明現在講修行的人,不要經教的;講經教的人不要修行的。那我處處地方現在,近年來尤其特別感受到,這個話一點都沒有錯,我們毛病也都犯在這裡。平常我們常常講規矩,然後呢,因為規矩,兩個不同的規矩,兩個人就吵得天翻地覆。跑到佛門當中講規矩,為什麼呀?它本來這個規矩是調伏你的煩惱,使你那個團體和合,結果弄了半天的話,那個規矩是越多,這個團體是越弄得四分五裂,煩惱越來越盛,還自己不知道,說「我這個對」,他說「我這個對」,那實在是一個很大的、糟糕的現象。在這裡,本論給我們很好的指授,很好的指授。所以在這裡我鼓勵也建議大家,不要把它看成文字,把它看成文字是一個大損失。同時凡是真正看成文字,他沒辦法身體力行的話,他暫時不要學這個,先應該退一步,把他的基礎建立好,要不然對他是一個浪費,這個我順便說明。 [01′27″]

  這一段也有好幾層。以前在學《廣論》的時候,我們通常聽師父的帶子可能一小段都不會聽完,大概聽一小節就停下來,看有的同學認不認真聽。因為一開始聽法有的人就走神了,有的同學走神了的時候還特別「會走神」,他把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我,不錯眼珠地看著我,好像在對我專注一樣。但是我仔細看他眼神,會覺得這個眼神怎麼發散呀?到底在看什麼呀?有的時候他還對我笑,實際上不知道在想什麼。 [02′02″]

  後來我認真地想要提問的時候發現他有點害怕,所以我就放過了他,沒有提問他。過了大概半年或者一年左右,那個同學才說其實他上廣論班沒法兒專注地聽法,只要開始播師父的法音他就開始走神。他說他腦子裡跑火車,什麼都想,就是不能專注,但是他為了怕我說他——我那時候是班長——為了怕我說他,他就每天上課的時候裝作一副非常認真聽的樣子,把眼睛瞪得特別大,然後笑咪咪地看著我,裝作「以具笑目視」那樣子。他說這樣在廣論班混了半年多,然後他自己很得意沒被我發現。其實我有發現他眼神是散的,在不該笑的時候他亂笑,肯定是在打他自己的主意。因為害怕一說了之後,他不好意思,不來上廣論班了,所以還是先坐著聽著,慢慢他就聽進去了。果然現在這個同學已經學了都快 20 年了還在學,學得還是滿好的! [03′05″]

  所以最初在聽師父帶子的時候,要訓練大家的一個專注力。那個時候我們沒有師父的手抄,師父的手抄在大陸是非常非常珍貴的,幾乎一本沒有,我們全是要靠聽的,當場聽,有的人就是現場抄。而且帶子也不普遍,比如說這五十個人可能有一套帶子,就來聽,大家是非常非常珍惜的,所以那個時候都是全神貫注地聽師父的講解。 [03′34″]

  那個時候我們就會把這個帶子反覆地聽聞,像這一段說:本論一開頭特別說明什麼呢?就是那個偈子,對吧?會不會背了?「今勤瑜伽多寡聞,廣聞不善於修要」——學經教的人不要修行,修行的人卻不要經教。師父說:近年來尤其感受到宗大師在六百年前列舉的那種修行的現狀現在還是有的,然後師父說:這句話一點都也沒錯,我們毛病也都犯在這兒。注意!下面要小心了!「我們毛病也都犯在這兒」,大家認為自己還有這個毛病嗎?會認為想修行的時候不要經教嗎?現在有這個問題嗎?觀察一下。 [04′24″]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當我們想要努力修行的時候,我們會想到趕快來聞法嗎?就趕快看經典、聞法,我們認為這是修行,會這樣做嗎?還是想要修行,什麼都不幹了,找個地方坐著什麼事也不管,認為兩腿一盤、上座,然後念佛或者念觀世音菩薩——沒錯!這是修行——但是其他的就不叫修行。學經典啊,甚至有的人改自己的壞習慣,從不關心父母到孝順,這是不是修行?從很愛生氣到現在心越來越寬,沒有那麼小心眼了,這是不是修行呢?如果這都不是修行的話,那是很奇怪的。 [05′13″]

  說:「我們的毛病也都犯在這兒」,接著師父舉了哪個喻啊?「規矩」,對吧?人們為規矩吵成一團。因為大家的見解不同,然後開始吵,實際上越執著吵得越嚴重。規矩最根本的原因,師父在這裡邊指出它是為了什麼?調伏煩惱! [05′34″]

  問大家一個問題,我聽說廣論班的一些同學都很憂慮:來世要去哪兒呢?有的人說:「到底去淨土呢?還是來再學宗大師教法?」這件事好像挺令他為難,認為如果要去淨土的話,就是一心只念阿彌陀佛,好像就不用學《廣論》的樣子;好像要爭取來世有個暇滿的話,那就要在廣論班好好學。其實這兩點是一個問題,就是不好好學、不在內心的業果上取捨,並不能造集那種廣大的業。淨土法門它也是強調對阿彌陀佛的信心,也就是對佛菩薩的一個信心,這個信心在皈依三寶那個章節裡講得非常地詳細。師父常常講:「這個《廣論》開經藏、經藏開;開律藏、律藏開;開論藏......。」就是它是每一個宗派都可以用得到的一個非常實用的修行的手冊,是非常親切的! [06′32″]

  談到修行的時候,一定不要忽略這個次第的問題,前面業果的取捨是很重要的,對三寶的虔誠是很重要的。對三寶的虔誠,前面一定要涉及到「念死」,像印光大師也說念佛額頭上貼個死字。怎麼貼?能了解三根本、九因相嗎?如果學了這個的話,才能一心皈命佛菩薩。所以在《廣論》上所說的這些要點是都要好好學的,無論你要希求來世得到人身,還是你希求以後生淨土,其實都需要做扎實的功夫!有人認為:「你是不是修淨土?你就不需要經教了。」不是這樣的!淨土宗也不是這樣講的,你看看那開展那麼多的經典!因為去極樂世界也要發菩提心,也要成佛呀!都一樣要度眾生的。所以這是一個成佛的路,它是次第拾級而上的一個成佛的路,一定是有章法可循的。 [07′28″]

  有的人就說:「啊!那我現在年齡大了,就往生極樂世界。」他認為往生極樂世界不需要學經論,其實這個是未見清淨依據的喔!這種說法。那你看看我們的心裡還有沒有這種宗?想要修行的時候就是不要經教,有沒有這種宗?雖然《廣論》都學了這麼多年了,有的人講起來是頭頭是道,但是心裡有這種嗎?這是一個問題——提到來世要去哪兒的問題,大家依不依靠經教? [07′55″]


圖檔
頭像
懸壺子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主題中的帖子: 36
文章: 32665
註冊時間: 2001-10-05 , 10:10
個人狀態: 道骨學習佛心..^^..
貼心留言: 氣候不穩
性別: 公仔
來自: 黃金故鄉
聯繫:

廣海明月第336講【全廣 II】解決問題很簡單──依經典調心

未閱讀文章 懸壺子 »

廣海明月第336講【全廣 II】舊版:第1冊 P142-LL6 ~ P143-L4   
來源:全球廣論II

真如老師領誦、僧團隨念:〈三稱本師聖號〉、〈開經偈〉、〈大乘皈依發心〉


廣海明月 336講【全廣II】


講次:0336 (2021/06/17 ~ 06/20)
科判:道前基礎
章節:經典對我生命的偉大作用
標題:解決問題很簡單──依經典調心
音檔:5A 22:21 ~ 5A 23:42
廣論段落:P8-L10 ~ P8-L11 此論教授殊勝分四……
極大罪行自趣消滅殊勝。
手抄頁/行:第1冊 P142-LL6 ~ P143-L4
 ( 2016 南普陀版:P142-LL7 ~ P143-L4 )
手抄段落:說到這裡,隨便也提一下……這個我順便說明。


廣海明月_第336講【全廣II】
真如老師教授


  第二個問題:我們再觀察一下,當我們在生活中遇到煩惱,我們是想用法的方式來解決呢?比如說想要去打開《廣論》看一下經典,或者《四家合註》看一下,看一下就會覺得生活中的那個煩惱的打擊力變弱了,還是我們仍然會採取跟別人吵架——不公平我就去吵架,當我心裡有怨氣我就去抱怨?我們還沒有學會用法來調伏煩惱。當發生什麼問題的時候,我們覺得什麼東西有用呢?是不是還是跟別人理論最有用?當我的某些東西好像被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的時候,我要去把我的待遇搶回來。沒有想到是不是可以控制一下自己的貪心呢?控制一下自己的執著呢? [00′52″]

  那麼去看經典的話,就是同樣可以控制自己的這個心啊!當我們想要去擺脫今日的情緒的負擔的時候,我們會不會想在經教上找辦法?當想到離苦得樂的方便的時候,會不會第一就是經典?因為經典的作用就是要止住我們的痛苦。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以觀察,所以師父在這一篇裡邊掃蕩了這些邪宗。有的人會認為:我對禪宗可能沒有這樣的一個想法,所以我不在師父的所破之列,然後就偷偷溜走了,做一個閒漢坐在那兒聽,但實際上內心這種邪宗的根執還是很深的。 [01′35″]

  當你想要修行的時候,會想依靠經教嗎?有沒有心裡生出了什麼煩惱,一看佛經:啊!煩惱突然煙消雲散了。我們會直接地感受到這個經典作用到內心上的時候,真的像斬斷煩惱的一把劍一樣非常地俐落!劍起、劍落,煩惱的續流就斷掉了,突然就變成一個很歡喜的狀態,這正是經教在我們生命中的偉大的作用。 [02′00″]

  但是學了經教之後,還是用原來的方式處理家裡的問題。比如說在疫情期間,我就收到一個女居士的信,她說很感謝因為有這個疫情,所以她能跟她的先生、跟她的小孩在一起過了很長的時間,一年多都在一塊兒待著。以前她非常堅定地認為他們家的矛盾都是她先生不學《廣論》、小孩不出家,因為這個問題導致的。她認為她自己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因為她是一個虔誠的居士,每天都非常善意,又很勤勉地拜佛呀、供佛呀、學《廣論》......。她認為她自己好像沒什麼問題,都是家人的問題。 [02′38″]

  結果她說她聽到我們討論那個「照妖鏡」的問題,講完了之後她又不承認,她說:「應該我沒有照妖鏡,因為他們真的是不對!為什麼先生就不學《廣論》,這是不對的!為什麼小孩就不想出家呢?這也是不對的!這不是照妖的問題,而是本身就是妖。」所以她非常堅定地站在反方,她說她是不服氣的,覺得她心裡沒有照妖鏡,很如法的! [03′04″]

  後來又往後學、學、學,研討到 125 講到 130 講的時候——應該是在 129 講——師父說:「我們平常遇到一點點事情就抱怨,講了很多道理。這個道理幹什麼?增長自己憍慢,然後還要造很多惡業,我們到底是學什麼啊?」那一段我們也討論了一下。她說她聽了那一段之後,突然心內猛醒,開始感受到原來這麼多年都一直在怪外境,一有事情發生都是外面的毛病,是不懂得看內心的。 [03′42″]

  當她一開始看內心,她就突然發現這完全是她自心的過失,所以她就開始改變她自己!當她開始改變她自己,她發現家裡的矛盾原來不是因為她先生不學《廣論》,或者小孩不出家導致的,都是因為她自己的那個執著導致的,自己沒有調伏煩惱,結果家裡就弄得很多事情。現在學一學家裡的事情處理得越來越順,她發現:喔!佛法讓我們依據經典來調伏內心的方法,是最簡單的、最直接的能應用於生活的方式。 [04′16″]

  讀了那樣一封信我是滿感動的,我覺得雖然「照妖鏡」這個說法被她駁回了,但是她繼續往後學的時候,她還是吸收到了師父講解的重點——就是要向內調伏,這也是戒律的精神。家庭的和睦乃至一個團體的和睦,像師父在這裡邊講的:我們的毛病都犯在這兒!然後講規矩,講規矩都是用規矩繩人、說別人,實際上我們佛門的規矩是每個人要拿法鏡來照自己,掃塵、除垢,除掉內心的煩惱的垢染,是要修行自己的。不是聽了一個很高的標準,然後到處覺得別人都不夠標準。這句話是好說的,但是要把它分分秒秒地用在自心的功夫上,那真的要下一番苦功的。 [05′08″]

  結論:還是很感恩師父能一直叮嚀我們!其實這本《廣論》從現在開始,可能學到上士道、學到毗缽舍那,有些人還是在向外看,法鏡外照的這個部分還沒有轉變過來,一有什麼事情都怪別人,沒有改過來抱怨別人的這個習慣。但是只要不間斷地學習,長時間地聽聞經典、長時間地去觀察它,這個習氣肯定不會越來越嚴重,它一定會處在一種被削弱的狀態。我們的功夫進展得慢,但是有一天翻轉的時候也是很驚人的。有一天我們可能突然間就發現觀過習氣好像斷掉了,根本想不起來,倒是看自己越來越深刻;那時候卻對周圍的人充滿了一種感恩,因為會發現:原來他有那麼多的善意的一面、那麼多功德的面我都是沒有看到的,我就是執著他那個缺點,把這個缺點用放大鏡放大到很多倍,完全失真了、失焦了的一種觀察方式。 [06′11″]

  所以這個時候才能有一個佛教徒的擔當,這個擔當是什麼?就是我的煩惱不要嫁禍於別人,我的煩惱我自己清楚,不要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都說別人的錯,什麼事情不順都是別人的錯。這樣的話,我們就把我們生命苦樂的關鍵都交給別人掌握,別人做好了我才能快樂,別人做好了我才能成功,別人做不好我就失敗。但是自心的煩惱卻不是這樣算的,自心的煩惱就是要自己做多少功夫、消多少業障,一筆、一筆算得很清楚的,完全不會模糊的,也不會欺誑的。 [06′48″]

  所以在這一點上,還是希望大家能夠——有一句話叫「死盡偷心」,作一個老老實實的修行人。就是要根據經典來調伏自己的煩惱,一定要改掉遇到什麼事情就趕快抱怨別人的這樣的一個習慣。 [07′06″]

  其實研討《廣論》的時候,研討完這一章節,要有一個清晰的概念留在大家心裡,要確立一個:就是生活中去除煩惱也要經典,從眼前到最究竟的都需要經典的指導。然後你可以看到一有麻煩的時候,你去找人理論還是你會看經典?這就是證明你會不會認為經典的作用是止我的痛苦的?還是你認為止哭的東西都在外境上?這是一樣的道理! [07′33″]

  再說一句:只要在這個班裡邊不停止地學下去,你真的覺得你不會變嗎?很多人都變了,為什麼你不會變呢?一定會越變越慈悲的,越變心胸越開闊,對自我的認知越來越深刻。對自我認知深刻的依靠的點就是依據經典啊!依靠經典我們才能看清自心啊!所以經典是我們生活中像明燈一樣,或者像日輪那樣光明的存在,沒有這樣的光明,我們是看不清內心的取捨的。 [08′10″]

  所以禮敬所有的法寶,禮敬宣說法寶的善知識、所有的傳承祖師們!希望大家好好地珍惜佛經的一字一句、論典的一字一句,因為它確實是解脫乃至成佛的唯一的依靠!就是像一個路一樣,如果沒有這個軌道,我們是無法走向解脫,乃至一切遍智的果位,都是得不到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好好地珍惜、好好地珍惜呀! [08′43″]


圖檔
發表主題 主題已鎖定

回到「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